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丨《俞先生,你站住》③

魅丽飞言情2018-07-10 17:46:45

《俞先生,你站住》

定价:29元

上市时间:11月


作者简介

任与自然:一个有脑洞的神经病,懒癌晚期,喜欢吃饭睡觉打游戏。文章风格多为轻松,诙谐,初恋癖。


内容简介

黎子衿觉得,一定是哪里出问题了,才让她在一年内经历如此多的怪事。


好端端工作的她,因为一只乌龟被解雇;进入大企业工作,却被Boss派去送快递。


为了高薪,黎子衿忍受了一切,直到……Boss搬进她家,升级为粘人小醋坛。


她决定打击报复,争取做到比他还粘人!不光要承包他的恋爱,更要偷走他的心。


眼看就要成功时,却遭到了初恋与终极大总裁的双重阻碍。


有甜蜜诱惑,也有致命威胁。


黎子衿一拍桌子统统无视,这个boss,她要定了!



《俞先生,你站住》③

前一秒还在看手机的俞成谦一见到黎子衿,迅速收起了手机,他从沙发上站起来:“正好你回来了,走。”


“去哪儿?”黎子衿疑惑,心想你是怎么进来的?!


“找杨佳佳。”俞成谦晃了晃手机,“她电话打不通。”


黎子衿的疑惑还未来得及说出口,就被俞成谦拎了出去。俞成谦头一次耐心地跟黎子衿解释:杨佳佳闹脾气,玩失踪,俞成谦找不到她,而黎子衿作为他的下属、他女朋友的室友,有义务来帮他。


闹脾气,玩失踪……黎子衿吞了口口水,俞成谦,你确定杨佳佳是在闹脾气而不是和小白脸跑了吗……


“她平时都会去哪里?”俞成谦从倒车镜里盯着那辆从他出公司起就一直跟着他的车,开口问道。


天已经全黑了,雨刷在车窗前晃来晃去。黎子衿忍着腹部的不适,友善提醒:“或许是在舞蹈教室?佳佳挺喜欢跳舞的……”这的确是个善意的提醒,舞蹈教室这种地方,应该不好上演出轨大戏!


杨佳佳常去的舞蹈教室在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是某破旧的校区里唯一完好的建筑。


雨越下越大,地上积水也越来越多,周围没灯,黑漆漆的一片。黎子衿跟着俞成谦下车时,阵阵寒意直往她身上涌,她抱着肩膀打了个冷战。结果运气太好,她刚迈一步就踩进了一摊水里,那凉爽简直难以言喻!黎子衿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被“大姨妈”折磨的惨状……


黎子衿随俞成谦进了教学楼,楼里空旷,连脚步声都带着回音。俞成谦率先推开一间教室的门,里面黑漆漆一片,什么都看不清楚。黎子衿紧紧跟在他身后,想在墙壁上摸索一下,看是否有灯的开关,待她摸索了半天刚摸到一排开关,另一只大手便覆了上来。


这手掌温热,烫得黎子衿心头猛地跳一下。她迅速把手抽了出来,慌乱之时往前走了一步,结果恰好撞进俞成谦的怀里。


漆黑的教室里一片安静,黎子衿似乎能听得到俞成谦的心跳声,扑通扑通,规律而有力。由于是下雨天,黎子衿对气味特别敏感,她清楚地闻到俞成谦身上那股清新又透着闷骚的香气,的确好闻。


但她没心情闻,她像被吓到似的,向后大跳了一步,嘴里默念:“非礼勿视,非礼勿视!”与此同时,室内的灯终于被打开了。黎子衿拿双手挡住刺眼的灯光,良久才适应。她舔了舔唇,注视着俞成谦。


他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在教室里巡视了一圈,没看到杨佳佳后面无表情地出了教室,顺便还对在原地站着的黎子衿说了一声:“走啊!”


黎子衿看到他这副模样就放宽心了,她以为会很尴尬……果真不该和舍友的男朋友单独行动!


黎子衿又跟着俞成谦一路看了一楼的全部教室、二楼的全部教室。俞成谦推开门时的动作淡定从容,丝毫看不出着急的样子,两个人就这样走到三楼走廊的尽头,终于看到某间教室亮着灯光。


俞成谦的情绪似乎忽然转变了,他没顾身后的黎子衿,独自走上前,干净利落地一把将门推开。


杨佳佳果然坐在里面,戴着耳机好像在听音乐。看到俞成谦和黎子衿,她显然吓了一跳:“俞……你们怎么来了?”


黎子衿想回答杨佳佳的问题,但这个时候她开口说不大好,毕竟是人家小两口的事情,于是她选择沉默观看。


俞成谦渐渐逼近杨佳佳,伸手夺过杨佳佳的手机。杨佳佳的手机连着耳机,扯得她叫了一声。俞成谦动作很粗鲁,他似乎眼中冒着火光,直直地看着杨佳佳,一句话都不说。周围是一片死寂,三个人皆不讲话,气氛顿时冷到了零点。


连黎子衿都被吓到了,她记得刚才俞成谦并不是这样,怎么见了杨佳佳就跟要杀人似的……莫非是人格分裂?


半晌,俞成谦冷笑道:“飞行模式?”话音刚落,他举起手机狠狠往地上一摔,“我叫你跟我玩失踪!”


“啪!”


声响很大,杨佳佳明显一哆嗦,摔在地上的手机当场四分五裂。杨佳佳吓傻了,黎子衿也吓傻了,她张大嘴巴,惊得不敢说话,生怕俞成谦上前生撕了杨佳佳。


没想到他发起火的样子,还挺凶的……


杨佳佳回过神,可怜巴巴地盯着俞成谦,嘤嘤地哭出声来。俞成谦理都没理,扭头走出了教室。


黎子衿叹了口气,佳佳啊佳佳,有这么痴情多金颜值高的男朋友,你还跟着豪车跑,这多不好啊!她想上前安慰一下被吓哭的杨佳佳,领子却在这时一紧,她被俞成谦从后面拎了出去……


俞成谦生气有多可怕,刚刚黎子衿算是见识到了,此时她蹚在冰凉的雨水里,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俞成谦递了把伞给黎子衿,然后开车把她送回了家。


黎子衿手握俞成谦的伞,望着他开走的车,由衷叹气,这真是一个可怜的男人!


但很快她就知道,可怜的不是俞成谦而是她自己了。那天晚上杨佳佳一直没回来,黎子衿吃过晚饭就早早睡下了。大概是因为受了凉,凌晨的时候,她被一阵腹痛疼醒了。躺在床上的她手脚冰凉,阵阵眩晕。她痛经一直很厉害,只要有一点照顾得不稳妥,半条命就几乎没了。何况她晚上还踩了那么久的凉水,估计会九死一生了……


黎子衿捂着肚子在床上滚了好一阵,终于抖着双腿摸下床,吃了几片止痛药又喝了杯红糖水,但还是不抵用,到后来吃进去的全部被吐了出来。黎子衿跪坐在地上,把空调开到30℃,身上冒的依旧是冷汗。她整个人难受极了,一整夜上吐下泻,直到凌晨天刚蒙蒙亮,她眼前一黑倒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正开早会的俞成谦一直觉得自己忘了什么事,摸着签字笔思前想后,猛然想起昨晚他溜进黎子衿的房间里记了一串手机号码的那张字条,貌似遗落在茶几上。当时只顾着收手机了,完全没记起那张重要的字条。


他一门心思想着这事,下了早会,直接把车开到了黎子衿的家楼下。俞成谦拿着杨佳佳给他配的钥匙,打开了房门,一股热气扑面而来,使得俞成谦眯起了双眼。他没敢磨蹭,直奔着茶几就去了。


那张字条果然安静地躺在茶几上,他将字条收起来,刚想离开,眼睛一瞟,便看到了沙发边躺在地上的黎子衿。


俞成谦吓了一跳,只见黎子衿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他心里猛跳了一下,连忙走上前去蹲在她身边,试探性地问一句:“你死了吗?”


黎子衿一动不动,不作声。


他又推了推黎子衿,她还是毫无反应,完全和死了一样。


俞成谦倒吸了一口凉气,他是最怕看到别人昏倒生病的,大概是因为儿时看到过的场面对他的冲击太大,此刻看到面前的人直挺挺地躺在地上,他惊得出了一身冷汗。她……真的死了?想到这里,他顿时跌坐在地,脸上血色褪尽,竟比黎子衿的脸色还要惨白,他目光发直,伸出手颤抖着探了探黎子衿的鼻息。


还有呼吸!呼吸是热的!


俞成谦近乎狂喜,他利落地抱起黎子衿,迈开步子朝门外跑去。


黎子衿感受到他人的体温与颠簸,沉重的眼皮微微掀开了一点,她所能看到的是白皙削尖的下巴,以及紧抿的嘴唇。仅存的意识让她立刻想起了面前这个人是谁,她张了张口,却一个字都吐不出。大概是太疲惫了,眩晕感再度袭来,待她再次睁开眼时,自己已经被俞成谦抱进了医院。


“总监。”她艰难开口,意识一点点回归,逐渐清晰了起来。


“你醒了?你等着,马上就轮到你了。”汗水顺着俞成谦的侧脸流下,他脸颊微红,是运动过的表现,不过即便他大汗淋漓,身上的气味还是如同昨晚一般好闻。


“不是……我没事,我真没事。”黎子衿大窘,她以前也有过这样的昏厥,不过不是什么大毛病,眼前的状况让她有点迷醉啊!


“别说话!”俞成谦警告她。


话音刚落,一群护士就跑了出来,帮俞成谦抬住了黎子衿,黎子衿就像一头猪一样被抬走了,俞成谦终于松了口气。


五分钟过后,俞成谦便听到病房里的护士喊道:“黎子衿的家属!”


俞成谦急忙走了进去,黎子衿躺在病床上,正挂着水,看到俞成谦进来,她把脸微微别了过去。她已经预见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了……


“护士,她是什么病?”俞成谦问。


“痛经引起的休克,注意休息就好了,最近受凉了吧?”


“痛……”俞成谦脸色有点难看,黎子衿简直可以看到有黑线从他脸颊划过,她握紧了被角,尴尬到恨不得去死一死……


“痛经!”护士强调了一遍,“身为她的男朋友就多多照顾一点。”说完,护士推着小车出了病房,只剩下俞成谦与黎子衿面面相觑。


半天,俞成谦才张开嘴,嘀咕着:“你这病也是挺奇异的……”


“不……不好意思,总监,害你担心了。”黎子衿烧红了脸,连连道歉,“不过你是怎么发现我的……”她没记错的话她应该昏倒在家里了,难不成她和俞成谦心有灵犀了?


“我昨天U盘落在那儿了。”他开口解释,又补了一句,“钥匙是杨佳佳给的。”


她就知道!


黎子衿叹了口气,又开始向俞成谦道谢:“谢谢你,真是麻烦你了,太感谢你了,总监。”她之前一直觉得俞成谦小心眼、爱记仇,但如今一看,他人真的蛮不错。想到他抱着自己跑得飞快,又想到他收留自己在公司里上班,感激之情便堆在心头,久久不散。


“没什么,我先走了。”俞成谦被她说得有些不好意思,扭头想走。


“总监!”黎子衿开口叫住了他,俞成谦回头,看到黎子衿一双水灵的眼睛正夹杂着某种情愫看着他,她半晌才说,“真的谢谢你。”


俞成谦浑身一抖,被这诚挚的道谢“感动”到了。大概是因为之前跑得太久了头有些晕,俞成谦瞬间开启了口不择言、神志不清的犯病模式:她是要以身相许的节奏吗?不然怎么会有那种表情?要不要解释一下?


“不客气,我只是看你长得有点像我小时候养过的一条狗。”说完,俞成谦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病房。


黎子衿原本十分真诚的笑意碎了一地。


长得像他养过的狗?像狗?


浑蛋啊……


黎子衿挂完水又回家休息了一天,才感觉好了些。公司里来电话叫她周三再去上班,她不禁感叹公司还挺人性化的。


周三那天,黎子衿满血回归,刚到公司就碰到了陈帆。陈帆先关切地问了几句,然后兴高采烈地说:“黎小姐,告诉你个好消息!你不用再送快递了!你升职了,今天就可以到技术部去工作了!”


“真的?!”黎子衿高兴得脸都红了起来,“太好了,谢谢你,陈助理。”


“这是你自己努力的成果,不用谢我,你得谢总监!走,我带你去你工作的地方。”


总监,俞成谦。黎子衿想到这个人,脑子里的画面都是他抱着她进医院的样子,他下巴好看的线条和浓密的睫毛,还有他有力温暖的臂膀,还挺有男友力的啊……等等!黎子衿想到这里,强迫自己中断了回忆。


她乖乖跟着陈帆从前台绕过会议室,又走过了玻璃长廊,终于来到了她一直想去的技术部。技术部是什么地方?不就相当于整个公司的核心部门啊!这表示着她距离成功已经越来越近了。


“就是这儿。”陈帆指了指像模像样的办公桌,对黎子衿说道,“你要继续努力啊!”这儿是离总监办公室最近的地方了……


黎子衿激动地看着那里,四方的办公桌上摆着一台笔记本电脑,还有一盆仙人掌,太酷了好吗?!她又向陈帆道谢了很久,才平复心情坐了下来。


“那个,我是什么职位?”黎子衿搓着手掌,有些期待地问道。


陈帆想了想,说:“很快你就会知道。”


很神秘,她喜欢!


黎子衿喜滋滋地收拾着自己的新办公桌,椅子还没坐热乎呢,周围一阵嘈杂:“总裁回来了!总裁回来了!”


她不由得瞪圆了眼睛,终极大Boss要出现了?她猛地站了起来,实在没能收敛那颗八卦之心,跟着跑到小角落去偷看了。


黎子衿来了一个多月,头一次见到公司里的人这样紧张。各个部门的经理处站成两排,远处六个戴着墨镜的保镖越走越近。黎子衿瞪大眼睛看,六名保镖的前面站了位身穿墨黑色西服的男子,此刻迈着大长腿朝着俞成谦走去。


他双手自然垂放在身侧,身体挺直,只是这样从远处走来,就已经把黎子衿的目光全部吸引了过去。周围的人刚还讨论声连成一片,现在却鸦雀无声。似乎所有的人都在盯着他看,而他始终目不斜视、旁若无人。


“总裁好。”待他靠近,两排的公司职员齐刷刷成四十五度鞠躬。


总裁连头都没点,继续朝前走。他一头利落的短发,面无表情地盯着前方某一处看,坚挺的鼻梁上方是一双锐利又深邃的眼睛。只不过看了一眼,黎子衿就出了一身冷汗,这才是霸道总裁啊!这么强大的气场她也是头一次感受到。


总裁的步子终于停下了,黎子衿再次看过去,发现俞成谦正站在总裁面前,他头微低,一直没直视眼前的人。


黎子衿想起,陈助理说过没有人不怕大Boss,俞成谦也不例外,现在看来的确是这样,俞成谦可真是个可怜的小打杂的……黎子衿叹了口气,准备离开,结果俞成谦的声音忽然传到她耳朵里,他说:“哥。”


她被口水一噎,哥?!


“什么情况?”


黎子衿再次把头凑过去,身边有热心同事为她解释道:“Artico十年前叫俞氏集团,执行总裁叫俞天,是总监的哥哥,董事长是总监的父亲。”


好吧……黎子衿明白了,她承认自己是个愚蠢的人,即使俞成谦在打杂,Artico也是他家的。只不过既然都是一家的,为什么兄弟俩长得毫无相似之处?俞成谦跟俞天比起来,显得太稚嫩了点。


她看到俞成谦与俞天说了几句话,然后交给他几份资料,俞天才再次带着一群人离开。俞成谦在俞天离开后才抬起头,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黎子衿总觉得俞成谦的脸色不大好看。


晚上下班,陈帆说今天有事,不跟黎子衿一起走了,于是黎子衿拎起包默默走到了电梯口,电梯门刚打开就接到了闺蜜胡婕的电话。


胡婕问到黎子衿现在的工作情况,黎子衿一一汇报。等胡婕问到黎子衿的Boss时,黎子衿斜着嘴笑了笑。她踏进电梯,发现里面站了不少人,按了下关门键,黎子衿开始对着胡婕吐槽。


“我的Boss啊,”她故意压低了声音,继续说,“人挺好的,就是不大会说话!”


黎子衿想起了俞成谦说她长得像他的狗,心里气不打一处来:“臭傲娇男!你见过总监躲起来玩《连连看》吗?就是他!对了,还有,我今天路过他办公室的时候,发现他捧着一杯咖啡发呆,那样子真像个忧伤的小清新,哈哈哈哈哈哈!”


黎子衿说着说着,透过反光的电梯门发现身后的人自动让成了两排,不禁觉得有些奇怪。但她还未来得及多想,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了,一楼已到,她咧着嘴一脚迈了出去。这时,肩膀却忽然被身后的一双手扣住了。


黎子衿回头,登时腿一软,险些跪到了地上。


什么叫惊悚!什么叫崩溃!


俞成谦仿佛没看到黎子衿呆傻的神情,对她微微一笑:“来,你跟我来。”


黎子衿要哭出来了,吓得脸色惨白,此刻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脑子里就像有一面锣被敲响,咣咣的,带动她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她满脑子想的都是“别杀我,别杀我”……


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黎子衿居然感到前所未有地害怕,她乖乖跟在俞成谦身后,战战兢兢地盯着俞成谦的背影,分分钟想撕烂了自己这张破嘴,都怪自己好死不死非在公司的电梯里说人家坏话。亏俞成谦之前还带她去医院,他那么小气,怎么办,她会不会被炒掉啊?


俞成谦将她带到没人的角落里,背对着她,一句话都不说。


黎子衿看不到俞成谦的脸,愈加慌张,浑身上下都在抖。足足抖了一分钟后,黎子衿耳畔忽然回响着胡婕教过她的一句话:“如果你犯错被上司逮到,千万不要死不承认!如果你不承认,将来上司肯定会一直为难你,直到你滚出公司。我这里有一招百试百灵,我告诉你啊……”


黎子衿顿时醒悟了,她双拳握紧,下了很大决心般冲着俞成谦的背影狠狠鞠了个躬,万分虔诚地说:“总监,我知道错了,今天都是我不好,求你原谅我。现在错误已经造成,要不然……要不然你弄死我吧……”


俞成谦向来俊朗的脸上一片紫黑,像个魔鬼一般冲着黎子衿怒吼:“隔墙有耳!隔墙有耳!你懂不懂啊!没出公司你就敢说我坏话!亏我好心收留你,我让你嘴贱!”说完,一个耳光扇上去,“啪”的一声,打得黎子衿一激灵……


黎子衿猛地从桌子上爬起来,身上早已是汗流浃背,看了看表,已经凌晨三点,她不禁抹了把冷汗,居然趴在桌上睡着了。


俞成谦的脸已经成了她的噩梦了,这可真是个令人忧伤到想落泪的故事……


黎子衿摇摇头,赶紧拿起笔,继续写俞成谦要她写的检讨书。想起俞成谦的背影,简直叫人后怕,他全程都没给个正脸,走出电梯后只说:“怎么惩罚你,我还没想好。今晚你先写一份八千八百八十八字的检讨书,标点符号不算,字迹工整,态度必须诚恳。记得,一句都不能重复!”


八千多字那可是十篇高中作文,当年黎子衿写毕业论文都没像现在写得这么呕心沥血。可是没办法,给钱的那叫大爷!谁叫她非在公司里说这些……


黎子衿一直奋笔疾书,到最后拼了老命,把《三字经》《出师表》乃至《长恨歌》抄了个遍……如果俞成谦再说不行的话,她是真心打算“扑通”一声跪下磕几个响头来着。


完成后,她扔了笔倒头就睡,大概是写得太卖命了,第二天闹钟响她完全没听到,叫她起床的,是梦中俞成谦那张脸。


比闹钟管用,瞬间惊醒。


黎子衿起床看到镜子中像鬼一样的自己,有气无力地哼了一声,这时终于能体会到什么叫作死了。


一个半小时后,她准时出现在公司里,偶遇陈帆。陈帆看着黎子衿并不好看的脸色,感叹一声:“黎小姐,你是不是又做错事了?”看俞成谦今早一来就不开心,而她又面带倦色,他掐指一算,就能猜出个七八分了。


黎子衿一把辛酸泪流出来:“我错了,真心知道错了,我昨天……在电梯里多说了几句关于总监的话,总监他不会把我炒了吧?”


“放心吧!”陈帆笃定地说,“他绝对不会炒你的。”


黎子衿舒了一口气。


“不过最近你恐怕要辛苦一些了。”陈帆安慰道。


黎子衿一口气卡在嗓子里,差点背过气去……


子衿子衿,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当年黎子衿她妈为她取这个名字的时候,寄予了无限美好的期望。她希望黎子衿长大是亭亭玉立的,是温柔大方的。


但是……


酒席之上,黎子衿实在无法忽视大腿上那只咸猪手了,微笑着对李总说:“李总,我给你表演个魔术吧。”


说完,她拿了一个苹果过来,放在李总面前,对他咧嘴一笑:“空手劈苹果见过没?就这样!”


她面部狰狞地一掌劈下去,只听“咚”的一声,原本完好无损的苹果四分五裂,还有苹果末飞到了李总那张猥琐的老脸上。热闹的酒席上顿时一片寂静。李总脸绿了,他哆嗦着收回手抹抹脸,冲酒桌上其他目瞪口呆的人尴尬一笑:“来,吃饭吃饭,呵呵,这小姑娘还挺厉害的。”


没过多久,饭局就结束了,黎子衿拦了辆出租车回去了。


黎子衿终于明白了陈帆说的那句“最近你恐怕要辛苦一些”究竟是什么意思了。原本她只要整理一下公司的资料、上上下下地送快递,现在白天在公司工作,晚上还要陪着客户吃饭。


自己嘴贱,她认了;先前俞成谦叫她给公司里的人送了好几天的咖啡,她也认了。不过,俞成谦把这种客户分给她,是不是太过分了?她看着红肿起来的右手,拿手指碰了碰,差点疼出眼泪来。看来是要废了,黎子衿忍痛去小诊所开了贴膏药,把右手裹了个严严实实。


路过宠物商店的时候,她还买了一只新的宠物龟。回到家把它放进糖饼的旧居里,黎子衿思前想后,决定为宠物龟起个新名字,叫上万。成千上万!千年的王八,万年的龟!


【未完待续】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