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老公亲热完,这句话一定不能说!

教你做气质女人2018-10-10 16:10:02
阅读本文前,请您先点击本文标题下面的蓝色字体“教你做气质女人”再点击“关注”,这样您就可以继续免费收到精彩内容了。每天都有分享。完全是免费订阅,请放心关注!


 程旖柔手里抓着钥匙,仿佛一尊泥塑雕像般木木地站在门口。


  门板后面,女人欢愉的娇吟和男人快意的喘息交织在一起,一声高过一声,仿佛要穿透耳膜一般。


  “啊……苏宇哥,好棒,我快受不了了啊……”


  “绮丽宝贝儿,抓紧了,接下来还有更爽的!”


  “苏宇哥,你说,要是,啊……姐姐,知道我们正在做这种事,她会怎么样?”


  “这个时候提她干什么?”男人似乎停了下,随后动作又大了起来。


  “讨厌……啊,别,别摸那里……”女人的声音突地拔高,随后又放肆地叫出了声。


  程旖柔终于忍无可忍踹开了大门。


  门板撞上墙面发出一声巨响,房间里的喘息呻吟瞬间变成了尖叫。


  大红色婚床上正以不堪入目的姿势彼此交缠的一男一女猛地停下动作,脸色惊疑不定地维持着胶合在一起的姿势同时扭过头。


  看到那两张熟悉的脸,心中的最后的一点猜疑也消失殆尽了。


  一个星期后就要结婚的准未婚夫和自己的双胞胎妹妹居然在她精心布置的婚房里翻云覆雨……


  程旖柔一阵反胃,反射性用手捂着嘴干呕了两声。


  看到一脸惨白站在门口的程旖柔,男人的脸色瞬间就变了,连忙放开身下的女人跳下床,下意识伸手去拉她,“阿柔,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程旖柔脑子里嗡嗡作响,一转身头也不回地往外跑。


  “阿柔!”蒋苏羽慌忙套上衣服追了出去,在楼下把她拦住了,“阿柔,你听我解释!你相信我,我心里爱的一直都只有你一个!”


  程旖柔只觉得恶心万分,“爱我?爱我那你还跟她……”


  她说不下去了,手扶着墙面又是几声干呕。


  “就是因为太爱你了,所以我才不愿意强迫你。但我是正常的男人,你也知道的,我也有生理需求,你不愿意,那我只好跟绮丽……她是你的妹妹不是吗?”蒋苏羽说到最后,眼里又露出深情款款的神色,伸手去拉程旖柔,“阿柔,你相信我,我和绮丽做那事的时候,心里想的都是你……”


  程旖柔瞪大双眼,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这真的是她曾经喜欢过那个温文有礼的男人?是她曾经爱过的那个蒋苏羽?


  “你疯了!”


  用尽全力尖叫一声,程旖柔再也忍受不住推开他往小区门口跑。


  天上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细密的雨丝打到人身上,像根根针尖,扎得人心疼。


  程旖柔从来没奔跑得这样快过,她下意识的回头,却只能看到路灯将她拉得越来越长的影子……原来已经这样晚了。


  当她停下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站在一间酒吧门前,巨大的霓虹灯影里,她弯下腰双手抻膝,用力呼吸。


  看着酒吧门口进进出出的男女,程旖柔直起腰,鬼使神差地走了进去。


  这是她生平头一次买醉。


  震耳欲聋的音乐声里,一杯杯的黄汤下肚,酒精上头,她很快便醉得分不清东南西北。


  眼前依稀出现了一个男人的影子,像是蒋苏羽,又不太像,似乎比蒋苏羽更高些,头发打理得一丝不苟,用似乎比她还要迷乱的眼神看着她。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和那个人一起离开的酒吧,更不记得自己到底是去了何方。


  朦朦胧胧中,程旖柔只觉得自己好似躺在了云端,一双带着薄茧的手抚遍了自己全身,温热的唇像蛇一样四处游走,激起她身体最深处的颤栗。


  男人粗鲁地撞进身体里,撕裂般的疼痛过后便是极致的欢愉,她双手抱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随着他的每一次撞击冲刺,毫不保留地吟哦出声,直至在灭顶的大浪里承受不住地昏过去。


  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头疼欲裂,两腿之间更是火辣辣地痛。


  刚想坐起身,旁边突然传来一把低沉的嗓音,“醒了?”


  程旖柔扭头一看,正好和一张分外英俊性感的脸对上。


  男人赤裸着上半身,眼睛微微眯着,似乎也有些不习惯早晨的阳光。


  “……嗯。”


  已经反应过来昨天自己到底干了什么事的程旖柔尴尬地往被子里缩,不敢和他的目光对上。


  男人则是看着她,目光里满是探究的神色。


  短暂的沉默之后,床上各怀心思的两人突然异口同声道,“多少钱?”


  这话一出,两人都愣了下。


  程旖柔脸色都变了,难道他不是牛郎?


  “你误会了,我不要钱……”


  “行了,不用再装了。”男人比她没耐心,闻言立刻皱起眉,“昨天晚上你的服务不错,我会照双倍市价给你。”


  虽然这女人长相只能算清秀,而且穿衣品味土得不行,不过昨晚那种状态下他急着发泄,根本来不及挑人。


  没想到上了床才发现原来这女人身材还挺不错,皮肤嫩得像能掐出水来而且还热情十足,现在回想起来依旧让人回味不已。


  不过再让人回味的女人,一旦不依不饶就很让人生厌了。


  从皮夹里拿出一叠红色大钞递到她面前,男人不耐烦地开口,“出来卖就要有出来卖的自觉,把钱拿上立刻离开,以后别出现在我面前。”


  “你才是出来卖的!这些钱你自己留着吧!”


  程旖柔实在听不下去了,愤怒地打散他手里的钱,裹着床单下床捡起自己的衣服,胡乱穿好后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该死!”


  男人还是头一次被人这样对待,脸色铁青地盯着被碰地一声关上的房门,猛地掀开被单下床想要追上去。


  没想到一扭头,却发现床单上一滩已经凝结的暗红色血迹,就落在最中央显眼的位置上。


  男人不由愕然,盯着那块血迹半晌回不过神来。


  原来她还是第一次……


  这么说,他误会她了,她根本就不是妓女?


  眉心皱得死紧,男人烦躁地拿手爬梳了两下浓密的黑发,脸色阴晴不定。


  怪不得那女人刚刚那么生气,这玩笑可真开大了!


  程旖柔浑身疼得厉害,特别是两腿中间的位置,每走一步都感觉火辣辣地疼。


  回到家的时候,家里根本没有人在。


  她匆匆忙忙洗过澡换了一身衣服又赶回了公司。


  脑子里乱糟糟的,程旖柔还没想好该怎么处理未婚夫和妹妹双双背叛的事,就又在公司楼下撞见了正拉拉扯扯的蒋苏羽和程绮丽。


  “阿柔!”蒋苏羽看到她,双眼就是一亮,连忙迎了上来,“你到哪里去了?怎么现在才回来?”


  程旖柔看着还巴巴拉着他胳膊不放的程绮丽,脸色煞白地避开他的手,“让开!”


  蒋苏羽不依不饶地凑过去,“阿柔,你听我解释!这件事真的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我也有不得已的苦衷。”


  是啊,不得已的苦衷,不就是因为她不肯和他上床,所以他才找上自己的妹妹吗?


  程旖柔看着面前的男人,只觉得心凉无比。


  “苏羽哥,你理她干什么!”程绮丽拉着他的胳膊,整个人都快贴到他身上了,“一夜未归,谁知道她是不是去哪儿鬼混了。”


  蒋苏羽闻言狐疑地回头看了眼程旖柔,“阿柔,你昨晚……”


  都到这时候了,还不忘倒打她一耙!


  程旖柔愤怒得红了眼,哑着嗓子用尽全力喊了一声,“你们两个都给我滚!”


  话说完,也不给两人反应的机会,转身快速跑进电梯里。


  “阿柔!”


  蒋苏羽还想追上去,被程绮丽死命拉住了,“苏羽哥,你明明说过等你当上部门副经理就娶我的,难道你不喜欢我了吗?”


  话说着,眼泪立刻滑下脸颊,一副梨花带泪的模样。


  程绮丽跟程旖柔虽然是双胞胎,但是程旖柔个性拘谨又木讷,打扮也一向中规中矩,白白浪费了一副好外貌。但是程绮丽不一样,她漂亮又懂得打扮自己,而且还知道迎合男人的口味示弱撒娇,而这些都是程旖柔没有的。


  她这一哭,蒋苏羽立刻就感觉心疼得厉害,连忙哄道,“没有没有,绮丽宝贝儿,我怎么会不喜欢你呢,苏羽哥最爱的就是你了。”


  程绮丽哼了声,“那你刚才还跟她拉拉扯扯?”


  “我这不都是为了我们以后打算嘛。”蒋苏羽哄道,“她还有用,我可不能现在就把她甩了。你再忍忍,等过了今天晚上,我一定和她分手!”


  “那你可要快点,不然我可要不高兴了。”程绮丽这才软化下来,拿手指在他胸口划着圈,被他在屁股上抓了一把,便嗲着声音喊了句,“讨厌——”


  蒋苏羽只觉得全身骨头都酥了,满脑子都是眼前人在床上各种风骚的模样,顺手便将还想去追回程旖柔的念头抛到了天边。


  宿醉加上吹了风,程旖柔脑袋疼得厉害,在公司里浑浑噩噩过了一天,快下班的时候公司部门经理却通知她,让她晚上和大家一起,去陪一个大客户吃饭。


  程旖柔本来不想去,奈何对方一再要求,不得已只能强忍着不适坐上车。


  到了酒店之后她才发现,蒋苏羽居然也跟着去了,而且饭桌上除了她之外,就只剩下部门经理和合作公司的负责任王总,一个头顶秃了一片的中年胖子。


  “哎呀,来来,小程,吃菜吃菜。”那王总把椅子搬到程旖柔身边,殷勤地给她夹着菜,嘴巴一张露出一口黄牙。


  程旖柔脸色发白,不着痕迹地又往旁边移了移,“谢谢王总。”


  她总觉得今天情况有点不对,心里七上八下的。


  特别是中途部门经理接了个电话离开,程旖柔被夹在王总和蒋苏羽中间,更是觉得惶恐不安。


  “难得看到小程这么漂亮端庄的美女,贵公司真是人才济济啊。”王总又往她身边凑了凑,一边色眯眯地要去抓她的手。


  程旖柔下意识躲开,勉强挤出个笑来,“多谢王总夸奖,王总,现在天色已经不早,我……”


  “哎呀,急什么,现在还早,还早。”王总死活拽着她不放,“听说你和蒋助理马上就要结婚了?这可是大喜事啊,来,我敬你们一杯!”


  蒋苏羽也在后面说道,“对啊,阿柔。王总也是一片好心,你就喝了吧,不然可就是不给王总面子了。”


  “就是,小程你可不能这样,咱们两家公司以后可还是要继续合作的,你这样可太不懂事了。”


  “……那好吧。”程旖柔试了好几次都没办法从两人中间挣脱,无奈只能喝下了蒋苏羽递过来的红酒。


  结果才刚喝完没多久,眼前便是一阵眩晕,整个人随即无力地趴倒在桌上,人事不省。


  王总和蒋苏羽交换了一个眼神,后者立刻上前扶起程旖柔,三人离开包厢往楼上客房走。


  路过大厅的时候,一名穿着休闲西装的年轻男人见状不自觉哼了声,“这年头蠢女人怎么那么多,明知道会出事还单独跟着两个男人出来……”


  年轻人身侧站着的俊美男人闻言,目光不甚在意地朝已经走进电梯里的三人扫了一眼,眼神落到双眼紧闭的程旖柔脸上,倏地皱起两道浓眉,“是她?”


  “大哥,你认识刚才那女人?”年轻人不由好奇道,“她的样子看起来不太妙啊,明显就是着了别人的道了,一会儿可有得她哭了。”


  “该死!”


  俊美男人脸色难看,来不及多说便抬脚追了过去。


  “热……”程旖柔被一把扔到客房大床上,只觉得浑身好似着了火一般,烧得难受,下意识撕扯着自己的衣服,露出一大片莹白如玉的肌肤。


  自己的女朋友他都还没上过呢,现在却要让给别的男人享用了。


  蒋苏羽心有不甘地想着,不过转念一想她的牺牲能给自己带来的好处,很快又平衡过来。


  陪着笑对已经猴急地开始脱起衣服的王总说道,“王总,人已经给你送过来了,那合同的事……”


  王总直盯着床上的程旖柔看,口水都快流出来了,“签,签!有这么个尤物陪着,我什么都给你签。”


  蒋苏羽便开心地笑了,比了个请的姿势,“那王总您慢慢享用,我先走了。”


  “快走,快走!”


  王总赶苍蝇一样挥着手,等门一关上,立刻扒光了自己的衣服朝程旖柔压了过去。


  程旖柔刚睁开眼就对上一张散发着臭味的大嘴,两排黄牙中间还夹在一片菜叶,胃里一阵翻腾,差点没吐出来。


  “走开!别碰我!”


  她愤恨地伸手向把跟肥猪一样的王总推开,结果手脚无力,推拒的动作看起来就跟欲拒还迎一样,王总见状更是兴奋地直发抖,一身肥肉笑得都晃起了波浪。


  “好宝贝,过了今晚你就是我的人了,只要你乖乖的,以后我会好好待你的。”


  王总说着,抓着她的手就往床上压,一边嘟着嘴要去亲她。


  “呕——”程旖柔终于忍不住一扭头,吐了他一身。


  王总脸色一变,二话不说抬手就往她脸上重重地扇了过去,“臭婊子!”


  啪的一声,程旖柔半边脸立刻肿了起来,整个人也跟着滚下了床。


  趁着王总拿床单擦掉身上呕吐物的时候,程旖柔强忍着眼泪,拼了命地往门口爬,“救命,来人啊!救我——”


  “贱人!”王总发现了她的行动,脸上闪过阴狠的神色,二话不说上前揪住她的头发就往后扯,“我告诉你,你男朋友已经把你卖给我了,就算你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程旖柔闻言,脸上一片绝望,在王总将她贴身的衣物扯下来的时候,终于忍不住哭出声。


  “不要——”


  碰的一声,大门突然被踹开。


  一阵风刮过,程旖柔恍惚中只看到一条黑影,随后压在她身上的王总惨叫一声,整个人往后飞了出去。


  耳边乒铃乓啷的声音不断,程旖柔浑身冒汗地趴在地上,艰难地想把自己缩成一团好挡住几近赤裸的身体。


  就在这时,一件还带着体温的西装外套落到她身上,将她整个人裹了起来。


  “王耀坤,你真是好大的胆子,连我的人也敢下手。”低沉磁性的男声响起,仿佛夹带了丝丝寒气。


  “不不,这一切都是误会!”


  一眼认出高大男人身份,王总那张肥胖的脸顿时被吓得整个扭曲变形,慌忙从地上爬起来,连声求饶,“沈总,沈总你听我解释,我不知道她是您的人,这一切都是误会啊!”


  “误会?”男人嗤笑一声,眼里满是凶光,“你都把她扒光了,还说是误会?”


  “是,是……”王总浑身冒汗,努力想为自己开脱,“是这位小姐的男朋友,愿意拿她来换合同,所以,所以我才……沈总明鉴,我也是被骗的啊!”


  “大哥,这家伙要怎么处理?”另一把年轻的声音无视了他的求饶,笑嘻嘻道,“杀了吗?”


  俊美男人瞥了眼赤身裸体的王总,冷笑一声直接下达指令,“手脚筋挑断,下面那玩意儿剁了。”


  “是!”身后跟着的保镖收到命令,瞬间一拥而上。


  另一边的程旖柔满面潮红嘤咛了一声,男人闻声眼神暗了暗,上前一把将她抱起来,走出了酒店房间。


  身后传来王总杀猪一样的惨叫,程旖柔下意识瑟缩了下,死死地将脸贴在男人宽阔的胸膛上。


  两人走出酒店,留着小平头的年轻司机惊讶得眼睛都要瞪凸除来了,但仍是尽职地上前打开车门。


  男人将被裹得跟蚕茧一样只露出两条白皙小腿的程旖柔丢进后座,自己随之坐了进去。


  “少爷,是回公司还是……”


  “回老宅。”


  “是!”


  车子开动,晃得好似在梦中一样。


  “热,好热……”


  程旖柔体内的药起了作用,浑身热得直冒汗,皱眉扭了一会儿,很快便把宽大的西装外套给挣脱了,露出底下白皙细腻的胴体,胸前肌肤还有点点深浅不一的痕迹,那是他之前留下的。


  男人呼吸一窒,很快便感觉下身起了剧烈反应。


  在程旖柔脱下衣服的第一时间便升起了前后座之间的挡板,阻绝了司机的视线。


  既然她都自动送上门了,那他当然不会推辞。


  长臂一伸就把旁边的程旖柔捞到自己怀里,后者脑子里一片混沌,软绵无力的身体蛇一般贴到身旁男人身上,嘴里不停喊着热,一边着急地想解开他的衣服。


  她的身上因为药效出了一层薄汗,滑溜溜的像鱼一般,双眼迷离,生涩地探出舌头去舔他的唇。


  男人眸色渐深,修长手指往后,指尖挑开她最后一层遮蔽物,“这是你自找的……”


  低喃的声音仿佛来自天边,他抽掉领带,解开长裤,毫不犹豫地拉开她双腿狠狠撞了进去——


  “啊——”


  程旖柔嘴一张,男人的唇立刻覆了上来,将她的尖叫如数堵了回去。


  车速并不快,后车厢里的温度却不断攀升。


  男人双手紧紧掐着程旖柔的腰,将她禁锢在怀中,下身挺动一次次将自己送进她温暖的身体里。


  程旖柔黑发散乱,手攀着他的肩膀,只觉得好似在大海里翻腾一般,整个人都被顶得七零八落,喉咙里溢出隐忍压抑的低吟,更是撩拨得底下的男人血脉偾张。


  一次又一次将她抛举而起,一次比一次更凶狠的撞击,直到程旖柔承受不住地哭泣求饶,他才加快速度,满足地在她身体里释放。


  一夜旖旎。


  第二天早上,程旖柔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陌生的大床上。


  窗外阳光灿烂,清脆的鸟鸣声从窗外传过来,带着隐隐的花草香气。


  身体像是被大卡车碾过一样,酸得连胳膊都抬不起来,特别是腰上和大腿,一动就疼到不行。


  强忍着不适坐起身,才发现自己身上居然一丝不挂,全身上下布满了暧昧的青紫色痕迹,靠近胸口顶端的地方居然还有一个浅浅的牙印!


  就在这时,浴室的门突然打开,身上只围着一条浴巾的男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目光带着欣赏意味地在呆若木鸡的程旖柔身上绕了一圈,男人幽深的眸子一眯,似笑非笑道,“醒了?”


声音低沉中带着一丝蕴含情欲的沙哑。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