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胡三奶奶的小泥人

午夜鬼怪2018-12-05 17:07:16


在这里加入文字!!!在这里加入文字!!!在这里加入文字!!!在这里加入文字!!!在这里加入文字!!!在这里加 苏清音宿醉醒来,只觉得头痛,看见秦霜就睡在身侧一转头就能看见,皱了眉仔细想昨天的事怎么都想不起来。 就在她头疼欲裂正揉着脑袋时,秦二爷也醒了过来,见她这副样子不知道是训一顿好还是心疼一番好。 想着下午还要带苏老爷子去医院看看,便催着她起来了。 天气冷,她便有些想赖床,推推搡搡间就跟他玩闹起来。“你少来,我再睡一会。” 秦霜美人在怀也不想起来啊,天寒地冻的哪有被窝里面舒服。起了心思便闹着她,怎么都不让她舒坦了。 苏清音怕痒,被他挠了一下,就举手投降了。 秦二爷自然要讨个好处的,搂着她一个翻身就抱着压在自己的身上。扣了她的唇就亲了下去。 苏清音起床还没刷牙呢,怎么都觉得亲起来别扭,扭着身子动来动去的。 这回是自己点了火还不自知,直到秦霜的眸子不对劲,她还没来得及分辨,裤子就被脱了下去。 苏清音大惊,拱着脑袋就挣扎着下来。 秦霜哪里能让她如意,好几日没碰她早就心痒难耐了,三下五除二一个翻身把她压制在身下。 秦霜先勾得她动了情,这才又满又胀的挤进去。 苏清音轻哼了一声,还是觉得有些疼,只皱了一下眉,秦霜便停了下来。等她适应了,这才缓缓的动,见她眉间舒展了又低下头亲了亲她微阖着的眼睛。 等过了一阵子,他便失去了耐心,紧紧的按着她又急又猛。 苏清音生不得又死无门,在他身上一阵颤,迷乱的哭着,哭得鼻尖红红的。 偏生秦霜平日里见不得她哭,在床上却是万分喜欢她哭着求饶的可怜样子,越发的兴起,让她的双腿盘在腰上,身下一沉,紧密的覆住。 苏清音顿时仰起头,只觉得又烫又紧实。 秦霜熬了那么多天,哪里会放过她,一整个早上全部用来折腾她来。 他始终保持着清明,看着她在他身下婉转承欢,只觉得心都软得一塌糊涂。觉得此刻,就算是她要他的命,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双手奉上。苏清音才睡了一个小时,就被秦霜叫了起来。 她咕哝着翻了个身,卷了被子还想睡,眼皮都懒得掀开,实在是累得不行,浑身酸软。这还都是节制的,如果她不是软声求着,秦霜指不定现在还没完呢。 秦霜细腻的拿毛巾给她擦了擦身子,见时间是真的不能耗下去了,这才直接掀了被子抱着就给她换衣服。 小怪兽还不配合,房间里虽然开了暖气,她却懒洋洋的还是往被子里面缩。他一把横抱出人来,从BRA一件件帮她穿,穿到裤子的时候苏清音这才不好意思。 迷迷蒙蒙的抬手揉了揉眼,还是困得慌,偏过头看了眼神清气爽的秦霜恨得牙痒痒,拿过他勾在手指上瞎晃的内裤,一脚就踹了上去,“禽兽。” 秦二爷也不恼,反倒笑起来,微微侧了身子等她穿好了裤子这才走回床边,趁着她一个不注意直接横抱着就往外走。 苏清音吓了一跳,抬手搂住他的脖子,正好衬了他的心,沉声笑着就抱她到餐桌上吃饭了。 苏清音看着满桌子丰盛的午餐,一脸震惊,“你做的?” 入文字!!!在这里加入文字!!!在这里加入文字!!!在这里加入文字!!!在这里加入文字!!!

小的时候,一到冬天的晚上,早早的就钻进被窝里,等着奶奶讲故事。土炕烧的暖暖的,小小的屋子里氤氲着一缕缕的热气,奶奶用低沉的声音,讲着熟悉的故事。那丝丝缕缕的回忆瞬间又在脑海中泛滥起来。

许许多多的故事都已经随着岁月的流逝,没有了一丝的痕迹。不过有一个胡三奶奶的小泥人的故事,至今还记忆犹新。学文不才,整理出来,希望大家喜欢。

日照市后村镇有座山,名曰:‘五洞府’,相传山洞中住着‘老师嫲嫲’。有人说这 ‘老师嫲嫲’是修炼得道的狐仙‘胡三奶奶’;也有人说这‘老师嫲嫲’是白老鼠修成的白仙‘白三奶奶’。这里就按奶奶的说法,称之为‘胡三奶奶’吧。

相传胡三奶奶修炼多年,一直未能勘破最后的一道关卡,羽化成仙。无奈,胡三奶奶只好化作一个讨饭的老婆婆,在红尘中历练。

有一天,胡三奶奶来到五洞府山脚下的大曲河村。村头有户人家,高门楼、大瓦房、雕梁画栋、气派不凡。胡三奶奶就挨着门口,想讨碗水喝。哪成想,大门一开,一个凶神恶煞的大狗,虎视眈眈的看着胡三奶奶。大狗背后出现了两口子,这家女人看着衣衫褴褛的胡三奶奶直皱眉头。这家男人,看到老婆不高兴,拿起一根棍子就朝胡三奶奶抽打起来,一边打一边骂:“老乞婆,敢跑老子门前讨饭,活得不耐烦了吧。”

正在此时,路上过来一个挑着豆腐担子的年轻小伙。小伙子看见胡三奶奶挨打,就放下担子,上前一步,按住男人的棍子说道:“大哥,你又欺负外乡人。”那男人瞪了小伙子一眼,把大门一关就和自己的女人回到家中。

原来这小伙子和打人的男人是亲弟兄俩。老大名叫王吉吉,小伙子名叫王宝强。老大王吉吉为人冷血刻薄,好吃懒做;老二王宝强待人热情,勤劳善良。这亲哥俩分家之后,老大王吉吉用尽了手段,获得了大部分的祖产;老二只分的了两间草房,和家里的豆腐坊。后来老大王吉吉娶了了马员外的闺女马荣,在岳父的帮衬下,日子过得更加的红火。老二王宝强,娶了小户人家的闺女,每天半夜起来磨豆腐卖,维持穷苦的生活。

老二心眼好,看见胡三奶奶衣衫褴褛的样子,顿时生出怜悯之心,将胡三奶奶领回家。老二媳妇也是心善之人,将剩下的一点豆腐,煮给胡三奶奶吃。老二看着胡三奶奶心疼的问道:“婆婆,这么冷的天,您怎么还出来讨饭啊?”

胡三奶奶泪眼婆娑的说道:“老婆子没儿没女,孤身一声,年纪大了,只能出来讨饭。”老二和媳妇嘀咕了一阵,然后对胡三奶奶说道:“婆婆孤身一人,在外面不容易。俺爹娘去的早,家里也没个老人,您要是不嫌弃家里穷,您就留下来给俺当干娘,俺给您养老送终。”

胡三奶奶很是感动,就留在老二家,给老二当干娘。从此,胡三奶奶就住在老二家。家里有什么好吃的,小两口总是想着留给给胡三奶奶。日子虽然过的清贫,不过一家子都是过的非常的开心。

有天夜里,胡三奶奶背上突然生起恶疮,疼的胡三奶奶嗷嗷直叫。老二一看干娘背上的恶疮,可急坏了,不顾胡三奶奶背上恶疮的腥臭,亲自给老人家往外挤脓,小心的用盐水清洗伤口。小两口将家里仅有的一点钱拿出来给胡三奶奶买药。就这样小两口衣不解带的服侍了胡三奶奶半个多月,老太太的恶疮好了,老二却瘦了一圈。

就这样胡三奶奶在老二家里愉快的生活了小半年。

夏至这天,胡三奶奶对老二夫妻两个说道:“儿啊,住了这么长时间,我有点想家啦,我出去过些日子,你看咋样?”

老二两口子和胡三奶奶已经过出了感情,老二拉着胡三奶奶的手哭着说道:“娘啊,您是不是嫌弃我们对你照顾的不够啊?你这是怎么了啊?为什么突然要走啊?”

胡三奶奶说道:“儿啊,你这是说哪的话?我就是有点想家,想回去看看,过些日子就回来了啊。”

老二媳妇说道:“娘,您要是走了,我们想你可咋办啊?”

胡三奶奶想了想,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泥人,对老二两口子说道:“你们要是想娘了,就拍拍这个小泥人,过些日子我就回来了。”说完,胡三奶奶就上路了。

过了三天,老二对妻子说:“我有点想咱娘了,你把泥人拿出来,咱们拍拍泥人试试呗?”老二媳妇,拿出胡三奶奶的小泥人。两人轻轻的拍了拍泥人的头,小泥人口里竟然吐出一粒金豆子。从此老二家的日子越来越红火,老二两口子盖起了大房子,还时常接济周围的乡亲。只是两口子更想念胡三奶奶啦。

老二家的日子如此的红火,老大媳妇马荣眼红起来。马荣指示老大王吉吉去老二王宝强家打探消息。善良的老二没有提防,将胡三奶奶给的小泥人的秘密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老大。老大看见吐金子的小泥人,馋的直流口水。

弟兄俩正说着,胡三奶奶突然回来了。老二喜得的直叫娘,老大大吃一惊,赶紧上前扶住胡三奶奶,嘴里说道:“我是宝强的大哥,您是宝强的干娘,也就是我的娘。娘,您一定要到俺家去住”。说完不由分说,将胡三奶奶拉到自己的家里。

胡三奶奶在老大家,老大王吉吉和媳妇马荣倒是伺候胡三奶奶。不过当胡三奶奶生病长恶疮的时候,两口子恶心的不得了,装作看不见。胡三奶奶病好之后,就时不时的问胡三奶奶“娘,你还回老家看看嘛?”;“娘您什么时候走啊?”总是盼着胡三奶奶走了,会给他们一个会吐金子的小泥人。

一天,胡三奶奶要走。老大拦着胡三奶奶说:“娘,您要是走了,可要给我们个大泥人,我们想你的时候,可以拍拍泥人”。胡三奶奶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大泥人送给老大两口子,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胡三奶奶一离开老大家,老大两口子赶紧关上大门,拿出大泥人,使劲的拍打起来。泥人的嘴巴倒是张开了,不过从泥人嘴里没有吐出金子,反而爬出了许许多多的毒蛇。吐着芯子的毒蛇,将老大王吉吉和他老婆马荣活活的咬死了。

老二王宝强继承了老大的所有财产,日子过得更加的红火起来。


由于微信篇幅原因,只能上传这么多,点击蓝色字体“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内容!




▲(长按识别二维码,可一键关注我们)

                也请你推荐给你身边的鬼友们,非常感谢!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