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与背叛(下)

宰羊术士渭水徐公2018-10-10 17:20:13



(十三)


“感谢你的援助,玛维。”玛法里奥长出了一口气,“孤军奋战,是比翡翠梦魇更恐怖的噩梦。”


玛维向对方微微躬身,“很高兴您能够平安脱险,大德鲁伊。但是我们有着更艰难的任务。您要知道,您的兄弟伊利丹重新遇到了危机。”


“伊利丹!”泰兰德惊叫起来,“他已经死了那么久了!这是怎么回事?”


玛法里奥要冷静得多,“我听你的守望者士兵说过一些关于伊利丹的事情。他的尸体被恶魔带走了,听说他们要复活他,将把他改造成军团的先锋。”他沉思了一会,“我想,卡德加可以帮助我们。”


“卡德加?我听过他的名字,但是我从没见过他。”玛维低语着,“那么,你们去找他,集结军队。我和我的守望者继续为大家收集情报吧。”


泰兰德握住她的手,隔着护甲,玛维也能感受到对方的温度,“那样太危险了,玛维。你不必这样的。”


“不。”玛维轻轻推开泰兰德的手,“我这次不会傻到孤身奋战了。我会集结所有的守望者,还有哪些伊利达雷,他们也愿意帮我。”


玛法里奥上前,“我知道我们不能劝阻你,但是你一定要当心。”他瞟了一眼泰兰德,“她这是为了伊利丹,我支持她。我们也该快速行动,不要让玛维久等了。”


虽然玛维去执行了危险的任务,但是她却被迫坐镇在守望者棱堡,伊利达雷和守望者们不约而同地对她以身犯险的行为表示反对。每天她的工作是看着手下们送来的报告,然后大发雷霆。


“塞拉到底在想些什么!”玛维扯碎了手里的战报,“冒险者们杀了一头威严的大角鹿,这种事情也值得汇报!如果下次再用这些不疼不痒的事情来烦我,我就把大角鹿的脑袋安到她的脖子上!”然后她焦躁地踱来踱去。桌子上有一杯冰凉的月梅汁,她举起来一饮而尽,却仍然没能平复她的情绪。


食魂者阿莱利来到她的面前,“玛维大人,我们获得了伊利丹大人的关键情报,请您过目。”


玛维一把抢过对方递过来的这张纸,看了起来,她感到狂喜和惊诧,最后是可怕的沉默。


好消息是伊利丹因为曾经获得过军团的力量,他的灵魂在艾泽拉斯大陆上也不会消亡。只要他的灵魂能从扭曲虚空回到艾泽拉斯,他就有生还的希望。


坏消息是,他的灵魂被军团捕获了,而且被送到了冥界。


(十四)


“集结部队,”玛维向守卫吩咐道,“我们启程前往噬魂之喉。”


守望者们和伊利达雷们面面相觑。凯恩·日怒上前,“玛维大人,我们需要卡德加的支援,所以我们不妨——”


“我们在这里是浪费时间,”玛维打断了他的话,“夺回伊利丹的灵魂非常重要,我想你们这些恶魔猎手一定会重视这场战斗。”


凯恩挺起胸膛,“我们当然不会畏惧战斗,但是我们不愿意去做无谓的牺牲。伊利丹大人教过我们,在战斗前要充分估计形势。”


这几句话激怒了玛维。“我和我的守望者部队在不久后即将出发,我们不会去‘估计形势’,因为我们从不惧怕伤亡,在战斗中被淘汰的都是弱者。至于你们恶魔猎手去或不去,那是你们自己的事。”


凯恩·日怒一言不发地退下了。玛维则亲自去征召手下的战士,渡鸦带着她的手信飞向破碎群岛各处。当傍晚时分,玛维的大部分手下都已经在灰色哨所集结起来。她也欣慰地看到了一队恶魔猎手,对方的首领向她行礼。


“奥图里斯听候调遣。”


这一支军队冲进了噬魂之喉,曾经势不两立的守望者和恶魔猎手站在了同一条战线上。他们遇到了很多维酷人的亡灵,那是不够格升入英灵殿的堕落者,他们通通倒在了利刃之下,从此魂飞魄散。


“听说,囚禁伊利丹大人灵魂的是一个被附魔过的精美箱子。”奥图里斯边走边说,“这个箱子应该是由冥狱深渊的女王海拉亲自保管着。如果想夺回这个箱子,我们就必须杀掉这个强大的对手。”


玛维点了点头,“谢谢你,恶魔猎手。如果你没有把握打赢这个家伙的话,我们不妨分头行动。当你和她正面对战时,我就带领军队突袭她的侧翼。”


“计划很好,但是很难。”奥图里斯微微皱眉,“我们要先渡过冥河,但是船很小。我们需要几天的时间才能把这支大军运送过去。”


“那就由我亲自来完成,”她抚了抚复仇之轮,这把武器从没失手过,“我们只把最精锐的战士带过去。其余的人,让他们自己想办法。”


于是只有奥图里斯和她渡过了那条宽阔的河。奥里图斯一直盯着对岸,他眼里的两团绿火熊熊燃烧着,玛维又想起了伊利丹。


他如果活过来,会愿意接受我吗?


她用力摇了摇头,平复起自己的思绪,胡思乱想只会让自己在战斗中一败涂地。她很少同别人协同作战,她的守望者们虽然是个团体,却是各自为战。所以每一个生还的战士才是最强大的战士,这是守望者的守则。


“我从没相信过你们守望者。”玛维警惕地抓紧了复仇之轮,却发现对方并没有对她下手的意思。“我援助你们,是因为我反对凯恩,而且我一直在关注伊利丹大人的情况。当他苏醒过来,发现救回他的并不是对他最忠诚的人,不知道他会作何感想?”


玛维放松了一些,奥图里斯的话听起来很真诚。为了证明自己,他至少会全力以赴,她也可以暂时相信这些亦敌亦友的人。当船行驶到对岸时,奥图里斯一跃下了船。“你的战斗力要比我强,玛维女士。”他回头看着玛维,“我去和海拉正面作战,吸引她的注意力,然后你就在她意想不到的角度出现,给她致命一击!”


什么时候轮到你给我发号施令了?玛维不满地想,但她承认对方的主意是很好的选择。奥图里斯的声音已经在不远处响起,她也迅速遁入黑暗,“冥狱深渊的女王海拉!现在你应该立刻交出伊利丹大人的灵魂!如果你拒绝的话,伊利达雷们会把你撕成碎片!”


海拉的声音震耳欲聋,“渺小的凡人!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论条件?”她挥出拳头砸在地面上,奥图里斯敏捷地闪开,刀刃在海拉的手背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伤口。


“去死吧,渺小的凡人!”这道伤对海拉无足轻重,却激怒了她。她巨大的身躯从水中渐渐浮起,一次快如闪电的攻击使得恶魔猎手如断线风筝般飞出,撞到了破烂的墙壁上。紧接着她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惨叫,玛维闪现到了她的肩头,砍断了她的喉头,鲜血如瀑布般喷涌而出。


“咳...咳..啊....”海拉狂怒地喷吐着染血的海水,玛维没能闪开,她也摔倒在了地上。她的视线被水弄得模糊了。恍惚之间,她发现奥图里斯已经昏迷过去,她也无力站起。海拉捂着不断流血的伤口,她的巨手折断了桅杆,向玛维没头没脑地打来,第一下却砸中了附近的木屋,掉下来不少湿乎乎的泥土和木屑。


玛维闭上了眼。真可惜,我不能亲眼看着你活过来了。


但是她听到了奥术能量的爆裂声,那一定是大法师卡德加赶到了吧?然后便是海拉愤怒而绝望的叫喊,那喊声越来越弱,终于悄无声息,被深渊所吞没。


“他们可能还活着,”那是个沉稳而优雅的女声,“我们应该先救人。”紧接着玛维便觉得自己被抱了起来,她用尽力气睁开眼,想看看对方是谁。


她的相貌和暗夜精灵有些相似,但她的皮肤是暗淡的蓝色,而且她比玛维要瘦弱一些。玛维能感受到对方身上强大的奥术能量,这种感觉像极了她曾经痛恨的上层精灵。


“撑住,玛维·影歌。”她低声说。


你怎么知道我是谁?玛维想问她,但是话到嘴边却成了一串含混不清的咕哝。虽然如此,对方却已经听懂了。


“我叫塔莉萨,是你的同乡。”她小声回答,“在苏拉玛,你们影歌家族是一个传奇。”


苏拉玛仍然在吗?玛维思考着,却感到头痛欲裂,她的思绪掉进了黑暗的深渊。


(十五)


玛维伤势很严重,卡德加要求她必须静养,他和塔莉萨接替了玛维的工作。玛维只知道一个又一个的冒险者送来了一些奇怪的碎片,听伊利达雷们议论,这些碎片是复活伊利丹的关键。她很想参与进去,但是和她寸步不离的泰兰德根本不允许她起床,就算允许——她也根本起不来。


有一天加洛德来看她。“我们快要成功了!”加洛德兴奋地搓着手,“灵魂容器已经完成。我们很快就能复活伊利丹了!”


玛维难掩自己的喜悦,这些罪总算没有白受。她挣扎着坐了起来,“不,玛维。”泰兰德扶着她,“你还没有复原,我怕你的情绪会有波动,这样会影响你恢复的。”


“不,”玛维的脸上泛起兴奋的酡红,“帮我穿上衣甲。我希望——他一眼就能认出来我。”


这时她泛起了一阵恐惧,他会不会恨我?旋即她打消了这些疑虑。我为他做了这么多,只为了他能活过来,这就够了。


复活地点被选在达拉然的守护者殿堂。这是泽拉——潜伏在阿古斯的那个纳鲁——选择的地方。圣光之心就停放在角落中央,卡德加小心翼翼地将伊利丹的灵魂石放到圣光之心旁边,伊利丹的尸体仍然静静地躺在那里。


“我需要你们的能量来支援我,法师们。”泽拉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希望你们能鼎力相助。”


卡德加走上前去,他伸出一只手,奥术能量缓缓从他的手心流入圣光之心。紧随其后的是塔莉萨,她穿着宽大的紫色长袍,但是众人并没有询问她的装束为何如此奇怪,她也把能量输送到圣光之心里。守护者殿堂的法师纷纷加入这个行列,奥术的能量渐渐汇集到一起,空气中响起了轻微的爆裂声。


“能量足够了。”炫目的光芒照射在伊利丹的身体上,然后被他吸入体内。他似乎动了一下。这时塔莉萨感觉有些头晕,她抽出法杖撑住地面,另一只手捂住嘴开始干呕起来。


另一个夜之子上前扶住了她。“女主人,您的身体状况不该如此劳碌,因为您已经——”


“瓦尔托伊,我没有事。”塔莉萨喘息着,“只是太累了,休息一会就好。”她走到无人留意的角落,瓦尔托伊扶着她缓缓坐下。


并没有太多的人关注她,大家都注视着伊利丹,他已经重生,眼眶中那两团绿色的火焰已经重新燃起。


“圣光,熟悉的感觉”,伊利丹的声音一如当年,“我想,你又救了我一次,泰兰德。”


泰兰德?玛维感觉自己被愚弄了,愤恨和委屈充斥着她的脑海。她想转身离开,偏偏在这时候伊利丹看到了她。


“噢,这不是玛维嘛。”他的语气带着嘲弄,“这次,你们费尽心机复活我,该不会还想把我抓回监狱吧?不知你是来帮我的,还是来抓我的?”


我为你付出了很多,却没有一点怨言。为你付出最多的不是泰兰德,而是我,你这忘恩负义的背叛者。玛维想说出一句和解的话,但脱口而出的话却连她自己都不太满意,“我有我的原则,背叛者。我只相信正义。”


恶魔猎手并不买账。“噢,正义。但你应该知道,光靠正义可办不成什么大事。”


“我不想和你说话,更不想再见到你!”玛维吼道。她想站起身离去,却感觉眼前金星乱冒。身边的一个人扶住了她。


“我想离开。”玛维低声说,旁边的人扶着她走了出去。众人并没有留意他们,而是关注着伊利丹,后者正在向卡德加致谢。


冰凉的风吹到了玛维的脸上,她摘下了头盔,擦了擦眼角。“我把一切都搞砸了。”她认出了身边的人是塔莉萨,那个救了她的年轻奥术师。


“我知道。”塔莉萨裹紧了身上的长袍,“爱情本来就是奢侈品。越是先动心,就输的越惨。”


玛维的目光被塔莉萨微微隆起的小腹吸引,后者仍然侃侃而谈,“第一次对一个男人动心的时候,我全心全意地信任他,但他却在我背后刺了一刀。第二次对一个男人动心的时候,我希望他能永远陪着我,但是最后我却赶走了他。”她举起手里的一颗绿色的治疗石,“他把这个东西送给我作纪念,然后他进入了一个陌生的传送门,就此离去。”


玛维惊异地看着对方,“难以想象。如果他真心对待你,你为什么要赶走他?”


“我说,你该属于这个世界,而我只属于苏拉玛,属于我的子民。”塔莉萨明亮的紫色眼睛里有泪珠滚动,“我不该拖累你的脚步,所以,我们的关系应该到此为止了。我还说,我不会想念你的。”她闭上了眼,热泪汇成两道河流,“我只能——说出这个能说的理由。”


“难道你还有不能说的理由吗?”


“那个理由太自私了。”塔莉萨擦了擦脸,“人类的寿命只有几十年,这快乐的时光如此短暂而昂贵,代价是千万年的痛苦和思念。所以我宁可选择转身离开。”


(十六)


暗夜要塞。


玛维发现了很多熟悉的身影,卡德加、温蕾萨、守望者们和伊利达雷们,还有伊利丹——仍然是那副讨厌的趾高气扬的样子。


伊利丹看到了她,她却赌气转过头去。我又不是为了你而来,她愤愤不平地想。


联军一路高歌猛进,清扫着燃烧军团的势力,那些勇士们在恶魔的身上宣泄着怒火。一个庞大的恶魔守卫被一个兽人砍掉了臂膀,那个兽人嘶吼着用斧子剁下了对方的头颅,“这一斧是为了沃金!”


伊利丹在前线往来穿梭着。他的埃辛诺斯战刃将那些恶魔轻松斩成碎片。有时他用眼棱攻击着对方,大片的地狱犬在强烈的冲击下骨折筋断,变成了一堆烂泥。


当他们冲击到要塞的劲头时,他们发现了古尔丹。那个曾经不可一世的兽人术士在冒险者们的围攻下已经遍体鳞伤,他丢下一个地狱火,妄想逃进传送门,但是一个牛头人跳到了他的面前,他不得不分神抵御。


地狱火在人群中横冲直撞,人群纷纷退却。伊利丹正在恶魔群中杀得兴起,完全没看到那个地狱火已经到了他的背后。玛维刚刚砍倒了冲到近前的一只地狱犬,但她看到地狱火的巨大拳头冲向伊利丹的时候,她面如死灰。


我不会再让你离开。她以最快的速度闪现了过去,然后闭上了眼睛。


“砰!”伊利丹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在地。他举起埃辛诺斯战刃,和地狱火战成一团。他的攻击迅捷无比,很快地狱火便被斩掉了四肢,变成了一堆毫无生气的碎石。这时他看到了玛维。


他的心揪了一下,是玛维为他挡下了致命一击。她的胸甲已经碎裂,头盔也被打飞了。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她的脸,她的美丽甚至胜过了泰兰德,虽然她的脸颊已经血肉模糊。他抱起了她。


“玛维。”他的声音里透着关切和伤痛。玛维在昏迷中想,我如果能死在你的怀里,也算是死得其所吧。


“我不会让别人....”鲜血从玛维的嘴角流出,“夺走你....第二次....”她的头歪到了一边。


在他死去时,玛维对他的恨已经烟消云散。而在这时,他也不再恨玛维了。但是他活了过来,玛维还能活过来吗?他突然感到心里一阵刺痛。


一阵惊叫声惊动了他,伊利丹循声望去,他发现那个拦阻古尔丹的牛头人战士已经被击倒。古尔丹正在逃向传送门。如果这次不能抓住他,那么下次就更难了。


伊利丹没有多想,他轻轻放下了玛维。“我不会让你白白牺牲。”他呢喃着,拾起了地狱火的最大残片,邪能的绿色火焰仍然没有熄灭。接着,他用翅膀腾空而起,将那块绿色石头扔了出去。


伴随着一声巨响,传送门的一侧垮塌了。古尔丹被迫后退了一步,他看着阿古斯的幻影——但是不稳定的传送门不知道会把他送到哪里。然后,那些幻想终于消失不见。


“不,”古尔丹轻声低语着,“这不可能——”


背后传来声响。古尔丹恐惧地转身望去,却被一只巨手卡住了脖子,并把他举到了半空。他徒劳地蹬着四肢,却无济于事,他感到那只巨手在不断收紧。


“这是为了玛维。”


古尔丹感觉到那刺骨锥心的疼,他的身体行将爆裂。他想起了瓦里安,他用同样的手法将瓦里安置于死地,但是这次轮到了他承受这种苦楚。他很想大喊大叫以发泄苦楚,但是他却无法发出一丝声音。一瞬间,他似乎回到了过去,重新变成了那个瘸腿、孱弱,被氏族遗弃的兽人。然后,他听到了一声巨响,人们则掩住了双眼。


那个不可一世的枭雄终于灰飞烟灭,仅剩的只是一个冒着烟的颅骨。伊利丹沉思着。这个颅骨似曾相识,但眼前的这个颅骨只是个颅骨,而并不是当初那个强大的法器。


“你们见到了我所见到的一切”,颅骨在伊利丹手中爆裂,成为一地碎片,“你们面对了我所面对的那些东西。”他站起身,望着众人,“现在,凡人们。跟随我进入那邪恶的深渊吧!”


他走在了众人的前面,没有人看到他的另一只手中紧紧握着一个小小的木制雕刻。那是玛维笨拙的作品,复仇之轮与埃辛诺斯战刃合二为一,在她重伤倒地的一刻悄然掉落。那时他发现她还有着微弱的呼吸,他想亲眼看着她醒来,但命运却再一次把他们推向了不同的方向。


玛维,不要死,等我回来。




(完)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