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故事:2013年辽中水库出现几十万死鱼,引发百鬼游阴集,都是因为这个秘密-僵尸王

僵尸王2018-06-13 09:32:00


2013年,四川大剧院的工地上挖出镇水神兽,随后袭来的滔天大水不得不让人再次想起北京万寿山风水界最给力的八字警言:你不动我,我不动你。

风水养人,亦可杀人,这话一点也不假。自上海高架桥龙型浮雕的龙柱,北新桥的锁龙井,各地的凶宅恶地,上到国家工程,下到平民居家,风水无处不在!小小的北顶娘娘庙竟能逼奥运鸟巢挪位百米,是神明的力量?

我是阴阳风水师,去过中国的大江南北,今日在此讲述一下中国百年来风水灵怪之事……

我叫张大宝,祖籍山东人,爷爷那辈儿闯关东定居在了沈阳铁西区。

03年我15岁,那时候《闯关东》还没有上映,在我爸那儿得知爷爷这份光辉历史后,我买了两瓶老白干,拎着二斤虾爬子就去了爷爷家。

我爷俩半斤酒下肚,爷爷就打开了话匣子。

爷爷说他是在死人坑里被刨出来的。提起这件事儿时他擦了擦浑浊的眼。

爷爷说当地的一名堪矿师说在卫河下游发现了沙金。日本兵处在掠夺资源的最后阶段怎么可能放过这个机会?随即让二狗子(汉奸)以一天九个窝窝头的工钱去村里找劳力。这对于当时久旱的鲁西百姓来说这窝窝头就是一家老小的命。

一上午的功夫村里能动的男子都来了到了河床边。二狗子梳着汉奸头大手一挥的让村民挖,第三天正午当头的时候,怪事发生了,有人喊说挖到雕龙的石板,村民和日本兵顿时围了过去。到了近前一看,那石板大龙雕刻的栩栩如生,两只拳头大小的龙眼是用翡翠镶嵌而成,乍一看那绿光幽幽龙眼好似要吃人一样。

日本军顿时就连说三个吆西。让村民把棺材挖出来。山东文化底蕴深厚,殡葬文化也很发达,当时的老百姓很多吃不上饭都被迫走上盗墓贼的行当,所以遇见棺材大家也就见怪不怪了。

可就当众人要动土的时候,干活的一名老人跑了过来,他趴在棺材板上就喊使不得,这棺材不能挖啊。

你不要胡说八道,皇军川崎大佐在这儿,有什么不能挖的!宪兵队的队长问。

老头又磕头又作揖的哀求,他说这个棺材大有来头,是战国时期用来镇压河道气运的石棺,棺中困着的是卫河龙王,又说谁要是动了要倒大霉的。

二狗子们为了表现对皇军的忠诚,宪兵队的队长上来就给老头一记枪托,左右护法又把老头一绑,他还美曰其名的说龙王爷也得听天皇的。

迫于生存的压力,其他人不敢多言又继续干活。可刚动了一锄头,怪事发生了。先是棺材周围发生强烈的地震,随后三个月未曾下雨的鲁西地区竟然下起了雨水。

老百姓都乐疯了,认为这是天降吉兆。当天下午棺材表面完全揭露,好大个家伙,这尊石棺有七八米宽20多米长,只有表面露出。

天黑了,太爷领着窝窝头刚到了家,也不知是怎么想的,竟然拿着一个窝窝头出了门送给了今天挨打的老头。那老头姓张是村里的算命先生,太爷爷用着一块窝窝头和一碗凉水就将已经奄奄一息的老张头在鬼门关上救了回来。

第二天一早老张头堵着门告诉我太爷说村里要遭难,劝他赶紧走。可我太爷却不以为然,说被小日本鬼子祸害了这么多年,还能有多大的乱子?故土难离思想让太爷选择了逆来顺受。

老张头见我爷爷固执也没有办法,就在地面上分别捡起六块儿小拇指大小的石子分别给了爷爷他们哥六个,还嘱咐说石子绝对不能离身。一切工作都在正常进行着,几十人围着棺材挖出可一个深2米,直径为40米的坑,棺体还是看不到底,谁也叫不准这棺材的深浅。

一直干到了正午,忽然有人大喊说棺材往外渗血,吓得嗷嗷直叫跪在地上开始磕头。怪异的事情远还没结束,紧接着就是十几人的哀嚎,宪兵队跑上前疑问,十几人竟然同时失明了。片刻的功夫又有五人像是疯了似的撞死在棺材前,而剩下的人要么是浑身生疮躺地哀嚎,要么是痴傻呆蔫像是丢了魂似的喃喃自语。

整个施工现场乱了,周围人急的直跺脚但就是无人敢上前,忽然天空响起一声炸雷,距离石棺五米范围的地面轰然塌陷,那近前的四十多人像是下饺子似的掉进了沟中被泥土掩埋。

大石棺此刻完全揭露,让人吃惊的是这口棺材的侧面竟然是用透明水晶制成。仔细看过去棺中无尸,只有一条黑色的鲤鱼在水中游来游去,并且在棺内底部放置了很多的金灿灿的财宝惹人眼馋。

鱼是不可能在密闭的棺材里长时间生存的,这是常识。那些日本兵也被眼前的怪异所震撼了。有人回村子叫人,转瞬间那些死掉人的家属开始哭着捞尸体,但怪事又发生了,四周的方沟好像能吃人一样,只见人下去,未见人出来。

没多久众人发现了不对劲,也不没再敢再上前。村里算命的老张头一瘸一拐的来到岸边指着棺材直拍大腿这是个祸害,大家听我的劝,快点埋上吧。

日本人觉得老张头懂什么,就让二狗子把他给绑了,询问怎么才能把棺材打开,老张头就是只有一句埋棺。日本人一生气免不了一顿拳脚,眼看折腾剩了半条命的时候,这家伙竟然一狠心咬断了自己的舌头。气的小日本里里哇啦大叫要处死他,这时太爷出了面,以全村人的名义保了下来。

当时他们日本人还需要我太爷帮忙发动群众替他们干活,所以也就没再继续为难。棺材中的财宝太过于诱人,小日本让人搭建了木桥想凑过去起棺,可刚踩在了木桥就会有人跌落而亡,连续死了四五个后村民也就没人敢再上了。

日本人不答应,就拿着枪逼着人上,又连续死了二十多人后才意识到不对劲。他们拿大炮轰用炸药炸都是没起色。棺中的黑色鲤鱼始终不紧不慢的游着。

就在一筹莫展之际,那个堪矿师出了一个馊主意,说他能把棺材起出来,但必须要支付他黄金百两而且还要移居日本。当即川崎大佐就同意了。

堪矿师说这口石棺的坑需要用人命来填,每丢进十条人命,棺材当中的液体就会下降一寸,直到液体流的干净,那棺材自然就能打开。

小日本乐坏了,数不清的金银财宝就像是魔咒一般让他们做下了泯灭人性的事儿,那晚十二个日本兵带着二狗子把全村的男女老少都绑起来站在坑边。400多人不论男女老幼均挨个推进了进去。

棺材内透明的透明液体果然按照堪矿师的说法开始缓慢的消失,石棺上的龙头棺材板也在一点点的挪动。就当开棺的一瞬间,金银财宝忽然变成了一颗颗的血淋淋的人头,一阵腥臭的气味儿传出,随后棺内开始有黑色的液体向外泉涌。

电闪雷鸣间,暴雨犹如银河倒泻般灌入大地,原本干涸的河床开始有了河水,随着水位的升高那条通体漆黑的鲤鱼自棺中跃起落入河水之中。金光闪现,河面上缓缓浮现了一庞然大物的虚影,轰鸣的雷声好似龙吟一般狂吼不止,那虚影在原地盘旋了几圈后逆流而上,转瞬间消失在翻腾的河水中。

老张头那晚拼了命的在江水之中的泥坑里,将我爷爷在死人堆里刨了出来。随后一个月后的某一天,卫河、漳河、滏阳河、滹沱河等河流水位暴涨,四条河流同时决口。洪水肆虐后,霍乱疫情随之席卷而来,腐尸遍地,白骨挡路。鲁西大地一片哀鸿!

爷爷说他昏迷了一个月,醒来时是在山上,那段时间他和老张头啃树皮,吃树根蚯蚓和虫子,直到洪水退去后二人才下山。

说到这儿爷爷哭了,他说放眼望去除了死人就是死人,最严重的时候甚至连只乌鸦都看不到。我查过那时候的资料,整个鲁西一带死了43万人。

劝爷爷别哭了,他说没事儿,这都是过去的事儿了。我又问他那些日本兵和堪矿师后来怎么样了?他告诉我堪矿师也不知道在哪得知了财宝的消息,起了贪念后想利用小日本触动禁忌,谁成想自己也搭上了性命。

我的心里其实有点半信半疑,毕竟自己是长在红旗下的人,爷爷好似看穿了我的想法,他笑着说让我好好学习,有些事儿就当故事了。

我问了爷爷一个困惑我18年的问题。对了爷爷,你姓李,我姓张,是不是我跟了老张头的姓了?

爷爷吸了口烟说没错,老张头带着他走了一千多公里的路,这一路上要不是没有他的照顾,爷爷早就成了饿死鬼。为了感谢老张头,爷爷答应他将自己儿孙过继给他,替他老张家传宗接代。

我觉得爷爷确实挺够意思,毕竟不管我爹还是我这代都是独苗。爷爷的故事对我有着很强的吸引,虾爬子吃完后,我就缠着问爷爷那个老张头到底是干嘛的?

爷爷这个时候就会变得一脸严肃,而且神态特别庄重的说:那是一个有本事的人。

我好奇的问:爷爷,那卫河龙王祸害了那么多的人,怎么没人管管?还有您跟着张太爷这么多年,难道没学点本事么?就像是电视上演的神话片儿似的。

什么神话不神话的。我爷爷抄起烟袋锅打了我下,又说:都多大了还看这些用不着的东西,没看新闻联播说嘛,社会经济在发展,国家需要像样的人才,考不上大学以后你就饿死吧。

为此我只是呵呵的傻笑,说实话对于爷爷我充满了好奇,来的次数多了,他也乐得开心,每次都给我做好吃的,可一旦我问起闯关东这一路发生了什么,他总会以说了你也不信的话敷衍我。

可直到一个月后的下午,我接到了一个让我崩溃的电话!

打我电话的人自称是盛京医院的大夫,他上来就我是不是叫张大宝,我说是,对方冷冰冰的说:你爸妈出了车祸,现在在医院,家属抓紧过来签字。

晴天霹雳,我瞬间就傻了,眼泪控制不住刷刷的掉。此刻正直课间,我赶忙把电话打给了爷爷,哭着把事情说完。

疯跑去了医院,我到那儿的时候爷爷已经到了,眼看着大夫推出了父母的尸体,我彻底崩溃的跪在地上嚎啕大哭。爷爷也是一直抽着烟抹眼泪,我说什么也无法接受这个现实,可人死不能复生,一切都要照搬着进行。

出殡那天爷爷一滴眼泪都没掉的亲自主持着葬礼,殡仪馆守灵当晚爷爷用柳树条编了两个小人,又拿香灰把小人擦了个遍,嘴里叨咕一些我听不懂的话随后便用红布将小人包住。后半夜时我仿佛能听到阵阵的哭声,虽然很诡异但我却没有丝毫的畏惧感,死者是我至亲,我甚至希望能与他们的灵魂相见,可注定一切都将是天人永隔。

第二天父母被火化了,按照风俗,骨灰需要在家中过了头七,可爷爷却在当天带我坐车去了棋盘山,好不容易到了山顶后他竟然把骨灰盒要了过去,迎着风,父母的骨灰全都洒在了空中。

我当时就急了,那可是我爹妈的骨灰!也是我唯一缅怀先人的精神寄托,可让我爷爷这么一洒就都没有了!我哭着质问爷爷到底是为什么,他是我父母,难道就不是他的孩子么!

可爷爷又是习惯性叼着烟袋锅嘬了几口,浑浊的眼好似在回忆什么,半晌后他开口说:你个小孩子家家懂个什么,骨灰这东西洒了对他们好。

我擦了擦眼泪还想分辨,爷爷砸了我一烟袋锅让我别墨迹跟着他走。觉得爷爷有点奇怪,从昨天晚上的柳树条编织的小人儿我就觉得不对劲,只是一直没倒出功夫去问。

下了棋盘山又坐着公交去了八十一中方向,到了一所小区的公园寻了小半晌,忽然爷爷大手一挥指着脚下的黄土包对我说:挖三尺三寸。

我说我又没带尺,怎么知道什么叫三尺三寸?可我爷爷好像不怎么喜欢解释,就是让我挖。我这儿也没工具就跑去五金店买了个小铲子,一个多小时后我被惊住了,这处地坑的下方竟然起了一层白霜,泥土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着彩虹版的光芒。

我吞咽了口唾沫不知该如何是好,爷爷忽然让我停,他磕了磕烟袋锅,大步走到我旁边。接着,他在兜里拿出了那晚他编织的小人儿轻轻的放置在了土坑里。尤其爷爷也不知道在哪拿出的针,竟然给小人儿点了口鼻眼耳,两枚小人立刻变得栩栩如生,仿佛有了灵气儿一般。

就当土完全掩埋后,爷爷居然放声大哭,那凄惨的哭声将我也感染了,随即我爷俩抱头痛哭足足十几分钟。爷爷揉了揉眼对我说:大宝啊,给你爹妈磕九个头,咱们就走吧。

爷爷红肿的双眼不像是在开玩笑,没办法我只好照着做,等到一切结束后回到了家,我便把一肚子疑问倒了出来。

爷爷深深的吸了口烟,红着眼说:我给人看了一辈子风水竟然连自己的儿子都保不住,真是特么的可笑!

我注释着自语的爷爷等待他的解释,忽然他凝视着我的双眼,严肃的叮嘱我,不论他和我说了什么,都不能外传,否则必会遭大祸。连忙一口答应,现在的我哪还顾得了那么多,这些疑问就像是蚂蚁在心口爬似的让我浑身难受。

听完了爷爷的话我才知道,原来人横死(死于灾祸)的人,是不入轮回的,需要在人间受难将余下的时间度过后才能走进黄泉路,但阴阳有别,魂留在阳间是要忍受阳火之苦。所以他扎了两个小人儿代替我父母受苦。烧掉的骨灰只是父母的躯壳,所以丢了也不算什么,何况棋盘山秀丽,藏有龙气,这骨灰也能保证我的子孙后代气运旺盛。

而那个坑,按照爷爷的说法,是一处风水宝穴,堪称全沈阳仅次于帝陵的位置。但由于北陵和东陵的穴眼已经被帝王所占,老百姓再次向往里入也是不可能的。

(奉劝那些把自己父母想尽办法埋在北陵公园的草地里的人们多做善事,一穴只能葬一墓,其他根本无用,甚至可能还会有害,犯了冲,反而会徒增麻烦。)

努尔哈赤迁都沈阳后民间一直流传着一个传说,千山、龙岗山、吉林哈达岭皆发源于长白山,三个龙脉的结穴中点(总穴位)就是沈阳。努尔哈赤深信传统风水,按照风水先生的指点,他在当时的东京城西南角修建娘娘庙;东门里修建弥陀寺;风岭山下修建千佛寺;想用三座庙把神龙压住,以保龙脉王气。

但是,三座庙宇只压住了龙头、龙爪和龙尾,城里的龙脊梁并没被压住。于是龙一拱腰,就要飞腾而去,一直向北飞到浑河北岸。努尔哈赤以为龙是奉天旨意,命他在龙潜之地再修造城池,于是一座新城便拔地而起,并将此命名为奉天

东陵北陵二穴,分别是升龙穴,云龙穴,这两处王穴可镇大清江山国运,要不是最后阴盛阳衰,大清王朝也不会最后落了个悲惨下场。而我父母所埋的地方坐落在龙背,称之为骑龙穴。沈阳龙性生气属水,柳树属阴,但由于龙脉被镇的缘故,穴口的位置会有着一层屏障。也正因为这个屏障却能保我父母不受阳火之苦,直到期满后自有阴差来接。

听完了爷爷的叙述我好似了解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可毕竟我们活在当下,俗世间的事儿还是要解决的。父母被撞的案子破了,司机开的是一辆报废车,没有保险,而且自己也是当场死亡,自身又是离异多年且父母双亡,名下又没有任何财产。就这么一个三无人夺走了我父母的命。

但是没有办法我们只能认命。以前居住的房子也被房东收回,生活变得拮据,我和爷爷相依为命。日子久了走出了悲伤的情绪后我对那个玄之又玄的风水产生了好奇,每天缠着爷爷给我讲一些天干地支什么的。

为了养我,爷爷又一次重新做起了算命先生的行当。俗话说的好,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老洞,因为我是他的后代,所以对于这方面领悟还是比较快的。

两年的时间里,也见识了一些许多不为人知的灵怪之事,也让我更加对风水产生了兴趣,但爷爷说这玩意儿了解了解就行,没什么大用,只有好好学习才是正道。

我高二上学期那年,爷爷出去做活,我一个人看家,而就在那天我们家来了一名客人。

打开门,进来的人五短身材,大鼻头,按照爷爷的说法,这种面相的人祖荫深厚,多为富有之人。可他偏偏生的嘴唇薄如纸,面颊无肉,一副尖酸刻薄的面相。

男子一进门就客气的说:小师傅,你爷爷在家么?我在辽中那边慕名而来,因我父亲想要迁坟,想让师傅给点个穴。

不好意思先生,我爷爷出去做活,估计天黑前能回来。

可男子却好像很急,一听爷爷不在非要我过去给他点穴。看过风水书的人都知道,三年寻龙,十年点穴一说,足以证明这点穴究竟有多难,我只不过是一个也就刚刚摸到门槛的人,哪敢去给人点穴啊?万一点错了,可就是大事儿了。爷爷常说点高三尺出宰相,点低三尺浪荡光。说的就是点穴来不得半点马虎,必须准确无误,不能偏高偏低、偏左偏右而稍有差池,否则会出人命大事。

我劝他等我爷爷回来再说,可中年人却好像很着急似的,他在兜里拿出了三千块钱,递给我说:我也听人说你和你爷爷学了很多年,我这个穴不打紧,已经都找人看好了,师傅点穴时临时有事儿走了,辽中那儿骗子多,我在朋友得知你爷爷是这行的大师,所以大老远跑来,你可不能白让我跑一趟,只要去辽中给我随便一点就行,酬金三千,包路费。

这可是三千啊!现在高中生活也不好过,补课乱七八糟的一大堆,爷爷养我已经很吃力了,这三千块钱,能让我们爷俩好过很久。可我心里又犯起了嘀咕,眼前的中年人长得就是一副守财奴的样,他会这么大方?

我有些吃不准的又问了一遍当真就是随便一点给三千?

没错,我还能骗你么,要不然钱先给你拿着。中年人说着就把钱赛到我手里。

我一咬牙,反正辽中也不远,没抵挡住三千块钱的诱惑,可谁知道因为这贪心,这次我差点把命丢了。

两年来我与爷爷也学了一些风水行当里的知识,拿着罗盘和灯芯随着男子出了门。看到他停靠小区外的奥迪轿车时,我心里还暗暗窃喜自己果真相面相对了。路上得知她姓刘,今年六十二岁。

仔细观望他子女宫气色鸿运,典型的儿孙发迹的征兆,我这路上也有点发懵,就刘先生这幅祖坟上冒青烟的面相,怎么可能会选择迁坟?

握着爷爷的家伙事儿,心里紧张的要命,生怕把生意搞砸了毁了爷爷爷的名声,但他把车停靠在团结水库不远处我彻底懵了。

这地方我小时候和父母来过。眼前一片大麦地,四目望去,全无任何风水宝地的征兆。要知道按照葬书所讲气乘风散,界水而止来说,这里就是凶地,因为水有吉凶之别,而风则为害。这里处在河边,四通八达,大风呼呼的刮,根本就算不上一处好穴,要是按照我所见,甚至可以说是一处凶地。

再者水库年年都有淹死人,免不了怨气恒生,以阴养怨,以怨养尸,此地甚至很有可能发生尸荫,轻则子孙衰败,重则断子绝孙,完全与好穴不沾边啊。

看到这儿,我彻底糊涂了。就问刘先生这里就是他所说的宝穴?

刘先生给我比划了下眼前近百米的位置,有点催促的说:小师傅,就是这里,你随便给我点一个。那个风水先生临时有事儿来不了了,可我这迁坟日期不等人啊,帮个忙。

我有点摸不到头脑,把自己的简介和对方说了一下,可人家刘先生认了死理,就说他那师傅是在上海请来的知名大师,不会错的。

这让我有点犹豫,爷爷经常教导我,男子汉大丈夫要行得正,走的直,这害人的穴我万万不能点。可当我把厉害阐明后,那刘先生非但不死心,还又给我加了两千块钱。

当时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财迷心窍了,甚至心里还安慰自己,万一刘先生出去找了别人,那可是全家几代人的性命,我尽力的试试,万一找到了折中的地方,也好帮人家免除灾祸。

在这种心里安慰下,让刘先生避开,我拿出了长明灯(铜制灯盘的油灯)点燃后,在水库旁边开始寻摸着,越找心里越惊,团结水库地处平原,水位上涨的话,很容易会被湖水倒灌,连坟都冲没了,哪儿还有什么风水?

从下午一点,我一直寻摸到了快四点,终于在距离岸边的一处土丘的地方停下来。葬书有说地有吉气,土随而起,形若圆珠,鱼鳖。(平地上的气脉是隆起的土包)

我将长明灯置于前,火光却纹丝未动,河风丝毫影响不到这块地方。

蜡烛火苗不会动,则说明此地藏风聚气,虽说土包的侧面被兔子打了洞,但在此立穴,应该没有问题。就当我刚准备告知刘先生穴眼的位置时,不知何时我爷爷竟然跑了过来,见他一脸黑线的拉着我便走。

边走还边骂那个刘先生缺德,甚至路过他的奥迪车时爷爷还吐了口水,带着我直奔向了刘家岗子村里。爷爷表情严肃的对我说一切等回家再说。

我像是犯了错的孩子大气儿都不敢喘,后来发现爷爷竟然和村子里的人很熟,村长竟然主动让他家儿子开车给我们送回了沈阳。

刚进家门,我爷爷还很气愤的叨咕那个缺的带冒烟的老瘪羔子(山东骂人话)今天差点害死你。

我当即就懵了,把自己的所见所闻阐述了一下,可爷爷直骂我学艺不精竟然想给人家点穴,还别说真穴竟然被我蒙对了。那个土包是一处风水宝地,而下面的兔子洞更是穴眼。

这我就不理解了,夫土为气,漏洞就是漏了气脉,根本谈不上什么好穴。我的话又引起了爷爷的一记烟袋锅,他告诉书本的东西了解了解就行,别当真。那穴眼在风水学上讲叫玉兔蟾宫,整个团结水库就是一个大兔子,其后腿位有蟾蜍追赶(不信可把百度地图缩小看看),而且因为狡兔三窟这个道理,整个方圆百米遍地都可以做为穴眼。

此处是整个辽中县的气眼,兔子疯跑,将气运分散到县城。可一旦立了穴,锁住了兔子,以下方蟾宫将会与玉兔合并锁气不外散,那穴主自然会夺天地造化官运通达。自古点穴所犯最大的忌讳便是升官。

爷爷说因为官运既是天运,以穴眼谋天运,是会遭天谴的。那刘先生之前找过爷爷,不过被爷爷看了出来了门道,凡是懂行当的风水师,都不会去做,只有来懵我这个愣头青。我问爷爷点了会怎么样?


看恐怖故事恐怖漫画-每天18点30锁定僵尸王公众号

僵尸王wx公众号:JSW_NC

僵尸王官方网站!百度搜索(僵尸王故事)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