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天》 第一章金蛇附体

自由撰稿人花大颜2018-04-26 08:44:50

 第一章金蛇附体                                             图片来自网络

风起云涌,电闪雷鸣,一道闪电碎裂苍,空中一团火球四处乱窜,闪电似长了眼睛对着那团火穷追不舍。闪电每击中一次,火球就剧烈的扭曲颤抖一次。光芒也跟着熄弱一次,眼见火球快要完蛋了,只见它嗖地一下钻进了山窝里。闪电在山窝上又连续劈了几次,不见山窝有何动静,就渐渐收了气势。


第二天一早,山窝上空霞光万里,昨夜可怖的一切像场梦。山里生着个村子——麒麟村,炊烟袅袅,宁静祥和,座座石屋如棋子散落在河边。早起做饭的牛妈大叫起来,啊呀!这是什么玩意?邻里推开窗户抱怨:牛妈大早上的又炸什么锅呢?只见已有七八个人围在了河边,一个高高瘦瘦十八九岁的少年也拨开人群挤了进去。这是严青,孤儿,模样极俊美,五官立体棱角分明,剑眉星目。一身白衣甚是飘逸。跟着长严守义长大,自小与村中神兽火麒麟是玩伴。这火麒麟是上古神兽,性情暴躁,只与严青亲近。都说他拥有先天神资。火麒麟能驱除邪祟,保一方平安。因火麒麟镇守,山里的猛兽都退避三舍,从未敢接近村子。严青蹲下身仔细查看,地上被砸出一个焦坑,坑里躺着一颗滚烫通红的怪蛋。严青伸手试探,一声喝止,是长严守义

昨夜苍穹怪象叠出,怕是有什么东西逃窜出来。这东西定是昨夜天雷打下来。此物还不知是正是邪,大家切莫乱动。

在村长的授意下,村里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戴上铁手将怪蛋抬进了火麒麟洞中,说不定能借神兽压住这怪蛋。别看这蛋只有脸盆大,却死沉,搬运怪蛋的小伙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放下怪蛋才发觉隔着手具还被烫掉了一层皮,火辣辣的疼如火在烧。

一整天都有人来瞻观怪蛋,尤其是村里的小孩,各个呼朋引伴的来。夜色渐浓,村民散去,严青如往日一样睡在洞口一是照看神兽二是随时监控怪蛋的情况。更深露重,火麒麟深夜的洞口却也是温热舒适。村子已沉沉睡去,只听得风声虫鸣,严青打了个哈欠躺下眼皮也有了倦意,刚刚有些半睡半醒。风忽止,虫鸣蝉叫哑住,周围如死寂。严青猛睁开双目炯炯有神,不动声色竖直了耳朵。……咔啦……洞内传出蛋壳碎裂的声音,严青暗想不好,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走进洞内。此时火麒麟周身的火焰蹭蹭往上窜,现出紫红的颜色。火麒麟死盯着地上的怪蛋甚是怪异。

严青上前眼看怪蛋已裂出缝隙,隙间有光溢出,不知是福是祸,他赶紧落下洞口石门,以免有异祸及村子。石门刚落下怪蛋就完全崩裂了,一束强光直冲洞顶,火麒麟一阵怒吼,眼见就要扑上去了。严青跨步挡住麒麟,想再看个究竟,强光隐弱一条金光闪闪的蛇蜿蜒而出,吐着金色的信子试探着严青。就在此时火麒麟骤然发狂扑了上来,金蛇为了自保瞬间钻入严青眉心。严青自觉周身一阵电击,瞬间倒地,不省人事。

过了许久,黑暗中严青听到有人唤他的名字,想要回应,四肢却无法动弹,被无形的力量定死。严青奋力挣扎,一股热流从眉心扩散,燃烧起每一根血管。严青大喊一声猛然坐起,气喘吁吁,环顾四周,严青还在洞内,火麒麟周身的火焰已灭,依偎在严青身旁。怪蛋只剩了一堆碎壳散落。严青只觉头痛欲裂,收起石门走出洞口。

长严守义一早来查看怪蛋,见严青靠在洞口无精打采。上前询问,严青只是低垂着脑袋摇头,族长心觉异样,快步走进洞内,见怪蛋已碎。急忙退回洞外追问

青儿蛋里的东西呢

严青抬起头严守义一惊,问

青儿你眉心是何物!

一眼看去严青眉心一条鲜红的蛇印如同胎记。经过回忆严青把昨晚昏倒前的事告知严守义严守义搭手在严青腕间,发现体内奇异的力量在涌动。定是怪蛋里的金蛇进入了身体,严守义叹息

之前从未出现过此等怪事,还需查阅古籍。你身上即有了它的印记,必是它选择了你。今后无论福祸,都万不可失了本性。

  严青眉心的印记很快在村中传开,众人私下议论说怕会有灾祸。果然,一日牛外出打柴,还未出村,就吓得屁滚尿流跑到严守义家,大喊:族长不好……不好了,村外蛇虫密布 。严守义急忙带村里的青年壮力去村口,嘱咐妇女孩子关好门窗并在门口放置雄黄。严青也跟着严守义去了,黑压压的蛇爬满村外,看得人头皮发麻。大牛说:族长这些蛇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吸引过来的着了魔一样。严守义点起火把扔进蛇堆,烧着的蛇居然纹丝不动,众人大惊失色。这些蛇果然是着了魔!大家虽嘴上不说,心里却嘀咕起来。这蛇群必和严青眉心的蛇纹有关。严守义为了验证,叫来严青,青儿你拿火把过去。严青听从长,举起火把踱步走向蛇群。果不其然,蛇群感受到严青靠近,立刻躁动起来,自动散出一条路来。此时村里的铁匠石虎大喊,大家快看,蛇是严青引来的。住口!严守义喝道。

严守义带众人回到村子,并召集3位长老去祭坛议事。大长老严天,道

事已至此严青不能在村子里待了。

三长老严修甫摇头道

青儿还是个孩子,离了村子该如何活命。不能弃他不顾。

二长老严奉先沉思片刻蛇群冲青儿来的无疑,然蛇群未敢进村,也是和青儿有关。

那就更不能留他在村里,大长老严天说。

这时石虎跑进来说,蛇群已经退了。

二长老严奉先说:既然蛇群已退,青儿就不必走了。

不可!以后谁能保证不会来更多的蛇群。

你决心要逐青儿出村,我不同意。

我是为了全村的安危。

我看你是铁石心肠。

……

三位长老争持不下。

族长严守义道

不必再吵。查阅古籍,飞蛇历劫天雷越过天门就可羽化成龙,也算神兽。但受不住天雷的为躲避天劫藏于人的身体。受藏之人,身负金蛇灵力,待金蛇苏醒再次一同飞升成神。那夜电闪雷鸣正是飞蛇渡劫。严青为金蛇选中未尝不是好事,只是如今并不能驾驭这蛇赋予的灵力,才遭致蛇群围困村子……

此时门外的严青推门而,径直走到严守义面前我知您不忍驱我出村,事到如今为了全村的安宁我只有离开。请族长准许。说着便跪倒在严守义面前。严守义双手扶起严青道:

青儿你能有如此心胸,我甚是欣慰,天降大任于斯人,南极是神职诞生的地方,充满灵力。可以去到那里控制你体内金蛇的力量。这次离村对你来说未必不是一场历练。  严青离村那天,都来为他送行,惧怕他身上的灵力又倍感愧疚。火麒麟第一次走出洞口遥遥目送严青。临行族长握着他的手,眼眶微红。族长将他抚养成人,视如己出,今日一别,满是一个父亲对孩子前途的期待和担忧

第二章 长寿村

严青一路南行,徒步山林,风餐露宿,终于数月后看到村落。来到村头,只见一块青石碑立在地上,刻着长寿村三个字。从名字上看,此村应有不少长寿的长者,该是个宁静祥和的地方。严青心想终于可以舒服的睡一觉了,大步走进村里。看着位长须长眉的老者,一身黑衣与其苍白的须发形成鲜明对比。老者看到严青微笑着迎过来,严青拱手作揖:您好,我姓严名青,从北方麒麟村来去往南极,路过此地,能否借贵地歇息几日。老者一脸惊讶上下打量着他:小伙子你要去南极,那可是路途艰险,一路都有凶兽出没。真是勇气可嘉!话音刚落,严青的肚子就咕噜噜叫起来,他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老者笑道再大的勇气也要先填饱肚子,我是这的村长李延寿,跟我来吧。

严青跟在李延寿身后,一边走一边观察,这个村子的建筑很是独特,房屋没有窗户,房子是圆环状结构,如一道厚重的围墙将人圈养起来。村长李延寿将严青带到家中,原来这房屋的围墙内别有洞天,圆环中央的天井里种满奇花异草,仔细看都是些珍稀的名贵草药。李延寿解释说,村里人自古以来都喜研究草药,强身健体延年益寿,这就是长寿村的由来。李延寿带严青来到一间客房,让人端上果蔬饭菜和热汤。数月以来都是风餐露宿,许久未吃上一顿热腾腾的饭菜,严青顾不得礼数狼吞虎咽的吃起来。

  待严青吃饱喝足,才开始细细打量这个房间。原来窗户开在屋顶上,由一块木板盖着。天亮时撑开,一副木梯连着天窗。严青爬上木梯来到屋顶,举目远望视野开阔。长寿村三面环山,只有在出口处有条长河,村长家的屋顶在村中算是最高的房子。可以看到每家每户人员走动,就在此时,严青看到一个身披黑袍头罩黑帽的人正在村外凝视着自己,他揉了揉揉眼睛,那人又忽然消失不见了。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