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先生争执导致的头疼

许俊丽2019-01-13 02:39:48

家里的生抽和酱油都用光了,下午我就想着去超市买生抽和酱油,顺便出去遛遛,透透气,活动活动。

 

刚出了门走了不到二百米,手机响了,我掏出来一看,是好友发来的微信,一看就是来求救的。

我一般都是习惯用电脑打字详细聊天,这出了门,用手机打字也不方便,我就直接给她打电话了。

 

我张口就说:你怎么了啦老大?

 

她说:我头疼啊,我头疼一天了,都快疼死我了!

 

我说:头疼?然后我脑海中出面的画面是一种又紧实又像冰冻的样子的一个头部模型。

 

我就问她:是冷疼冷疼的那种疼吗?

 

她说:我也不知道是啥疼,我感觉一下哈!好像是头部中间一圈的那个疼。

 

她说她是头部中间疼,可我的脑海中出面的画面是头部左上角那部分疼。然后我就把我的感受告诉她了。

 

她又感觉了感觉了,说好像整个头都有疼的感觉,只是左上角那部分好像严重些。

 

她一边说着,我在电话这边听着,她在说时,我的脑海中出现的那个左上角疼的画面就更清晰了。一种绷着紧紧的,向里面收着的肌肉的感觉。

 

我就想起来了两年前的一件事儿,我去这位好友的地盘去探望她,我们俩坐窗边聊天说话,她的先生在不远处跟另外几个朋友在聊天说话。

 

她的先生走到我们俩跟前,跟我客气的打了招呼,然后就跟他的妻子说话了,虽然听着语气很正常,可是感觉有些询问又有些质问的样子:“这都中午了,中午饭怎么安排啊?你安排了没有?具体是做着吃还是叫外卖?不论是做着吃还是去外面吃,你都得先有个话,我们大家心里都得知道具体怎么着不是?光这样啥也不安排,不知道具体要怎么着,也不是一个事啊?”

 

我的这位好友,刚才还跟我哈哈大笑聊天,在面对着他的先生的时候,我看到她仍然是在笑着,可是,是有点怯怯的笑,什么也没有说,好像有点紧张,有点绷着的感觉。

 

想到了这件事儿, 我就在电话里问她说,今天你先生又给你布置了什么任务了吗?

 

她听到我这么问她,她好像愣了一下,说,我这头疼跟我先生有啥关系啊?

 

我就把我想到的两年的事情告诉了她一下,我说我觉得她那个头部的感觉特别像两年前她在面对她先生时的那个身体状态,所以我才这么问她。

 

她说她完全不记得那件事了,不过我在跟她说时,她说她感到有一些愤怒。

 

我问她的头部的感觉是不是松散了一些?她说是的,是有一些松散了的感觉。

 

我的脑海中出现的画面,就好像是那个冻的很久很紧实的牛肉,化了一些,肌肉腠理之间,有了些空隙的感觉。

 

然后她跟我说,昨天下午在车上跟先生因为生意上的事儿,意见不一致,产生了激烈的争吵。中间,他暴怒了,吓得她突然呆住了那个感觉。

 

我问她:你说先生暴怒 了,那先生具体说了什么话做了什么动作,你认为他暴怒了呢?

 

她说:他在开车,把右手砸到了中间。

 

我说:哦,他在开车,是用右手砸到方向盘的中间么?

 

她说:不是砸向方向盘的中间,是砸在了两个座位中间放水瓶的那个位置,水瓶都砸变形了。

 

我说:他这样的时候,你什么感受呢?

 

她说:我觉得恐惧,吓坏了,以为他要来打我。

 

我说:好,你现在可以想像着你先生在你面前,你看着他的眼睛说:“你把右手砸向中间,水瓶都砸变形了,我看到你这个样子的时候,我觉得很害怕。”

 

她说:他就在我旁边呢,我不用想像。

 

我笑了,说:你可以看着真实的他的眼睛说,也可以想像着他站在你面前,你看着他的眼睛说。

 

不过我仍然建议你可以想像着他站在你面前,你看着他的眼睛说。因为我们的感受都是自己的。虽然面前站着现实中的人会更方便真实些,可是我们面对的是自己的感受,所谓现实中的人,也是自己的投射,我们的感受,其实跟那个真实存在的人没有什么关系。如果面对现实中的人的话,万一表达不到位,没有掌握好分寸,激起了对方的情绪,现实中解决比较麻烦。所以,不如跟想像中的人说,更妥当些。

 

她照着我告诉她的做了,头部左上角疼痛散去了一大部分。

 

我有点想挂电话的感觉跟她说:这样可以了吧?你舒服些了没有?

 

她说:是左边头部轻松了许多,但是还有一个小角落,就是太阳穴那一块儿,还有点疼。

 

我其实不太知道太阳穴具体指的是那儿,我脑海中出现的画面,类似于头部的一个旮旯还有一小块黑呼呼阴影部分。

 

她跟我说,一般她跟先生有争执的时候,她的内在确实会有害怕的感觉,但是在外部的表现上,她的语言会很尖锐和锋利的针对过去。

 

我问她说:是不是你虽然会在语言上会有很尖锐和锋利的争斗,是不是有一个部分,你从来都是躲着的,不敢或者说是不忍去戳他。具体这个部分指的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她说她也不知道我说的这个部分她有没有,但是她说,争吵肯定不会向死里吵。

 

我让她说:“我想躲着你。”

 

说完这句话,我觉得那个旮旯的阴影也变淡了。她也说太阳穴不那么疼了。

 

我想这下可以挂电话了吧。她又说,后脑勺还有一块,沉沉的疼。

 

她跟我说这句话时,我正在过马路,我边看着左右来往的车,一边感受她说的后脑勺。出现的一个画面是:一个姑娘,有点赌气的坐在那儿,有点憋气,有点小嘟着嘴,嘟着嘴,但是还是闭着的嘴巴。

 

我让她说:“我也有看你不顺眼的时候,可是我不知道怎么表达出来,我只好自己憋着。”

 

她在慢慢的说话,我觉得后脑勺的阴影也变淡了。她也说后脑勺变轻松了,而且说的时候,带动肚子也轻松了一些。

 

我想这下可以挂电话了吧。她又说,我头部中间还有一块儿。我觉得那一块儿,特别像夏天从冰柜里拿出来的冰棍,在常温的环境中放的时候有点长了,有点变得松变得溏的冰棍,虽然有点松有点溏了,可还是冰棍啊,还是凉的,还是冷的。

 

我让她说:“我觉得心凉,我觉得心寒!”

 

然后我感觉到她头部中间的疼也变淡了。   头部好像还有些星星点点的一些小疼的地方,或是觉得已经不重要了。

 

我觉得我的这位好友,她自己会接着给自己做进一步更深更详细的处理。我不需要多做什么,我只是表达一下我自己的感受和看法就可以了。

 

她是下午3:57给我发的微信。我们是3:58接通的电话。4:17挂的电话,前后用了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

 

现在的时间是2017年6月11日晚上22:21分,刚才,我把上面写好的部分给我的好友看了看。一般我的案例写好之后,都会给案主过目,案主觉得符合事实,没有泄露隐私,案主同意发的情况下,我才会在公众平台上发布。我的好友告诉我说,我下午跟她打电话,挂了电话半个小时后,所有的不舒服的感觉全部消散了已经。

 

 

 







许俊丽

混吃混喝混等死,兼撞南墙专业户



自己琢磨自己玩任何我觉得好奇的治疗方式


关注我的公众平台,请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想对我有更多的了解,请加我的工作微信号15801633072,或者扫描下面的二维码名片:

若有急事找我,或有具体的事情要与我联系,如洽谈合作,咨询,拍打等需要给我送钱的事情,请扫下面的二维码加我的私人微信号,切记,若无具体的事情请不要加我,不然,你会很尴尬的: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