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医 中医如何学?三十年中医学习之路(上)

正安聚友会2018-08-28 03:39:30

每一位学医之人,都有一段与中医相知相识的故事,它们或曲折跌宕,或顺其自然,宛如命中注定般,在对的时间与对的老师相遇,从内心迸发出对中医的热爱与执着。


这是一篇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人——陈伟老师写在十年前的文字,总结了他学医的点滴心得,内含不少陈伟老师研读过的中医书籍,相信对于正在学习中医的朋友应该或有帮助。


原文名

《初涉杏林师恩重 肩担医道责任大》

作者:陈伟


著名中医学家邓铁涛教授要我写一篇文章,谈谈学习中医的体会,我受宠若惊,也有点不知所措。在中医这个行当中,我只能算是一个刚刚踏进门槛的小学生,但由于我非常的幸运,在从事所钟爱的中医事业过程中,有机会得到名师指点和诸多全国名老中医学家的教诲。想到自己的点滴进步无不饱蘸着前辈们的心血,也就不揣浅陋,将自己从医的经历写出来,一者算是对老师们的感谢,再者也算是将自己以往学习中医的体会做一个阶段性总结,与我的同辈和青年中医们共勉。


缘起:我与中医的各种因缘

我幼年时曾患有较严重的哮喘,若一受凉就容易发作,严重的时候晚上喘不过气,甚则不能平卧,缓解后一如常人。我父亲在地区医药公司工作,认识不少医生朋友,虽然经过许多治疗,但只能暂时控制。


记得那是某一年的冬天,父亲请来市区近郊莲花公社卫生院的院长,据说他是家传的中医,自己配制膏药,并用针灸治疗疾病,疗效很好。他在我背上扎了几针,并将自己配制的膏药贴在我的后背,只治疗了一次,我的哮喘病就彻底治好了,当时觉得中医非常神奇。


到了初中的时候,有一次在翻阅家中的书柜时,无意中发现了一套线装本的《御纂医宗金鉴内科》,书中还夹着几张用宣纸书写的、已经微微发黄的中药处方,那是祖父留下来的一本医书。父亲告诉我曾有一位因患重病而被祖父治愈的患者,每年春节派儿子来我家拜年,以感谢祖父的救命之恩当时我觉得很骄傲,便立志要成为一名医生。


1978年,我高中毕业,报考大学的第一志愿是医学院,但被录取到英语专科学校,考虑再三还是放弃了。第二年(1979年)我仍将甘肃中医学院作为第一志愿,并以较高的成绩被录取,可以说是如愿以偿,成为一名“岐黄传人”。


情浓:学医初始遇良师

在我读大学的时候,正值著名的“衡阳会议(19824月在湖南衡阳召开的全国中医医院和高等中医教育工作会议)”期间,中医的气氛很浓厚。当时非常注重《医古文》的学习,教我们《医古文》的老师叫吴正中,原来是兰州大学中文系的高材生,因敢于说真话,却被错打成“右派分子”,下放到甘肃最偏远的农村接受“改造”,他在喂猪、放牛的劳动过程中,对中医学产生浓厚的兴趣,自学中医,自己采集中药材,为当地农民乡亲们治病,成了远近闻名的“小郎中”,备受乡亲们尊敬,1978年调入刚成立的甘肃中医学院任教。


吴老师于学问之道一丝不苟,尤精于训诂之学,教学认真严厉在学院里是出了名的。“秀才学医,笼中捉鸡”是他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他要求我们通读王力教授主编的《古代汉语(4册)》和《古文观止》等古汉语著作,背诵和熟读经典名篇,这为我日后学习中医古典医籍打下了较好的基础。他不仅教书,而且育人,在讲授“扁鹊仓公列传”、“华佗传”、“《伤寒论》自序”、“大医精诚”、“《本草纲目》序”等课文时,常常旁征博引,结合实际,针砭时医之弊,告诉我们“进德修业”的道理。


我为自己在学医之初能得到良师的教诲而感到欣慰,而张仲景先师“上以疗君亲之疾,下以救贫贱之厄,中以保身长全,以养其身”的话语就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之中,立志要成为一名像孙思邈所说的“大医”。


那时,我常常去图书馆,广泛浏览各类杂志的专业文章和历代著名中医书籍,特别是有关名老中医治学经验、中西医学比较、医学与哲学等方面的文章。其中,我最喜欢读的书是《名老中医之路(一、二、三辑)》、《岳美中医话集》、《内经的哲学和中医学的方法》等,于是蒲辅周、施今墨、秦伯未、岳美中、任应秋、刘渡舟、邓铁涛、朱良春、路志正等这些全国名老中医就成了我崇拜的偶像,书中各位名老中医的成长过程、学习历程和成功经验,进一步增强了我学习中医学的信心,使我的专业思想更加巩固。


临床:独当一面,边学习边识病

毕业后,我回到家乡,分配在甘肃省临夏州人民医院中医科工作,这是一所综合性的西医院,中医科以门诊为主,作为综合医院的中医科,什么病人都收,大部分是别的科转来的慢性病人,但也不乏疑难病。因我算是第一个中医院校毕业的本科生,所以要独当一面,那时深深地感觉到大学里学的那点知识很不够用,真有点“书到用时方恨少,事非经过不知难”的感觉。于是许多白天遇到的问题,晚上便挑灯夜读,到书中寻找解决的办法,边临证,边学习,边识病。


我手头经常翻阅的书是秦伯未的《中医临证备要》《潜斋医学讲稿》焦树德的《中药心得十讲》、《从病例谈辨证论治》,以及《岳美中医案》、《老中医医案医话选》、《医方集解》、《本草从新》等书,中医理论和临床水平均得到了一定的提高。


病案:脑震荡的藏族姑娘

记得曾有一位从外科转来的年轻姑娘,因在建筑工地工作,不慎被从上面掉下来的钢板砸中头部,当即昏迷不醒,后经抢救保住了性命,但遗留头痛,时发眩晕,视物不清,步态不稳,行走如踩棉絮中,只能在病房走廊上扶着墙壁,需人搀扶下缓慢行走几步,疲乏无力,记忆力严重减退,烦躁易怒,饮食少进,口干不欲饮,月经闭止。在外科、内科等几个病区辗转治疗已2个多月,效果不好,而又不能出院,只好转来中医科调治。


我考虑既然是由于头部外伤所致,必有瘀血停留,阻塞清窍,加之患病日久,饮食少进,气血不足,何不试用王清任的“通窍活血汤”合“补中益气汤”治疗?于是就“照单抓药”。因方中麝香难觅,就按照陕西中医研究院的介绍,以白芷30g代之,用黄酒兑入煎服。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此方服用20余剂,患者病情明显改善,原方续服10余剂,病人住院1月余而步行出院,更令人惊奇的是患者视力恢复,月经也来潮。患者及家人高兴异常,因患者是藏族人,所以一个劲夸我是“在世菩萨”。


病案:肠梗阻的回民妇女

在综合性医院的中医科工作,有一个好处,就是逼着你要用中医解决临床问题,尤其是被其他西医科室邀请会诊的时候,更是如此。

医院外科病房曾收治了一位年过六旬的回民妇女,因肠梗阻手术治疗,但术后高热不退已3天,神识模糊,经用补液抗炎、物理降温、胃肠减压、肛管排气等治疗,仍不见好转,亦无矢气。主管的医生是我中学时的同学,他束手无策,请我去会诊。


当时扪之病人肌肤灼热烙手,腹胀如鼓,按之皱眉,知有腹痛,查舌质红,苔焦黑而厚且干燥,脉滑数。询之主管医生,手术伤口无感染情况。家属告诉我,患者口渴,索要冷水,但因医嘱禁食禁水,不敢给予。


我寻思,证似阳明腑实,应急下存阴。但患者年事已高,加之手术后,气血两伤,下之太过恐伤正气,遂处以增液承气汤。但因第一次用承气汤,所以心中忐忑不安,犹豫不决,后想到《伤寒论》用承气汤时,“可少与小承气汤,汤入腹中,转矢气者,此有燥屎也,乃可攻之”的古训,就大胆地开了1剂,并反复嘱咐患者家属,先少少服之,待腹中有响动后再服剩余的汤药。


下班前,再次到患者床前,询问家属服药后情况,告诉我汤药煎好后只服了约三分之一,暂时没有变化,又反复叮咛服药的注意事项后离开。

第二天一早,第一时间去看病人,见患者已斜靠在病床上,家属正在为其洗脸,并告知昨日傍晚因服药二分之一仍无动静,就一次将剩余药液服尽,半夜患者呻吟,说要大便,后解紫黑色大便,量不甚多,但臭秽难闻,便后安静入睡,晨起已无发热,精神较前爽利,要求家属帮助洗漱。


收到如此神奇而又意想不到的疗效,主管医生和病人家属都非常惊奇,我心中的大石头也终于落了地,患者家属千恩万谢,后在外科住院一周余,痊愈出院。


【编后语】

在临床数年后,陈伟老师于1992年考上广州中医药大学中医内科风湿病专业的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在广东省中医院就职。

在此之后,他又受到了哪位恩师的教导?跟随着名老中医,陈伟老师又学习到了哪些宝贵的临床经验呢?

敬请期待《中医如何学?三十年中医学习之路(下)》


作者介绍

陈伟,教授,主任医师,国家名老中医焦树德、李可弟子,正安广州医馆出诊大夫。

精通内、外、妇、儿等各科疾病的中医诊治,尤擅长疑难杂病的治疗,对风湿类疾病(如类风湿关节炎、强直性脊柱炎、骨关节炎、痛风性关节炎)等有较深入的研究。


300元开门利是!广州同学看过来!

正安广州中医馆即将于9月中旬开展 良医面对面 系列活动,在新店运营之际,特别为广州的朋友们准备了10正安中医(广州花城店)价值300元代金券。


感兴趣吗?请发送

姓名+电话 至 189-8893-9368

我们会有工作人员与您联系。


涨姿势:

冷饮与辛辣猛如虎,是脾胃杀手。

喜欢我们就转发吧!


快速关注我们,点击 阅读原文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