中医界的传奇:“医林怪杰”擅用虫类药!

五味学苑2018-11-22 21:31:39



导读:

中药,不止是那些花花草草能入药,还有很大一部分是虫类药,它们可能外表不甚悦人,甚至有些令人看着害怕,但它们却是中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而且有很强大的功效,尤其在疑难杂症的治疗上,可是有独特的优势,这不,就有一位“医林怪杰”,对虫类药情有独钟,一起来看看吧!



张炳厚教授谙熟经典,精于医理,勤于临床,医术不凡,他精通中医内、外、妇、儿、皮科等诸科,擅长治疗各种疑难杂证,中医界冠以“医林怪杰”“治痛名家”之称。张教授在潜方用药方面,君臣佐使配伍有序,轻重缓急主次分明,善用活血化瘀、涤痰滚痰,尤善用虫蚁之品、毒麻之剂,效果甚佳,堪称一绝。

虫类药是动物药的一部分,其中包括一些昆虫类、软体动物类、肢节动物类及一些小型爬行类脊椎动物。张老师认为虫类药补之则谓其为“血肉有情之物”,攻之则谓其为“虫蚁搜剔之能”,益气血疗虚疾无不常用之,愈顽疾起沉疴无不仰赖之。诚如叶天士所言:“久则邪正浑处其间,草木不能见效,当以虫蚁药疏通诸邪。”强调对于久病入络,痰瘀互结,深入骨髓,必以虫蚁药搜剔络中之邪。张老师将虫类药分为两类,一为补养药,如:龟甲、鳖甲、蛤蚧、鹿茸、鹿角类及阿胶等;二为虫蚁药,如全蝎、蜈蚣、僵蚕、地鳖虫、水蛭、蜂房、地龙、白花蛇、乌梢蛇等。总结虫类药具有活血化瘀、散痈消肿、息风定惊、搜风止痛、疏风清热、行气和血、益肾壮阳等功用,常用于治疗头痛、三叉神经痛、痹证、胸痹、肾病、湿疹、阳痿、肿瘤等疾病,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形成自己独到的认识。

善用虫类药是张教授潜方用药的一大特色,试将张师应用虫类药治疗头痛、痹症、肾病、妇科病的临证经验总结如下。



1.头痛



张老认为,头痛病因虽多,但不外外感、内伤两大类,老师经多年精心研究,反复验证,总结出一套治疗头痛的经验:①川芎茶调散类方,治疗外感风寒、风热、风湿头痛及多种内伤头痛,分为清热茶调散、祛风胜湿茶调散、益气茶调散、补血茶调散、滋肾茶调散、理气茶调散、化痰茶调散、活血化瘀茶调散。②滋生青阳汤加减治疗肝风、肝阳、肝火头痛。③重用虫蚁药。老师认为头痛的临床表现十分复杂,往往是寒热虚实,瘀血痰浊,错综互见,临证时必须权衡主次,审证求因,辨证论治,才能获得预期效果。虫类药属血肉有情之品,而多具捜风通络、解痉息风之功,直趋高巅之位,常常是一般植物药或矿物药无法比拟的。老师常用全蝎3~9g,蜈蚣3~5条,白花蛇2~4条(另煎兑服),僵蚕10~15g,制水蛭6g。蜈蚣、全蝎往往共同使用,痰浊者加僵蚕,血瘀者加水蛭,痛甚者四药同用,痛剧者加乌梢蛇或白花蛇。



2.痹证




张老认为,痹证多由机体正气先虚,营卫不调,经络空虚,气血运行不畅,风、寒、湿、热邪乘虚而入所致。治痹证要辨寒热,调气血,分上下,在调气血的基础上,要辨偏胜,分部位。痹证的病机关键在于气血凝滞,故调理气血是痹证的治本大法。

痹证大体分为热痹和寒痹。热痹可由直接感受热邪所致,也可因寒痹迁延日久化热而成,因于前者治以白虎加桂枝汤,因于后者治以桂枝芍药知母汤。治疗寒痹,张老根据多年临床经验,自拟“疼痛三两三”方,疗效卓著。疼痛三两三由当归、川芎、忍冬藤各一两,穿山甲三钱,三七三分组成,因其方总药量为三两三钱三分,故名三两三,主要功用和血祛风,通络蠲痹。老师治疗痹证还有以下特点:治痹重用黄芪,善用引经药,重视理气行气,尤善用虫类药物。在痹症的治疗中,虫类药活血化瘀,通经活络,搜剔诸邪,力专效宏,如白花蛇能搜风通络化瘀,尤其以追骨搜风力最强,能和缓因神经病变而引起的拘急、抽搐、麻木等症。老师根据不同病情还经常选用蜈蚣、全蝎、水蛭、地龙、僵蚕、土鳖虫、山甲之类,特别强调用全虫,因为全虫足尾头翅俱全,更能活血通络,用这些药治疗诸般疼痛,尤其是久痛,能取得显著效果。



3.慢性肾脏病




慢性肾脏病是指肾损害超过3个月,有或无肾小球滤过率下降。张老将慢性肾脏病大致分为肾阴虚和肾阳虚两大类,以肾阴虚者更为多见,自拟补肾地龟汤类方治疗慢性肾脏病。地龟汤类方基础方组成:熟地黄、龟甲、黄芪、当归、泽泻。所拟类方均以熟地黄为君药,熟地黄补肾阴,生肾血,为治肾病要药。重用龟甲20~30g补肾阴,敛虚火潜阳,其滋阴力最强,为臣药。当归补血活血,为血病常用之要药,也是血中之气药,基础方中常用全当归,既能补血又能活血,彻上彻下,可攻可补,亦为臣药,黄芪益气升阳,扶阳行阳以实表,为佐使药,泽泻利水道清湿热,能补肾亦为佐药,此二药相辅,既治标又治本。全方共奏补肾阴、生精水、益气通阳之功,方中常加用土茯苓、土大黄泄浊排毒,血尿酸高者加蓬莪术15g。张老认为慢性肾病多为虚损病,故常用血肉有情之龟甲、鳖甲、鹿茸、鹿角类、阿胶、蛤蚧等,而慢性肾病往往又夹杂血瘀、水湿,故方中多加用水蛭6g,蝼蛄6~12g(去头、足、翼)等活血利水。



4.妇科疾病




张老在治疗妇科疾病中也善用虫类药,认为虫类药以其血肉充养,填补冲任,飞灵走窜,疏经剔络,乃寻常草木之剂所不能及。常用龟甲、鹿角胶、紫河车等治疗子宫偏小、月经不调,以地鳖虫配大生地治疗瘀热闭经,以露蜂房配生麦芽治疗乳腺结肿,以海马配紫河车、大熟地治疗宫冷不孕,以失笑散加九香虫治疗痛经,以水蛭、三棱、莪术破血散结加炒山甲、制鳖甲、牡蛎软坚散结治疗子宫肌瘤,以“消疠丸”加炒山甲、三棱、莪术、山慈菇等治疗卵巢囊肿,可以使囊肿减小或消失。

张老对虫类药还有很多独到的见解,如:“凡一切病在经络,或小儿不通等证,皆可用蚯蚓作向导,其解痉之力比全蝎、蜈蚣效力低,但性和平,活者力量较大。”“水蛭居水而潜伏,虻虫居陆而飞走。一飞一潜,皆吸血之物。虻虫之性飞扬,治血竭而病在上者;水蛭之性下趋,治血竭病在下者。二者同用,功效犹彰。”以上种种新颖独到的观点,较前人有新的认识和补充,值得我们进一步深入挖掘和继承研究。

本文选自《医林怪杰张炳厚》(中国中医药出版社出版,张炳厚主编),最终解释权归原作者所有。

经典为基,临床为本

医路漫漫,初心不忘

坚持虽难,诸君为伴

- END -

回复“学习”两个字即可加入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