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没有把女友弄到脸泛红晕了,她不停让我…

轻色书城2018-09-14 22:36:17

‍‍‍‍‍‍‍‍九月,动车上。

一个靠着过道坐的小伙子的在低声咒骂:“老家伙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药,好端端的让我去神山市找什么故人,还催的这么急”

小伙子名叫陈飞,高山村人氏,他口中骂道的老家伙是高山村的老村长。其实他和老村长情同父子,只是戏称惯了,便改不了口了。

陈飞母亲早逝,从小跟着父亲长大,在父亲的要求下一直熟背家中一本古书《玄经典藏》。到了八岁那年,他觉得自己的身体机能发生了明显的变化。眼睛能看穿东西了,也就是俗称的透视眼。

不仅如此,《玄经典藏》包罗万象,医相星卜,风水八卦,武学秘术,应有尽有。陈飞感觉到自己体内明显的有了气息在流动,这让他的力量和速度得到极大的提升,同时还掌握了高超的医术。

十二岁那年,陈飞一次外出回来,发现高山村发生了一场大火,整个村子都没事,只有陈飞的家被烧成了灰烬,父亲不知所踪,不知是死是活。从老村长口中得知,那场大火起的非常突然,当被发现的时候,陈飞的家已经被烧成一堆废墟灰烬了。

从此以后,老村长收养了陈飞,一直把陈飞当儿子对待。

陈飞身怀异能,这些年一直在高山村呆着,帮人看看病,治治伤,日子过的也挺潇洒。可最近,老家伙不知怎么了,一定要陈飞来神山市找一个叫三川的故人。老家伙给了陈飞一个写着地址的纸条,就把他撵出来了。因此,直到上了火车,陈飞还一直在咒骂呢。

挨着陈飞坐的是个带着金丝眼镜的年轻人,再往里靠窗坐着的是个美女,长的很漂亮。

眼镜男看到陈飞坐在他身边之后,不自觉的向里靠了靠,一脸嫌弃陈飞的样子。转过头,对着靠窗的美女,却又露出一副垂涎的模样。陈飞一眼就觉得这个眼镜男不像个好人。

“这姑娘绝对算个大美女了,打扮也时尚,穿着短裙黑丝,一双大长腿,看着就忍不住想摸一摸。”陈飞盯着美女的大长腿暗自道。

不过美女的脸色不太好,面色有些惨白,手一直捂着肚子,似乎身体不舒服。

正在陈飞暗自遐想之际,美女突然起身,估计是要去卫生间。

眼镜男赶紧把腿一侧,很绅士的示意美女过去。可在美女经过的时候,又有意无意的用手在美女腿上蹭了一把。

美女没察觉到眼镜男的举动,急匆匆的出去了。从陈飞身边经过时,还刻意和陈飞拉开了距离,看样子有点嫌弃陈飞。

这也难怪,谁让陈飞穿着一身洗的褪了色的衣服,还一身汗味,看着就跟土包子一样。

眼镜男得意的看了一眼陈飞,把手伸到鼻子下面闻了闻。

“这家伙不是有病吧?”陈飞乐了,懒得搭理他。

一会,美女回来了,脸色似乎更难看了,捂着肚子。走进座位的时候,还是刻意避开了陈飞,经过眼镜男的时候,又被眼镜男有意无意的蹭了一把。

美女坐下之后,眼镜男仔细看了看美女的脸色,一副关切语气问道:“姑娘你没事吧?”

美女摇了摇头,但脸上痛苦之色明显的显现了出来,手紧紧的捂着肚子。

眼镜男道:“姑娘你哪里不舒服的话可以跟我说,我是一名医学研究生,也即将是一名正式医生,我可以帮你看看。”

眼镜男这番话没引起美女的回应,倒是引起了车厢内周围乘客的关注。

“哟,原来是研究生啊,怪不得长得这么斯文,高学历人才。”一个大妈道。

“还是医学研究生,以后肯定是个大医生,前途好啊。”另一大妈接着道。

“.”

周围一群乘客纷纷围过来跟风夸赞起眼镜男,好像夸赞眼镜男之后,自己看病就能变得容易了一般。口水唾沫溅的陈飞脸上身上都是,眼镜男在一旁一副洋洋自得的模样。

旁边美女脸色越来越难看,已经一片惨白,捂着肚子,趴在桌子上,难受的哼了出来。

眼镜男见状,赶紧从行李架上取下自己的行李箱,打开后拿出了一副听诊器熟练的挂在了脖子上,又拿出一个围帘道:“我要给这位姑娘看病,需要一个独立空间,麻烦大家帮忙围一下。”

陈飞向后枕着双手,翘着二郎腿道:“我看这位姑娘应该是肝气不舒,脾胃失和,气血耗散过多所致,不知道这火车上有没有红糖水,加点姜汤,配合我独特配制的药丸服下,立刻见效。”

眼镜男疑惑的看了陈飞一下,道:“你也是学医的?”

陈飞道:“我在村里的时候经常给人看病。”

“原来是个土郎中,在这装神医。乡巴佬,告诉你,我是正经医生,我现在要给病人看病。这年头真是犯罪成本太低了,什么人都敢出来冒充医生行骗,哼。”眼睛男一听陈飞只是个江湖郎中而已,顿时一通批,说完俯身翻自己的行李箱。

“一个土郎中在这瞎捣什么乱,别耽误人家医生治病救人。”先前说话的大妈翻着白眼看着陈飞道,对陈飞这样的乡巴佬,没必要客气。

“现在很多骗子都自称土郎中,其实是什么都不懂,骗了钱还害了命。”

周围乘客一人一句的,都把陈飞当做骗子骂了起来,个个对陈飞一副鄙视的样子。

后排一个龅牙站了起来对着陈飞道:“小子,你要再敢耽误这位医生治病救人,别怪我对你不客气。”说完转过头,对着眼镜男一副点头哈腰的样子,上前帮忙把围帘挂在窗户挂钩上,把美女围在里面。

能结识上这位医生朋友,以后看病就方便多了,龅牙暗笑道。

眼镜男现在要钻进这个单独隔出来的空间里,给美女听诊,到时,自己的私欲就能满足了。

眼镜男嘴角抹过一丝不易被察觉阴笑。

这一切都被陈飞看在眼里,这眼镜男绝对不是个好东西。

陈飞打开透视眼,看向眼镜男,眼镜男的想法立刻全部呈现了出来。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