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孕小四之死

鹿小寞2018-10-10 16:03:17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鹿小寞」每晚给你讲故事】


【原创】

文:鹿小寞  图:网络


“大家都说梁总要离婚了。”星期一的早上,同事在张雨耳边贼兮兮地说道。


张雨眨了眨眼,内心涌动着复杂的情绪:“是吗,不是一直都说梁总和他夫人感情很好吗?”。


“这你就不懂了吧。”这位女同事打量一下周围,凑到张雨耳边:“听说,梁总在外面的人怀上了,好像还是个男孩。”。


 “这些道听途说的话,应该不能当真吧?”张雨嘴上这么解释着,手却轻轻放在了自己的小腹上。


“那你就不知道了,我还知道那小三是谁呢,我们都认识的哦。”同事意味深长地看着张雨。


张雨闻言心中一惊,摸着肚子的手猛地抓紧衣服,狐疑地看向刘姐问道,“是谁?”


“是隔壁公司的余婧。”同事露出得意的神色,“这可是我老长一段时间观察得来的结论,余婧和梁总两个人之间绝对有问题。”


怎么可能,张雨第一时间就在心里反驳了同事。


别人不清楚,张雨可清楚了,她就是余婧找梁总帮忙才进的公司,而且婧姐和梁总是老同学,比梁总和梁夫人认识得早多了,要是他们真有什么早在一起了。


再说了,余婧夫妻俩一向恩爱有加,从不红脸,怎么可能和老梁有这种关系。


张雨不好直接反驳,她心里也有一丝怀疑,问道:“那你有看到他们做什么吗?”


“就……就是感觉。”同事支支吾吾的,张雨更加觉得她只是毫无根据地乱猜测。


“算了,跟你这种乖宝宝说这些,浪费我口水。”同事没有从张雨身上得到自己想象中的反应,有些失望。


“刘姐,别生气嘛。”张雨连忙解释。


“算了算了,我还不知道你,一向都是这样。”刘姐嗔怪地看了她一眼,随即面露疑惑,上下仔细打量张雨,“小雨啊,你是不是胖了?”


张雨眼中闪过慌乱,眼睛不知道该望向哪里,吞吞吐吐地说道:“这不是冬天了嘛,管不住嘴,我都有小肚腩了,再加上我怕冷穿得多。”张雨哭丧着脸。


“女人还是要自律啊,尤其像你这样还没交男朋友的,要注意身材啊!”听到张雨的解释,刘姐像往常一样以前辈的姿态叮嘱道。


“好的呢。”张雨嘴上甜甜地应着,转过头,余光瞟过刘姐中年发福的身材,面露鄙夷之色。


虽然聊到后面无疾而终,但听闻梁总要离婚的消息,张雨一个上午都心情极好。


老梁好几天没有联系张雨了,本以为他打算像以往一样继续逃避推脱下去,没想到他倒下定决心要脱离那个老女人了。


看来这次不是敷衍她了,张雨脸上的喜悦挡都挡不住。


她早在三年前就跟了梁坚,梁坚虽然年纪大了一些又有老婆,但他对张雨体贴爱护有加,尤其是出手大方,每次张雨只提了个话头,梁坚就迫不及待地将她想要的物件捧在她面前。


刚开始的时候,张雨还有些犹豫。

 

在认识梁坚前她也谈过恋爱,但比起和前任男友们一起苦哈哈地省吃俭用,和梁坚在一起的日子简直太快活了,张雨的心便渐渐软化了,成为梁坚的情人。


这几年过去,张雨一直隐藏在梁坚身后,她开始不甘心,想有个名分,想成为真正的养尊处优的梁太太。


张雨知道梁坚一直在苦恼什么。


梁坚是从底层打拼上来的,受传统思想的影响,他一直想要生个男孩继承他的事业,而梁太太因为生女儿时伤了身子,没有办法再怀孕。


梁坚快五十了,知道张雨怀的是男孩时,就一直很激动,连平时一说就会闹矛盾的离婚事情,他也难得地答应要考虑。


这次终于可以有个结果了,张雨美滋滋地畅想未来。


就在这时,办公室外的气氛突然沸腾起来,沉浸在自己美梦中的张雨被惊醒,她抬头满脸疑惑地看向同事。


“看看看,那个就是梁总夫人。”刘姐轻轻扯了一下张雨的衣袖,用眼神向门口瞟去。


听到梁总夫人这个称谓,张雨条件反射地转头看向门口。


这一看之下,张雨也忍不住惊讶。


身为梁坚的情人,她也曾因为好奇偷偷观察过梁坚的原配,那时候梁夫人还一副保养良好的贵妇人模样。


而如今,她眼角的鱼尾印迹越发明显,高高的鼻梁下嘴唇紧抿,原本浓密油亮的黑发有几缕银丝隐隐可见。


张雨心中暗喜,就算梁夫人是陪着梁总从苦日子走来的又能怎样,如今这幅样貌又有哪个男人下得了口,更何况她还只生了一个女孩。


“天哪,梁总夫人怎么这么憔悴了,看来真的是要离婚了。”刘姐一看之下也震惊了。


随后她叹道:“所以男人啊,真的不可靠,梁夫人比梁总还小四岁呢,那些狐狸精也真是不要脸为了钱什么都做得出。”刘姐回头看向张雨,“小雨你说是不是?”


 “啊,是啊是啊。”张雨回过头继续对着电脑,心中的恼怒与尴尬久久不能消散。


她忍了又忍,心里总有一股火在燃烧着,她站起身,以去厕所为借口出了办公室。


张雨在公司里走了一圈都没有看到梁夫人的身影。


她犹豫地在走廊来回踱步,终于下定决心,走到梁坚办公室门前,环顾周围,见没人,便将耳朵贴近门。


门内好像并没有动静。


正这么想着,门里传来高跟鞋走近的声音,吓得张雨几个小跑躲在前方的拐角处。


随着高跟鞋哒哒哒的声音逐渐远去,张雨松了一口气,察觉到自己的紧张后,她不由暗骂自己没出息。


出来晃了不久,张雨还真有些尿意了,她朝厕所走去。


厕所位于两家公司中间的走廊,张雨从里面走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个胖胖的身影拉到墙角。


原来是刘姐,她刚想开口,只见刘姐对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指了指不远处的露台。


两个女人的身影透过光洁的玻璃映入眼帘。


张雨一眼就认出,站在梁夫人身边的正是和她关系很好的余婧,只见余婧一开始还带着笑容,后来表情就变得僵硬,她似乎在和梁夫人争执什么。


只见梁夫人狠狠一巴掌甩在余婧脸上。


之后梁夫人从露台走回来,张雨和刘姐两人一个躲闪不及和她当面遇见。


“梁夫人好。”刘姐拉着张雨连忙打招呼,张雨低下头,感觉梁夫人的眼光入利剑一般从她身上划过。


“别叫我梁夫人,我不姓梁。”女人沙哑的声音如同她的眼神一般尖利。


张雨心中的那把火突然又燃烧起来,明明就是一个失败者,还如此嚣张,凭什么?她抬起头想要瞪回去,却只看到女人挺直的背影。


“快走吧。”刘姐扯着张雨回到办公室,一坐下就迫不及待地在张雨耳边说,“我说了吧,那个小三就是余婧,不然人家正室干嘛打她,刘姐这双利眼,厉害吧?”。


“不会吧。”经过刘姐的提醒,张雨也想起那一幕,可是她依然无法相信,看起来那么贤惠的余姐竟然也和梁坚有关系。


不过,她摸着自己的小腹,就算有关系也没事,余姐也那么大把年纪了,又有自己的家庭,估计是生不了了。


“小雨你可别不信,我跟你说我发现的一个大秘密,你见过余婧家的小儿子吗?”刘姐在张雨耳边轻声问出了一句话。


张雨听到宛若雷击。


傍晚时,张雨回到公寓,这个公寓是梁坚送给她的,地处市中心,装修豪华,也就是这套房,让她坚定了跟着梁坚的心。


不过应该是为了离婚的事,梁坚已经好几天没来了。


将身体陷在柔软的沙发里,张雨拿出手机翻出余婧的朋友圈,她小儿子认真学习的的侧脸就出现在屏幕上。


那眼睛那鼻子……张雨越看越心惊,刘姐的话又回响在耳边。


“你才来了三年不知道,我听我医院的朋友说啊,那余婧的小儿子明明是足月生的,她却骗大家说是早产一个月,其实她怀孕的日子他老公还在外出差呢。”


“而且那段时间我们公司和余婧公司正好谈合作,梁总和她关系很密切的哟,那孩子是谁的不用我说你都知道了吧?”


回想起这些话,张雨不得不相信,那男孩真的极有可能是余婧和梁坚的孩子!


那么,梁坚到底是为谁离婚的,又要和谁在一起呢?还有,余婧知不知道自己和梁坚的关系呢?


张雨猛地闭上眼睛,半晌睁开,摸着微微隆起的小腹,她眼底一片坚定。


她拿出手机,拨出一个号码,没几秒电话接通了,张雨脸上露出笑容:“余姐啊,明天你有空吗?”


第二天。


张雨和余婧坐进了一家鲜芋仙。


“不好意思啊,周六家里人要上班,只能我带孩子了。”余婧看着在一旁乖乖玩玩具的小儿子,脸上露出慈爱的笑。


张雨收回望向男孩的目光,抿嘴笑道:“余姐家的孩子就是乖,安安静静地自己玩。”


接着张雨目光有些游离,似乎在犹豫,好一会她才问道:“余姐,我昨天上午都看到了。”


余婧一愣,像是没想起来:“看到什么了?”


张雨咬咬唇,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看到我们梁总她夫人,打了你,同事都说你和我们梁总……”


“噢,你说的是这个啊?”余婧出乎意料的平静,“我打算离婚了。”


张雨惊慌地看向余婧,却发现余婧正用探究的眼光看着自己,然后她望向窗外的天空,神情莫测:“有一样东西,我以为它会一直在,结果发现这世上没有什么东西会永远等着你。”


张雨闻言,脑子飞速地运转,余婧这句话含义深刻,她试探道:“余姐怎么会呢,是你的又怎么会被抢走,更何况你老公对你这么好。”


余婧摇摇头,没回答,桌上的号牌发出滴滴的叫声,“我去拿吧。”


余婧拿起号牌走去前台,留下张雨一个人坐在位置上。


张雨又看了一眼身边的男孩,对他问道:“昊昊,你知道梁坚梁叔叔吗?”


昊昊点点头,脸上露出可爱的笑:“梁爸爸对昊昊可好了,经常给我买好吃的,送我大飞机。”


张雨闻言一惊:“昊昊为什么叫梁坚叔叔叫梁爸爸啊?”


昊昊慌张地捂住嘴,“小雨阿姨,你不要告诉我妈妈好吗,她会骂我的。”


张雨心中很是慌张,她感觉自己已经触碰到了真相,声音不由有些急切:“昊昊啊,你告诉阿姨为什么,阿姨就不告诉你妈妈。”


“阿姨我们拉钩。”张雨伸小指和昊昊拉钩。


昊昊站起来,在张雨耳朵边小声说道:“因为妈妈说,要是把私底下叫梁爸爸的事情说出去,爸爸会不要昊昊的,虽然梁叔叔经常问昊昊想不想和梁叔叔一起住大别墅,可是昊昊还是更喜欢爸爸。”


昊昊的童言稚语将事情真相揭露在张雨面前,她只感觉眼前一黑,前途难明。


她一直以为自己只是一个第三者而已,却没想到竟然是个第四者,梁坚既然已有了一个男孩,那自己肚子的孩子该怎么办?


“张雨,你怎么了,脸怎么一片苍白,喝点牛奶吧。”余婧端着盘子走回来,奇怪地问道。


 张雨接过温热的牛奶,两口喝完,顿时感觉力气重新回来了,可再望着余婧的那张脸,她脑海一片混乱,“余姐,我有些不舒服,就先走了。”


余婧显然有些惊讶,“哦,那好,你开车小心点。” 


张雨心事重重地从橱窗路过,里面的余婧像是不小心打坏了杯子,微笑地和服务员说着话。


张雨走到不远处的小车里,心不在焉地坐在车上。


没过多久余婧带着昊昊从鲜芋仙走出来,鬼使神差的,张雨开车跟在他们身后。


结合一切,昊昊是梁坚亲生儿子这件事已是不争的事实了,梁坚要离婚,余婧也要离婚,会不会,梁坚要娶的就是余婧?


所以梁夫人才会找余婧麻烦?


那她呢?她张雨肚子里的孩子该怎么办?


看着母子俩的背影,张雨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想法,如果余婧和昊昊消失了,或者残废了,那梁坚就不会要他们母子二人了。


直行道已经变为绿灯,在中间过马路的昊昊摔了一跤,余婧正弯下腰扶他。


这是一个好机会!


张雨意识到这点的时候,她的身体已经下意识地将车子对准了余婧母子,她的双手死死抠着方向盘,踩下油门向她们开去。


疾驰的小车离余婧她们越来越近,余婧似乎吓呆了,站着一动不动。


就在这时,她小腹猛地一收缩,她急忙用手捂住肚子,眼前突然一片眩晕,等她再次看清时,眼前已是一堵围墙。


糟糕,忘记系安全带了!这是张雨人生中闪过的最后一个念头。


劫后余生的余婧抱着受惊过度的儿子,望着事故发生的地点,眼中浮现出一抹快意。


余婧带着儿子回到家,她冲进洗手间,将手中的塑料药剂包冲入下水道。


直到包装袋完全消失后,她才蹲下来喘了一口粗气,嘴角扬起痛快的笑容。


她本来也不知道张雨怀了梁坚的孩子,直到昨晚她收到那一封邮件。


这一切打破了余婧以往的所有规划,她在收到消息的那一刻就已下定决心要除掉张雨肚子里的孩子。


随后,她将堕胎药放入张雨的牛奶之中。


却没想到张雨竟然想要自己和孩子的命,好在她自作自受,又忘记系安全带,从现场来看估计是活不了了。


至于张雨是怎么知道她和老梁的那些事,以及邮件的来源,她也大致清楚了,不过是困兽最后的挣扎罢了,她并没放入眼中。


门外响起敲门声,看看时间,应该是家里人加班回来了,余婧走出去打开门,却发现来人是警察。


“女士,有人匿名举报你涉嫌故意伤害罪,请跟我们走一趟。”


警局里,余婧的所有狡辩在她下药的录像前无所遁形,她这时才明白布局人的高超之处,张雨也好,自己也罢,都是对方的棋子,简简单单地略一挑拨,不消对方动手,她们自己就作死了自己。


事情闹得这么大,自然无法瞒住,周一上班时,刘姐得知消息,颤巍巍地在墙角拨打了一个电话,她有些语无伦次,半天才整理好语言:“梁夫人,您怎么知道会是这个结果?”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


“我又不是神仙怎么会知道结果,我只是传出了离婚这个传言,并且将对方的存在告知了她们而已,这一切都是她们自己酿下的苦果。”


“这个结局也让我惊讶,不过想想也能说通。”


“老梁就不是什么体贴的人,能做他小三小四的本就不是什么天真之辈,为了触手可得的利益与财富,自是争得头破血流。”


“要不是老梁把她们安排在公司附近,我还可以容忍下去的,可我女儿即将回国去管理他爸爸的公司,我这做妈妈的怎么着也要为她清理下这乱七八糟的东西。”


电话那边的女声疲惫而坚强,像是永远打不倒的女战士。


- -鹿小寞的第109个原创故事- -

<完>



书写故事,倾听心事

让我们在文字中体会世间冷暖


[滑动灰色区域,查看更多精彩故事]

网约车惊魂夜(全)

男友是惯骗(全)

楼下的女人是小三(全)

婚礼前的偷腥(全)

败家娘们的气节(全)

床上的尴尬(全)

地下通道的幽灵少女(全)

黑心闺蜜的勒索(全)

极品相亲男的真面目(全)

消失的爱人(全)

她上了谁的床(全)

美艳女子的吓人秘密(全)

恨嫁女的手段(全)

艺术地睡你(全)

爱情女骗子(全)

前任是渣男(全)

妖艳贱货的复仇(全)

饥渴的快递小哥(全)

被蹂躏的姐妹(全)

性工作者的自白(全)

失身(全)

偷情的下场(全)

躲在暗处的强奸犯(全)

炮王的最后归宿(全)

试衣间里失踪的女人(全)

识破出轨男的阴谋(全)

出租屋里的啪啪声(全)

被男友送给好色上司(全)

健身房里的香艳偷窥(全)

床上的复仇(全)

活在暴力阴影下的少女(全)

输给小三,妻子笑了(全)

被割走双乳的女人(全)

一场疯狂的艳遇(全)

被渣男骗了肉体(上)

被渣男骗了肉体(下)

捉奸(上)

捉奸(下)

深夜送上床的外卖(上)

深夜送上床的外卖(下)

令人汗颜的婚外性(上)

令人汗颜的婚外性(下)

约炮成瘾的女孩(上)

约炮成瘾的女孩(下)

欲望女学生

欲望女学生(下)

半夜回家被尾随

半夜回家被尾随(下)

扑倒禁欲系男友

扑倒禁欲系男友(下)

勾引熟女的恶果

勾引熟女的恶果(下)

和渣男上床之后

和渣男上床之后(下)

禽兽男老师的邀请

禽兽男老师的邀请(下)

窒息后的高潮

窒息后的高潮(下)


【点赞美三代,转发富一生】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