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病看似风马牛不相及,此方却都可治——神奇的防风通圣散

悦读中医2018-09-18 02:34:55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导读:

防风通圣散是刘河间《宣明论方》中的一张名方。防风通圣散药味众多,看似庞杂,但配伍甚合章法。方中防风、麻黄疏解在表之风邪,使从汗而解;大黄、芒硝荡涤在下之实热,使从大便而解,共为主药。配以荆芥、薄荷协助防风、麻黄解表;又以连翘、栀子、黄芩、桔梗、石膏直接清泻在里的蕴热;以滑石清利湿热,使之从小便而出,均为辅药。加入川芎、 当归、白芍以养血活血,加白术健脾益气,使汗不伤表,下不伤里,同为佐药。甘草调和诸药为使。本方实为汗、下、清三法并用,上下分消,表里同治之剂。

一副防风通圣散,却可以治多种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疾病。其中蕴含的是中医辨证论治的精髓。一起去看看大师何毅的体会吧!

(今天的二条中有移动书馆征名结果大奖公布哦,大家动动手指,去看看吧)

本方的治疗范围相当广泛,凡能通常达变、灵活掌握,可收到异病同治、一方多效之功。

我用本方进行加减治愈了多种疾病,今摘要介绍于下。

1:表里实热

潘某,女,18岁;1975年8月15日初诊。患者自述起病时发热微恶风寒, 口渴喜饮,大便秘,小便黄,在当地治疗月余不愈。今少腹硬满,按之剧痛,发热无汗,舌质红、苔黄燥,脉洪数,辨属表里实热证。幸喜还未变化, 思《伤寒论》中有证未变而方不变的论述(如“太阳病,脉浮紧,无汗,发热,身疼痛,八九日不解,表证仍在,此当发其汗……麻黄汤主之”),用防风通圣散加减治疗。

防风9克,荆芥9克,薄荷9克,大黄8克,芒硝9克(兑服),栀子9克,连翘9克,桔梗9克,黄芪9克,白芍12克,当归12克,石膏30克,滑石18克,玄参20克,生地20克,麦冬20克,甘草5克。水煎服,2剂。

8月18日二诊:患者服上方后大便通畅,泻出燥屎甚多,少腹硬满随之而消,余症亦减。继用叶氏养胃方善后。

按:本例患者为表里实热所致,属防风通圣散的正证。因历时已久,津液损耗,故在使用该方时特地去掉了麻黄、白术、川芎,加入了玄参、生地与麦冬,服后效若桴鼓。  由此可见,《伤寒论》中对证未变而方亦不变的论述具有普遍的指导意义。


2:眩晕耳鸣

陈某,男,70岁,1976年4月15日初诊。患者禀赋较强,素食辛辣厚味,偶病头目眩晕,如坐舟车,耳鸣如蝉。前医仅凭高龄便认作虚损所致,用六味地黄丸、十全大补丸、杨氏还少丹、龟鹿二仙胶等方剂治疗。患者目前除头目眩晕、耳鸣如蝉加剧外,又增胸膈痞闷,发热口渴,面赤如焚,大便秘结。诊脉滑数,舌苔黄燥。此病初由素食辛辣厚味酿成痰热所致,加之前医长期使用甘温滋腻之药,甘温能生热,滋腻聚湿又生痰,痰热太甚,故病情加剧。拟用防风通圣散与礞石滚痰丸合并医治。

防风5克,荆芥5克,麻黄5克,薄荷5克,大黄6克(后下),芒硝6克(兑服),栀子6克,连翘6克,桔梗6克,黄芩6克,白芍9克,当归9克,白术9克,石膏25克,滑石25克,川芎6克,甘草5克。水煎送服礞石滚痰丸6克,每日早晚各服1次,连续服2剂。

4月20日二诊:患者服上方后大便通畅,诸恙均减。因属高龄,中病即止,嘱食淡粥调养。

按:眩晕耳鸣有虚实之分,虚则如《灵枢·海论》所说:“髓海不足,则脑转耳鸣。”实则如丹溪与河间所谓“无痰不眩、无火不晕”等。本例患者属高龄,因痰火所致,故在使用防风通圣散与礞石滚痰丸治疗时,中病后即停止服药,嘱食淡粥调养。


3:顽固头痛

蒋某,女,48岁,1979年5月10日诊治。患者三月前突然昏仆,不省人事,牙关紧闭,口噤难开,两手握拳,肢体强直。前医按中风抢救后虽脱险境,但留下右侧头部与左侧脸颊频频疼痛,屡治不愈。今又出现发热口渴,颜面潮红,大便秘结,舌苔黄燥。诊脉洪数。拟用防风通圣散治疗。

防风5克,荆芥5克,麻黄5克,薄荷5克,大黄8克(后下),芒硝8克(兑服),栀子8克,连翘8克,桔梗8克,黄芩8克,川芎15克,白芍15克,当归15克,白术10克,石膏30克,滑石30克,甘草5克。水煎服,2剂。

5月13日二诊:患者服上方后不但发热口渴、颜面潮红、大便秘结等症状消除外,头痛痼疾也随之获愈。继用调理脾胃药收功。

按:头痛的病因比较复杂,《东垣十书》将它分为两大类,即外感与内伤。本例患者因中风所致,而中风一证在西医学称为脑出血,血溢脉外,阻滞头部经络,遂导致头痛始终不愈。诊时患者除头痛外,还具备实热的征象。我用防风通圣散一箭双雕,既除实热又活血化瘀(加重方中川芎、当归、芍药的用量增强活血化瘀之力),实践证明,效果良好。


4:慢性耳脓

朱某,男,53岁,1984年12月5日初诊。患着自述起病时发热微恶寒,口渴头痛,继则两耳作痛,随后耳内流出稀脓。开始时请西医治疗,不见效,后又改服中药医治,仍不能愈,至今已有年余,最近还出现夜间口苦,大便秘,小便黄。诊脉弦数,舌质红,苔黄燥。拟用防风通圣散加减内服,并用外治法辅佐医治。

内服药:防风8克,荆芥8克,薄荷8克,柴胡12克,龙胆草12克,大黄6克(后下),芒硝6克(兑服),栀子10克,连翘10克,桔梗10克,黄芩10克,白术10克,赤芍10克,当归10克,白芷10克,川芎10克,石膏30克,滑石30克,甘草5克。水煎服,3剂。

外用药:鲜田螺1个洗净,冰片少许。制用法:先将冰片放入田螺之内,须臾间田螺会冒出水来,然后将此水装入净瓶内,每日用此水滴耳2至3次。

12月10日二诊:患者按法医治后耳内流脓停止,口苦、小便黄、大便秘等症状也消失,嘱再服上方2剂以扫余邪,外治法停止使用。

按:耳内流脓在西医为中耳发炎所致。因足少阳胆经之脉络环绕耳际,且胆为相火,寄居肝内,若肝胆火邪偏旺,上扰于耳,则使耳内发炎流脓。我用防风通圣散去麻黄加柴胡、龙胆草,意欲偏泻肝胆火邪;变白芍为赤芍,再加白芷,是为增强活血排脓之效而设。




版权声明

本文部分内容选自无闲斋医案医话集(中国中医药出版社出版,何毅著),最终解释权归原作者所有。由悦读中医(微信号ydzhongyi)推荐发表,封面图片源于网络。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点击“阅读原文”一键上书院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