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兆斌:背龙上山——中国古代科技名人创新故事-27(连载)

项家人2018-10-10 16:27:30

家人就点击上面蓝字项家人免费关注


我 们

致力于打造天下项氏最具影响力的公众平台!

背 龙 上 山 

———中国古代科技名人故事


(连载 总63篇)

   ——项兆斌  

一本为青少年写的书

一本新观点新视角新内容的书

一本让你踏到巨人足迹的书

一本培养你创造性思维的书

一本让你享受诗情画意的书

一本让你学会写诗和作文的书

一本让你看到你也有天才影子的书


作者注:此书系云南教育出版社约稿

2006年云南教育出版社出版

2006年元月-2007年7月北京《大众科技报》连载(每周一篇)

背龙上山
张仲景与范仲淹▼

张仲景与范仲淹

 

“不为良相,则为名医。”是北宋政治家、文学家范仲淹少儿时留下的壮志豪言。这句话由于说出了古代以儒家为代表的知识分子在仕途坎坷的情况下,不甘默默无闻的心里话,故流传千古,历来为知识分子所乐道。当人们每每重温这句名言时,又往往把早于范仲淹九百年东汉末期被誉为“医圣”的张仲景作为实践此句话的楷模,而以此自勉和效仿。

就广义而言,不管立志为良相,还是立志为良医,两者的最终目的,都是古代知识分子“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理想的具体化;就狭义而论,以立志为良相为先,还是立志为良医为先,却是有着明显的区别。只要就仲淹这句话来理解,就可看出范仲淹是把立志为相作为他人生追求的首选。范仲淹的人生道路,就是实证。

范仲淹两岁丧父,家境衰落,可是他并没有因此放弃“以天下为已任”的人生理想。他从小勤奋好学,胸怀远大政治抱负,立下“不为良相,则为良医的”的鸿鹄之志。范仲淹从宋真宗大中祥符八年(公元1015年)中进士后任秘阁校理开始,到后来助仁宗实施新政失败,被贬后卒于徐州获赠兵部尚书止,其三十余年间,尽管在政治文学领域颇多建树,然然而仕途坎坷,多次被罢职,但他始终没有放弃仕途生涯。

而张仲景的人生志向和所走人生道路,与范仲淹却完全不同。

张仲景,东汉南阳郡涅阳(今河南省邓县穰东镇)人。张仲景少儿时代,正值政治黑暗、兵祸延年、生灵涂炭的东汉末年,加上瘟疫猖獗,更使民不聊生。张仲景家族中两百多人,不到十年时间便死了三分之二,且大多因伤寒病而亡。惨痛的现实促使张仲景从小就树立了解救百姓于疾病与痛苦的宏大抱负。他呕心沥血,历经几十个寒暑,终于著述了《伤寒杂病论》十六卷,自成一家,名震四方。从此之后,幸运的中国老百姓得到了抵御瘟疫和各种疾病的强大武器,昔日那种灭绝种族的大瘟疫再也无法猖獗。后来的名医华佗读之,惊呼道:“此真活人之书也!”即使在1700年后的今天,他的著作仍然是中医教学的首选和必读教材。他因之被后代誉为“医圣”。
    张仲景有如此大的建树,与他一开始就立下以医报国报民的志向,并在漫长的人生旅途中矢志不移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在此不妨择几个例子说明。
 

(一)、立志 拜师

公元150年,在古南阳郡涅水北岸一个叫涅阳的大村镇里,一户张姓人家生了一个小男孩。小孩快满百日时,已长得眉清目秀,乖巧可爱。孩子的父亲考虑到儿子满百日时,族中百余口亲属都要来祝贺,所以忙着给孩子取了名字,姓张名玑。意即张家得一珠宝之意。这个孩子就是后来中外皆知,被后人尊为“医圣”的大医学家张玑字仲景。

当时南阳经常有瘟疫流行,轻者村村闻哭声、家家戴重孝;重者路断人稀,田园荒芜。仲景的同族叔叔张伯祖是南阳有名的郎中,经常四出救治病人。小仲景十岁时一天,一位农民患病,来请张伯祖去诊治。正巧仲景在叔叔家里。张伯祖就带了仲景一起去。张伯祖诊断病人患的是“伤寒病”。后患者服用了张伯祖的药,很快就康复了。小仲景亲眼目睹了叔叔高明的医术,暗自在心里说:“长大以后,我要做个像叔叔一样了不得的郎中,为天下人治病!”

 

张仲景十几岁时拜叔叔张伯祖为师。

拜师过后,张仲景向叔叔提了一个问题:“叔叔医道如此精明,是从哪里学来的?”张伯祖笑笑说:“要想做一个好的郎中,必须勤究古训,博采众方。”张仲景恍然大悟,懂得了要做一个出色的郎中,必须精究前人留下的医方,同时又要广泛收集民间医方,并在实践中将两者加以验证、总结和发展。

自此以后,他除了每天在家钻研医书之外,一有机会就随着叔叔外出治病。通过临床实践来验证从书本上学来的理论,加深对医学的理解,丰富自己的临床经验。晚上,他则虚心请叔叔传授医术。转瞬三年时间过去了,仲景已在叔叔的指导下,读完了《内经》、《难经》等传统中医书籍。平日里,他悉心搜集民间治病的各种医方。张伯祖见侄儿如此潜心医学,自是高兴,就把他选做了承传弟子,把所有的本事都传授给他。

一次,仲景去拜访同郡一位当时在朝中的名人何顒。何顒和他交谈以后,非常赏识地对他说:“你这样聪明勤奋,又如此痴迷医道,你如果做官或是写诗词,都不一定能有多大的作为,但你将来一定能成为一个良医。”仲景听后笑着说:“我立志学医,进可救世,退可救民,虽不能成良相,亦当为良医!”

(二)为名师沈刮治病

 

当时南阳有个叫沈括的名医,七十多岁了还没有子女。他日夜忧思重重,饭吃不下,觉睡不着,慢慢地生出病来。家中人请当地郎中们来给常沈括看病,

人人都缩着头,没有人能治好沈括的病,他的病越来越严重。张仲景得知后,火速来到沈括家。他过细地察看了沈括的病情,知道是忧虑成疾,立马开了一个奇异的处方:“取五谷杂粮面各一斤,揉成蛋,外面涂上珠砂,叫病人一顿服用。”

沈括看了这个处方,竟笑出眼泪来。他叫家人把那五谷杂粮做成的药丸,挂在屋檐下。沈括逢人就指着屋檐下那重达五斤多的药丸,讪笑着说:“:“看,张仲景为我开的药方!谁见过五谷杂粮能治病,又有谁能一顿吃五斤粮?笑话!笑话!”他一心只想着嘲笑张仲景,把忧心多虑的事早丢到了脑后,在不知不觉当中,沈括的病竟出奇地好了。这时张仲景来拜访他,说:“恭喜先生的病痊愈了,学生斗胆在鲁班面前耍锛了!”

沈括听了恍然大悟,佩服张仲景以此逗乐散忧的办法治好了他的病,同时又觉得惭愧。

张仲景又说:“先生,我们做郎中的人,就是为了帮助百姓治病,从而达到为病人祛病延年的目的。先生无子女,我们这些年轻人不都是你的子女吗!”

沈括听了 十分感动,从此把自己的全部医术传授给了张仲景。

 

(三)博采众方

张仲景除了向书本学习外,还广泛收集民间流传的医方。

一天,仲景的好友宁远来到他家中下棋玩耍。张仲景忽然望着宁远的脸上的气色发呆,忘了下棋。宁远惊问其故,仲景说:“你患了消渴之症,现在刚发,不易察觉。三个月后,头痛难眠,尿量增频,是为上消;六个月后,饥渴难忍,小便浓稠,是为中消;一年之后,疽疮发于背而死,是为下消。不过发现得早,还可以治疗。”于是仲景为他开了个药方。宁远告辞仲景回到家中,他大笑不止,心中想到:“人人都说医生为病人看病,往往大惊小怪,故弄玄虚,夸大其词。我哪里有病?想不到仲景也学会了这一套!”便将药方撕了。

三个月后,宁远感到有些头痛失眠和尿量增多,但他并没在意。六个月后,宁远病势加重,每日饥渴难挨,尤其是小便已经浓稠。宁远被吓着了,急忙去找仲景。仲景见状,摇头说:“病已经进入中消,毒于入内,气血全消,已无救了,赶快准备后事吧!”

宁远被吓得浑身哆嗦,他后悔患病当初没接受张仲景的治疗,才造成了今日的后果,神情沮丧地回到家里。过后几日,宁远从痛苦纳闷中解脱出来,他想人生必有一死,这是任何人都逃脱不了的,既然自己生病不久就要死去,不如趁现在还能活动,应好好享受人生。他将家中的房产土地卖掉,又去郡府辞去职务,想出门去游览名山大川,最后在天地日月林木之间结果自己的生命。

宁远听说三百里外的泉山虽险,但很少人踏迹,自然风光非一般景区可比。于是他一人前往茅山探险而去……一年之后,宁远回到郡府,前去拜望张仲景。张仲景见宁远不仅活着,而且气色极佳,大吃一惊!说:“一定是有高人救你了!”宁远才一五一十地把他一年多的经历讲述出来。

原来,他进入泉山后精神完全放松,纵情自然山水,同时思考生命的玄机。他地无意中来到了藏在深山里的清玄观。他拜观里的道士为师,给道士做道童。他对道士说:“我患了不治之症,但我不惧怕死。因为死是生的归宿,生是死的开始。我想在生前不多的岁月随师傅修炼,如花草林木样自生自灭。”道士看宁远能正确对待生死,就帮他治病……仲景说:“人上有人,天外有天!”他随宁远来到清玄观,真诚地拜道士为师……

张仲景博采众方,集各家之长,融会贯通,去粗取精,使自己的医术水平迅速飞升。

(四)弃政从医

张仲景由于勤奋好学,博览群书,学问出众,医术高明,为人恭谦,造福乡梓,因而在他三十三岁时,被南阳郡举为孝廉,并因之出任长沙太守。

张仲景在太守任内,并没有因做官而放弃医学,相反他身为地方长官,重视百姓的治病防病,从广泛的角度了解疾病对百性的危害。一有机会,他便深入到民间,体察民情,留心各种疾病,注意收集民间方剂。闲暇时间,他常召见地方著名郎中,切磋医理,丰富自己的医药知识,与当地郎中一道,深究为百姓治病的经验和学问。

公元195年,大规模的伤寒病又开始在全国各地漫延,不到十年时间,仅张仲景自己家族二百多人口,就病死了一百三四十口,其中死于伤寒的就近百口。张仲景十分悲痛,“感往昔之沦丧,伤横夭之莫救。”他感伤当时的大多数郎中,“不肯探求医经,推演新知,始终守旧。问病状务在口舌敏捷,辩脉像按寸不按尺,按手不按足。草率处方,难治大病。”于是他不顾已五十六岁的年纪,毅然辞去太守职务,全身心投入到总结医学理论中去。

他在汲取前人医学理论精髓的基础上,根据自己丰富的临床实践,参考一生收集的大量民间方剂,埋头刻苦著作。经过十多年的努力,终于“撰用素问九卷,八十一难,阴阳大论,胎胪药录,并平脉辩证,为《伤寒杂病论》共十六卷,自成一家,名振四方。《伤寒杂病论》是集秦汉以来医药理论之大成,并广泛用于医疗实践的专著,是我国医药史上影响最大的古典医著之一,也是我国第一部临床治疗学方面的巨著。这本书的影响远远超过了国界,对亚洲各国,如日本、朝鲜、越南及蒙古等国影响极大。被历代称之“为众方之首,群方之祖。”

 

综上所言,良相治国平天下,安邦治国;良医悬壶济世,救死扶伤。不同的方式,同样的目的,同样的伟大。

为人立志,不应以宦贬医,或以医贬宦,不应以某种职业而贬损其它职业,“行行出状元”说的就是这个道理。我们应既有范仲淹“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广大胸襟,更要根据自己的实际所能来确立人生志向和找准社会位置。当然,人生立志,也不是一成不变。在人生旅途的长途跋涉中,随着主客观形势的变化,修正和更改人生志向也是经常事。

“‘不为良相,便为良医。’这种古代知识分子的伟大情怀,始终体现了对人本身的深切关爱和对生命的敬重。当今社会分工更细了,我们不一定要为良相,也未必非得做良医。但那种对人的关爱和对生命的敬重,则应永远回响在我们道德境界的深处。”总之,做人立志,应选择最适宜自己发展的人生目标,才有可能通过努力体现自己的最佳人生价值,对人民大众做出应有的贡献。

(温馨提示:如果才关注“项家人”平台的宗亲可以进入公众号,点击查阅历史消息,查看项兆斌宗亲的连载文章!谢谢!)


欢迎关注项家人自己的微信平台

商务合作请加微信:qcjs6688

邮箱:3109881075@qq.com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