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点晕的青花双圈盖碗,我们该不该降价卖?

长物居美瓷2018-09-13 16:20:55



双圈盖碗一直是极受欢迎的一款产品。一年中,倒有半年,是处于缺货的状态。这样的情况,在工业化的生产中,只会是偶尔的现象。在手工的制作中,就往往会成为一种常态,原因自然是手工制作的产量与设备无关,与手有关。匠人的手,更是匠人的心。因为虽然有了旺盛的需求,一个师父一天的产量总是有限,加班加点可以偶一为之,增加的产能亦是有限;想要增加合适的师父,也不是易事;培养新手,一来需要时间,二来现代社会人心浮躁,要找沉得下心还有几分天赋的好徒弟,也是奢望。一种简便取巧的办法,就是不被觉察的降低工艺要求。好比各类建筑工程,表面上都能做到光鲜亮丽,实际的品质外行也看不出来,多少年后,出现问题,开发商早已不知所踪。我们,当然不想做不知所踪的开发商。做好瓷,是一辈子的事。



素白的盖碗上,只在盖与碗的口沿上画两圈青花的线。不懂行的拿上手,自然会被两道线吸引。“怎么画的?那么均匀”其实,这道工序在画工里是最初级的技艺,行内叫“打箍”,画坯时,连工钱都不会单独算。画时,其实只是把坯放在一个转台上,笔贴上瓷,把转台一转,一圈就转出来,然后再转一圈。当然,这里也有技术,如果普通人去打这道箍,肯定是歪歪扭扭线条不匀。但对画坯师父来说,这不过是个基本功。


这个的装饰,晚清民国已经很是常见,一度也十分流行,现在去古玩市场,还经常可以淘到。最初我们决定要做这样一款产品,也是早市上淘到几个小杯,觉得很有味道。这样的装饰,我们现在会冠之以简约设计,但在当时,恐怕只是种偷工减料的做法。完全没有青花,市场认可的程度很低,青花画得越多工价就越高,所以能省则省,到最后,省到不能再省,打两道箍,就还算是青花瓷了。当然也会说,一道不是更少吗,也真有,但总归还是双圈占了上风。


不过,以现在的审美来看,就的确是简约的设计,甚至有设计师以此为核心的元素做了一个品牌,有大水杯有碗,各种日用。品牌的名称也有意思,叫“痣”,运营得有声有色。古代如此不重要的一点设计,现代人拿来,能可以拿来做如此的发挥,传统的宝藏,有多少可供我们利用的啊。


我们围绕双圈的元素,也做了两款产品,一只小杯和一款盖碗。盖碗是两件式,器形尽可能简单,碗的部分用直壁,显得更为简朴、干净。拿掉盖,简直就是个碗。前年试烧的样品出来时,有朋友看见,就真的订了一百只做汤碗。



因为是常规的产品,我一直没有关注,今天偶有朋友问起,我才过问。答说最近缺货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为什么?中途烧坏了一批,这次开窑,又全烧坏了。


连续两次烧坏,这样的情况,并不多见。

是什么问题?


双圈晕了。


我于是到库房去看。

盖碗烧好后码在泡沫箱里,我拿起一个盖,颠来倒去,看不出什么问题。

还好啊?

盖子没问题,碗晕。


我又拿起一个碗,果然双圈的线条有些晕散。再挑了几个看看,都有承度不同的晕散。


有几个客户等得急了,我们跟他们说明,发去图片,都接受不了,想等下一窑。

这样啊。


我一边把玩着其中一只盖碗,一边想着这个问题。


盖碗在手中,感觉很滋润,跟盖比起来,明显要更肥一些。如果没有双圈,肯定会是我们很满意的质感。器形做得也很好,挑不出什么毛病。就是那两道箍,显得不那么肯定。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主要其实就是釉厚了,釉厚虽然更肥润,但高温下,釉几本是熔融状态,会微微的往下流,釉越厚,往下拉的力量就越大,画的青花就像在往下抹,于是便有晕散的感觉,好像我们用铅笔画线条,手一抹。雍正乾隆传世的官窑器中,也有类似的情况,基本都是帝王接受的范围。

(清雍正 青花缠枝莲大盘)


(清雍正 青花云龙纹盘)


不过明代永宣时期的青花,就完全以晕散为其最为重要的特征之一,因为晕散更近于水墨的效果,备受后人推崇。不过永宣青花的晕散主要是因为其青花料的特性所致,与前面所说的晕散不是一回事。清代雍正乾隆时期,官窑常常要仿制永宣青花的经典,这种晕散的效果,成为了模仿的巨大障碍。因为彼时的青花料,进口自波斯地区,称为苏麻离青,明代中期已成绝响。清代所用的青花料,已不易产生晕散,要做出晕散的效果,虽然多方努力,仍不理想。


(明永乐青花菊瓣纹鸡心碗)


不过一定要把晕的双圈说成是模仿水墨的效果,完全不能让我信服。


但要把这种情况简单的当成是瑕疵,也并不十分站得住脚。虽然不是刻意为之,但瓷器本身,却是烧得非常出彩。釉面肥润,很舒服。可以想像,如果双圈干净,釉面的感觉就得打折扣了。



事实上,陶瓷史上的很多“问题”,最后都变成了名品,比如开片的哥窑,以及不那么红的豇豆红,究其原因,都是不以既有的标准为僵化的依据,回到审美的本身,来判断瓷器的好坏。



只是当客服面对客户,就很难解释,现代人都是被工业化产品宠坏的,超市里十块钱买个碗,也不允许有一个小黑点。殊不知,以这样的标准来要求古代官窑瓷器,绝大部分都要被砸掉。如果是明代,更是一件都不可能剩下。

于是,这成了一个难题。



是把烧成这样的盖碗当作“问题”产品降低销售?


还是让我们告诉大家,如果没有这样的“问题”,釉面的效果就没有这么出彩?鱼与熊掌。

但不降价,万一大家都还是不认同。这两窑烧的盖碗数量不少,就全部积压在那里。


而降价,又实在让我们觉得对不起烧得这么好的瓷器。

怎么办?




常按下图二维码或输入微信号“haobeiguanwei”,关注长物居旗下品牌“观味”茶杯微信服务号,您可以了解到更多关于陶瓷茶杯的专业知识和我们制瓷的最新动态。更多精彩内容等着您来发掘。
常按下图二维码或输入微信号“zhangwujutaoci”,回复大写字母:“A”,即可查阅更多精彩微信文章!还可以关注我们官方新浪微博:“长物居美瓷”与我们更多的互动!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