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好的说,不然把你拆了!”

悠易2018-11-29 04:28:28

“挑好的说,不然我卷钱走人。”

「每天晚上,小易为你说个故事」

文|十点半文章(ID:gushicg)


★有点玄幻


“主人好!UB4839号,竭诚为您服务!”


客厅里,长着和陆承四一模一样脸蛋的机器人站得笔直,声音平稳不带感情。


“芯片已经装好了,程序确认无误,UB4839号只会听你命令……”


一旁的视频电话中,老爹絮絮叨叨地向我交代,“闺女,你可想清楚,情海无边,回头是岸哪。世间还有多少好儿郎,你非得绊死在他身上?虽然这台仿真机器人搭进了我实验室的很多心血,但你要是不想要了,可以随时销毁,老爹没有意见的……”


我白眼一翻,关掉了视频电话。


每当我想起陆承四这个浑蛋,就恨得牙痒痒。这家伙接了我的分手电话,恢复了自由身后就不知道浪到哪去了,空留我一人伤心郁猝,憋着一口血。要不是找个和他一模一样的机器人来欺负欺负,我可能会被活活气死。


UB4839机械的声音响起:“主人,强行关机会对视频电话的支撑板造成损伤。”


嘿,这机器人管得还真宽。


“你和它是什么关系?”

“天下机器是一家。”


我打量着他,身材面貌倒是和陆承四一模一样,只是那脸上不食人间烟火的气息,时刻提醒我他只是个机器人。


我捂住脸,倒在沙发上,伤怀。


“主人,这样的躺姿是不对的。”UB4839机械的声音再一次响起,“会损伤您的第三颈椎和腰椎,拉伤椎间短韧带。”


我猛地弹起来,拍了拍胸口,家里多了个非人类声音的感觉真是诡异。


“你可以换个声音模式吗?”我问。


“可以。请主人选择。”


我想了想陆承四的德行,开口道:“邪魅狂狷模式。”


UB4839的声音立马变了,粗犷而狂傲:“叫你不要像死猪一样地躺着!敢违抗我的话?坐好!”


“停!”我伸手打掉了UB4839伸过来准备纠正我坐姿的手,而后他气质突变,小媳妇一样地缩回手,立正在原地。


“这个不好。换个……温文尔雅模式。”


“主人,你刚才躺的姿势不对呢,对身体不好的,苏博士又该担心了。”


嗯,的确温文尔雅,不错。


只是在陆承四的脸上出现这种如沐春风的神情让我有那么一丝丝的……嗯,玄幻。


UB4839见我不答话,自顾自地说:“我被苏博士派来,除了帮你从情伤中走出来,还肩负了照顾你生活的任务。来,我告诉你正确的躺姿。”说着他就从沙发的另一侧躺了下来,修长的身体在我身边占据了半个沙发。


我还处于呆愣状态,就被他一把按下,两个人并排躺着,他细心纠正我的躺姿。


我偏头,望着那张“温文尔雅”的脸……只觉得诡异,太诡异了。


我知道老爹现在研究的人工智能很先进,却没想到竟然这么先进。这家伙还自带暖男功能?不会是老爹瞅着我失恋痛苦,安插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进去吧?


可是,当我看到那张和陆承四一模一样的脸时,送他回去返工的话又实在说不出口。


有凉凉的东西从眼眶中毫无征兆地落下,我抹了一把脸上的泪珠,捂着胸口告诉自己要坚强,我可是堂堂的实验室小霸王,我不能被一个进了实验室连硫酸和盐酸都分不清楚的战五渣、纨绔子弟、死渣男打倒!


一张纸巾被递到我面前,已经起身的UB483说道:“我听苏博士说,你是他最年轻也最优秀的学生,十几岁就开始在国际上拿奖。来之前我很崇拜你。”


我抽抽噎噎道:“现在呢?”


UB4839弯下身来,机器人特有的仿真温热呼吸在我耳边萦绕,他的嘴角勾起玩味的弧度,双眼睨着我,一副嘲讽的神情像极了陆承四。


“现在看来,不过是个碰到困难就倒的傻人类罢了。”


我“噌”地一下坐起来,指着UB4839:“你说谁傻?”


UB4839耸了耸肩:“我能在0.001秒内运行一千次乘法,你能吗?”


“我是你主人!”

“我的程序任务里并没有‘不能说主人傻’这条规定。”


这个机器人好像有点儿傲娇?


但不可否认,被UB4839一激,刚才涌上来的失恋伤感已经被我抛诸脑后。我磨着牙,想着该怎么碾压这个机器人来找回场子。


“你叫什么名字?我不是说编号。”


他转动了下眼珠,回答:“大将军。”


嗯,果然是老爹的风格。


“既然你跟了我,我就给你取个新名字吧。”


UB4839 温文尔雅道:“是。”


我摸着下巴,盯着他此刻和陆承四一样欠揍的脸,露出一个笑容。


“就叫小王八了。”


★机器人男友


闺密其露在电话里听说我找了个机器人男友,屁颠儿屁颠儿地约我出来。


我带着小王八去见其露。露天咖啡馆里,我撑着直挺挺的背,优雅地将一只手放在膝上,用另一只手端着咖啡。


对面的其露终于忍不下去了,一把抢过我手里用来装逼的咖啡杯:“在我面前你装啥?脑子坏掉啦?”


我欲哭无泪,看向一旁端正坐着犹如雕像的机器人小王八,充满了不淡定。


小王八面无表情地开口:“她的颈椎与腰椎有不同程度的弯曲,我在为她治疗。”


其露收起了惊奇的眼神,转向我:“这机器人果然长得和陆四少一模一样啊……”


我抿了口咖啡,不说话。


“你真是厉害,当初分手了哭得惊天地泣鬼神的,我让你找个新欢缓缓,你居然找了个和他一模一样的机器人。”


我搓了搓手:“以毒攻毒嘛。”


“你够了啊,还忘不掉他?你不知道他陆四少不怕天不怕地,风流半生,和你在一起的半年已经是最长纪录,让他们圈子里都大跌眼镜?和个嫩模亲热一下你就受不了提分手了,这样的日子早结束早好。我劝你啊,把王八退给你老爹,你越看越忘不掉。”


在UB4839以“机器人也是有人格”为准则的奋力抗争下,我勉强将他的名字由“小王八”改成了“王八”。就像陆四一样,别人会以为是家族排名,只有我在喊出这个名字的时候自动联系起那四条短腿的某种生物,总算发泄了一点儿对陆承四的恨意。


我死命摇头,抓住王八那仿真的、散发着人体温热的手:“不行不行,你也知道我对陆承四累计了多少恨意,要还没有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人来被我天天欺负着,我这口血会堵在心里出不来的。”


其露对着我无比真挚的脸,十分无奈翻了个白眼。


失恋的日子我天天在家里玩一哭二闹三上吊,科研所的同事们见着我这副鬼模样都纷纷表示:你安心待在家养伤吧,工作我们来做就好。


所以我见完其露,就直接带着王八回家了,顺带在他对着“人类的艺术”烤面筋摊驻足不前的时候,给他买了五串烤面筋再加一份盖浇饭。


客厅里,我望着对面完全没吃相的王八欲言又止,一个头两个大。


“我说,你是饿了吗?”


王八从饭盒里抽空抬头,比了个手势:“人类的艺术,棒!”


我扶额,为何电影里别人家的机器人既体贴又温馨,十项全能、勤劳贤惠,而我却摊上了个既傲娇又强势,啥都不做,吃相全无的机器人?


“你不是温文尔雅的吗?”

“那是声音模式。”


“那好!”我振奋起来,“把性格也调到温文尔雅模式,哦不对……勤劳贤惠模式!”我嘿嘿笑着,想象顶着陆承四的脸的人围着围裙,做饭、洗碗、擦桌子的情景。


“不行。”

“啥?”


王八终于把最后一口饭扒完,抬起头朝我解释:“为了防止数据混乱,我们机器人的性格模式出厂就设置了,不可更改。”


我有一丝不好的预感,弱弱道:“那你……是什么模式?”、


“很难说。每个机器人的性格模式都是独特的,这和我们诞生之时的地理环境、空气质量、人员指数,甚至星象位置都有关系。”

“机器人也有星座?你是啥星座?”


王八眼珠子转了转,答道:“由于当今世界研发出来的智能机器人太少,所以还没有系统的划分。”说完,他将桌子上的饭盒一推,“人类的艺术真神奇,我要去消化一下。”


我站起来,眼疾手快地拦住他想溜的身影,非常严肃地指挥他:“你收拾!”


王八摸摸肚子,脸上的仿真皮肤因为食物的摄入热量的升高而渐渐变红,义正词严拒绝道:“收拾?是什么?我的程序里没有这个任务。”


我感觉一道天雷从头劈到底。


又懒又馋的设定是什么鬼?老爹嫌我不够悲摧,空运来一个机器人大爷让我分分心?


我抽出腰间的独门设备–激光鞭,“咻”地甩到他身上,王八立马一怔。


“没有的话我就给你装,在自己学和被我拆机两者中选!”


王八愣了愣,机械地做了抉择,十分笨拙地把饭盒扔到室内垃圾处理器中,又找来一块抹布,把桌子擦了擦。


“主人,我有句话不知道该不该说。”

“挑好的说,不然把你拆了!”


王八一脸正直道:“难怪苏博士说你嫁不出去。”


“死机器人!真以为我不敢拆你是不是!”


★替代品


虽然王八的属性比较讨厌,但一张和陆承四一模一样的帅脸是跑不了。


憋了大半个月失恋的霉味后,我终于忍不住,屁颠儿屁颠儿地带他出去参加各种聚会了,顺便收获无数羡慕眼神。


王八不止一次扶着烂醉如泥的我吼道:“你不是闻名遐迩的优秀科学家吗?现在整天灯红酒绿,像什么样!”


迷迷糊糊中,我挑起他诱人的下巴,笑得十分痴汉:“机器人居然也这么帅……”


我看出王八忍了又忍,才说服自己不要和一个喝醉的人讲道理。


深夜路上没车,王八把外套披在我身上后,蹲下身来把我背起,一边走一边数落我。


“苏池,分个手把你的节操都分掉了,陆承四有那么好吗?他都没我好……你再颓废下去,碰见他不会被他笑死吗?苏池,你能不能振作起来……”


我趴在王八宽阔坚实的背上,恍惚中竟然觉得王八温暖得不像话。


不作死就不会死果然是至理名言,终于在我欢腾地带着帅帅的新“男友”串场子的时候,撞见了陆承四的某个好兄弟。


本来我的圈子和陆承四的富二代圈子并不重叠,可奈何人生何处不相逢,那位兄弟看见小媳妇一样为我端茶递水,捏腰捶背的“陆承四”,当场就斯巴达了。


根据前方发回来的报道,陆承四听见兄弟的描述,当场砸了一块表。


于是我被陆四少“礼貌”地邀请共进晚餐,去的时候,我全身都在抖,旁边的王八今天特别淡定,目不斜视,面无表情。


我有些心塞,我以为他好歹要吃下醋的,毕竟他现在的身份是我的“新男友”,而且是要跟着我去见前任的“新男友”。


刚走进门,我就发现金碧辉煌的餐厅里一个多的人都没有,果然是陆四少的风格,吃饭要包场,装潢要艳丽。


陆承四见我来了,盯着我后面的王八,笑了。


“行啊,苏池,还忘不了我,找了个替代品?”


我梗着脖子道:“我老爹实验室的废角料,我无聊拼了个机器人出来。看着挺像你的,我本想送给你,咱俩分手了我只得自己留着了。”


王八机械地转过头看我,似乎想澄清他的来历,被我一个恶狠狠的眼光阻止。


陆承四跷着二郎腿,摸摸手上一看就死贵死贵的表,嘴角漫不经心地一挑:“既然你这样说,这事儿我可以放过你。”


我却背后一凉。


“不过,我自打初恋起就没被人甩过,你竟然敢甩我,让我面子往哪搁?我也不和你计较精神损失费那玩意儿,”陆承四“唰”地抽出一张一两米长的账单,“这是和你约会的账单,咱俩AA!”


我接过那张账单,一口老血都快喷了出来。


空中餐厅半岛玫瑰贵得要死的红酒都是你定的啊!我点过啥?


是谁瞎了眼说他大方豪爽的?我看明明抠门小气、无比计较!


我望着总额超过七位数的账单,心里已经给了陆承四反手一个煤气罐。


陆承四对我要杀人的目光视而不见,拍拍屁股站起来,指着一桌诱人的饭菜,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这顿就算是本少请你的,不用付了,慢慢吃啊!”


我死死掐住王八的手,才忍住了一脚踢上他屁股的冲动。


望着他欢快地钻进车里的背影,王八机械地转过头来。


“主人,我不是废角料做成的。我的身体是由罕见的贵金属和……”


“闭嘴!”我抬手打在他脑袋上。


★楼盘拉客


由于背上了高达几十万的债务,我要想法子赚钱了。


科研所的工资只够吃住,而我因为签过保密协定,被科研所放长假后不可能再靠专业知识找工作。


对了,我忘了还有个机器人。


可当我回去,想着王八好歹是项顶尖科技成果,满怀希望地问他有什么赚钱技能的时候,他却抹了一把嘴上残余的番茄酱,转了转眼珠,面无表情道:“赚钱?我的程序任务里没有这项。”


我要发火了!


辗转几天,我和王八排排站在一处楼盘销售处。我望着陆续被同事捷足先登的客人,眼神炙热,差点儿就要抽出一条小手绢挥舞了,而王八却一脸瘫痪。


“王八,我命令你,去接客……哦不,拉客!不知道就学,不然我把你拆机!”


王八无奈地走到外面去。


我捶捶发软的腿,走进销售处内室喝水,休息一会儿后出来,居然听见了王八的惨叫声!


我立马冲出去一看,王八正被一个三十多岁、一脸花痴的富婆抱着胳膊,他一边躲,一边朝我求助。


着王八被吃豆腐,我的火气“噌噌噌”往上涨。


我一个箭步冲过去,费了吃奶的劲儿把王八从那富婆身边挤开,隔着衣料传来王八劲弹有力的肌肉触感,一瞬间我像被电了一样,整个身子颤了几颤。


我努力控制快红起来的脸,堆出甜腻的笑容,朝这位欲求不满的富婆说:“您是要看房吧,我带你去!”


“我要他带!”富婆一只手抓着我的衣领,一只手指向我身后的王八。


我还没来得及开口,王八毫不客气地掰开富婆抓住我衣领的手,一把将我护住,面目冷峻道:“别动她,我不保证不打女人!”


富婆吃痛,却仍旧色眯眯地盯着王八:“我要买房。”


我从王八身后伸出一个脑袋:“好好好,我带你去看!”


说着又朝她凑近,挤了挤眼,“您先上楼,我待会儿再带他上去。您知道的,这是高档楼盘,上面对这个……不好的作风,查得紧。”


富婆满面红光地上楼了。


我回身扯过王八:“你赶紧从后门走,万一被她抓到,你不想陪都不成了。”


王八一脸惊愕:“那你怎么办?”


我泄气,觉得自己虽说对机器人产生的情愫有些荒唐,却终究对他硬不下心肠。


“我努力努力,如果她实在不买,就算了。”说着我就朝里走,却蓦然被王八拉住了手。


王八用另一只手理了理衣襟,更加容光焕发、帅气逼人,他在我耳旁低声说道:“虽然色诱计划很恶心,但为了你能早日摆脱陆承四那个……渣男的控制,我还是可以将就一下的。别谢我,机器人也有牺牲精神的。”


我热泪盈眶:“王八,晚上回家我给你做红烧狮子头!”


王八微笑着,顺手摸了摸我的头,拉着我的手上楼。


富婆真的是很好色,见着王八上来,三下五除二就签了合同,临走还不忘抛给王八一个媚眼。


我拿着合同,松了一口气,准备和王八手拉手把家还,却见着王八苦笑着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房卡……


我一跳三丈高!

“王八,你什么时候学坏的!”


王八眉头皱成“川”字:“刚刚她塞给我的。合同她能毁约,看来我是不去不行了。”


★机器人会变形


我拉着王八,毫不犹豫道:“你别去了,我不想你去。她毁约就毁约,我没钱就没钱。被陆承四嘲笑就嘲笑,我不想你去!”


王八看着我,眼中闪过一丝愧疚,他双手揽过我的肩,声音中带着安定的力量:“去,没事。我有办法。”


到了酒店大堂,我依旧死死地扯住王八的手。王八回过头来,无奈一笑,宠溺地揉了揉我的脑袋,塞给我一张卡:“我复制了一张房卡。如果你五分钟后等不到我,就冲上去,放心了吧?”


我别扭地点了点头。


王八上去后,我坐在大堂里,简直想扇自己的耳光。明明他只是个机器人,明明我心里还有陆承四,为什么对他和别的女人单独相处感到一万分不情愿呢?


正当我百般纠结,袖子都要扯烂的时候,转角电梯里逃出一个满脸惊恐的女人,正是那富婆,她头也不回地冲出了酒店。


我立马站起来,王八正好优哉游哉地出了另一部电梯,脸上挂着胜利的笑容。


此时离他上楼还不到两分钟啊!


我惊喜之下一把抱住王八:“搞定啦?”

王八揉揉我的头:“搞定了。”


“怎么搞定的?”


王八笑起来,春风荡漾:“苏池,我是机器人,会变形。她被吓到了,当然不敢有想法,也不敢毁约了。”


我望着王八,突然惆怅起来。


去年的圣诞夜,非常大气地嘱咐我和他出门不要带钱包的陆四少,手机和钱包一起被偷了,司机也被他提前打发走了。我站在路边喊饿,他脸色阴晴变化几场,终像壮士赴死一样接受了路边美女借给他钱的举动。


那时我一边吃一边笑,完全停不下来,嘲笑他陆四少也有靠出卖色相吃饭的一天,他郁闷得两个小时没和我说话。


要是他知道我利用和他一模一样的机器人色诱客户,肯定能气得吐血。再加上是他先作死的,没有债务就没有伤害,大概能多吐几升血。


可我却一点儿也开心不起来。


陆承四有时真的很小孩子气,我瞧着他生气的样子,却更加喜欢他。那时虽然看着他有那么大魅力,却从没担心过哪天被人拐走,所以事情真正发生的时候,我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


他吐血之后,肯定又牵着别人的小手满世界晃悠疗伤去了。想想他搂着小嫩模的样子,和别人亲热的样子,一股酸意直冲我的喉咙。


而面前的王八,身姿挺拔修长,面上带着和陆承四相似的不羁与帅气,像挥不去的影子,时时提醒我,就算我喜欢他,也是由于陆承四的缘故。


我放开王八,默默地走出酒店。王八跟着我,在寒冷的夜风中把衣裳披在我身上,伸出修长的手臂将我抱住。我抬眼望他,只觉得夜色格外动人。


★心脏乱跳


事情非常顺利地进行着,我拉着王八卖命一样招揽客户,先上王八的美色,再上我的三寸不烂之舌,最后使出王八酒店内的终极变形绝技,简直所向披靡,我们一跃成为这家售楼处业绩最好的哼哈二将。


难得休息一天,我与王八坐在家里数工资的时候,我才发现,我已经有两个月没见陆承四了。


“八万三千六百九十七。大概再过——”他认真扳着手指,“一年零两个月,你就能还上债务了。”


想起陆承四总是狂傲的模样,我幽幽地叹了口气。


“王八,为什么我还是忘不掉他,明明已经有个和他不同属性的你每天在眼前晃,刷新我对这张脸的看法。”


我向后一躺,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伤怀。我心里琢磨着,等到还完债务,我就把王八送回去,大大方方承认自己输了,也没有太丢脸。


惊觉自己此时躺得歪歪扭扭的,我猛然睁开眼,却发现本该第一时间过来纠正我躺姿的王八并没有动,而是深深地望着我,墨玉般的眸子带着心疼,眉峰微微蹙起。


我呆呆地坐起来,王八却双手扶在我的肩上,让我重新躺了回去。他几乎全身都压在我的身上,笨拙而亲昵地凑在我颈间,关怀道:“累了就休息会儿,我去做饭。放心,我已经学习过了。”


王八挺拔的身影在厨房忙碌,我痴痴地望着,想着待会儿他会用修长的手端出令人垂涎欲滴的饭菜,将身上的围裙解下来,把我带到水池旁,温暖的怀抱从后面围过来,细心摩挲着为我洗手,再将饭盛好递到我手上的场景。


我捂着一颗怦怦乱跳的心脏,赶紧还债的心情更加急切了。


要是我再爱上一个和陆承四长得一模一样的机器人,大概这辈子都翻不了身了。


然而现实总是骨感的,大杀四方的日子才过两个月,就遭遇经济动荡,房地产市场急剧缩水,看房的人门可罗雀。


我卖力搜罗着手上可用的资源,王八也卖力帮着我,可大环境恶劣,这样的努力始终没有成效。我又急又难过,加上入秋天气骤冷,居然一不小心得了重感冒,躺在了床上。


我扯着纸巾,一边流鼻涕,一边感叹:“王八,你知道我上一天班能赚多少钱吗?我不能就这样躺着啊……”


“闭嘴!”王八冷着脸递过来一支温度计,“含着。”


我别扭地拒绝。


“再矫情就塞到你腋下,要被我脱衣服吗?”


我哀怨地转过脸来,乖乖含住温度计。


盯着王八转身去厨房熬粥的背影。我才惊觉:口腔温度计和腋下温度计不是不能通用吗?这小子什么时候也学会吓唬人了?我好好的一个主人还当得有什么尊严?


王八喂我喝了粥后,又半强制性地喂我吃了药,帮我掖了掖被角,吩咐:“睡觉。”


我弱弱地抓着被沿,看着王八脸上此时和陆承四如出一辙的霸道表情,咽了咽口水:“王八,有句话,我不知该不该说。”


“挑好的说,不然我卷钱走人。”

“难怪我老爹说,机器人都难搞。”


王八悠悠地看向我,眼睛眯了眯,迸发出一股摄人心魂的男性魅力。他起身坐在我床边,半个身子俯下来,仿真人体离我越来越近,我甚至能闻到他身上属于男性带着情欲的清香。


他勾了勾嘴角:“我不介意让自己变得更难搞,你还不睡觉的话。”


我欲哭无泪,鼻塞得难受,胸口也毫无规律地怦怦乱跳。


完了,他这样下去,我肯定忘不了陆承四那个小贱人,还赔了夫人又折兵,再次爱上他。


★我喜欢你


不知道是不是被王八突然大发机器人魅力吓的,这一夜我睡得很不安稳,一会儿梦见陆承四勾搭了个肤白貌美、胸大无脑的美女在我眼前炫耀,一会儿梦见我和王八死死抱着不松手,被反异种恋爱联盟炸成了泡沫。


迷糊中有温热的身体靠过来,我下意识就抱住了这条健壮的胳膊,腿一撩,压在了他身上,舒服地睡了过去。


接下来几天王八简直属性大变,揣着愧疚的小眼神尽心照顾我,吓得我赶紧好了。


病好后上班的第一天,我就被销售主管急忙叫了过去,说是有个大客户,指明要我接待。


我兴奋起来,觉着很有可能是王八以前的恩客……哦不,回头客来了,顺带叫了他一起。


当我揣着抱大腿的炽烈目光,带着面无表情的王八推开贵宾室门的时候,突然感觉此时最好有什么东西……一道雷都好,赶紧把我轰晕过去!


陆承四坐在沙发上,跷着二郎腿,戴着宝石戒,就差嘴上叼支雪茄了。


看这架势,他肯定没憋啥好主意。


我僵硬地望向比我更加僵硬的王八,看他没什么救我的打算,我只能努力装作不熟的样子,搓了搓手,给陆承四端上一杯茶:“这位先生,您想看什么房子呢?”


陆承四瞟了我一眼:“你们这里最贵的。”


我咽了咽口水,把一栋半山别墅的资料拿过来放在他面前。


陆承四扫了一眼,站起来:“我买了!”


“陆承四你干啥?”


他脸上的桀骜不见了,逃避着我的眼光,不自然地开口:“你拿了提成,就凑足还我的钱了。”


我快被气笑了:“陆承四你玩我啊?”


陆四少转过脸来,一向底气十足的他不知为何特别心虚的样子:“我知道你为了还债,很辛苦,还病了。是我不对,我陆承四什么时候要女人花过钱?账单的事,就当是我不甘心被你甩的报复。现在我后悔了,不想报复了,就这样。”


说完他就准备走。


我一口浊气喷到胸口,抬手就拽住了他衣领:“陆承四!”


他转过头,一脸惊恐地望着我。


“我们分手,是我甩的你没错!可你要不跟别人亲热我会说分手?现在又做出一副受害者的模样,还报复?不要太过分!”


分手后的心酸在此刻一齐涌上心头,我努力控制住声音里的哽咽:“我现在已经不是你的女朋友了,我承认自己还喜欢你,还忘不掉你,我已经够难受了,你不要再玩我了好不好?”


陆承四欲言又止,伸出手想拥抱我,手却顿在空中,最终什么也没说,夺门而出。


我呜呜地哭着,刚才因为碰见天雷勾地火的场景,怕伤及自身躲出去的王八开门进来,默默地将我搂在怀里。


我迷迷糊糊地看见和陆承四一模一样的王八的脸,用力捶打着他的胸口。


王八这回没有以“卖艺不卖身”的原则傲娇地拒绝,只是默默抱着我安抚。


王八道:“我觉得,陆承四是个浑蛋。”


我一边抽抽搭搭,一边死命点头。


他又说:“以后不要见他了,和我过。”


我把脑袋从他怀里抽出来,一脸疑惑。


王八一脸正气地说:“我喜欢你,苏池,可以让我当你的男朋友吗?”


★做你的机器人


要炸了要炸了……


“陆承四能做的事,我也能做。”王八看我呆愣,继续说道,“我的身体和人类没有区别。”


我不是在想这个啊,大兄弟……


“我有和陆承四一样的外形,也可以赚钱养你,人类的一切活动,我都可以学。”


我努力维持着自己的理智,想着他是个机器人,我不能造孽。


我说:“可你不是他啊……”


“我有什么不好?”


我捂住头,痛苦地蹲在地上。


想着王八刚来时,又懒又馋又傲娇的模样,却在后来甘愿放下身段,出卖色相为我还债。想着他对我宠溺的笑容,想着他温暖宽阔的胸膛,他抱着我揉我头发时迷醉的气息……


“王八,我是喜欢你。可我还没忘掉陆承四,我永远忘不了我和他认识的时候,在沙漠探险队里,他抛下养尊处优的坏习性,用男人的脊背为我挡下一切艰难危险……从那时起,我就知道我会为这个男人着迷一辈子。王八,你很好,好到让我觉得带着喜欢陆承四的心情喜欢你,是对你的玷污……对不起,我好像做了错事,不该把你要来……明天我就把你送回老爹那去……”


“你还喜欢陆承四,为什么不说清楚?”


我不敢直视王八的眼睛:“我们的差距太大,他大概风流惯了,贵公子的狂傲脾气没法改,我不能忍受他和别人亲热,说清楚也没用。”


“如果他证明他能改呢?改得就像我一样,愿意和你吃路边摊,愿意给你下厨,愿意不遗余力帮你,愿意做你的机器人。”


我揪着头发,只感觉脑袋一团乱:“王八,你别说了……谢谢你的好心,但分手了就是分手了。我也不想再爱上和他一模一样的你……”


王八蹲下身来,默默将我拥住,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我忍住鼻腔的酸意。


“苏池,其实——”


王八刚开口,就被外面一阵惊慌的呼喊打断了。


“着火了!陆四少身上着火了!”


★真相


身体的反应快过思维,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人已经奔了出来。我看见艳丽的跑车旁,陆承四全身着火的身影。


我的心跳停了一瞬。


我红着眼朝陆承四直冲过去,却跌进了一个人的怀里。


我抓住王八的手:“王八,你救救陆承四!救救他!”


王八抱住我,朝陆承四的方向大声道:“王八!停止运行,恢复出厂设置,关闭电源!”


他这一喊,火势便小到消失了,而车边的“陆承四”手脚机械般地抖了几抖,瘫倒在地上。


我整个人放空了几秒,望望车边那个,望望身边这个,望望车边那个,再望望身边这个。


“王八”在太阳底下,用含着笑意的眸子直视我。


我看着他,有一种要杀人的冲动。


“解释!不然就算拆不了机,我也能用硫酸泼你!”


“王八”一副讨饶的神情:“你都看到了,我是陆承四,每次我和机器人一起出现的时候,王八才是王八。”


我愣了一秒,反手揪住他的衣领:“陆承四!你个王八蛋!”


陆承四握住我的手:“那个‘嫩模’是我妹妹,亲妹妹。可是你不相信,觉得我恶习难改,直接一句‘分手’就判了我死刑。”


“那你不会解释吗!”我火冒三丈,居然把这浑蛋当成机器人,两个人一起住了这么久,那我睡觉流口水,洗完澡直接穿内裤晃悠的场景他都见着了!


我很想将他灭口,真的。


“本来我也想解释的。”陆承四说道,“我知道你给了我机会,说分手的时候电话一直拖着没挂。”


“那是因为……我把手机放旁边了!”我梗着脖子强行解释。


陆承四轻笑一声,宠溺地揉揉我头发:“可我知道,这样的事以后还会有,一劳永逸的方法就是让你我都相信我的改变。正好我打听到你让苏博士给你做个和我一样的机器人,我就半路上把他劫了,换我自己上场。”


陆承四笑着,似乎陷入了回忆:“一开始真是不习惯,可我看着你为我生气,睡觉还踢被子,看电视不肯老老实实地坐着,躺也躺得不安分的可爱样子,就觉得这个选择是对的。我甚至冒着被发现身份的危险,告诉那些女客户我的真实身份来摆脱纠缠,弥补我一时冲动给账单要你AA的错误。”他直视着我,“苏池,看在我为你做了这么久的机器人,听你使唤,色诱的事都做了,你是不是可以相信我了?”


我梗着脖子:“你骗我的事情怎么算?”


陆承四将我的头埋进他的胸膛,一句话将我放不下面子的固执打散。


“我以后还做你的机器人,任你清算。”


我鼻子一酸,想到他装成机器人还努力自然地关心我,逗我开心,小心却笨拙地制造几场偶遇让我不怀疑,放下身段,替我在售楼处的烈日下一站站一天–我本以为他是机器人身躯可以忍受,原来他也只是以平凡之躯,来唤回我的信任。


我始终觉得不可思议,像他这样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少爷性格,也会为了我,做出假扮机器人这样幼稚又感动的事情。


好在我也没能忘了他,也幼稚到找个和他一模一样的机器人。爱情果然是对等的。他和我,一个财团少爷,一个科学新秀,居然不约而同地玩了一场幼稚到令人发指的游戏。


回想起来,我却觉得格外浪漫。


他摸着我的后背,絮絮叨叨地开始规划:“UB4839要送回去返工了,老是出问题,喜欢自燃。这次就让机器人换个脸,你讨厌谁就换谁的脸,没事时我们一块揍–对了,我还是要亲自给苏博士送去,毕竟还要商量结婚的事情……”


“陆承四。”我突然想起来,抬头问他,“如果今天没有意外发生,你会瞒我到多久?”


他看着我,露出一副赖上我、要我负责的痞气笑容——


“一直做你的机器人,直到你发现为止。”


▣ 作者:十点半文章,ID:gushicg

▣ 转载请联系作者授权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