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繁荣的背后

偶尔治愈2018-12-05 17:48:02

《经济学人》的这篇文章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政府对于中医的扶植,在一定程度上是寄希望于它解决全科医生短缺,把中医做为基础医疗社区医疗来使用——当然,这其中隐藏着某种危险。


方元环顾这间那挤满了人的商店,高兴地说生意很好。


他在俄罗斯有一个可靠的供货商,医院和制药公司排队抢购他的货品——鹿角。它们缠绕在一起,胡乱堆在地上的大网里。在中医的理论里,鹿角可以用来治疗乳腺疾病。


商店的墙上挂着鹿头装饰品,鹿头的下方,还有一只带着弯刀状黑角的赤额瞪羚。


「这个我不卖」,他显然有点急了,「这是濒危名单里的动物。」


方先生在世界上最大的中医市场做生意,这个可以追溯到 2500 年前的诊断和治疗系统的市场规模令人震惊。交易的市场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方先生是一万个生意人中的一个。


市场坐落于一个叫亳州的小城镇,离最近的火车站要驱车三个小时才到。


他们卖一切你可以想象的医药材料:


沉香木碎片,据说沉香木燃烧的烟可以清洁肺部;


晒干的青蛙和壁虎;


泡在酒精里的鹿鞭,据说有助于治疗运动损伤;


西藏虫草,被誉为「喜马拉雅山脉的伟哥」,比黄金还贵。


这个市场有全中国中草药的定价。在早上九点之前,样品间就挤满了批发商们。亳州市场是中医极度繁荣的一个标志,也是这种繁荣的结果。



在中国,提供中医治疗的医院(包括纯中医和中西医结合疗法),从 2003 年的 2500 家发展到了 2015 年的 4000 家;


2011 年以来,执业医师的人数增长了 50%,增长到 45 万 2000 人;


中国食品药品监督局批准了超过 6 万种中药,这个数量占世界第二大医药市场中国的三分之一;


在 2015 年,910 万人去中医院和中医医生求诊,占整个医疗护理市场的 16%,在 2011 年,这个数字是 14%。


虽然中医一直被受过现代医学训练的医生和科学家怀疑,但它在中国的再次繁荣似乎不可阻止,部分原因是人们预对防性医疗的巨大需求,人们相信中医能够帮助他们「防患于未然」,避免进行更贵的治疗。


对一些人来说,获得昂贵的中药药材,例如虫草,是一种身份地位的象征。「在过去的几年中」,来自康美医疗的李宁说,「对中医更广泛的认可,是因为人们钱包里有钱了,更关注自身的健康。」


中医的繁荣也得益于政策层面的倾斜,2012 年以来,政策层面一直坚持中医和西医并重,政府出台了一系列计划、政策和指令,目标是在 2020 年可以让中医变成人人可获得的服务。


 2016 年初,政府公布了未来 15 年中医发展的蓝图。提出了中医应该和现代医学有同等的法律地位,它也应当像其他类型的医学一样被规范化。去年底发布的白皮书提到,中医应该在医疗改革中发挥更大的作用,应为它的费用相对较低


今年7月,中国第一部《中医药法》开始生效,它对于生产中草药的农场和药厂进行了控制(例如严禁一些肥料的使用),但它同时也放松了对从业人员的专业要求。


在过去,中医首先具备一般医生的行医资格, 然后再申请中医行医资质。新的法律却规定了中医获取资质只需通过当地的实践技术考试和有两名有执照的中医的推荐即可。一些健康专家担心,这将产生更多的庸医和骗术。


中医支持者认为,中医可以改善公共卫生和卫生保健系统。中医依赖草药和一些自然疗法,而不是昂贵的诊断机器。根据白皮书,公立中医院平均的住院费用比一般的公立医院低 24%;门诊病人的花费低 12%。如果中医和西医一样有效的话——这是一个大胆的假设,那么它将是改善健康的一个有效手段。


但证据证明,中医的功效是不足的。在科学期刊上发表的临床试验报告证实中医的一些治疗是有效的,例如偏头疼和肥胖。他们也发现一些中西医联合治疗是有效的,例如在治疗精神分裂症上。


尽管如此,关于中医的总体的疗效记录是乏善可陈的。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回顾了 70 个有关中医疗法的实验项目,其中的 41 个试验规模太小或者设计有重大缺陷;还有 29 个,被证实有些效果,但样本的大小存在的问题和一些其它的瑕疵意味着结果是不确定的。


世界卫生组织驻北京代表人员马丁泰勒认为,中医的作用,更着重于预防而不是治疗。


因此,更重视中医意味着更关注初级卫生保健——这最能够监测和病人的生活方式、年龄老化有关的疾病(比如肥胖)的发展。虽然是一个中等收入的国家,但中国的疾病负担已经开始向富裕国家看齐:非传染性疾病,例如心脏病和糖尿病,占病人的死亡总数的 85%。如果中医能够向人们推荐更合理的饮食方案,或者说服那一半吸烟的中国男人戒烟,那么他们会带来很大的改变。


一份重要的政府文件《健康中国 2030 规划纲要》提到,如果没有一个更好的初级服务,卫生保健系统将满足不了日益庞大的老龄化人口。



但全科医生的严重短缺已经成为一个极大的障碍,甚至一些有小病的病人也去看专科医生。这种情况增加了双重成本,首先这些专科医生是昂贵的,其次会导致医院的过度拥挤。政府更希望更多人去社区诊所就诊,但很多人不愿去看全科医生,他们认为全科医生不如专科医生。


但这些人很可能愿意去看中医。让更多的人去看中医,是对不堪重负的公立医院系统的一个释放。


如果谨慎操作,中医在某些时候会帮到病人,至少可以作为一种心理安慰。但从目前的政策判断,努力发展中医是为了让它和现代医学平等,这充满了危险——会导致更多有严重疾病的病人避开常规治疗。


除此之外,还会给珍稀物种带来更大的威胁,虽然法律禁止,但它们还是常常被制成中药。为避免这些风险,中国在管理中医的方式上需要做大的改变。


根据动物研究所孟志斌的统计,在 112 种常用的中药材料中,有 22% 的材料是在濒危名单中的。


一些草药可以在农场中培植,但另一些原料则来自珍稀动物,从捕获的动物和走私到中国的动物身上获得。


穿山甲,买卖它是在全世界都禁止的。但中国医药协会的王伟全(音译)认为,穿山甲的走私行为将继续,因为国内的穿山甲养殖场不够大。


中医的拥护者们并不关心这些,他们只关系中医未来的发展。北京望京中医院的文建明(音译)认为,对一些动物的禁止使用已经导致一些传统治疗方法消失,「如果我们不更好的保护中医,中医将有名无实。


政府也需要提高安全标准,一个例子,一种马兜铃属的植物,用来治疗关节炎的,被证实致癌。


2016 年,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吊销了 81 个中药材生产者的执照,天士力医疗公司员工闫希军说,那些有牌照的中药制药公司,「这些公司中的 50%——60% 都有或多或少需要解决的问题。」


政府认为中医是西医常规治疗的补充,这需要医生熟练两种治疗方式,并当病人需要西医治疗时,医生会建议他们接受西医治疗。但在中国,没几个中医医生会横跨这两个学科。而新的法律,放宽了他们对现代医学治疗水平的要求,这是在错误的方向中迈出了一步。


医疗保健系统的长期目标应该是,以现代医学为基础,再提供一些预防性治疗,比如中医,但政府显然夸大了中医的作用,中医之所以在中国使用的如此普遍,部分原因是因为没几个人愿意挑战其背后的科学。


中医明显是中国的——挑战这一点往往被认为是不爱国。为现代性奋斗的同时又依附于传统,在中国,是一种常见的矛盾。就中医显示出的种种问题而言,达到一个平衡,远比看上去的更难。


来源:经济学人

https://www.economist.com/news/china/21727945-unproven-remedies-promoted-state-why-chinas-traditional-medicine-boom-dangerous?fsrc=scn/tw/te/bl/ed/whychinastraditionalmedicineboomisdangerous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