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莫名其妙地成为潜伏的卧底,还直接潜上了个神秘男人…

言情姐2018-12-05 17:36:06

据说裘连翊残暴凶狠,杀死了自己的七个老婆……可为什么她会被夜夜专宠,宠极上天?难不成要先宠后杀?小卧底瑟瑟发抖ing


  “好吵!”

  林梦梦头痛地用力抓了一把发,猛地站起来,抬步就往餐厅外走。

  才走到一半又退了回来,停在第二桌一对看似甜蜜的男女面前。

  “美女,劝你一句 ,别跟他好,他外边有人。”

  “你……什么意思!”男人大怒。

  林梦梦优雅地甩脸,对上女人:“不信的话你现在就去城北88连锁商务酒店2012号房,那个女的正在等他。哦,她才发的信息,不如直接查手机”

  “……”

  林梦梦甩着头走出来,背后传来阵阵吵闹声和砸物声,她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这就是拥有超能力的悲哀,明明只想好好静一静,偏偏满脑袋都响着用餐者的心理想法,跟在大街上似的。

  她没办法对那些欺骗行为视而不见,只能当场揭穿。因为这些,她差点成了全民公敌。

  抬腕看表,方惊觉时间不早,这才想起自己出来是去警局打探父亲消息的。这么久了还不回家,老妈估计又要打电话来催促,她加快脚步,朝公交站台跑去。

  “感觉自己萌萌哒,心里开出了花……”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低头间看到是母亲的号码,林梦梦的眉毛聚在一起,几乎压断,最后还是不得不接下电话。

  “妈,警局那边说了,都失踪十年了……”

  “听着,你母亲在我们手上,想要她活命就乖乖听话!我知道你有读心能力,现在马上去战无不胜的旗开得胜包厢,读出一个叫裘连翊的人的想法,弄清楚他把一个命名为32号计划案的东西放在了哪里,不准报警,不准耍小心思……”

  战无不胜。

  本市最豪华的休闲娱乐场所,充分地利用了商人的好胜心理,所有包厢都以带胜的成语命名。出旗制胜、百战百胜、无往不胜、克敌制胜……

  下午三点,并不是营业的高峰期,一名服务生朝旗开得胜包房而去。房外站着几个黑衣黑裤戴着黑超的男人,很有几份黑帮势头。

  林梦梦惊颤了一下,步子都有些虚,但还是推门走向里。

  “我是裘连翊。” 有声音传来,沉而缓,略带着磁性,动听得就像大提琴声在缓缓流淌,偏偏有一股无法阻挡的霸气。

  林梦梦猛抬头,看到了包厢内位置上坐着的男人。他的脸有如鬼斧神雕,俊美到不真实,修长的指握着手机,正在打电话。

  他的唇薄而漂亮,拉开,勾起,“32号计划案?”

  某种东西叮一声在林梦梦脑中炸开——她没有从男人脑中读出任何信息!

  怎么可能!

  林梦梦陷入极致的震惊当中,再走近几步,双目紧紧地扎在了男人脸上,直击他的眸光。他的眼瞳带着浅浅的蓝,像一汪海水,深邃无底,似乎随时会形成漩涡把她吸进去!

  他明明跟人在说有关32号计划案的事,可她却依然读不出他的想法!

  是她的读心能力消失了吗?

  林梦梦这一刻完全慌了神,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办,脊背滚出了滴滴冷汗。

  “老板,您叫我?”背后,有人走进来,恭敬地出声

  “反正已经暴露了,不如一枪把他干掉,一了百了!”林梦梦还未来得去看人,头脑里已跳出了他的心声,她惊得急转头,刚好看到西装下抽出的黑色手枪……

  “小心!

  呯!

  连林梦梦自己都没有想清楚为什么会扑上去抱裘连翊,在枪响的那一刻,她觉得右臂被什么东西穿透,疼痛直透骨髓。转眼,有红色的液体从痛处滚出来……

  “血!”

  林梦梦做了一个梦,梦里俊美如神祇般的男人只单掌一拧,就把另一个男人的手腕给拧断。随着哀号声和咔嚓的骨裂声,一把黑色的手枪打落地板上,黑洞洞的枪口对着她的方向。

  幸好是梦!

  林梦梦庆幸着,翻了个身,在感觉到臂上尖锐的疼痛时突然醒了过来。她扭头看到了自己露出的被包得严严实实的臂,一下子想起了好多事情!

  母亲被绑架,按绑匪的要求去找32号计划案的下落,读心术在叫裘连翊的男人身上失效,有人要杀他,她扑了上去……

  所以,那不是梦!

  所以,她摊上大事了……还受伤了!

  林梦梦猛地坐了起来,臂被扯痛却无法转移她此时的惊恐。能打还带枪,除了警察不就只有黑帮的人了?

  她惹上黑帮了!

  门吱一声被人打开,林梦梦惊恐的目光刚好与门口人的眸子相对。

  那人的眼眸湛蓝,像汪深海,却永远无法让人读透!

  裘连翊!

  “你醒了?”他开了口,问。

  林梦梦没有回答,艰难地吞咽着口水,还没能从刚刚自己的论断里缓过劲来,只呆呆地看着他。

  他的身材修长有致,穿着贴身的亚麻色毛线开衫,扣子落得有些低,露出紧致精瘦的大片皮肤,好看又性感,就像个电影明星。

  现实中竟然有这么好看的黑帮大佬。

  “你为我挡了一枪。”裘连翊陈述着,走过来,两条腿修长有力。他在林梦梦的床边坐了下来,眼眸落在了她身上,“为什么那样做?”

  林梦梦感觉他的目光虽然沉着,却有一种别样的锐利,刺得人不敢说谎。她只能如实回答:“没有为什么,就是一种本能反应,大概是不想看到别人受伤吧。”

  裘连翊足足看了她一分钟,这一分钟足以让林梦梦紧张到死去。明明她才是会读心的人,现在却弄得好像她才是被读的人似的。她有股要把他那双蓝眼睛挡住的冲动。

  而事实是,她真的那样做了。

  当指尖传来点点温热和不一样的触感时,她才惊觉自己的唐突,紧急中出了口:“你的鼻子好大。”

  鼻子大跟挡眼睛根本木有半毛钱关系啊。林梦梦一说完就后悔了,恨不能咬断自己的舌头,却只能傻呵呵地当真去摸了一下他的鼻子。

  “你知道鼻子大意味着什么吗?”裘连翊略为有些意外,但马上勾起薄唇问了出来。

  “代表……什么?”

  问得吃力,分明看到了裘连翊唇角的戏谑,却只能更努力地去想:鼻子大到底跟……

  “啊!”

  某个读过的小说片断猛地蹦了出来,她在低叫一声后脸再次爆红!小说里说……男人鼻子的大小与小弟弟成正比……

  “看来你懂。” 裘连翊点点头,目光变得有些轻佻,此时看,倒像个花花公子。

  林梦梦回答不得,只能伏身用假咳掩饰,指不由得握紧被单。其实,她最想做的是把他的那个物件给掐扁,看他还敢不敢拿出来和鼻子成比例!

  “女人还是善良点好,那东西虽然有时邪恶,但不可否认,同样也是女人快乐的源泉,所以别像对待你手里的被单那样对待它。”他的目光浅浅扫过她的脸,顺着她的目光看向自己的腹部,最后落在她握紧被单的手上。

  咳咳咳咳咳……

  林梦梦烫到手似地松了被单去捂自己的伤臂,这一次是真咳。

  “你想要什么?”裘连翊半点都没受到影响,突然收敛了表情,一本正经地出声,“你昨晚为我挡了枪,我应该回报。”

  他的跳跃性太大,林梦梦好一会儿才接受信息,脑子迅速地转了起来,本能地想到了自己的来意。

  她鼓足了勇气:“可不可以要……三十二……”

  咚咚咚咚。

  要32号计划案的话还没有说完,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片刻,一位五十上下的男人出现在面前,“老板,您的电话。”

  裘连翊起身接电话,男人看了她一眼,而后躬身而立。他的想法飙进了林梦梦的脑袋:“以他的性格,那个案子,谁要谁死!

  林梦梦的脸哗一下子变成青色,她怎么忘了,裘连翊姓黑帮!

  “你刚刚要说什么?”裘连翊的电话很快打完,转头来看她,问。

  林梦梦反射性地弹起身子,根本不经过大脑就出了声:“哦,我是想告诉你,我的胸围是32!”

  “……”

  裘连翊用复杂的目光看向她的胸口,林梦梦的牙直接压在了舌头上……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