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运气学说的认识和临证运用经验

针灸学习分享2018-08-31 09:03:43

运气学说是祖国医学重要组成部分,是中医学的核心。它有着悠久的历史渊源,以及后世医家的不断补充,贯穿着整个中医学术思想,用归纳演绎的推理推论,丰富了中医学理论的临床思维方法。
运气学说的核心理论是气化理论,运气气化着重揭示宇宙气化与人体气化的宏观整体关系,这个关系即是“天道—气化—物候”(包括病候)的关系。气化便是连接天道(宇宙运动)与物候(包括生物体,尤其人体生理病理)关系的枢纽。因此只有掌握气化理论才能把握天道对物候的影响,以及物候对天候应答的规律,这就是运气学说的精髓所在,也是气化理论的重大价值。
运气学说的重要价值,还在于立足于脏腑气化与外界“六化”的气化辨证,着眼于辨清这两类矛盾相互作用的焦点,从而打开辨证论治的广阔领域。
运气理论是中医理论的核心。其中,运气气化理论,运气病机理论,运气辨证理论,运气论治理论是运气学说的四大理论,对中医学理论的形成和发展产生着巨大影响。尤其是运气七篇是一部伟大的综合巨著,除医学之外,还蕴含着天文、历法、物候、气象、灾害、哲学、医学地理学、生物学、农学等诸种学说,堪称一部大百科全书。
一、        对运气学说的认识:
运气学说是中医学的唯物观的逻辑辨证方法。人与自然是一个动态着的整体。在这个整体,即人与动植物,水、空气、土壤组成的生物圈中,大气对人类的影响最大。人如果不进动植物组成的食物,还能维持三周生命,缺乏水也可能维持三天,没有空气,生命则仅能维持几分钟。气象即是生物圈中大气的物理状态。而大气状态的变化起源于地球的运动与太阳的辐射。《内经》说:“阴阳四时者,万物之终始也,生命之本也,逆之则灾害生,从之则苛疾不起。”人们只能须其它的变化,及时地作出适应性的调节,才能保持健康。
运气学说着眼于自然气候的生物圈对人体的影响。风、寒、暑、湿、燥、火六气,合于四时的春、夏、秋、冬的寒暑变化,对生物的生、长、化、收、藏,在正常情况下是有利的,但这些规律反常,超越常度,六气太过,就成为六淫,势必影响生物的生存,反而成为致病因素。《内经》说:“夫病之生也,皆生于风寒暑湿燥火”。可见古代医家对气候变化这一点是有充分认识的。
人生活在自然界中,人禀气天地之气而生,无时无刻不受到自然气候的影响。生命是整个自然的结果,是自然界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产物。天地是生命起源的基础;有了天地,然后“天复地载,万物方生”。所以说“天复地载,万物悉备,莫贵于人。人以天地之气生,四时之法成”。这种对生命的朴素的唯物主义认识,虽然不能也不可能象现代科学那样地解决生命起源问题,但在数千年前就有这样的认识,确是难能可贵的。
气是维持生命活动的物质基础。气的运动变化及其伴随发生的能量转化过程称之为“气化”。气化运动是生命的基本特征,没有气化就没有生命,气化运动的本质就是有机体内部阴阳消长转化的矛盾运动。“升降出入,无器不有”,没有升降出入就没有生命活动。故曰:“非出入,则无以生、长、壮、老、巳;非升降,则无以生、长、化、收、藏”。“出入废则神机化灭,升降息则气立孤危。”(《素问·六微旨大论》)升降出入就是气的运动的基本形式。生与死也就寓于升降出入的矛盾之中。
运气学说把这种整体观念,融会贯通在中医学中,以唯物的观点,说气候是致病的原因。不同的气候变化可以产生不同性质的疾病。不同地区天气变化对疾病的影响都有关系。季节与天气变化虽不是这些疾病的直接原因,但由于病原体,病原体的传播,机体的抵抗力等都可以受到季节与天气的影响,所以仍然有很大关系。
祖国医学的运气学说以阴阳五行为演绎的基本工具。六气致病的特点,四季寒暑风寒燥火的正常、反常变化,联系脏腑理论体系,疾病在人体的发展演变过程,从而归纳、分析、推理、演绎、探索不同年份、季节的发病及防治的规律。运气的原理虽然复杂,实用价值也有争议,但是古代医学家认为要探索疾病的发生和变化,必然与天地气候的发生变化相结合。这一点是很值得重视的。
运气学说是以三阴三阳、六气胜复变化、五行生克乘侮变化、以及各年气候变化规律,司天在泉的转换,五行的太达、不及演变、六淫邪气的流行情况,在六十年中的周期变化,对人体生理、病理的传变规律加以演绎分析。它以人和自然的联系为出发点,以四时六气为中心,把气候及天气对人类健康的关系具体贯穿到生理、病理、诊断、预防、治疗的各个方面,形成了一套较为完整的医学气象生理、病理学理论。对后世医学的发展起着重大的影响。
二、        运气学说的的基本原理:
运气学说的基本原理主要为气化原理,升降原理,运气周期节律原理及平衡原理等四大理论。
1、运气气化原理:
气化是运气的核心理论,气化学说的原理在于表明宇宙万物,包括天地星体以及一切生物、非生物,都在不停地进行着气的运动。阴阳气化决定着寒暑的变迁和昼夜交替,是物候的主宰,是万物产生的根源。所谓“气始而生化,气散而有形,气布而有形,气布而藩育,气终而象变,其致一也”。(《素问·五常政大论》)因此,万事万物的运动变化,包括人体的一切生理病理变化都必须以气化原理为指导。
2、运气升降原理:
升降出入原理也是运气理论的重要基本理论之一。因为气的运动是通过升降运动实现的。升降原理主要体现在一是运气突出升降运动是运气的普遍规律。所谓升降运动是指内环境的升降运动,即里气之间的升降运动,所谓出入,指内环境与外环境之间的气交运动。升降的实质是阴阳气化的升降,故升降出入是运气的集中表现形成,是运气理论的精华。二是运气突出气交变是升降运动的主要形成。气交变运动,具体如“寒湿相遘,燥热相临,风火相值”也即事物之间通过气机升降出入运动不断的相互交换,相互维系,事物才能发展,才能变化。所以,事物的运动就是气化运动,具体就是气机升降运动。只有不停地运动,不停地相互作用,事物才能向前发展,所谓:“成败倚伏生乎动,动而不巳,则变作矣。”三是升降停止事物终结。运气理论认为生命在于运动,运动产生气化,升降出入运动是气化形式的集中体现。所谓“出入废则神机化灭,升降息则气立孤危。”即言没有升降出入运动则神机的活动息灭,生命的气化活动也将陷于孤危。万事万物不可能再进行生长壮老巳的和生长化收藏的气化运动。一切生命活动也将终止。
3.        气化平衡原理:
平衡原理同样是运气的重要原理之一。气化活动所以能正常进行,就是因为有着一定的调节机制,使气化活动得以保持在平衡稳定的状态下进行。主要表现为:一是自衡原理是气化的主要存在形式。五运六气是阴阳气化运动,故平衡原理其实也就是阴阳的平衡。阴阳必须保持相对平衡,气化活动方能正常存在,从不平衡到平衡,再到不平衡。如此不断地循环往复,气化才能维持下去。平衡的内容主要是阴与阳,动与静,水与火,燥与湿,刚与柔,寒与热……归根结底是阴与阳的平衡。阴阳之间本来就存在着自衡机制,如阴极必阳,阳极必阴,阴盛必阳,阳盛必阴,水极必火,燥极必湿等。
大自然的气化,不仅存在着生态平衡,而且还具有维持平衡恢复的自衡能力。因此自然的平衡是整体的、动态的和发展的平衡。不断的平衡被打破,继而出现相对的平衡,事物运动是平衡中的运动,运动中的平衡,这就是运气的平衡观。
二是亢害承制是运气平衡机制的总则。运气平衡是建立在五行生克制化的基础上的,以亢害承制为自衡总则的平衡原理。这种平衡,是在五运胜复,也即五行生克基础上的平衡。应用五行的生克理论进行协调。
三是丧失平衡的严重后果。运气理论认为气运丧失平衡则必将导致气化闭塞,因为气运失去了平衡,则亢而无制,气化的协调将被破坏,气化就不能正常进行。阴阳气化失于维系,故曰:‘天地闭塞“。
3.        气化周期原理:
周期节律原理是气化原理的精髓之一。运气的运行有着独特的周期规律,保证了气化的有序进行。运气的周期节律原理,以五运六气周期为内核,五运六气周期的优势在于明确地反映了阴阳气化,尤其是六化之间的相互关系。二是运气的根源于日、月运行的周期。三是“常 “与”变“的周期的独特价值。
三、运气理论在中医学中的体现:
运气学说在中医学中的具体运用,主要体现在运气病因发病学,运气气化病机学,运气传变学,运气脏象学,运气辨证学,运气治疗学。
1.        运气病因发病学:
主要是外六淫与内六淫在人体内的相互胜复变化,太过或不及的天人相应逻辑思维方法,以气候对人体的影响。运用三阴三阳与风寒暑湿燥火六气在各年份中,主、客气之间相互主时令,大运太过不及,六气司天在泉、胜复郁发,运气同化、运气异化之间进行推理演绎出发病关系。六淫致百病,即所谓“人禀五常,因风气而生长,风气虽能生万物,亦能害万物,如水能浮舟,亦能覆舟”。
根据六淫各有所属,对应脏腑而相感发病。一旦六气异常,就会相感发病。外六淫是指外风证、外寒证、火热证、外燥证、外湿证、外暑证。导致外六淫证的主要机制是六淫太过,超过了人体的耐受力,或因人体正气内虚不能适应而致。内六淫证则是由脏腑功能失调所致,因其与外六淫证相似,故名。内六淫证包括内风证、内寒证,内湿证,内燥证、内伤火热证。
内外六淫证互相影响,互为因果关系,如外风引动内风,外寒引动内寒,风气通于肝,寒气通于肾。同样内风又为外风的侵入创造了条件,内寒又是外寒的基础……。
《至真要大论》病机19条就是“外六淫—内六淫”相互关系的最高概括。内六淫是中医六淫病因的更高层次,因为它与“外六淫—内六淫”是因果关系。病机19条揭示了外六淫的入侵人体不是孤立的,对人体的危害是与人体脏腑相互作用的结果。也反映了人体脏腑病机和外六淫的密切相关。“外六淫—内六淫”的相互作用,是脏腑发病的条件。如“诸风掉眩,皆属于肝”、“诸寒收引皆属于肾”、“诸热瞀瘛皆属于火”等皆蕴含了外六淫与脏腑之间相互作用的发病机制。
2、运气气化病机学:
六气病机,即指气化异常与疾病发生发展的关系。六气病机主要是通过脏腑之间的偏盛偏衰而发生病变。六淫致病是与先天禀赋有关的。运气作用于人体所产生的病机,也是因人而异,同样的气运作用于不同的人,得出的结论是不一致的,这是因为阴阳先天禀赋不同。易感体质,同气相求而相感发病的机理。并非运太过就一定会致人发病。相反还会医人疾病,关键是与本人的脏气虚实,先天禀赋强弱,脏腑功能盛衰所决定的。所以说运气致病是由人体的综合素质所决定的,只有通过人体的自身病理变化才能发病。即所谓外因通过内因而起作用。如火运太过,假使心火亢实之人受此邪气当然更亢,金气必然被刑克,心肺自当致病。反之,心火素虚肺气素盛者,遇此太过的火气,则心火得天之助而气得实,心火实则肺盛被平,又何有盛衰之虞?
《内经》病机19条,是运气理论的总概。六气病机是辨证论治的总纲。六气病机主要体现在脏腑气化升降失常的病机上。升之不及多虚,降之不及多实。所谓升降不及,是指升降无权,当升时不升,应降时不降,主要是源于脏气的盛衰。如肝气虚不能升发疏泄,则可出现全身机能不振,精神忧郁,血运不畅。肝气虚则升发无力,脾气虚不能升清阳,则水谷精微失于转输而出现眩晕无力,脾升不及甚至会出现气陷,如脾气虚致脱肛、漏血等症。
升之太过偏实,降之太过偏虚。所谓升降太过,是指升降之度超过正常。其中,升之太过多为脏腑机能偏亢引起,常导致阴阳气血逆乱,而与各种实性的厥证和血证的形成密切相关。在厥证方面,如《素问·生气通天论》中指出:“阳气者,大怒则形气绝,而血菀于上,使人薄厥”。降之太过,多为脏腑机能低下之故,如肺气之太过,则失于治节,常见于因肺气无节制而水液下趋的遗尿。所以小儿遗尿,每与肺气虚有关。还有胆虚降之太过,亦可导致各种病变,胆在人体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内经》所谓“凡十一脏,皆取决于胆”胆主少阳春生之气,木气肝胆旺盛,疏其血气,人体各脏才能“令其条达、而致和平”。如果胆虚,不能主导肝的正常疏泄功能,则使肝升降失却节制,致疏泄失其常度,气血耗散。可见降之太过,多产生虚证病理。
升降反常,多虚实挟杂。升降反常,是指升降不顺其常度,当升者反降,应降者反升,形成了脏腑之间的升降紊乱。临床表现的症状也多较为复杂,多为虚实夹杂证候,往往导致清浊相干病理。即所谓的清气在下,则生飧泄,浊气在上,则生月真胀,此阴阳反作,病之逆从变化。清浊相干对人体产生虚实夹杂的复杂病候。
清浊相干,主要体现在脾胃清浊相干,肺肾清浊相干两种病变。脾胃清浊相干,脾胃升降失常,清阳不升,浊阴不降形成的清浊相干病理最为典型。李东垣在《脾胃论》中对脾胃升降失常导致清浊相干的病理及其表现形成也作了深刻地论述。“浊气在阳,乱于胸中,则(月真)腹中满闭塞 ,大便不通……清气在阴者,乃人脾胃气衰,不能升发阳气,故应升麻,柴胡助辛等之味,以引元气之升,不会飧泄也”。
肺肾清浊相干主要表现为呼吸吐纳的障碍,如《灵枢·五乱篇》说:“清浊相干……乱于肺,则俯仰喘喝,接手以呼。”就是说肺肾清浊相干对人体吐纳有很大影响。
运气病机学揭示了运气气化病机是中医病机学的核心,运气六化与脏腑气化相互作用所导致的综合病机,是中医病机学的尖端病机,指出了以运气气化病机学指导中医病机学的重大意义。
3.运气传变学:
运气疾病传变的一般规律,是以胜、复、郁、发规律。为影响运气疾病传变的主要规律。而标本中气规律,为运气疾病的特殊规律,与开阖枢传变规律互为表里,分别从纵横的两个不同角度,对运气病传规律作重要补充。
(1)。运气胜复、郁发传变与疾病传变:
运气相克传是五脏传变的重要规律,也是疾病传变的主要规律。其主要表现为三种情况。一是“胜复—相克”与疾病传变。“胜复—相克”,实际上是五脏相克的体现,六淫侵袭人体脏腑而发生病理变化。胜复传变规律应用于病传规律的优势,在于能更深入地反映自然界气化相克形式的复杂性,因更充分地反映脏腑之间复杂的疾病传化规律。二是“郁发—反侮”与疾病传变。“郁发—反侮”的表现形式,主要体现在六气胜复通过脏腑气化反映出来的。也是五行乘侮规律在人体的一种体现,当某一气化被胜气乘克后,到了一定的时候,就会变为发气,去制伏亢胜之气。郁发规律反映了自然界气化的多种传变途径,就用于疾病传变规律有一定的指导意义。三是运气“兼化”、“从”化规律与疾病传变。主要体现六气相感受脏腑,脏腑盛衰,五行相克乘侮与六气相感,内应脏腑相互演变,导致疾病传变。形成人体病变。
(2).标本中气传变,标本中气从化原理,体现在六气与三阴三阳的从化关系上,实质就是阴阳互根基础上的阴阳从化关系。是以同类相并,同气相求的规律进行的。主要是指三组相互承制的关系。即,燥湿调贮,水火既济,风火相助。在生理状态下,六经六气之间的承制关系,乃由标本中气的从化关系而保持着相对的平衡。假如这种相对平衡一旦遭到破坏,体内的阴阳,就会失去协调,脏腑功能受到影响,从而导致疾病的发生。因此,标本中气的从化关系,对疾病的发生有很大影响,其实质仍然是由于破坏了人体阴阳的平衡。
人体是一个以脏腑为核心的经络联系,气血津液相贯的整体。脏腑之间有着表里,生克乘侮的密切关系。因此,脏腑经络之间的相互关系是疾病传变病理基础。尤其是精气神对疾病的传变影响较大。精气神在人体脏腑之间共同维持着相对的平衡,如果,一旦遭到破坏,必然呈现气血相并,水火逆调,寒热相移等一系列病理变化。最终导致阴阳失调,从而为疾病的传变创造了条件。
(3).开阖枢气化理论与病传。开阖枢气化主要是指三阴三阳的气化规律和运气气化关系存在着密切关系。开阖枢是指人体三阴三阳生理功能、病理特点,及其相互关系的概括。其中,三阳经,太阳主开,阳明经主阖,少阳经主枢。三阴经,太阴经主开,厥阴经主阖,少阴经主枢。三阴三阳内应脏腑。三阴经内应肺(脾)、肝、、肾(心),,三阳经内应膀胱(大、小肠)、胃、胆的气化功能变化。
开阖枢传变规律,主要体现在三阴阳经传变方式。一是太阳
太阴传,太阳、太阴在开阖枢中皆属于开机。所谓的“开机”,是指人体精气的运行,敷布、转输利用及排泄等功能的总和。开机失职必然影响到人体的异化过程。从广义的角度看,凡是人体的消耗功能失常,都可归纳为开的病。从气化的角度看,凡是开机失司,往往表现为气机不利的病理,太阳开主要偏重在布气,太阴开则侧重于运化水液。二者的联系主要体现在气与水的关系上。气行则水行。故临床上治太阴的水湿为患,往往须辅以开表发汗,即所谓的开“太阴”之用也。
阳明     厥阴传。阳明、厥阴在开、阖、枢中皆司于阖机,所谓“阖机”是指人体精气的吸引、贮藏、利用等气化功能,阖机失职必然影响到人体的同化过程,故从广义的角度看,凡是人体贮藏性功能失常。都有应属阖的病理。
由阳明和厥阴在阖机中属阴阳表里关系,二者共同组成人体的“阖”病机,因此,一旦其中某一方发生失常,便易导致疾病的互相传变,而且互为病理因果关系,故治疗必须互治。
阳阖和阴阖之间的关系:阳明主精气化源,厥阴之阖必赖于阳明。,精充神才能守舍;气足血方能内藏,心包火才不至上扰。故治厥阴亦当从阳明治,如治肝血虚,阴血失敛。虚炎内扰,当资其阳明化源,肝血藏则包络火自敛,此正所谓“阖阳明即所以阖厥阴”也。
少阳     少阴传:少阳、少阴二者在开阖枢中,皆属枢机,所谓枢机。从广义角度看,枢机指人体的调节功能,是人体的调控系统所包含的表里向外的调节,以及气血阴阳的枢转等,都有属于枢机的范围。这些功能失职,都有应责之于枢机失常。少阳枢机失常的疾病,少阳居半表半里,枢转表里之气,故凡表里失和的病证,如呕吐、结胸、往来寒热等,无不责之于少阳。另外,因少阳主表里之间,气行于筋的关系密切,筋又主束骨。所以少阳失司则筋弛骨繇。
少阴枢机不利引起的病变,少阴居阴分之中,为三阴之枢,手少阴心经主血脉,足少阴肾经为元气之根,少阴受损则或为脉力不继,或为脉结不通。
由于少阳和少阴在枢机中属于阴阳表里关系,二者共同组成了人体的“枢”病理生理整体,因此,一旦其一方发生失常,便极易导致疾病的互相传变,故治疗必须互治。即:阳枢与阴枢的关系: 少阳发枢气为主,少阴则偏于枢血,二者的联系主要体现在气与血的关系上,由于手少阴心主血,足少阴肾主水,故一旦少阴枢机不利则脉结不通,水火不济,只有少阳枢机正常,生气运转,这样气行则血行,气血流通,心肾才能互济,这就是“枢”少阳即所以枢少阴“的意义。
4.        运气脏象学:
运气脏象的独特意义在于强调脏象与天象的通应,也即强调脏腑气化与运气气化的密切关系。运气脏象说的核心在于强调脏腑气化与天在气化之间的密切关系,研究人体脏腑气化,绝对不能能孤立进行,应把人体脏腑气化密切地和天象气化相结合,才能更深刻地揭示人体的脏象气化规律。它的特点是以五运阴阳理论为气化的核心,运气脏象学把运气气化和人体脏腑气化密切结合,从而使脏象的探索上升到一个更高的境界。运气脏象以宏观整体优势充分地体现了人体脏腑气化与自然界气化相应的理论。并揭示了其中的规律对研究人体生理病理具有重大意义。
(1)、运气脏象的特点:一是以“天象“为根本。运气脏象突出天象就是为了指出脏象的本原是天象。这就是运气脏象的核心所在。运气脏象十分重视天象的观察,其对自然气候、物候、病候的认识无不是来自于对天象的观察,所谓“候之所始,道之所生也“。总之, 运气脏象提示了研究人体脏腑的生理病理都有必须立足于天象的基础上,因为人体的脏象和天象是一个以气象为联系的开放系统,在这个整体系统中天象是根本,任何忽视天象的重要性,都有将使脏象的研究陷于孤立。 
(2)、以“气象测藏:运气脏象强调测藏,认为脏气与天气相通应,所谓“天地之大纪,人神之通应”。所谓气象,即指气的运动征象,是天象气化的集中反映,运气脏象的核心就在于以气象测脏,气象是通天象与脏象之间的桥梁。气象测脏,是脏象学的最高层次,把人体脏象学的研究引向更为广阔的领域,有利于揭示人体各种复杂的生理病理现象。
(3)、运态脏象的精髓:运气脏象学认为天象是动态的天体,在不断的运动着,因气象、脏象都不可能是静止的。阴阳气化,寒热消长,万物才得以化生,如是天象在不停地运动着,气象在不停地变化着。因此,脏象也必然是动态的,和外界气化息息相关的。人死了气化活动停止了,脏象也不存在了。所以运气脏象指的是活体的脏腑功能,就是说运气脏象提示了脏象是动态的、发展着的、联系着的脏象,这就是生命在于运动的含义。气停止了,生命也就不复存在了。
升降出入是脏象特色。升降出入的集中体现,无论天体和人体的气化都是以升降出入为气化形式的,因此要揭示气化,首先要揭示升降出入规律。
清阳升浊阴降是升降出入的主要内容。升降,是升清阳,降浊阴;出入,是出浊阴,入清阳。所谓清阳,是指清阳升发之气,为精微物质的清轻部分;所谓浊阴,既可指精微物质的浓厚部分。在某种概念上也指糟粕。
升降出入是维持人体内外环境动态平衡的前提。升降与出入相配合,共同完成升清降浊的作用,有升必有降,无出亦无入,升降是体内里气之间的联系,出入则是里气与外气的交接,有升降出入才能保证体内外环境的统一。从而维持着人体的生命活动。故《素问·六微旨大论》说:“非出入,则无以生长壮老巳;非升降,则无以生长化收藏”。如升降运动停止则生命终结,故“出入废则神机化灭,升降息则气立孤危。”可见升降出入运动是人体脏腑气机的运动形式,也是人体脏腑功能的体现,对人体生命的存亡有着重要意义。
5.运气辨证学:
运气辨证是指应用运气气化的原则,辨别人体征象,分析病证的原由、性质和发展趋势,从而决定治疗方案,整体地进行治疗的方法。
人体不是一个孤立的整体,人体和宇宙大自然密切关连,脏腑气化和自然界气化是一个统一的整体,脏腑气化的正常与否和自然界气化的状况很有关系。因此临证分析病证,就不能局限于人体本身,必须把病证的产生和自然界气化相联系,应用气化对病证进行分析、判断,才能得出整体的结论。运气气化是五运六气气化规律的总称,运气气化辨证就是以运气气化和人体脏腑气化相关规律作为立论基础的辨证方法,是辨证论治中的最高层次。运气气化辨证的优势在于能以更开放的整体和系统对疾病进行分析、判断,打开了辨证论治的新领域,在辨证论治中的前景将是无量的。
运气辨证论治优势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1)。运用主气规律进行气化辨证的优势:主气是在一年中固定的。运气辨证首先应审视和主气是否有关。主气发病规律是:大寒~春分初之气,厥阴风木当令,故易患风性疾患,风气通于肝,故肝脏易发病;气候温和,易患温病。
春分~大暑,属二、三之气,少阴君火少阳相火当令,因火热之气主事,故易患火、热疾患。火气通于心,又易患心病,气候属热,值暑又多患热病、暑病。临证尤应注意热、火病、心病、肺病。
大暑~秋分,属四之气,太阳湿土当令,因湿气主事,故易患湿性疾患。湿气通于脾,又易患脾病。气候偏湿,必然多发湿病。湿性属阴,又易遇阳阻气,湿性粘滞则缠绵难愈。又因主长夏,旺于四季,故湿病在一年中常发。临证尤应多注意湿病,脾病及肾病。
秋分~小雪,属五这气,阳明燥金主令,因燥气主事,故易患燥性疾患。燥气通于肺,又易患肺病,气候偏燥,又多得燥病。燥性属阴,气候偏凉,又多伤阴。燥性属阴,气候偏凉,故又多损阳动津。临证尤应注意燥病,肺病和肝病。
小雪~大寒,属终之气,太阳主令,因寒气主事,故易患寒性疾患。寒气通于肾,又易发肾病。气候偏寒,又多得寒病,寒性属阴,气候偏冷,故又多耗热伤阳,临证尤应注意寒病,肾病和心病。
(2)、客气规律气化辨证的优势:客气是一年当中变化着的气候,对人体的影响最大。人体不容易适应,故气化病机和客气的关系也最大,这就提示了客气规律气化辨证的必要性。客气气化规律主要表现在二个方面。一是胜气与辨证;胜气包括本气胜气(主要出现于太过之年),复气胜气(主要指所不胜之气来复,如金气来平肝气)用发气胜气(被郁之发气)。本气成为胜气,可导致本气偏亢,或本气由不足而得助。上述三种气皆为所属的气化偏亢都为盛气,于人体可能导致三种情况。即本气偏亢或由不足而助或克伐所胜之脏或反侮所不胜之脏。临证时,肝气过亢,如果不是七情内伤等其他因素所致,就应考虑自然界气化是否属于胜气,如果是本气胜气影响,则主要表现肝气病证或兼出脾弱肝旺病证。就应按照运气“抑其太过”的原则“和其运,调其化”,采取直接抑木平肝或佐金平木的方法。
二是抑气与辨证:抑气包括本气不及之气、郁气和复气太过所致抑气比拟各于不足抑气。大运为阴干不及之年可导致相应的脏气本气不足,郁气则为被胜气所克抑,被所不胜之气报复。太过也可使本气胜气由亢而变衰,成为抑气。上述胜气与胜气相对而言,皆为衰气。就用于辨证,则应根据“下者举之”“资其化源”的原则进行。临证出现肝气不及病证时,结果是因为气机异常所 致的,属大运为木运不及之年的则应“资其化源”采取资养肝木或滋水涵木之法。如属复气太甚而由亢变衰,病证必有由亢变衰的经过,就应抑其复气助其被抑的恢复,如属被胜气所郁情况,郁气病证必然有与所不胜脏气偏亢,同时存在的病证,又当制亢起郁同时进行,临证可灵活应用。
总之运气气化辨证,对中医学的辨证论治有三个方面的辨证优势。一是在辨别疾病时对定性定位具有一大优势。运气气化辨证在疾病的定性定位中具有超越一般辨证的优势。因为运气气化的定性定位包含了“外六淫--内六淫”病机,是定性定位辨证的升华。如病机十九条就是这一原理对疾病进行定性定位典范。
二是扩大了脏腑辨证的范畴:运气气化辨证扩大了脏腑辨证的领域,如临证见到肝郁,排除了七情和其他内伤因素,就应考虑是否为运气所致。肝郁是因为有心气而致时,舒肝是无用的,就应助肝起郁,用益肝、温肝之法疏木,并辅以抑其胜气(如制金)为治,此所谓:“必折其郁气,先资其化源,抑其运气,扶其不胜。”
另外,除了胜气和抑气导致脏气亢盛和偏衰之外,许多脏腑气化紊乱的情况还应考虑与运气异常的关系。如脾土在出现一段时间的偏胜偏衰症状时,突然出现亢气的紊乱,就应分折是否因郁气发气之故,“土郁之发……民病心腹胀,肠呜而为数后,甚则心痛胁胀(月真),呕吐霍乱,饮发注下,(月付)肿身重“。说明肝脾失调病证有必要考虑运气郁发气所致。其余五脏失调可以此类推。
三是丰富了辨证论治的内容:运气论治与辨证论治的内容,如运气七篇既提出了运气治疗的总则。又分别制定了胜复郁发气导致的具体治疗原则,开辟了中医治则的新途径。如提出了“和其运,调其化“必先岁气。无伐天和”的总则,又指出了“必折其郁气,先资历化源,抑其运气,扶其不胜”的原则。
6。运气治疗学:
运气治疗学内容较多,在这里简明扼要地说一下。主要介绍治则。
(1)、六化太过治则为:“必折其郁气,先资历其化源,抑其运气,扶其不胜”气化太过之年,必须掌握两大原则:一是抑其太过胜气,二是滋其被抑的所不胜气。被郁的脏气要滋其化源即滋养“生我”之脏。
(2)、五郁之治:
①、        木郁-肝郁治则:
气化特点:岁金太过,燥气流行,肝木受邪,收气峻,生气下。
气候特点:春应温反凉,应生不生,草木敛,苍干凋陨。
病证特点:肝疏泄失职,气血运行不畅,郁结不通,甚而生机失振。。
病证特点:肝郁,发于金为胜气之时,如“岁金太过,燥气流行,肝木受邪,民病两胁下少腹痛,目赤痛眦疡,耳无所闻(肝郁病证)……甚则体重烦冤,胸痛引背,两胁满且痛引少腹(肺胜病证)……病反暴痛,(月去)胁不可反侧。咳逆甚而血溢(火气来复,火刑肺金病证)”。
治疗原则:“木郁达之”。如温振肝气、制金扶木、等。
②火郁--心郁治则:
气化特点:岁水太过,寒气流行,心火受邪。
气候特点:夏应热不热(或应热反寒)应长不长,寒气早至。
病机特点:心气受抑,热郁不宣,或寒束于表,热郁于里
病证特点:心郁,发于水为胜气之时,如“岁水太过,寒气流行,邪害心火,民病身热烦心躁悸,阴厥上下中寒,谵妄心痛(心郁病证)……甚则腹大胫肿,喘咳,寝汗出憎风。(脾胜病证)……病反腹满肠呜,溏泄露令不化,渴而妄冒。”(土气来复,土气刑水病证)“
治疗原则:“火郁发之”。如热郁胸膈宜宣郁透表,热郁于内的解热散郁,邪热内郁的疏解透表等法。
③、“金郁——肺郁”治则:
气化特点:岁火太过,火气大行,金气被郁,邪害肺金,收气不行,长气独明,火燔灼,水泉涸,物焦槁。
气候特点:应燥不燥,秋应凉反热,凉燥成燥火。
病机特点:肺气化不利,包括肺气不宣,肺失肃降。
病证特点:肺郁,发生于金为胜气之时。如:“岁火太过,炎暑流行,肺金受邪,民病疟,少气咳喘,血溢血泄注下,嗌燥
耳聋,中热肩背热(肺郁病证)……甚则胸中痛,胁支满胁痛,膺背肩胛间痛,两臂内痛,身热骨痛而为浸淫(心胜病证)……病反谵妄狂越,咳嗽喘息呜,下甚血溢泄不巳“(火亢极,水气刑火病证)。
治疗原则:金郁泄之
④、“土郁——脾郁”治则:
气化特点:岁木太过,风气流行,脾土受邪,化气不政,生气独治。
气候特点:长夏应湿不湿,应长不长,(土化为“长),云物飞动,草木不宁,甚而摇落。
病机特点:中州壅遇,气化不得。
病证特点:脾郁,发生于木为胜气之时,如:“岁火太过,炎暑流行,肺金受邪,民病疟,少气咳喘,血溢血泄注下,嗌燥耳聋,中热肩背热,(肺郁病证)……甚则胸中痛,胁支满胁痛,肩胛间痛,两臂内痛,身热骨痛而为浸淫(心胜病证)……病反谵妄狂越,咳喘息鸣,下甚血溢泄不已”(火亢极,水气刑火病证)。
治疗原则:土郁夺之
⑤、“水邪——肾郁”治则
气化特点:岁土太过,雨湿流行,肾水受邪,藏(水)气伏,化气独治之。
气候特点: 应寒不寒,应藏不藏,泉涌河衍,风雨大至。
病机特点:肾藏失职,水气冲逆,泛滥。
病证特点:肾郁,发生于土为胜气之时,如“岁土太过,雨湿流行,肾水受邪。民病腹痛,清厥,意不乐,体重烦冤,(肾郁病证)……甚则肌肉萎,足瘘不收,行善瘛,脚下痛,饮发中满食减,四肢不举(脾胜病证)……病腹满溏泄肠鸣,反下甚”(木气来复,木克土病证)
治疗原则:水郁折之
(2)六淫治则:
①.        风淫——肝病治则
气化特点:风淫所胜,即太过的风气司天、在泉或成为复气。
气候特点:寒生春气,流水不冰、太虚埃昏,云物以扰,草乃早秀。
风淫特点:风以动之“风者善行而数变”。来势快,变化快,发展快,呈游走性。风气通于肝,主要为肝病颤动,拘急,麻木,瘫痪,搔痒。诸风掉眩,诸暴强直皆属风。如急性发热,行痹,搔痒症,惊痫,抽搐,半身不遂,口眼歪斜等。“上支两胁,膈咽不通,舌以强。”
治疗原则:“风淫于内,治以辛凉,佐以苦,以甘缓之,以辛散之”。
治以辛凉:辛凉乃金之气,治以辛凉即金克木(即应用所不胜之气来承制胜气)如《素问.阴阳应象大论》曰:辛胜酸。佐以苦,苦乃心之气,即以所不胜之胜气(火克金)进行反佐.(苦胜辛)。以甘缓之,以辛散之:《藏气法时论》:“肝苦急,急食甘以缓之,肝欲散,急食辛以散之。”
②、热淫——心病治则
气化特点:热淫所胜,即太过的热气司天,在泉或成为复气。
气候特点:怫热至、火行其政,焰浮川泽,阴处反明。
热淫特点:热为阳邪,易伤阴,易气逆,易扰神明。热气通于心,易患诸热瞀瘛,诸转达反戾,水液诸呕吐酸,暴注下迫皆属于热及“胸中烦热,嗌干。……”
治疗原则:“热淫于内,治以咸寒,佐以甘苦,以酸收之,以苦发之。”治以咸寒:咸寒乃水之气,治以咸寒即水克火,“寒胜热”,此乃以所不胜之气来承制也。佐以甘苦:土克水,以所不胜之胜气(土)牵制水气,以防太过,用苦以折泄其热势也。以酸收之:防热之耗散太过。以苦发之:热淫于内,“火郁发之”,《脏气法时论》:“心欲软、急食咸以软之,用咸补之,甘泻之。”
③、“火淫--心病”治则:
气化特点:火淫所胜,即太过的火气司天,在泉或成为复气。
气候特点:温气流行,金政不平,焰明效野,寒热更至。
火淫特点:火为阳邪,易伤阳灼津,其性炎上。火气通于心,其痛痒疮,诸热瞀瘛,诸禁鼓慓,如丧神守,诸逆冲上。诸燥狂越,诸病浮肿疼痛惊骇等,皆属于火及“烦心,胸中热”。
火淫治则:“火淫于内,治以咸冷,佐以苦辛,以酸收之,以苦发之。”治以咸冷,咸冷属寒水之收,寒胜热,水克火,以所不胜之气承制之。佐以苦辛,苦入心,苦寒降逆能泄火之逆势,辛能散火之郁。以酸收之,《酸气法时论》:“心苦缓急食酸以收之”。
苦能发其火郁,以“火郁发之”之谓。
④、“湿淫——脾病”治则:
气化特点:湿淫所胜,即太过的湿气司天,在泉或成为复气。
气候特点:埃昏岩谷,黄反见黑,沉阴且布,雨变枯槁。
湿淫特点:湿为阴邪伤阳滞气,“湿胜则肿”诸湿肿满,诸痉项强皆属于湿,及“腑肿骨痛阴痹。”
湿淫治则:“湿淫于内,治以苦热,佐以酸淡,以苦燥之,以淡泄之。”治以苦热:《藏气法时论》:“脾苦湿,急食苦以燥之”,以苦能燥湿,热能化湿之故(使湿从内消)。佐以酸淡:以酸从木化,风木制土湿,(风胜湿)故也,淡者,《灵枢经》:“淡利窍也”(使湿从下去)。以苦燥之,以淡泄之。以苦下之,《藏气法时论》:“肺苦气上逆,急食苦以泄之,用酸补之,辛泻之。”
⑤、“寒淫——肾病”治则:
气化特点:寒淫所胜,太过的寒气司天、在泉或成为复气。
气候特点:凝肃惨粟,水且冰。
寒淫特点:寒为阴邪,易伤阳气,诸寒收引,诸病水液,沉乇清冷,及厥冷腰凉,“善悲时眩仆。”
寒淫治则:“寒淫于内,治以甘热,佐以苦辛,以咸泻之,以辛润之,以苦坚之。”治以甘热,甘从土化,以土制(土克水),又以热能胜寒故也。
⑥“燥淫——肺病”治则:
气化特点:燥淫过甚,太过的燥气司天,在泉或成为胜气。
气候特点:霜雾清瞑,木乃晚荣,草乃晚生,(金克木燥淫特点:“燥胜则干”,“诸涩枯涸,干劲皱揭,皆属于燥”及“晚,筋骨内变”
燥淫治则:“燥淫于内,治以苦温,佐以苦辛,以苦下之”。
治以苦温,苦从火化,以火克金故能制金之胜气,又苦能燥湿,燥运气属凉气,故以温化湿。佐以甘辛:苦《新校正》:“苦字疑作酸字”可参。酸、敛肺之耗,辛:防敛之太过。佐以苦辛:肾欲坚,苦能坚故也。以辛润之;“肾苦燥,急食辛以润之,开腠理,致津液,通气也” 。“肾欲坚,急食苦以坚之,用苦补之。咸泻之” 。
三、        运气学说在临床上的具体运用:
运气学说在中医临床上的就应用相当广泛,尤其是对于疑难杂症的治疗,疗效非常的好,只要你掌握了运气学说的运用方法,指导中医临床有相当大的意义。我从小听祖父谈起过五运六气的神奇作用。后来我进入卫校学习后,有意留心五运六气这方面的资料和书籍。通过这二十几年,对《素问》运气七大篇的学习。以及阅读王琦、杨力等人的著作基本掌握了运气学说的精髓,能灵活地就用于临床,取得了可喜的疗效,现略述一、二。
(一)、运用运气学说预测每年的气候变化对民发病或季节时令对民发病的影响:
五运六气是古人总结了对自然气候的不断观察和长期的医疗实践活动和经验,以整体恒动观念为指导思想,运用阴阳五行和理论创立起来“天人合一”学说,它的实质是运用自然现象和人体平衡的归类法则和演绎形式。掌握五运六气的各种推演程式,可预测自然现象和变化的人体平病情况。
这个问题是一个非常实用的方法,一年四季各个时节的气候变化对人群都有会有影响。如何运用呢?一是根据每年的甲子,属何运、何气主事,运旺还是气旺,然后才是六气主时令的气化情况,对人群的发病力影响。
天时民病的一般季节性,是由主运主气的气化作用决定的。主运主气,为主时之运气,年年固定不变,主运主气和气化作用,对自然界来说,可根据一年内四时气候和物候的一般变化,对人体来说,可影响藏脏气血,在一年之内随四时季节产生盛衰更替的活动,并使人体发病具有明显的季节性特点。
主运分一年为五个运季,依次为木、火、土、金、水,分别以风、火、湿、燥、寒五种气化主司。木运为初运,火为二运,土为三运,金为四运,火为五运。各主73天,从大寒日起计算。
主气一年分为六气,分别以初之气厥阴风木,气候以多风为特点,在人体厥阴用事,肝胆经气旺,外感以风病多发。二之气少阴君火,气候以温热为特点,在人体少阴用事,心与小肠经气旺,热病多发。三之气少阳相火,气候以炎热为特点,在人体少阳主事,心包与三焦经气旺,暑热病较多。四之气太阴湿土,气候以湿盛为特点,在人体太阴主事,脾与胃经气旺,湿病较多。五之气阳明燥金,气候以干燥为特点,在人体阳明用事,肺与大肠经气旺,燥病较多。终之气太阳寒水,气候以严寒为特点,在人体则太阳用事,肾与膀胱经气旺,寒病居多。每气各主60日余。
(二)、对天时民病全年变化特点的预测:
天时民病在一般季节性的基础上,年与年之间还存在着差异。其中全年变化特点的形成,取决于中运与司天在泉的气化。从分析中运和司天在泉的变化着手,可以预测全年的天时民病。一般从以下方面预测。
1、先定五运三纪:五运有太过、不及、平气,称为五运三气。
(1)平气之年,皆得正常气化,平正适度。平气之年人体病变皆在本藏。如木平气,病多在肝在筋,病见里急支满等。太过之气,气化超常而产生变异。预测时,可分:
①有胜无复之常。五运太过的特征是本运气化过盛,人体发病皆兼其所胜之藏如木运太过之年,其经厥阴少阳,其藏肝脾;本年发病除有肝气过亢之病。如“掉眩巅疾”、“病怒”之外,还有肝气乘脾之病,如“吐利”等;木气侮金,还会出现胁痛咳嗽等肺藏病变。
②胜复郁发之变。若太过之纪,气化盛极,对其所胜之气欺凌太甚,即所谓“不恒其德,”那么太过的胜气必然如来其所不胜之气的报复。如木运太过时,邪气伤肝,则见肺气过盛之病和肝被郁之病。
(2)不及之纪,有胜有复。不及之年,气候也会产生异常变化。
①有胜有复之常,不及之年,人体发病也是本脏之外兼有其所不胜之脏的。病变有四种子情况,本气气化不足,其所不胜之气气化相对亢盛而乘虚胜之,其所胜之气无制而反侮,最后,由于胜气的欺凌,反导致虚者之子气的报复。
②胜复郁发之变。不及之年,还有胜复郁发的异常变化。
2.定司天在泉发知岁半。欲知上半年民病如何,须求之于司天,欲知下半年民病如何须知在泉。
(1)司在常化,不杂他气。是指司天在泉之气,变生疾病皆在本气本藏,而不杂其他气化。如厥阴司天之年,少阳在泉,岁半之前,风化主令,气候多风,在人体以厥阴肝经,少阳胆经气血活动为主,发病以风病,肝胆经实证为;岁半以后,火化主令,气候以比往年炎热为特点,在人体以少阳三焦。厥阴心包经气血活动为主,发病以热病、心包经、三焦经实证为主,即所谓“天气扰,地气正”,“风生高远,火热从之”,“热病行于下,风病行于上。”
②司在变常,淫胜反胜。司天在泉,偏离常化产生变异,有淫胜和反胜两种情况。淫胜表现为本气气化过盛,其所胜之气制,在人则相应脏腑经络气血亢盛,其所胜之脏腑经络爱邪而病。如厥阴司天,风淫所胜,上半内部流水不冰,天气温和多风,在人体肝胆经气血亢盛,脾胃经气血不足而受邪发病。即《素问·至真要大论》所谓“民病胃脘当心而痛,上支两胁,鬲咽不通,饮食不下,舌本强,食则呕,冷泄腹胀,溏泄瘕水闭,病本于脾。”在泉淫胜的情况与司天相似,不过时间上要出现在下半岁而巳。如厥阴在泉,气化不足,则其所不胜之气金气反胜而代行其令,气化变风木为燥金,在人体则肺与大肠经气血旺盛,肝胆经气血虚少而受邪发病;反胜之后,火气来复,金气被刑,在人体则心与小肠经气血始盛,肺与大肠经受邪而发病。
3.对天时民病各季节特点的预测:
每年各季节天时民病的一般性变化可从分析主运气得知,全年变化特点可从中运和司天在泉推测,而对天时民病各季节变化特点的预测,则须以客运和客气的变化为依据。
   (1)、客运气化的化生和变病:客运是随中运而变化的,每年客运之初运与中运相同,其余四运以五行相生次序排列,客运的气化作用是在主运的基础上,导致五季气候物候的特殊变化,影响人体,使发病情况有所差异。这就是客运气化的化生和变病。
木运之年,客运之初运为木,依次为火、土、金、水,五步皆与主运同化。故该年气候物候在主运气化的基础上,更有程度上的增加,春季多风,生气旺;夏季炎热,长气盛;长夏湿雨多,化气隆;秋季凉燥甚,收杀劲;冬季严寒,藏气固。在人体则季节时令病流行增多。
火运之年,客运之初运为火,依次为土、金、水、木,与主运不同,故该年份春季多风而偏热,多发风热病;夏季炎热而偏湿,多发湿热病;长夏主湿,因有燥气之化,故湿病较往年同季为少,湿病流行不重;秋季燥而偏寒,多发凉燥和寒病;冬季主寒而有风气之化,封藏不固,多发风寒之病。
土运之年,客运之初运为土,依次为金、水、木、火,与主运不同,故该年份春季多风而偏湿,多发风湿病;夏季炎热偏燥,多发燥热病;长夏寒湿病,由于兼寒水之化,故气温要比往年同季节偏低,多发寒湿病;秋季燥凉而偏风,多发风燥之病;冬季主寒,由于兼有火气之化,故封藏不固,气湿比往年同季节偏高,多发寒热错杂之病。
金运之年,客运之初为土,依次为水、木、火、土,与主运不同,故该年份春季主风而偏燥,气温较他年同季节偏低,植物生气不足,多发风病燥病,夏季主热而兼寒气之化,气温较他年同季节偏低,多发寒热之病;长夏湿而偏风,多发风湿之病;秋季燥而偏火,气温比他年同季节偏高,多发温燥之病;冬季寒而偏湿,多发寒湿之病。本年份客运皆与主运相克,对主运的气化有抑制作用。故各季之间的气候差异不大,在冬夏之间温差较小。
水运之年,客运之初运为水,依为木、火、土、金,与主运不同,故该年份春季主风而偏寒,气温较他年同季节偏低,植物生长缓慢,多发风寒之病,夏季主热而偏风,多发风热之病;长夏湿而偏热,气温较他年同季偏高,多发温热之病;秋季燥而偏湿,燥病较少,或见温病;冬季寒而偏听偏信燥,多发寒病燥病。
(2)、客气气化的化生和变病:客气六步分治各季的情况,每步客气各以其气化影响本步气时内的天时民病。以太阳司天之年说明之。太阳司天,初之气少阳相火当令,本步气时内,气候大温,草木早荣,疫疠温病较多,病见身热头痛呕吐,肌腠疮疡;二之气阳明燥金,本步气时风大凉反至,草木遇寒,多发肺病气郁中满;三之气太阳寒水,寒气行,主气之相火被抑,故病寒而热中,痈疽注下,心热瞀闷,四之气厥阴风木,临于主气太阴温土之上,故风温交争,风化为雨,多风温之病,病见肉萎足痿,注下赤白等;五之气少阴君火当令,阳气复布,草木乃长乃化乃成,人体舒适少病;终之气太阴温土当令,阴温凝聚,尘土飞扬,天地昏暗,多发寒温之病,其他年份,可仿此类推。
(二)、各易感人群受运气的影响而发病。
人是大自然的产物,同样生活在自然界中,同样受到自然气候的影响,为什么有的人群就不易生病,而有的人群就容易生病,这就决定了各人先天禀赋的差别,即《内经》所述的阴阳二十五种先天禀赋体质所决定的。阴阳先天禀赋体质又如何来决定呢?这也可以用运气学说来推测各人的阴阳禀赋体质。
先天禀赋体质的推测 ,一般是以本人出生年的甲子来加以推测。就以甲子年2月出生的人为例进行推测阴阳属性;
甲己化土,甲年即为土运之年,甲干为阳为土气太过,其人土气旺盛。子支为少阴君火(子午少阴君火),少阴君火司天,阳明燥金在泉。加之此人生于上半年,此人即为少阴之人。
运气相临,气生运,此人一身是以火气为主,心、脾两脏功能即旺。先天不足在肺肾,经脉足太阴脾和足阳明胃经。又因土运太过,土胜水,木复土。为生土,土更旺。肾脏受伐,先天禀赋肾气不足。
由此推断,此人先天脏腑功能,脾胃功能强健,心脏功能良好。肾气不足,肾水不足肺金无根,肺脏功能相应差此。若遇他年主运主气以及客运客气加临。易感受体质,同气相求,同气相感受而发病。在临床 上往往患的是同一种疾病,用同一治疗方案,疗效不显,也与其先天脏腑功能及易体质有关,如果在确立治疗方案时,能考虑运气致病因素,补其不足,泻其有余,其效自显。
我在临证时,凡遇之疑难病症,在常规方法治疗疗效不显时,多数情况下,就要考虑运气致病,以及先天禀赋的差异致病,找出其病因病机,确立的治疗方案就能见效。如午时头痛治验一案。午时头痛,定时而发,病程已半月。他医以常规治疗无效。本人诊疗时就运用运气理论推测病机而获效。该患者出生于1950年上半年,本年甲子为庚寅年,寅申少阳相火偏亢,发病于1986年10有份,本年甲子为丙寅年同气相求少阳相火更旺,子午少阴君火在泉,下半年发病,以在泉主令,少阴君火加临于少阳相火之上客主加临,君、相不和,发作时辰为午时,子午少阴君火主时,定时而发作,胜复之气加临更加为害。故清阳之气被伐,在确立治则时,以清泄少阳相火为主,清泄胆热,用蒿芩清胆汤获效,后以天麻钩藤饮镇肝息风而治愈。
其他如“多发性神经炎治验”、“午蹈病治验两则”等案,也是经过运气理论指导进行推论之后,属于脾气虚弱,先天禀赋有关,治疗时注重调理脾气而获效。运气理论只要掌握其推演方法,结合临证诊疗时,确有其指导意义,这是要通过长期的临床观察,运用气候变化 、反常等结合临床体征,以加分析,推演病机,帮助临证确诊很有益处,只有细心体验,才能使用好。
(三)、运气推演方法在预防和治疗疾病时的作用:
1、用于疾病的预防:从运气预防疾病,就是要设法避免由运气变化而产生的各种致病因素的影响。五运六气的气化施于自然界,产生了天时气候的变化。其中异常的灾变能致人疾病,这便是六淫邪气,同时,五运六气的气化又可直接施于人体,导致人体脏腑气血发生盛衰虚实的变化。此二者是疾病发生的根源。要预防疾病,就须从这两方面入手。
(1)、从运气变化而调养气血:
人体脏腑气血虚实阻碍五运六气的大小周期产生的时相变化,可认为是人类长期生活在自然界中所形成的生物节奏现象。了解某一时间内脏腑气血的虚实情况从而采取相应措施,是预防疾病的关键,欲求脏腑气血虚实之情,首先要推测运气如丁卯年,中运少角,司天阳明燥金,木不及又受制于金,可知该年肝脏气血不足。至于调顺脏腑气血虚实的方法,一方面可以服用适宜的药物和食物。即《素问·六元正纪大论》中所谓“药食宜”。另一方面,可采取摄生之法,《素问·四气调神大论》中所列顺四时养生之法,不但适用于四时,亦可作为各运各气主司时间内的摄生之用,因其顺从五行气化的道理并无二致。如丁卯年,既知为肝脏气血不足,就须设法补养,一方面可以服用酸味药食,另外也可以采取春时养生法进行调养,以便防止肝病的发生。
(2)、回避虚邪贼风而防范六淫:
“虚邪贼风,避之有时”,病无由此而生。六淫外邪,是由五运六气气化亢盛而产生的。通过对五运六气的推演,可以预知某一时间中气候的变化有何气亢盛为害,从而就能采取相应的防御措施。如丙辰年,中运水运,司天太阳寒水,水运太过而逢同气司天,是知该年春寒必重,故应事先做好防御春寒的准备,减少或防止伤寒病的发生。又如乙未年,,中运金运,司天太阴湿土,金运不及火气乘虚相胜,寒水随后来复,司天湿淫内胜,在泉寒淫内胜,是知该年上半年可能有火邪,湿邪为患,下半年可能有寒邪为患,故应从此三者着眼而慎起居、摄调养,防止湿热、伤寒等病的发生。
(二)、用作诊断和治疗的参考:
运气变化规律还可作为诊治疾病的参考,以运气预测疾病,与诊治疾病是密切相关的。运用运气预测疾病的结果,正是治疗疾病依据。
诊断疾病参考运气,可从两方面分析,一是人体正气,二是外感六淫。就前者而论,要考虑当时运气对气血虚实的影响。如甲午年,土运太过,君火司天,燥金在泉,土太过而制水,火司天而侮水,故该年在诊断疾病时,于人体正气方面,首先应考虑肾虚、脾实、上半年心旺、下半年肺盛的情况。就外感六淫方面而论,根据运气而预测出的气候情况,即六气的孰微孰甚,可以作为诊断外感病因的参考。当然主要应当结合实际情况分析。
在治疗方面,也可参考运气。其指导思想是统筹兼顾天地气化与人体虚实,即如《素问·五常政大论》所说:“必先岁气,无伐天和,无盛盛,无虚虚,而遗人夭殃,无致邪,无失正,绝人长命。”如何施用运气而施治,其原则如下:
1、寒热补泻:不论五运三纪或司天在泉六气所发之病,皆有治疗方法:但归纳起来,不外“寒、热、补、泻”四字而巳。《素问·五常政大论》说:“补上下者从之,治上下者逆之,以所在寒热盛衰而调之。”就是说有虚宜补,当从其病性而施以药味,有实宜泻,当逆其病性而施以药味。对运气为病的各治法,《素问·至真要大论》作了概括的总结。“寒者热之,热者寒之,温者清之,清者温之,散者收之,抑者散之,燥者润之,急者缓之,坚者软之,脆者坚之,衰退者补之,强者泻之,各安其气,必清必静,则病气衰去,归其所宗,此治之大体也。”如《素问·六元正纪大论》论治郁之法时强调:“木郁达之,火郁发之,土郁夺之,金郁泄之,水郁折之,然调其气,过者折之,以其畏也,所谓泻之”。上述治则为运气之治则。
2、寒热所忌:寒热所忌:即“寒无犯寒,热无犯热”的原则。指的是疾病本身与运气的影响有无直接关系,但在用药方面也要照顾岁时气候情况。如《素问·六元正纪大论》说:“司天以热,用热无犯,司气以寒,用寒无犯,司气以凉,用凉无犯,司气以温,用温无犯。”若当时的主令之气气化为热,慎用热药。主令之气气化为寒,则要慎用寒药。主令之气气化为温,当慎用温药,主令之气气化为凉,当慎用凉药。又指出:“间气同其主无犯,异其主则小犯之。天气反时,则可依时,及胜其主则可犯,以平为期,而不可过。”在寒热所忌的原则下,还有特殊情况。六气客主加临中,就间气而言,当天间气与其主气同化时,要遵循上述寒热所忌原则,而当间气与主气异化时,可不必拘于该原则,小犯之无妨。如癸丑年,天之右间为少阴君火,主气之二气也为少阴君火,是即间气同其主,在本步气内便要慎用热药;相反,如为壬戌年,天之右间为阳明燥金,与主气二气不同,那么,在本步气时适当用些凉药,并无妨碍。就司天而言,司天之气化与四时之寒热温凉性质相反者,可以四时之寒热温凉为依据应用寒热所忌原则,若司天之气胜其主气,用药之性是佐以与司天之气相同的。如己卯年,阳明燥金司天,虽有凉化,但时当夏季,阳热旺盛,用凉药便无须忌顾,而当慎用热药,又如甲戌年,太阳寒水司天,临于少阳相火之上,是司天胜其主,则在本步气时内用寒药无须忌顾。总之,从运气而治,要做到“无失天信,无逆气宜,无翼其胜,无赞其复”,使治疗更加完备。运气学说是祖国医学重要组成部分,是中医学的核心。它有着悠久的历史渊源,以及后世医家的不断补充,贯穿着整个中医学术思想,用归纳演绎的推理推论,丰富了中医学理论的临床思维方法。
运气学说的核心理论是气化理论,运气气化着重揭示宇宙气化与人体气化的宏观整体关系,这个关系即是“天道—气化—物候”(包括病候)的关系。气化便是连接天道(宇宙运动)与物候(包括生物体,尤其人体生理病理)关系的枢纽。因此只有掌握气化理论才能把握天道对物候的影响,以及物候对天候应答的规律,这就是运气学说的精髓所在,也是气化理论的重大价值。
运气学说的重要价值,还在于立足于脏腑气化与外界“六化”的气化辨证,着眼于辨清这两类矛盾相互作用的焦点,从而打开辨证论治的广阔领域。
运气理论是中医理论的核心。其中,运气气化理论,运气病机理论,运气辨证理论,运气论治理论是运气学说的四大理论,对中医学理论的形成和发展产生着巨大影响。尤其是运气七篇是一部伟大的综合巨著,除医学之外,还蕴含着天文、历法、物候、气象、灾害、哲学、医学地理学、生物学、农学等诸种学说,堪称一部大百科全书。
一、        对运气学说的认识:
运气学说是中医学的唯物观的逻辑辨证方法。人与自然是一个动态着的整体。在这个整体,即人与动植物,水、空气、土壤组成的生物圈中,大气对人类的影响最大。人如果不进动植物组成的食物,还能维持三周生命,缺乏水也可能维持三天,没有空气,生命则仅能维持几分钟。气象即是生物圈中大气的物理状态。而大气状态的变化起源于地球的运动与太阳的辐射。《内经》说:“阴阳四时者,万物之终始也,生命之本也,逆之则灾害生,从之则苛疾不起。”人们只能须其它的变化,及时地作出适应性的调节,才能保持健康。
运气学说着眼于自然气候的生物圈对人体的影响。风、寒、暑、湿、燥、火六气,合于四时的春、夏、秋、冬的寒暑变化,对生物的生、长、化、收、藏,在正常情况下是有利的,但这些规律反常,超越常度,六气太过,就成为六淫,势必影响生物的生存,反而成为致病因素。《内经》说:“夫病之生也,皆生于风寒暑湿燥火”。可见古代医家对气候变化这一点是有充分认识的。
人生活在自然界中,人禀气天地之气而生,无时无刻不受到自然气候的影响。生命是整个自然的结果,是自然界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产物。天地是生命起源的基础;有了天地,然后“天复地载,万物方生”。所以说“天复地载,万物悉备,莫贵于人。人以天地之气生,四时之法成”。这种对生命的朴素的唯物主义认识,虽然不能也不可能象现代科学那样地解决生命起源问题,但在数千年前就有这样的认识,确是难能可贵的。
气是维持生命活动的物质基础。气的运动变化及其伴随发生的能量转化过程称之为“气化”。气化运动是生命的基本特征,没有气化就没有生命,气化运动的本质就是有机体内部阴阳消长转化的矛盾运动。“升降出入,无器不有”,没有升降出入就没有生命活动。故曰:“非出入,则无以生、长、壮、老、巳;非升降,则无以生、长、化、收、藏”。“出入废则神机化灭,升降息则气立孤危。”(《素问·六微旨大论》)升降出入就是气的运动的基本形式。生与死也就寓于升降出入的矛盾之中。
运气学说把这种整体观念,融会贯通在中医学中,以唯物的观点,说气候是致病的原因。不同的气候变化可以产生不同性质的疾病。不同地区天气变化对疾病的影响都有关系。季节与天气变化虽不是这些疾病的直接原因,但由于病原体,病原体的传播,机体的抵抗力等都可以受到季节与天气的影响,所以仍然有很大关系。
祖国医学的运气学说以阴阳五行为演绎的基本工具。六气致病的特点,四季寒暑风寒燥火的正常、反常变化,联系脏腑理论体系,疾病在人体的发展演变过程,从而归纳、分析、推理、演绎、探索不同年份、季节的发病及防治的规律。运气的原理虽然复杂,实用价值也有争议,但是古代医学家认为要探索疾病的发生和变化,必然与天地气候的发生变化相结合。这一点是很值得重视的。
运气学说是以三阴三阳、六气胜复变化、五行生克乘侮变化、以及各年气候变化规律,司天在泉的转换,五行的太达、不及演变、六淫邪气的流行情况,在六十年中的周期变化,对人体生理、病理的传变规律加以演绎分析。它以人和自然的联系为出发点,以四时六气为中心,把气候及天气对人类健康的关系具体贯穿到生理、病理、诊断、预防、治疗的各个方面,形成了一套较为完整的医学气象生理、病理学理论。对后世医学的发展起着重大的影响。
二、        运气学说的的基本原理:
运气学说的基本原理主要为气化原理,升降原理,运气周期节律原理及平衡原理等四大理论。
1、运气气化原理:
气化是运气的核心理论,气化学说的原理在于表明宇宙万物,包括天地星体以及一切生物、非生物,都在不停地进行着气的运动。阴阳气化决定着寒暑的变迁和昼夜交替,是物候的主宰,是万物产生的根源。所谓“气始而生化,气散而有形,气布而有形,气布而藩育,气终而象变,其致一也”。(《素问·五常政大论》)因此,万事万物的运动变化,包括人体的一切生理病理变化都必须以气化原理为指导。
2、运气升降原理:
升降出入原理也是运气理论的重要基本理论之一。因为气的运动是通过升降运动实现的。升降原理主要体现在一是运气突出升降运动是运气的普遍规律。所谓升降运动是指内环境的升降运动,即里气之间的升降运动,所谓出入,指内环境与外环境之间的气交运动。升降的实质是阴阳气化的升降,故升降出入是运气的集中表现形成,是运气理论的精华。二是运气突出气交变是升降运动的主要形成。气交变运动,具体如“寒湿相遘,燥热相临,风火相值”也即事物之间通过气机升降出入运动不断的相互交换,相互维系,事物才能发展,才能变化。所以,事物的运动就是气化运动,具体就是气机升降运动。只有不停地运动,不停地相互作用,事物才能向前发展,所谓:“成败倚伏生乎动,动而不巳,则变作矣。”三是升降停止事物终结。运气理论认为生命在于运动,运动产生气化,升降出入运动是气化形式的集中体现。所谓“出入废则神机化灭,升降息则气立孤危。”即言没有升降出入运动则神机的活动息灭,生命的气化活动也将陷于孤危。万事万物不可能再进行生长壮老巳的和生长化收藏的气化运动。一切生命活动也将终止。
3.        气化平衡原理:
平衡原理同样是运气的重要原理之一。气化活动所以能正常进行,就是因为有着一定的调节机制,使气化活动得以保持在平衡稳定的状态下进行。主要表现为:一是自衡原理是气化的主要存在形式。五运六气是阴阳气化运动,故平衡原理其实也就是阴阳的平衡。阴阳必须保持相对平衡,气化活动方能正常存在,从不平衡到平衡,再到不平衡。如此不断地循环往复,气化才能维持下去。平衡的内容主要是阴与阳,动与静,水与火,燥与湿,刚与柔,寒与热……归根结底是阴与阳的平衡。阴阳之间本来就存在着自衡机制,如阴极必阳,阳极必阴,阴盛必阳,阳盛必阴,水极必火,燥极必湿等。
大自然的气化,不仅存在着生态平衡,而且还具有维持平衡恢复的自衡能力。因此自然的平衡是整体的、动态的和发展的平衡。不断的平衡被打破,继而出现相对的平衡,事物运动是平衡中的运动,运动中的平衡,这就是运气的平衡观。
二是亢害承制是运气平衡机制的总则。运气平衡是建立在五行生克制化的基础上的,以亢害承制为自衡总则的平衡原理。这种平衡,是在五运胜复,也即五行生克基础上的平衡。应用五行的生克理论进行协调。
三是丧失平衡的严重后果。运气理论认为气运丧失平衡则必将导致气化闭塞,因为气运失去了平衡,则亢而无制,气化的协调将被破坏,气化就不能正常进行。阴阳气化失于维系,故曰:‘天地闭塞“。
3.        气化周期原理:
周期节律原理是气化原理的精髓之一。运气的运行有着独特的周期规律,保证了气化的有序进行。运气的周期节律原理,以五运六气周期为内核,五运六气周期的优势在于明确地反映了阴阳气化,尤其是六化之间的相互关系。二是运气的根源于日、月运行的周期。三是“常 “与”变“的周期的独特价值。
三、运气理论在中医学中的体现:
运气学说在中医学中的具体运用,主要体现在运气病因发病学,运气气化病机学,运气传变学,运气脏象学,运气辨证学,运气治疗学。
1.        运气病因发病学:
主要是外六淫与内六淫在人体内的相互胜复变化,太过或不及的天人相应逻辑思维方法,以气候对人体的影响。运用三阴三阳与风寒暑湿燥火六气在各年份中,主、客气之间相互主时令,大运太过不及,六气司天在泉、胜复郁发,运气同化、运气异化之间进行推理演绎出发病关系。六淫致百病,即所谓“人禀五常,因风气而生长,风气虽能生万物,亦能害万物,如水能浮舟,亦能覆舟”。
根据六淫各有所属,对应脏腑而相感发病。一旦六气异常,就会相感发病。外六淫是指外风证、外寒证、火热证、外燥证、外湿证、外暑证。导致外六淫证的主要机制是六淫太过,超过了人体的耐受力,或因人体正气内虚不能适应而致。内六淫证则是由脏腑功能失调所致,因其与外六淫证相似,故名。内六淫证包括内风证、内寒证,内湿证,内燥证、内伤火热证。
内外六淫证互相影响,互为因果关系,如外风引动内风,外寒引动内寒,风气通于肝,寒气通于肾。同样内风又为外风的侵入创造了条件,内寒又是外寒的基础……。
《至真要大论》病机19条就是“外六淫—内六淫”相互关系的最高概括。内六淫是中医六淫病因的更高层次,因为它与“外六淫—内六淫”是因果关系。病机19条揭示了外六淫的入侵人体不是孤立的,对人体的危害是与人体脏腑相互作用的结果。也反映了人体脏腑病机和外六淫的密切相关。“外六淫—内六淫”的相互作用,是脏腑发病的条件。如“诸风掉眩,皆属于肝”、“诸寒收引皆属于肾”、“诸热瞀瘛皆属于火”等皆蕴含了外六淫与脏腑之间相互作用的发病机制。
2、运气气化病机学:
六气病机,即指气化异常与疾病发生发展的关系。六气病机主要是通过脏腑之间的偏盛偏衰而发生病变。六淫致病是与先天禀赋有关的。运气作用于人体所产生的病机,也是因人而异,同样的气运作用于不同的人,得出的结论是不一致的,这是因为阴阳先天禀赋不同。易感体质,同气相求而相感发病的机理。并非运太过就一定会致人发病。相反还会医人疾病,关键是与本人的脏气虚实,先天禀赋强弱,脏腑功能盛衰所决定的。所以说运气致病是由人体的综合素质所决定的,只有通过人体的自身病理变化才能发病。即所谓外因通过内因而起作用。如火运太过,假使心火亢实之人受此邪气当然更亢,金气必然被刑克,心肺自当致病。反之,心火素虚肺气素盛者,遇此太过的火气,则心火得天之助而气得实,心火实则肺盛被平,又何有盛衰之虞?
《内经》病机19条,是运气理论的总概。六气病机是辨证论治的总纲。六气病机主要体现在脏腑气化升降失常的病机上。升之不及多虚,降之不及多实。所谓升降不及,是指升降无权,当升时不升,应降时不降,主要是源于脏气的盛衰。如肝气虚不能升发疏泄,则可出现全身机能不振,精神忧郁,血运不畅。肝气虚则升发无力,脾气虚不能升清阳,则水谷精微失于转输而出现眩晕无力,脾升不及甚至会出现气陷,如脾气虚致脱肛、漏血等症。
升之太过偏实,降之太过偏虚。所谓升降太过,是指升降之度超过正常。其中,升之太过多为脏腑机能偏亢引起,常导致阴阳气血逆乱,而与各种实性的厥证和血证的形成密切相关。在厥证方面,如《素问·生气通天论》中指出:“阳气者,大怒则形气绝,而血菀于上,使人薄厥”。降之太过,多为脏腑机能低下之故,如肺气之太过,则失于治节,常见于因肺气无节制而水液下趋的遗尿。所以小儿遗尿,每与肺气虚有关。还有胆虚降之太过,亦可导致各种病变,胆在人体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内经》所谓“凡十一脏,皆取决于胆”胆主少阳春生之气,木气肝胆旺盛,疏其血气,人体各脏才能“令其条达、而致和平”。如果胆虚,不能主导肝的正常疏泄功能,则使肝升降失却节制,致疏泄失其常度,气血耗散。可见降之太过,多产生虚证病理。
升降反常,多虚实挟杂。升降反常,是指升降不顺其常度,当升者反降,应降者反升,形成了脏腑之间的升降紊乱。临床表现的症状也多较为复杂,多为虚实夹杂证候,往往导致清浊相干病理。即所谓的清气在下,则生飧泄,浊气在上,则生月真胀,此阴阳反作,病之逆从变化。清浊相干对人体产生虚实夹杂的复杂病候。
清浊相干,主要体现在脾胃清浊相干,肺肾清浊相干两种病变。脾胃清浊相干,脾胃升降失常,清阳不升,浊阴不降形成的清浊相干病理最为典型。李东垣在《脾胃论》中对脾胃升降失常导致清浊相干的病理及其表现形成也作了深刻地论述。“浊气在阳,乱于胸中,则(月真)腹中满闭塞 ,大便不通……清气在阴者,乃人脾胃气衰,不能升发阳气,故应升麻,柴胡助辛等之味,以引元气之升,不会飧泄也”。
肺肾清浊相干主要表现为呼吸吐纳的障碍,如《灵枢·五乱篇》说:“清浊相干……乱于肺,则俯仰喘喝,接手以呼。”就是说肺肾清浊相干对人体吐纳有很大影响。
运气病机学揭示了运气气化病机是中医病机学的核心,运气六化与脏腑气化相互作用所导致的综合病机,是中医病机学的尖端病机,指出了以运气气化病机学指导中医病机学的重大意义。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