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经典战役之我党方面(六)齐会歼灭战

我叫赵楠老左乃在下别称2019-01-15 15:09:42

    1939423日至25日,八路军第120师在冀中平原的齐会村打了一个大胜仗,歼灭日军700多人。这就是有名的齐会歼灭战。

    抗日战争进行一年多之后,日本侵略者在中国大地上受到各个战场的英勇反抗,特别是受到八路军游击战争的沉重打击。193810月,日军被迫从正面战场调兵回师后方,进攻各抗日根据地。11月至次年1月,日军先后对冀中根据地进行了两次围攻,该地区的大部分县城被日军占领,形势日趋严重。八路军第120师根据中央军委决定,由晋西北出发开往冀中大平原,与冀中军区部队会合,巩固冀中根据地。19391月下旬,弟120师到达異中后,先后粉碎了日车对異中根据地的第三、四、五次围攻,另外又打了几个漂亮的胜仗,使日伪军大为震惊。第120师在冀中人民群众中威名远扬。


    正确判断,认真部署

    日军受到八路军的几次打击后,派出许多兵力,四处寻找八路军主力。由于抗日根据地的群众严密封锁消息,日军始终摸不到八路军主力驻扎的位置。1939422日,日军吉日大队800多人,连同伪军数十人,带着80多辆大车,满载给养弹药,由河间向北出动,准备寻找八路军作战。敌人一次出动这么多兵力,是否已经发现了八路军的行踪而有目标地出动呢?此时,八路军第120师已深入到冀中的河间、任丘、大城、沧县等日军心腹地带,在任丘东南的齐会一带休整。得知敌人出动,师长贺龙和其他指挥员们认真分析了敌情,判断这次曰军行动绝不会是已发现八路军的行踪而有计划的围攻。如果日军发现了第120师的驻地,无疑将会派出更多的兵力围攻。虽然第120师的驻地周围都是日军据点,但兵力不多,因此,也不可能抽出很多机动兵力配合吉田大队的这次行动。根据这一判断,贺龙师长思考了一会儿后认为,敌人在不明我实情的情况下出兵寻找我作战,犹如瞎子乱闯,我们则可以抓住有利战机,将计就计,就地等待,打它个歼灭战。如果我们集中7个团的优势兵力,出敌不意,是极有把握消灭这股日军的。大家一致同意贺龙师长的这个看法,决心就这样下定了。随即师部召集团以上干部研宄了作战方案。

    422日黄昏,在离齐会不远的第120师师部所在地一一大朱村广场上,举行了第120师与冀中军区独立第四、第五两个支队合编的庆祝大会。会场上坐满了部队和群众。贺龙师长登上讲台,待掌声一落便爽朗地笑着问道,

   “同志们!冀中这块大平原好不好?”

   “好!”战士们齐声回答。

   “这么好的根据地,能不能叫敌人弄垮?”

    贺龙接着问道。

   “不能,”“不能,”全场响起宏亮的声音。庆祝合编会变成了战斗动员会,战士们的士气十分高涨。

    正在这时,几个侦察员满头大汗地跑到贺龙师长和师参谋长周士第面前,向他们报告着什么。一会儿,只听贺龙提高嗓门说道:“同志们,乡亲们,敌人出动,给我们送礼来了。我们要军民一心,团结起来,动员起来,再次粉碎敌人的进攻,打个胜仗来庆祝合编团结大会!现在马上准备战斗!”部队立即赶回驻地并开始加修工事。

    当时,第120师各部队分别集结在新立庄、北魏、齐会、找子营、郭官屯各点,师部设在处于中间位置的大朱村。师长贺龙估计,在河间、任丘之间30华里宿营的吉田大队,第二天会继续前进,寻找我军作战。于是,他命令驻在找子营、赵庄的第715团和驻在卧佛堂以南小店、齐会村的第716团就地隐蔽,准备迎击来犯之敌。新编的各个团分别同冀中军区的一部分部队,配合当地游击队、民兵,向四周日伪军据点警戒,防止日伪军增援。八路军的意图是,在现驻地隐蔽待机,监视敌人,箝制由北面据点南犯的援兵,集中7个团的优势兵力,歼灭由三十里铺东犯的日军吉田大队。

    二十里铺的日军一旦东进,最先接近的八路车驻地就是齐会村。因此,第120师师部将这次歼灭战的主战场设在齐会村。这样,驻在齐会的第716团第3营的任务就十分艰巨。可以说,这次歼灭战的成功与否,关键就在第3营的仗能否打得好。第3营指战员接受任务后,个个磨拳擦掌,士气高昂,决心不负全师的重托,打好坚守战。

    齐会,是一个有四、五百户人家居住的村庄。村庄的四周都有通往村外的道沟。第3营抓紧在村内外构筑防御工事,将村口和沿街的房门窗都堵死,在墙上开出枪眼,房顶上垒起掩体。并将全村男女老幼都疏散到他处。一切准备就绪,单等着敌人的到来。

贺龙


    坚守齐会,拖住敌人

    422日拂晓,宿营在三十里铺的日军果然开始行动,向东渡过古洋河。9时后,日军到达齐会村附近,发现齐会有八路军,就像饿狼一样扑来,包围了村庄。他们用炮轰击齐会,随后派步兵在炮火掩护下向齐会村发动猛烈攻击。

    处在日军包围之中的第3营,在村里依托房屋工事,顽强地坚守着。第716团按照预定计划,急调第1。第2营向敌人背后运动,配合第3营夹击日军。很快,在二、三里方圆的齐会村形成了日军包围八路军第3营,八路军第1。第2营又包围日军的态势。村内,第3营的坚守战打得很艰苦,战士们在敌人的猛烈进攻面前,沉着应战,等敌人冲近了,才突然开火还击,连续打退了敌人的3次冲击。日军见硬攻不行,就向八路军发射毒气弹,一团团白烟在战士们头上散开。有人喊起来,“鬼子放毒气了,快防毒啊!”大家急忙把事先准备好的大蒜吃下去,又用浸湿的毛巾捂住嘴。这时,有人举着水壶喊道,°共产党员们,把水让给机枪班,保证机枪打响!”这一喊,战士们纷纷把水壶送给机枪射手,自己被毒气熏得直打喷嚏、流眼泪、呕吐,仍咬牙坚持战斗。

    战斗在激烈进行中。第120师师部几次给716团打电话,询问第3营的情况。同时说,师里正组织兵力阻击增援齐会的敌人,并己令第715团和新编第3团加入围歼齐会日军的战斗。师部要团里转告第3营,一定要坚守住阵地,拖住日军,坚持到主力运动上来。

    但在这关键时刻,第3营与团部之间的电话线被日军切断了,第3营的情况无法得知,师部的指示和意图也传不进去。第716团团长黄新廷、政委金如柏和参谋长王绍南站在麦地里,用望远镜向齐会村急切观察,只见那里一团团烟雾弥漫在上空,只听机枪声一阵紧似一阵,战斗显然在激烈地进行着。通讯中断,使这几位指挥员心急如焚,连续又派出4个通信员,都因炮火太猛,未能联系上。团部又命令第1营第3连不惜任何代价猛攻了几次,也没有能攻进齐会村。最后,团长、政委决定由参谋长亲自摸进村去,与第3营取得联系。

    王绍南知道去齐会路上的危险,但更清楚与第3营取得联系对整个战局的至关重要性。他带着两名通信员,从第2营的阵地向齐会出发,在第4连火力掩护下摸索着向前爬去。路上,石块磕痛了膝盖,荆棘刺破了衣衫,他们全然顾不得,只是紧张地向前爬着爬着,一心想躲过敌人的耳目,尽快到达第3营阵地。当他们爬到一个池塘边时,不想一脚踩塌了虚土,土块哗啦啦地掉进水里,响声惊动了敌人。一时间,子弹嗖嗖地向3人飞来。担任掩护的第4连机枪手见状,立即向敌人还击。王绍南和两名通信员趁机迅速前进,终于爬进齐会村边第3营的阵地。阵地上第3营的机枪手见到团里派人来了,惊喜万分,搬开机枪,让3人从架枪的洞口钻进来。直到这时,王绍南等人才松了一口气,但他来不及多说,问明营指挥员的位置后,穿过几间挖通的房屋,登着梯子爬上一座房子,找到了第3营营部。此刻,第3营各连的干部都集中在营部开会,研究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如何坚持打下去。第3营营长王祥发猛地看到满身灰土的王绍南,瞪着大眼惊喜地问,“参谋长,你怎么进来的?”

“看不出来吗,爬进来的!”参谋长笑笑说。王营长急忙上前,帮助参谋长拍打身上的泥土,同时急切地询问村外部队的情况。

    王绍南把敌情和师首长的意图讲给第3营的干部们听,然后说,“你们营这一仗打得硬,师、团首长都很满意。当前的问题是守住阵地。为了实现师首长的计划,我们必须把敌人紧紧地拖住,不让他们跑掉。”听参谋长这么一说,第3营的干部们都异常兴奋,原先那种与上级失去联系后的焦急情绪一扫而光,信心十足地表示,一定要拖住敌人,歼灭敌人。当即,大家一起研宄了下一步的作战方案,决定为保存弹药,胜利完成坚守任务,让战士们用不断进行冷枪射击的方法,吸引住敌人。

    散会后,各连干部回到自己的阵地,传达了师首长的指示。战士们士气大振,更顽强地打击着敌人。

    王绍南参谋长派回一名通信员,向师首长报告第3营的情况,并要求拉一条电话线来。

安排好后,王参谋长随王营长来到阵地看望战士们。他们穿过一片瓦砾,只见烟气呛人的大半个村庄到处是残垣断壁,战士们的脸被烟熏得黑黑的,浑身都是尘土,他们己经同日军激战了一天,有的裤腿被烧掉了,有的胳膊被烧伤了,但个个精神饱满,人人斗志昂扬,依然卧在隐蔽处,不断向敌人射击。

    敌人估计施放的毒气弹已经发挥作用,就端着刺刀,呀呀地喊叫着,向第3营阵地扑上来。谁知,八路军战士们象出膛的炮弹跃出堑壕,完全不象中毒的样子,与敌人拼起了刺刀。第9连连长曾祥望从敌人军官手里夺过一把战刀,一口气砍死了3个敌人。

    半小时以后,日军再次猛烈攻击。由于第3营伤亡加大,弹药也不足,日军冲进了村北。战士们转移到房子里或房顶上,与日军展开逐屋的争夺战。日军每占领一堵墙、一间房,都要付出很大的代价。于是,日军又使出更加恶毒的手段,运来大桶汽油,放火烧房子。第3营营长王祥发站在一间房顶上,眼看滚滚黑烟冲天而起,便振臂高喊,°同志们!12营就在村边,敌人快完蛋了,我们要沉住气。东南角隔着一条街,火烧不过去,我们往那里撤,”各连纷纷向村东南方向撤去。

    第12连的几个战士站在燃烧着的房顶上掩护部队转移,子弹打光了,就把小炮弹上的保险卸掉,当手榴弹扔。有一个班不幸被日军围在一间房子里,敌人点火烧房并叫嚷,“捉活的,”全班战士毫不畏惧,一边迎击敌人,一边与烈火搏斗,最后打得只剩下4个人。班长左臂负伤,也顾不得包扎,瞪起血红的双眼对3个战士说,“敌人有枪,我们也有,敌人的刺刀是捅我们的,我们的刺刀也饶不了敌人。准备拼!”他们握紧刺刀,默默地等待在门里边。这时,外面的日军见屋里没有动静,以为八路军的人全都死了,就冲进门来。说时迟,那时快,班长大吼一声,“捅,”四把刺刀一起穿进敌人的胸膛。没等后面的日军反应过来,四个人就趁势冲出了房子。

    第3营撤到齐会村东南后,阵地只剩下几座大套院,伤员很多,子弹却很少,情况十分危急。这时,第3营党委召开了紧急扩大会议,向全营提出了“战胜火攻,战胜毒气,坚持到底,保障胜利”的口号。各连队党支部也在工事里开会,表示要战斗到底。然后,全营将仅有的弹药集中起来,重新调配,伤员们也拿起了武器。共产党员和干部坚守在最危险的地方,并开始组织对日军的反攻。在八路军的英勇气概面前,敌人退缩了,村南的石桥阵地又被夺回到八路军手中。

    第3营艰苦奋战了一天一夜,杀死杀伤敌军500多人。敌我双方形成了对峙状态。

黄新亭

金如柏

王绍南


    围点打援,夹击孤立之敌

    正当23日西路日军向齐会发起攻击的时候,北路的敌人也先后向齐会进犯,想增援攻打齐会的日军。任丘、大城等据点的日军都派出兵力增援齐会。八路军第120师对此早有准备。当任丘日军的300多援兵开到麻家务,还没有渡过古洋河,就被八路军独立第2旅第5团击退,灰溜溜地撤回了任丘。从大城出发的200多敌人,也遇到八路军第3分区第27大队的阻击。另外,地方抗日游击队不断地袭扰吕公堡据点的敌人,使他们缩在据点里始终未敢出动。

    这样,齐会四周的日军都受到严重打击,不能支援齐会的日军,使这股日军完全陷入孤立境地。第120师师部判断,齐会日军发现孤立无援,很有可能在夜间退走。因此,第120师师部决定围歼这股日军,并随即调整作战部署,命令第716团向齐会东北及外围的敌人进攻,坚守齐会的第3营与突入齐会村增援的第715团第7连一起由村内向外反攻,形成对日军内外夹击的攻势。日军遭到前后夹击,据守村沿的工事和房屋,负隅顽抗,与八路军打了一整夜。

    与此同时,第120师另派两个团在齐会以西的四公村和张庄设伏,准备协同追击部队歼灭可能向西撤退的敌人,并向西、北两个方向警戒,阻击任丘方向可能来援的敌军。还派出独立第1旅近两个团的兵力,开到列古寺附近设伏,协同追击部队歼灭可能向南撤逃的敌人,并向河间方向警戒,阻击可能增援的敌人。这一周密部署,己置日军于天罗地网之中。


    奋勇追击,围歼残敌

    24日清晨,坚守齐会的第3营营长王祥发和团参谋长王绍南从阵地上返回营指挥所。此时,电话线已经修好。天近黎明时分,参谋长刚想坐下来打个盹,突然村北远处传来激烈的枪声。随后,第9连派人前来报告,敌人打了两颗信号弹后,几十辆大车向东移动。正说着,电话铃急促地响了起来,参谋长抓起话筒,来电话的是团长黄新廷。团长说,°齐会敌人困战一天,发现孤立无援,现正企图向马村方向撤退,贺龙师长己下达总攻命令,你们要跟住敌人猛追猛打,”

    参谋长将团长的话先告诉王营长。不一会儿,就传达到战士当中。迎着初升的太阳,打了一天一夜坚守战的第3营指战员,又一个个如猛虎下山,跑步追击撤退的日军。虽然战士们己经激战一昼夜没有休息,但仍奋勇争先,追击在田野上和大路小路上。有的甩掉被火烧烂了的棉衣,有的扔掉烧坏了的鞋子,迅猛地追击着。他们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就是绝不能让一个敌人跑掉。

    在齐会周围的村庄,第120师部署了足够的兵力来堵击这股敌人。第715团得知敌人撤退,及时占领了马村,给南逃日军以迎头痛击。日军又转向东北,逃到找子营,利用一些房屋进行顽抗,想掩护主力向南留路突围。第715团隐蔽接敌,第716团第2营和独立第1旅一部也分别出击,与日军展开白刃战,使日军如瓮中之鳘,伤亡惨重。

    天亮,日军逃到南留路,没想到正撞到在村头等候多时的八路军第3团的枪口上。日军象无头苍蝇一样,接连向第3团猛攻数次,都被击退,死伤惨重。惊慌之中,日军在麦田里乱跑,见突围不成,又退回到南留路和我子营之间,掘壕困守,作垂死挣扎。八路军则因地形平坦,白天攻击不易奏效,决定对日军昼围夜攻。

    24日黄昏,第715团向找子营进攻,与敌人逐屋争夺,将敌人逼出村外,一直把几百名日军和几十辆大车统统压到南留路到曹村之间的交通沟里。中午,第716团赶到,与第715团一起向日军展开猛烈攻击。残敌又退到附近的一片小树林和张家坟地里,随即被八路军团团包围。

    25日凌晨3时,日军向八路军第716团第2营阵地发动多次猛攻,企图突围南逃,被八路军击退。清晨,日军又转攻南留路八路军第3团阵地,企图东窜,又被击退。此时,处在八路军包围之中的日军疲惫不堪,饥渴交加。他们一面焚尸,一面顽抗,作最后挣扎。为全歼残敌,八路军紧缩包围圈,准备在黄昏发起总攻

    太阳偏西的时候,第120师参谋长周士第亲临阵地,他走到战士们跟前,微笑着说:“同志们打了三天三夜,敌人死的死,伤的伤,剩下不多了。今晚我们算他的总帐。”战士们个个精神振奋,准备总攻的到来。

周士第

      当晚,突然狂风骤起,尘土飞扬。被围日军乘机背风向南逃窜。第120师师部决定提前发动攻击。一声令下,严阵以待的八路军将士一举冲进柏树林,最后歼灭了敌人。打扫战场时,战士们发现坟地里被挖出一个一丈多深的大坑。原来是日军被围时,饥渴难忍,想挖井掏水喝。结果水还未见到,八路军就攻上来了。

    战斗进行中,齐会附近的乡亲们纷纷推着小车,提篮挑筐,把慰劳品送到八路军阵地上。还有不少老人、妇女和孩子们,为八路军追击部队助威。各村的人民抗日自卫队也出动,追捕日军散兵。几个逃到杨庄的日军被手持木棍、铁锹的百姓们包围消灭了。前来帮助八路军护理伤员和打扫战场的群众,人数也相当多。人民群众对八路军的支援,同最后日军的孤立无援形成了鲜明对照。

    齐会歼灭战轰动了冀中平原。它狠狠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创造了冀中平原大规模歼灭日军的空前范例,一仗就消灭不可一世的日军王牌吉田大队700多人,缴获山炮一门,轻重机枪20多挺,步枪200多支和数量众多的军用物资。这是日军进攻冀中平原以来遭受的一次最惨重失败。当地群众奔走相告,欢庆八路军的这一胜利。他们见到第120师指战员说:“怪不得你们的师长叫贺龙,你们打起仗来,村里村外,房上房下,真象生龙活虎一样!”老乡们还称赞齐会一仗的总指挥贺龙师长为“活龙”。从此,冀中平原上就传开了许多有关“活龙”的故事。

    齐会歼灭战,是八路军第120师挺进冀中平原开展游击战期间,米取巧妙灵活的战略战术,分散以箱制敌人和集中以歼灭敌人二者兼用,在运动中箝制、阻击外线之敌,集中7个团的优势兵力,围歼日军700多人,取得重大胜利的一次平原歼灭战。这次战斗的胜利,沉重打击了日军围攻冀中抗日根据地的疯狂气焰,提高了抗日军民坚持平原游击战争的胜利信心,对于巩固冀中抗日根据地起到了积极作用。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