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贺年“微信”怎么发,古人也曾头疼呢

上观新闻2019-01-08 03:57:41

文人们也和我们一样,搜肠刮肚码出一堆优美措辞,然后反复套用群发。


每到佳节,总是十分困顿于往来穿梭的庆贺微信、短信。在春节这种普天同庆的日子里尤其如此。发吧,既不真诚又麻烦,不发吧,未免有亏于情谊。不曾想古人春节时居然也有这样的烦恼!古人的“微信”自然是书信啦,虽然方式和我们不同,书信上所承载的内容和情感,实际上与我们是并无二致的。

 

古代叫大年初一为“元旦”或“正旦”,因而这种新年书信一般称为“贺正”。从唐代开始,官场上就形成一种互相发送“贺正状”或“贺正启”的风尚,成为古代尺牍书信中一个较为有趣的小类。古人写信往往有固定的格式措辞,贺正当然也不例外,一般都是一些吉利话。文人们也和我们一样,搜肠刮肚码出一堆优美措辞,然后反复套用群发。

 

比如爱写信爱吃肉的苏东坡就是这样:

 

伏以苇桃在户,磔攘以饯余寒;椒柏称觞,燔烈以兴嗣岁。在时为泰,与物咸新。恭惟某官,德治斯民,才高当世。迹难淹于外补,望已隆于本朝。庆此朋来之辰,必有汇征之福。某官守所系,展谒无阶。颂咏之深,敷写难尽。

 

开头四句辞藻华丽到让人眼花缭乱,“苇桃”是苇草编成的绳索和桃符,过年时挂在门边用以辟邪、祛除恶鬼的。“磔攘”的意思是切割祭祀用的肉类祭品,也是用来驱邪的。椒柏则指椒柏酒,大年初一时用于祭祖或奉给长辈。“燔烈”“兴嗣”则典出《诗经·大雅》,是将祭品烤熟之意。一连串格调极高的用词彰显出苏轼得天独厚的文学才能。

 

然而亮点来了:后几句中“恭惟某官”、“某官守所系”铁板钉钉地表明这是要群发的意思了。这还没完,苏轼把这套措辞略改了改还群发给了皇太后,开头是这样的“伏以三元资始,磔禳以饯余寒;万宝更新,燔烈以兴嗣岁。恭惟皇太后殿下……”

 

东坡你就不怕太后和同僚都把你的贺正分享到朋友圈里嘛!

杜堇 《东坡题竹图》

 

像苏东坡那样文辞出众的人如果要偷懒,就会自己编好措辞群发。那广大不善于文辞的普通人要怎么写这样花里胡哨的贺正呢?不怕,古代也有专业的段子大辞典可以查阅。宋代有名的文学类书《文苑英华》堪称应用文写作范例宝典,将各种文体清晰分类,并搜罗来各种大文学家们的手笔,以供思绪枯竭的作者们借鉴。类似这样的工具书在古代不胜枚举,在敦煌被发现的文书中有一本《新集吉凶书仪》,其中有这样一篇贺正范例:

 

贺正献物状:右伏以青阳乍启,景福惟新,敢申祝寿之仪,用贺改元之庆。

 

既然是应用文范例,自然就有人应用。且看同样出自敦煌文书中的《天成三年(928)二月都头知悬泉镇遏使安进通状》:

 

(法国家图书馆藏伯希和所获敦煌汉文文献 编号2814)

 

酒、麨、胡林、胡枣。右伏以青阳肇启,景福唯新,爰从献岁之辰,用贺履端之庆。前件甚勘,辄申陈纳,将表野芹,伏乞台威特赐容纳。

 

这位叫安进通的都头不止发了贺年卡,还送了好吃的礼物给收信人欢度佳节:酒、麨、胡林和胡枣。开头“右伏以青阳肇启,景福唯新”和范文一模一样就不用多说了,后文“用贺履端之庆”也不过就是同义词替换罢了,“履端”就是改元的意思。有了这样的写作模板,武官表示再也不用担心文笔了!

 

其实贺年微信最麻烦的地方并不是发送,而是怎么回复。回上司有回上司的办法、回亲戚有回亲戚的办法;回喜欢的人自有一番情义在里头、回讨厌的人就要无比谨慎小心了,如何在不卑不亢、似远似近之间把握好分寸呢?不如让我们看看皇上是怎么回的吧。

 

宋朝和辽国之间相爱相杀的无奈,从乔峰雁门关外的最终抉择上便可见一斑了。澶渊之盟后两国亦敌亦友一百多年,关系实在是万分微妙。北宋每年的正旦大朝会上,契丹国使臣的身影永远是最受瞩目的,你来我往,皇上也免不了要回信给辽帝:

 

《皇帝回大辽皇帝贺正旦书》 东风协应,感徂岁之更新。远使交驰,导欢言而如旧。粲然礼币,申以书词。欣怿之深,敷陈罔究。

 

拙译如下:和煦的东风让人感慨新的一年又到来了;如从前一样,使臣远道,将两国交欢的信息带来;我笑容灿烂地送上岁币和国书;欣喜之情就算是再详尽的语言也无法表述啊!

 

真宗时澶渊之盟商定宋辽两国为兄弟之国,北宋并未称臣,因此国书言辞远不如南宋与金之间的那么谄媚,然而北宋必须“粲然”送上岁币。短短几句话看上去无比亲昵,而字字疏离,实在不见盟友之间应有的情谊,“欣怿之深,敷陈罔究”就是两国奇异关系的最佳诠释了吧

 

当然,特立独行的你也可以选择不从俗。据《癸辛杂识》载,司马光和吕希哲就对逢年过节群发门状之事很不以为然,觉得这种习俗根本不能真诚地表达自己的心意,甚至有些可笑。司马光位极人臣以后就不再群发门状给下属们了,这样看来果然是得当上总裁以后才能任性不群发了么?

 

从“贺正”门状一直到微信,虽然形式早已变化了,可春节时那一份团圆的心和不能割舍的情,即便是远隔万里、跨越时代,也永远是一样的。如果DNA真的有记忆的话,春节,一定是我们中国人双螺旋上最为深刻的痕迹,每年到了这个时候,它像是一个强制执行的后台程序,自动运行起来,驱使着我们踏过千山万水、不畏种种艰难,也要回到家里,去见我们挚爱的亲人。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文编辑:章迪思 图片编辑:孙欣悦 文中图片由作者提供。编辑邮箱:shguancha@sina.com)


如需获取更多,请下载上海观察客户端或点击“阅读原文”

↓↓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上海观察网站浏览更多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