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方看防风通圣散

津门国医2018-10-10 15:51:33

防风通圣散,是临床的著名的中成药,出自刘河间《黄帝素问宣明论方》。俗话说有病无病防风通圣,也能够体现出本方的适用范围比较广,同时通过“通圣”的名称,也能看出它的临床价值,今天就和公安医院毛喆医师来了解一下:

本方主治风热怫郁,筋脉拘倦,肢体焦萎,头目昏眩,腰脊强痛,耳鸣鼻塞,口苦舌干,咽嗌不利,胸膈痞闷,咳呕喘满,涕唾稠粘,肠胃燥热结,便溺淋闭;或夜卧寝汗,咬牙睡语,筋惕惊悸;或肠胃怫郁结,水液不能浸润于周身,而但为小便多出者;或湿热内郁,而时有汗泄者;或因亡液而成燥淋闭者;或因肠胃燥郁,水液不能宣行于外,反以停湿而泄;或燥湿往来,而时结时泄者;或表之,阳中正气与邪热相合,并入于里,阳极似阴而战,烦渴者;或虚气久不已者。或风热定注,疼痛麻痹者;或肾水真阴衰虚,心火邪热暴甚而僵仆,或卒中久不语,或一切暴喑而不语,语不出声,或喑风痫者.或洗头风,或破伤,或中风诸潮搐,并小儿诸疳积热,或惊风积热,伤寒疫疠而能辨者;或热甚怫结而反出不快者,或热黑陷将死:或大人、小儿风热疮济及久不愈者,或头生屑,遍身黑黧,紫白斑驳,或面鼻生紫赤风刺瘾疹,俗呼为肺风者,或成风疠,世传为大风疾者;或肠风痔漏,及伤寒未发汗,头项身体疼痛者,并两感诸症。兼治产后血液损虚,以致阴气衰残,阳气郁甚,为诸热症,腹满涩痛,烦渴喘闷,诸妄惊狂,或热极生风而热燥郁,舌强口噤,筋惕肉瞤,一切风热燥症,郁而恶物不下,腹满撮痛而昏者。兼消除大小疮及恶毒,兼治堕马打扑伤损疼痛,或因而热结,大小便涩滞不通,或腰腹急痛,腹满喘闷者。


防风通圣散药物较多,从方药组成来看,防风通圣散的药物大概分为三大类,一类是以麻黄、荆芥、防风、薄荷叶为代表的解表,一类是以调胃承气、凉膈散、六一散为代表的清热泻火,还有一类是以当归、川芎、芍药、白术为代表的调和气血。


《医方考》:“防风、麻黄解表药也,风热之在皮肤者,得之由汗而泄;荆芥、薄荷清上药也,风热之在巅顶者,得之由鼻而泄;大黄、芒硝通利药也,风热之在肠胃者,得之由后而泄;滑石、栀子水道药也,风热之在决读者,得之由溺而泄。风淫于膈,肺胃受邪,石膏、桔梗清肺胃也,而连翘、黄芩又所以祛诸经之游火;风之为患,肝木主之,川芎、归、芍和肝血也,而甘草、白术又所以和胃气而健脾。诸痛疡疮痒,皆属心火,故表有疥疮,必里有实热。是方也,用防风、麻黄泄热于皮毛;用石膏、黄芩、连翘、桔梗泄热于肺胃;用荆芥、薄荷、川芎泄热于七窍;用大黄、芒消、滑石、栀子泄热于二阴;所以各道分消其势也。乃当归、白芍者,用之于和血;而白术、甘草者,用之以调中尔。”


方中防风、荆芥、薄荷、麻黄轻浮升散,解表散寒,使风热从汗出而散之于上;大黄、芒硝破结通幽,栀子、滑石降火利水,使风热从便出而泄之于下。风淫于内,肺胃受邪,桔梗、石膏清肺泻胃。风之为患,肝木受之,川芎、当归、芍药和血补肝。黄芩清中上之火,连翘散结血凝,甘草缓峻而和中,白术健脾而燥温。


清解阳明内热的药物里边包含有凉膈散,在凉膈散的基础上又加了六一散、石膏、桔梗,凉膈散在后世的应用也是非常的广的,再加入六一散增大了清热的力度,同时给邪以出路,滑石、甘草是热从小便而出,大黄、芒硝、甘草,热从大肠而出,在方中不仅有苦寒有辛寒,而且更有透散的作用,使邪热从大肠、小肠而走的作用,来清解阳明内热。需要注意,凉膈散的临床应用,即使没有大便秘结,只要有阳明里实热,即可应用,体现了攻下阳明腑实的或者是以泻代清的治疗思路。方中包含有川芎、当归、芍药和白术,可以认为是当归芍药散中的一部分,是一个益气调和气血的方药组成。根据有是证用是方,方从法出,法随证立,以方来测证的原则来看,必然防风通圣散适用的是外有寒邪,然后内有郁热,同时呢,还有一定的气血不调的表现,因为如果没有虚证就没有必要用当归、川芎、芍药、白术这样的调和气血的药物,用了这些药必然说明他有虚证。


一般适用的是表里合病,以太阳阳明太阴合病为主,其中当然是以阳明实热为重的时候,我们可以考虑用防风通圣散,正像方歌里边儿所说的:表里交攻阳热盛,外科疡毒总能消。


刘河间力倡火热致病说,善用寒凉,后世医家素有“外感宗仲景,热病宗河间”的说法。防风通圣散也是刘河间的代表方之一,《医宗金鉴》对本方评价是“刘守真长于治火,此方之旨详且悉哉!”


通过方药组成,以方测证,能够看出本方整体来说是以清泻阳明里实热证为主的,兼有解表、调和气血的作用,因此防风通圣散适用于六经辨证体系下的太阳阳明太阴合病。正如《医宗金鉴》对本方的评价是治疗风热壅盛,表里三焦皆实热者,此方主之。


这个方子跟大青龙汤是有些类似的,刘河间将防风通圣散和益元散,各一半,合在一起就是双解散。在防风通圣散当中的以清解阳明实热的力量为重,同时解表,兼以调和气血,所以它是一个表里合病,太阳阳明太阴合病而以阳明热为重。


我们对待后世的一些时方,尤其是一些比较好的时方,完全可以把它纳入到我们的六经体系当中,来拓展我们六经辨证体系下的方证应用,也希望大家在临床可以用这个思路去看待我们所遇到的一些时方来拓展我们的体系。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