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感 | 应对目前的流感,中医疗效确切,比西医要强得多

一念健康讲坛2018-11-25 13:24:38
 

↑点击上方“蓝色字”免费订阅



自古以来,中医就是在与瘟疫作斗争中发展起来的。现如今医学昌明,造成大批人死亡、毁灭性的瘟疫没有了,但是造成社会动荡、人心惶惶的疫情,还是时有发生,比如十几年前的非典,前几年的禽流感、手足口,以及今冬的流感大流行。

曾经应对非典,中医就比西医强——不死人、恢复快、没有后遗症。 正是看到中医在抗击非典中的作用,从政府到民间才开始重新重视起了中医。中医才从没落中,开始复兴。

现在还是有很多人骂中医、要取消中医。要想改变这些人的观念,靠辩论没用,而是要求中医必须在应对大大小小的疫情发挥作用才行——本文要表达的正是:应对目前的流感,中医疗效确切、效果非常好,比西医要强得多。”(编辑/王超)

国家卫计委《流行性感冒诊疗方案》的中医部分不适用于目前的流感治疗

作者/刘毅


今冬流感大流行,国家卫计委因此发布了最新的《流行性感冒诊疗方案(2018年版)》。这是流感诊疗方案时隔七年的首次更新,各媒体争相登载,好像终于有了应对流感的权威方案,大家可以放心了。


但是,这个方案的中医治疗部分不适用于目前的流感治疗。


方案的中医治疗部分,把流感分为几个证型:1、风热犯肺,治以银翘散合桑菊饮加减;中成药推荐金花清感颗粒、连花清瘟胶囊、清开灵颗粒(口服液)等;2、热毒袭肺,治以麻杏石甘汤加减,中成药推荐清热解毒、宣肺止咳类,如连花清瘟胶囊等;3、毒热壅肺……


方案把流感按温病辨证用方,但根据我临床观察和治疗效果:2017年冬至今的流感属于伤寒,不属于温病,按温病辨证论治是完全错误的。


中医把外感(流行性感冒属于外感),分为两大类:一类是伤寒,一类是温病。伤寒和温病,从病的起源、辨证方法、治疗用方都是完全不同的。


关于今冬流感,我把我临床观察到的、以及辨证论治的方案和疗效报告如下:


从2017年冬天到目前的发烧感冒,普遍具有如下症状:1、高烧,烧到39度、40多度很普遍;2、高烧难退,吃退烧药也难退、即便退下一点很快有升上去;3、精神状态差,往年小孩即便高烧,精神状态还好,但今年只要发烧,无论高低,精神状态大都不好。


具体到小儿和成人,症状表现和辨证用方又不同:


一、小儿


小儿普遍有如下症状:头晕、恶心、纳呆、高烧下午和晚上重上午轻。出现比较多的症状还有头痛、肚子痛、鼻塞、流鼻涕、大便不下或干或酸臭。咽喉肿痛的症状很少见到。


头晕恶心、纳呆是伤寒少阳病的典型症状,高烧下午和晚上重,是阳明病。按伤寒辨证,这是一个少阳阳明合病,如果再伴有头痛、鼻塞流鼻涕的症状,就是太阳少阳阳明三阳合病。我用方必选小柴胡汤,合方必选小承气汤或白虎汤,或两方都选,或加一味芒硝,有太阳证就选葛根汤或麻黄汤,其他的方或药随证选用。


中医光讲理论是不行的,中医理论怎么说都能自圆其说,听起来都有理,但评价的标准只有一个——那就是疗效。我上面分析了半天,究竟疗效如何?


疗效是很令人满意的:一般一天内(大概占到七成左右),就可以烧退病愈。所以我看病时,都会很明确的告诉家长:停掉所有西药,按我说的吃中药,明天病就好(为了具体说明,文后附几个病案)。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根据我的经验,小儿一旦出现咽喉红肿疼痛,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温病(温病从口鼻而入),就算不是温病,也要加一些双花、连翘之类的清热解毒的药。今冬也怪,几乎见不到小儿咽喉红肿疼痛的情况,而往年却很多。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目前的流感不属于温病。


二、成人


成人和小孩不同,成人普遍的症状是头痛、全身酸痛(有的是关节痛、有的是肌肉痛,还有的都痛),一直高烧(不分时间),或者伴有咳嗽有痰、纳呆、咽喉痛。小孩普遍存在的头晕恶心,成人却很少见到。


这就是典型的太阳阳明合病——头痛身痛是太阳病,酸痛是有内热,基本的用方就是麻黄汤加石膏或葛根汤加石膏,效果也是同样的好——一般一天烧就基本退了,头痛身痛也会好多了。


如果伴有咳嗽有痰,合上二陈汤加味;如果伴有咽喉痛呢?前文说到小儿咽喉痛多是热证,成人呢?成人正好相反——成人咽喉痛大多数寒证,麻黄汤就很对证。


流感每年都是不一样的,今年是伤寒,明年有可能就是温病。公布一个方案管几年是不合适的。正确的做法是每年根据当年情况,公布一次中医治疗流感的方案。


最后要说的是:流感诊疗方案公布后,一定会有很多中医师按方案来辨证治疗流感,会有什么后果吗?——一般也不会有严重的后果,但会导致疗效不好,疗程增长;如果按伤寒辨证处方,可能一天就烧退病愈,而按方案可能会3~5天、甚至7~8天才好(大家普遍认为中医慢,其实不是,慢是因为辨证不对——只要辨证对了,很多时候比西医快,比如治感冒发烧)。


附录病案:


小儿案1三阳合病,一天退烧


2018.1.11徐某某,女,8岁,高烧三天,输液三天,用了地塞米松,输上液烧就退,不久又烧上来。上午烧得低,晚上最高温度四十度以上,头晕、恶心、头痛,纳呆,大便干,舌红,双脉滑。


此病属于三阳合病:头晕、恶心、纳呆是少阳病,头痛是太阳病,高烧晚上重、大便干是阳明病,处方葛根汤合小柴胡汤、小承气汤:


葛根10,麻黄6,桂枝6,白芍6,甘草6,柴胡16,黄芩6,半夏8,党参3,西洋参3,厚朴12,枳实6,大黄6,加生姜3片,大枣3枚。2付吃一天。


患儿上午来看时,烧不是很高,到了傍晚烧又开始高了起来。家长害怕,给我打电话问:怎么吃着中药又烧起来了?要不要再吃点西药?我告诉她:中药不是退烧药,吃了不会退烧,中药是治病的,病好了烧就退;不要吃退烧药或任何别的西药,不要冷敷,要盖被发汗……如果明天上午烧不退再给我打电话。第二天上午11点又给我打电话:烧退了……没想到这么快啊!非常感谢!……


这个孩子是第一次找我看病,家长对我不了解,信任度也不够,所以中途会产生怀疑,治好后又感到惊喜。如果是我的老病号,就会觉得这很平常了。


小儿案2:小儿发烧,一天没好怎么办?


中医治疗小儿感冒发烧效果非常好,一般吃一天中药就可以烧退病愈,一天治不好的是少数。一旦一天没好,怎么办?


首先要分析原因:1、病情太重,比如肺炎;2、患者体质弱,抵抗力较差,因为中医是通过增强和调动人体的正气祛邪外出,正气太弱,病好得就慢——不过这种情况很少;3、没有按照我说的做,比如吃了退烧药,当时烧退过后还会反复;4、医生的问题:辨证处方错误,或者虽然辨证处方正确,但是用药或药量有问题。


还是通过病案来谈:


2018.1.16 彭某某,男,6岁,感冒发烧2天,前一晚烧到38.1度,头晕,咳嗽,流鼻涕、不多、稍粘,大便正常,舌红。


小柴胡汤合麻黄汤、小承气汤,加石膏:


麻黄6,桂枝6,杏仁6,甘草6,石膏18,柴胡16,黄芩6,半夏8,西洋参6,厚朴10,枳实5,大黄5,茯苓10,生姜2片,大枣2枚,2剂喝一天。


第二天来电话,说仍然发烧,症状与昨天差不多,大便2次、稀,但特别酸臭。上方不变,加芒硝5克,再吃一天。第三天上午,也就是昨天18号上午,来电话说发烧好了。


分析:这个小患者最近一直在我这里调理,我对他的体质很了解——很贪吃,脾又虚,容易积食,所以第二天听说烧还没退,就马上想到是不是还有积食没下净?一问果然(大便虽稀,但很酸臭)。


所以,第一方虽然不错,但力度不够,加了芒硝就好了。


上述病案,第二方加芒硝以后,就等于合上了大承气汤。很多中医害怕大承气汤太过峻猛,而不敢用,或很少用,或认为大承气汤只有在“燥、满、实、坚”的严格条件下才能使用,其实不然。


再举一个昨天刚看的病案,来看看大承气汤在治疗感冒发烧时的应用。


小儿案3:看大承气汤在感冒发烧时的应用


昨天(2018.1.18)下午4点半,一个老病号介绍她一个外地亲戚的女儿感冒发烧让我看:“……小女孩四岁,前天开始发烧,一直烧在38度多,中间吃了泰诺林,布洛芬,蒲地蓝,退烧几小时后又反复。现在孩子的症状是,精神不大好,胃口差,有点头痛,两天没大便了,平时前面大便较干。嗓子眼处起了口腔溃疡,嗓子疼。不口渴。现在烧到39度。 麻烦刘大夫能不能给孩子开个方子”


处方:小柴胡汤合葛根汤、大承气汤:


葛根6,麻黄4,桂枝4,白芍4,甘草4,柴胡12,黄芩4,半夏5,党参4,厚朴8,枳实4,大黄4,苍术5,芒硝4(烊化),藿香4(后下),黄连2,干姜4,生姜2片,大枣2枚。2付吃一天。


今早9点来微信:药还没吃完,病好了。


分析:为什么用小柴胡汤合葛根汤,前面有分析。重点说为什么用大承气汤?此患儿平时大便干,病后又两天没有大便了,关键是舌苔又黄又厚又干,说明积滞很重,不用大承气汤猛下,怕病一天好不了。


成人案1


2018.1.13温某某,女,36岁,高烧两天,全天烧,最高39.8度,头很痛,全身关节痛,咳嗽吐少量黄痰,纳呆(因为是电话问诊开的方,所以没有舌象脉象)。


麻黄18,桂枝18,杏仁18,甘草12,石膏60,半夏18,陈皮15,枳壳15,黄连10,茯苓20,芦根24,生姜6片,大枣6枚。2付。


第二天烧退到37.6度,全身痛好了,头痛减轻了,变成了太阳穴跳痛,仍然咳嗽吐黄痰,纳呆,大便干,精神差,舌红苔黄腻,脉弦。


处方:麻黄9,桂枝9,杏仁9,甘草9,石膏30,柴胡24,黄芩9,半夏12,党参9,厚朴12,枳实6,大黄6,黄连6,生姜6片,大枣6枚。3剂。吃完一剂,烧退了,头跳痛也减轻了。


上面说到,今冬流感属于伤寒,不是温病,但也有例外。下面举一个例子:


成人案2:


2018年1月6日晚,一个老病号给我发微信说:“您好刘大夫!我是淄博的孙×,感冒已经3天了。发烧近39度,以前喝点治疗病毒性感冒的中药,发汗退烧后就慢慢好了,可这次发汗退烧后又反弹,反复不好,浑身抽着筋的疼。并且老不发汗,吃退烧药后才发出汗来。知道您是治感冒的高手,要是近的话,早去找您了,麻烦您能支支招,治这波流感有什么管用的方子吗,我现在就是咳嗽嗓子有点痒,但不怎么疼,咳白稀痰,现在38.5度左右。麻烦您了,谢谢!”


一看微信,马上想到最近治疗成人感冒发烧的常用方——麻黄汤加石膏,但是一看舌照片——舌红苔黄厚腻,又有点犹豫,因为按这个舌苔我一般会用考虑香薷散或甘露消毒丹之类的方子(都是温病的方子)。考虑再三,还是用了麻黄汤加石膏,另外加了化湿的几味药:藿香、半夏、黄芩。


处方:麻黄18,桂枝18,杏仁18,甘草12,石膏50,半夏18,藿香12(后下),黄芩12,干姜12。2剂。


患者第二天早晨去抓中药,吃了一天后,8号下午给我打电话说:温度降下来一点,38度多点,……再怎么吃药?我一听,感到方子可能不对路,让她再发舌苔照片过来。一看舌苔,更厚腻了,马上换温病的方子——新加香薷散:香薷15,白扁豆15,厚朴24,藿香15,黄芩10,双花20,连翘20。2剂。


第二天(9号)早上给我发来微信:药后当晚降到了38度以下,早上37.5度,身上终于不那么疼了。服完剩下的药,就全好了。




图文摘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