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有三针,一针医世人,一针护红颜,一针灭鬼神!”

三芒星军事2018-12-05 15:20:54

"笑笑——笑笑?快醒醒,前面那医生已经看了你好几次了,再不醒就别想毕业了。"

耳边传来一声低喝,语气中夹杂着几分焦急,不过声音实在难听至极,就像是杀猪一般。

洛逍遥缓缓的睁开眼睛,先是被刺眼的灯光吓了一跳,随后便看到一张宛如圆饼的大脸。

是个胖子,单眼皮,小眼睛,塌鼻子,肚子上的油皮可以做两个救生圈了,眉宇间有些焦急,但更多的还是猥琐。偏偏还穿着一身白大褂,看起来不伦不类。

"这是何地?我不是被人废了修为,推下山崖了么?"一道道问号从洛逍遥心中浮起,再看看自己此时的样子。

一头乱糟糟的长发,发着几分油臭味,骨瘦如柴的身体,身穿白大褂,带着大约半寸厚的眼镜,脸上胡子一寸长,可惜现在没有镜子,不然他还真想看看自己现在究竟长成什么奇葩样子了。

"你不是睡一觉变傻了吧?这是附属医院啊,我们来上课外公开实习课的不是,话说你先打起点精神,那孙医生又看你了。眼神好凶。"旁边的声音又传了出来,恍惚间,貌似自己的胳膊肘还被推了一下。

"附属医院?我不是在绝情崖么...等等!"洛逍遥眼神猛地一凝,不顾旁边胖子的提醒,立刻闭上眼睛,运起聊胜于无的玄气开始打坐了起来,同时识海中一道道信息浮起,一幕幕画面,宛如电影一般在他脑海中浮现。

片刻之后,洛逍遥长舒了一口气,眼神中带着惊叹、不解、庆幸、迷茫...

没错,这一次他竟然——借体重生了!

也许是神魂太过强大,降临之后,直接夺取了这肉身,总之,自己还活着!

洛逍遥,修仙界绝世医圣,也是个天才,无论武功还是医术都是一等一,但却因为他不愿替修仙界第一魔头——魔衣治病,而遭到其门徒追杀,最后被废了真气,打落悬崖。

而这肉身的前主人叫宋笑,父母双亡,被寄养在父亲战友家里,一住就是十年。

貌似记忆中这个‘家’还很富有,而且还有两个美女姐妹相伴,这十年倒也过得平静。

不过进入青春期的宋笑,竟然胆大包天的偷看其中一个美女洗澡!

未遂。

被抓现行之后就被赶了出来,住在学校,一直到了现在,大学即将毕业,学得是中医,而这一次正是至关重要的一次课外实习。

说起来,这段人生经历还是很苦逼的,可谓大起大落,不过有句话叫不作死就不会死,待了解了这宋笑的为人之后。

身为医圣的洛逍遥也不由得暗骂一声:屌丝!这样的人,也可以做医生?

对,就是屌丝。

敢想不敢做、躲在角落里偷窥撸管、胆小怕事...总之,如果这些词语是褒义词的话,那宋笑全身简直可以说金光闪耀了。

这货脑子里的记忆要么是电脑,要么是游戏机,又或者是某些不穿衣服的美女,其中占最多比例的要数第三个,有些脑海中遗留的画面,就连洛逍遥也看得发毛,而且这干煸瘦弱的身体,也是他纵欲过度的最好证明。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也难怪他会偷看女的洗澡,这货就是闷骚型的。

"死的不冤。"洛逍遥摇了摇头,又看了一眼自己双手喃喃道:"想我逍遥医圣,纵横修仙界多年,仙魔两界见我均要给三分薄面,一身医术可通天!怎么会附身到了这么个烂人身上?唉——也罢,既然老天要我重活一次,那也只有以此身躯来为他洗脱罪孽了。"

"只是...以这具被掏空了的身体为基础,得到什么时候才能重新冲回修真界?真是伤脑筋..."

"喂——同学,实习课别萎靡不振的,看你手干什么?你手上有病人么?说你呢——"就在宋笑发愁的时候,一道宛如公鸭子叫的声音顿时从前面传了出来。

随着那道声音,前面做着的许多同学一起转过了头,仅仅是瞬间,宋笑就成了人群的焦点。

"完了完了..."一旁的胖子见状顿时将头一缩,拼命的远离宋笑,一副我不认识这货的样子。

"你们看我干什么?我脸上有病人?"宋笑稍微愣了一下,下意识的说了一句。

"噗——"他这话一出,在场顿时有几个学生忍不住笑了出来,孙医生脸如黑炭。

"我擦,这屌丝什么时候敢做出头鸟了?"

"我看是昨晚撸多了,老眼昏花了吧。"

"呕,看到这种男生就恶心,一身子的腥臭味。"

男女同学小声议论着,有的眼神中带着厌恶,更多的还是幸灾乐祸。

"你——你给我站起来,叫什么名字!"孙医生猛地一拍桌子,将旁边的病人给吓了一跳。

宋笑有些不解的看了台上的孙医生一眼,然后站了起来,只见旁边的胖子还在隐蔽的角落给自己竖了根大拇指,意思大概是:"你牛逼,连这孙医生都敢招惹。"

医学院每次实习之前,都会有老师带队到其中一个医院进行上实习课,所谓的实习课也就是看一些有经验的医生怎么治病的,看完之后做报告,最后才是真正的实习。

可别小看这个环节,这医生对你的态度可关系着你能不能顺利毕业。

所以这一节课,在场的医学生听得都特别认真,这也让前面的孙医生在病人面前非常的有成就感,但一锅好汤里面偏偏出了这么一颗老鼠屎。

而且他竟然还敢反驳自己,孙医生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我叫宋笑,宋齐梁陈的宋,笑口长开的笑,孙医生有事?"经过刚才打坐融合,洛逍遥已经完全的将宋笑脑海中关于这个世界的信息全部消化完毕,当然那些污秽肮脏的则是直接被他给过滤掉了。

他堂堂七尺男儿,行得正坐得端,可不想以后别人再喊他宋屌丝了。

孙医生见宋笑竟然这么淡定,虽然样子依然邋遢,但眼神中却一片淡然,和自己对视的时候,甚至还夹杂着几分小轻蔑。

背负双手,身板站的笔直,这乍一看,好像他才是医生,自己是实习生一样。

一时间,孙医生也愣住了,想不出要找什么借口惩罚这嚣张的学生,便随意道:"也没什么,我看你上课发呆,想必对中医知识已经了如指掌了吧?"

"中医知识?"一听这话,宋笑差点没忍住笑了出来。要是在修真界敢有人这么问自己,绝对第一时间被当成笑柄广为流传。

他身为医圣,要是出生在这世俗界,都可以算是鼻祖一类的,竟然还有人敢这么问他。

要是平时,他很想朝着台上的老货大吼一句:"你爷爷我别说中医知识了,就算针灸、点穴、炼丹、解毒都不在话下!"

"略懂吧。"宋笑谦虚道。

闻言,周围的同学再次小声议论了起来

"略懂?他还真敢说。"

"宋屌丝要玩完了,这次孙医生真生气了。"

"真是二货一个,连孙医生找台阶下都看不出来。"

旁边的胖子赶紧拉了一下宋笑的衣角,示意他闭嘴,不过为时已晚,上面的孙医生已经冷笑了起来:

"好啊,既然你这么有信心,那就给我背一篇《药性赋》吧。"

"《药性赋》这书里面可是包含很多药方的,而且内容生涩,看来这宋笑没戏了。"众人闻言顿时面色一惊。

宋笑闻言却微微一笑,丝毫不以为意的问道:"这个简单,不过,不知道孙医生,是要我背《药性赋》中的《寒类药性赋》呢,还是《热类药性赋》或是《温性药性赋》又或是这些都背呢?"

"卧槽,这家伙该不是真的知道吧?"旁边的同学闻言顿时一愣,用奇怪的目光看向了宋笑。

记忆之中,这家伙上课除了睡觉就是睡觉,从来没有看书过啊,怎么还能叫得出来名字?

"全部都背!"孙医生显然也被吓了一跳,不过他可不相信这看起来肾虚的学生,真能够背得出来。

"要是等会儿他背错一个字,我就赶他出去!还想毕业?哼!"孙医生心里阴暗的想到。

宋笑闻言咳嗽一声,朗声道:"诸药赋性,此类最寒,犀角解乎心热,羚羊清呼肺肝。泽泻利于水通淋而补阴足......"

随着宋笑刚强有力的声音,众人眼神中的惊骇之色越来越大,虽然这《药性赋》是学中医必备的东西,但问题是这《药性赋》包含的药物很多,而且里面内容很晦涩,其中一篇背下来亦难,更别说全部了。

孙医生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终于在某一时刻,猛地一拍桌子道:"够了!"

"这就够了,才背完《寒性药性赋》呢,不过也是,这样没什么挑战性,要不——我倒背一遍《本草纲目》、《伤寒杂病论》外加一篇《悬壶济世》?"

"哐当!"宋笑话还没说完,只见孙医生手中的教棍像是握不住了一般,掉在了地上,周围的同学也是一脸震惊的看着宋笑,那样子活脱脱像是见了外星人一般。


第2章:你这个庸医!            

伤寒杂病论先放着不说,光是本草纲目就有几十万字,而且都是文言文,能读懂就不错了。

倒背?

做梦吧!

不过,看到宋笑一脸自信的样子,是还真有几分把握,之前的《寒性药性赋》就是个例子,想到这里,在场的所有同学顿时不敢吭声反驳了,只是用奇特的眼光看着台上的孙医生。

这会儿孙医生真是肺都要气炸了,他就想下个台,怎么这么不容易?

"宋笑是吧,好!你好!不过理解药理知识一方面,更多的还是实践,药理背的再多,也无法令一个人起死回生。"孙医生说这话明显是在挖苦宋笑。

潜意思也就是:你倒背如流又有什么用,医治不了病,照样不配做医生。

宋笑闻言点了点头,极其认同的道:"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不错,医生医生,能医人的才是医生,想不到你还有这等觉悟。"

"噗--"这话一出,在场的同学再次忍不住笑了起来,看着宋笑的眼神中,也从之前的幸灾乐祸变成了现在的略微好奇。

乍一看似乎宋笑才是老师,在教导孙医生这个学生一般。

孙医生脸上的阴霾之色越来越盛了,宋笑这话等于是在教育他一样。

教育自己?

自己是谁,附属医院的医生,名正言顺的考进来的,面前这毛都没长全的实习生小屁孩,敢这么对着他说话?

"照你这么说,你比我还厉害了?呵呵,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我行医了多少年?你又行医了多少年?到现在还是个没毕业的大学生,你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和我说话,要么乖乖的坐着听课,要么直接滚蛋!"

孙医生说道最后几乎是吼出来的,看来着实被气得不轻,不过他这气愤的样子,在众人看来却有些恼羞成怒的嫌疑。

宋笑眉毛一挑,虽然这具身体是大学生,但他的灵魂可不是,被一个凡人这么指着鼻子骂,他心里很不爽,正要开口反驳,却感觉自己衣服被人拉了一下。

宋笑转眼一看,只见那胖子拼了命的再给自己打眼色,好像再说让自己先淡定淡定。

宋笑看了一眼台上脸红脖子粗的孙医生,微微叹了口气,坐了下来。

"终究还是实力不济,也罢,就忍他这一回。"

宋笑坐下来之后,房间里剑拔弩张的气氛才就消失不见,孙医生得意的扫视了众同学一眼,似乎在说:

我特么才是权威,谁不服,尽管来试试,下场就和刚才那二货一样。

恰逢此时有病人进门,孙医生也没有再说话,开始给前面等待的病人问诊了起来。

台下的同学看完了热闹,也开始认真学习了起来,毕竟这实习课主要的目的还是学习经验。

见宋笑终于乖乖的坐了下来,一旁的胖子长舒了口气,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对着宋笑道:

"我说你个二货,平时被女人指着鼻子骂都怂了,怎么今儿个这么勇敢了?这老头明显是在找台阶下,你特么伺候他爽不就行了,怎么偏要反驳他呢?就算要让女神刮目相看,你也别拿自己前途开玩笑啊!"

虽然这胖子长得丑,又没什么本事,但对待朋友还是不错的,看着他焦急的眼神,宋笑笑了笑道:"我以前很怂么?"

"我擦,原来你还没睡醒,我就说你怎么突然见变超人了,感情还在梦游啊。"胖子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正儿八经的点了点头道。

"去你的...我就是看不惯那医生装逼可以了吧,对了刚才你说女神?什么女神?"宋笑简单的解释了一句,随后转移话题道。

说起这个,胖子顿时两眼放光了起来,指了指前面第三排最左边的一道倩影道:"东方倩啊,还能是谁,咱们医科大学中医系就这一个女神。"

"背影是不错。"宋笑抬头看了一眼,只见一道如墨般的青丝倾覆而下,直接遮住了靠椅,随后就只看到和自己身上一样的白大褂了。

"是啊,虽然只有一个但也是国宝级的好不好,不仅人漂亮,身材正点,还是女博士,就是可惜性子冷了点,像座冰山似的。你敢说之前雄起,不是为了吸引女神的注意力?"

见胖子又猥琐又搓手的看着自己,宋笑心里没来一阵恶心,屁股往后挪了一点,淡淡道:"我还是对收拾装逼的医生比较感兴趣。"

"切,你收拾阿猫阿狗我信,要是你刚才再敢顶嘴一句,估计现在不仅毕不了业,以后也别想在医院混了。算了,你的脾气我还不知道么...不过你还是如愿了,刚才你站起来之后,东方女神一直看着你呢。"胖子话说了一半顿时又变得猥琐了起来。

宋笑摇了摇头,没有再说话,在他眼里毕不毕业就像他吃不吃一顿饭一样简单。

毕业也好不毕业也罢,无所谓,只要他实力能恢复就行。

"这医生讲的没什么意思,我打坐--小憩一会儿,你帮我放放风。"宋笑看了一眼台上滔滔不绝的孙医生,然后对着胖子道。

"唉,你小子真不把前途当回事..."胖子摇了摇头,继续抬头看向了左前方的东方倩,眼神中时而温柔时而猥琐,台上的孙医生直接被他当成空气了。

"好了,刚才说的大致就是你的病情了,去拿药吧,记得定期复诊。"孙医生对着前面的病人点了点头道。

那病人说了声谢谢,就走了出去。孙医生呼了口气,转头一看,见众同学都在认真的做笔记听自己讲课,顿时心里又升起了几分荣誉感。

就在他想说几句教导的话时,前面突然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声音,越来越近。

不一会儿门又被推开,两名护士推着病床,脸色焦急的跑了过来,病床上躺着一名老人,脸色蜡黄,嘴唇发白,似乎已经昏迷过去多时了。

"孙医生,紧急情况,这老人吃了药后昏迷了过去。"其中一名护士离孙医生还有些距离就开始喊道。

一看见这老人,孙医生顿时一个头变得两个大了,这老头是他的病人,之前他也诊断出来了,有高血压,并且开了药,按道理,吃了药应该好了才对,怎么会导致昏迷呢?

"怎么回事?他没吃降血压的药么?"

"吃了,之前还好好的,不过刚才刚走到医院门口又昏迷了。"另一个护士点头道。

孙医生皱了皱眉头,他能感觉到后面学生们变得不一样的目光,自己这一次要是治不好人,估计不仅会被后面的学生取笑,说不定还得负责任。

一想到这里,孙医生心里就气,早知道就不接这烫手山芋了。

他连忙来到老人面前,再次开始诊断了起来。

"看来遇到一些突发情况了。"

"是啊,看这老人嘴唇发白,面色如土,这是虚脱所致啊。"

"看看着孙医生怎么解决吧,突发性情况的处理可是宝贵经验。"

后面的同学一见这场面,顿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慢慢的靠了过来。

"一切症状和之前一样,你们药物有没有开错?"孙医生检查完毕,再次皱起眉头问道。

两个护士闻言,连忙摇头道:"不可能,药房抓药都要经过电脑扫描的,怎么可能出错。"

孙医生一想也是,摸了摸下巴道:"再给他吃一次药。"

一听这话,两个护士连忙点了点头,其中一个连忙从兜里拿出一瓶白色的药片。

不过,就在那护士将要把药片送进老人嘴里的时候,只听两道声音突然从后面响起:"不能给他吃药!"

孙医生闻言顿时一愣,回头看了一眼,只见第一道声音的来源是看起来很漂亮的女学生,至于第二道,光是看了一眼孙医生的脸就更黑了。

这不是之前那个顶撞自己的宋笑么?

女的多少要留点面子,但对宋笑就没这个必要了,孙医生冷冷的对着宋笑道:"现在是救人的时刻,你别给我捣乱,出了事你负责?"

他本来就对宋笑的顶撞很不爽,这会儿竟然还要对自己的病人指手画脚,到底他是医生自己是医生?

宋笑闻言摇了摇头,一边往前走一边道:"对于病人,我从来都不开玩笑。你要是再让他吃降血压的药,那到时候真的神仙难救。"

一听宋笑的话,在场同学顿时一愣。

"这一看就是明显的高血压啊?吃这药有什么不对了?"

"是啊,这宋屌丝该不是注意捣乱的吧?"

"切,我看他也就是看东方女神站出来了,想给给她留个印象。"

"话说,东方雪为什么也站出来了?"

在众同学疑惑的目光中,孙医生脸色更黑了,他生气的指着宋笑道:"说什么呢!你是医生我是医生?我行医多少年,是什么病状不知道么?"

"既然这样,那为什么吃了高血压的药,这老头还没醒?"宋笑双手踹进兜里冷笑道。

"你--"孙医生闻言顿时语塞了,按理说高血压的药都是立即见效的。

而这老头昏迷到现在已经将近十分钟,却一点苏醒的迹象也没有。

这还真是怪事。

"明明是你自己诊断失误,即将导致生命消失,乱开药方却还死不承认——"宋笑说到这里,眼神猛地一凝道:

"行医者,不救人,反倒害人!你这个庸医!"


第3章:治不好?老子一枪崩了你!            

宋笑声音如钟,震慑着在场每个人的内心,只不过他现在这身邋遢的装扮,很难和他说的话联系起来。

再加上在场同校生居多,了解宋笑之前为人的,更是觉得他在女神面前装逼。

倒是那东方雪有些好奇的转头看了宋笑一眼。

这一转头正好与宋笑眼神相对。

这下他算是看清面前这名被称之为女神的妹子究竟长什么样了。

柳叶眉,丹凤眼,瓜子脸,眼睛大大的,神采奕奕。嘴唇很薄,再加上她不苟言笑,看起来就像是一座冰山。

最让众人痴迷的还是她傲人的身材,双胸挺拔,下身是黑丝包裹的短裙。

再加上外面的一身白大褂,看起来给人一种别样的冲击力。

的确是难得一见的美女,就算在修真界,宋笑见过能和她媲美的估计也聊胜于无。

两人仅对视了一眼就各自转头,

似乎只是很平常的对视一般,没有擦出任何火花,到是一旁的孙医生被宋笑一番话说得面色惨白。

"你——你——"他手指颤抖的指着宋笑后退一步,眼神中带着弄的怒气。

好歹自己也是老资格了,被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实习生,指着鼻子骂庸医,这还要不要脸了?

事到如今,就算自己真的诊断错了,孙医生也决计不会承认。

"这是我的病人!懂么?你一个小小的实习生,给我闭上嘴了,我的诊断没错!"孙医生这话几乎是吼出来的。

不过这番辩解在后面的同学看来,已经有些失了分寸的嫌疑。

"面容枯槁,身体僵直,我就算不用切诊,都知道这是继发性高血压,你喂了药还不听劝,这样的医生,实在可笑之极。"宋笑冷哼医生,撇了撇嘴。

"你——"孙医生闻言正要理论,却听旁边的护士连忙道:"孙医生,再不采取措施,这老者恐怕要不行了。"

这老头本来岁数就不小,丝毫耽误不得,这个人命关天的时候,孙医生竟然还在跟一般实习生斗嘴,要知道这老者要是死了,那可是他的主要责任,两名护士都有些无语了起来。

孙医生闻言立刻回过了神,一甩衣袍道:"我跟你这么多废话做什么,赶紧喂药。"

"虽然我还不知道是什么病因,但你就这么喂药的话,他的病情只会更加恶化。"就在这时,站出来之后一直沉默的东方雪终于开了口。

宋笑说的话,大家可以当做放屁,但东方雪说的就不能无视了。

并不是因为她长的漂亮,而是她不仅是天海医科大学校长的女儿,从小就出生在医生世家,更是医学院的女博士,对中医学有着独特的见解。

虽然还没正式获得医生资格,但已经有不少人闻名而来让她诊断,可见其人气之高。

"好啊,今年的学生一个个的要反了天是吧?"孙医生一拍桌子,对着东方雪道:"你说不能用药,病因呢,清楚么?"

东方雪沉默。

"那就乖乖闭上嘴,在这里,我才是医生,懂么?"孙医生瞪了在场所有人一眼,那嚣张的样子,看得在场的同学一阵不爽。

"女神,别管他,让他自己自食恶果。"

"就是,这种目中无人的老资格就应该让他尝到教训。"

"虽然不懂女神为什么站出来,但还是力挺她。"

就在台下同学嘀咕的时候,孙医生已经给老头喂下了药。

又这么安静的过了几分钟,老者脸色变得更苍白了,甚至连呼吸都开始微弱了起来。

"怎么会这样?"孙医生面色大变,再次开始在老者身上采取急救措施,但却丝毫没有效果。

一旁的护士也是满头大汗,这可是她们负责的病人,要真出点什么事,虽然自己责任不大,但名声总归不好。

就在气氛有些紧张的时候,只听后边又有声音传了出来:"我爸呢?我爸怎么了?我可告诉你们了,要是我爸有个三长两短,我非把你们这一家医院都给掀翻了不可!"

声音刚落,一名虎背熊腰的中年男人出现在了实习室,他穿着军装,甚至腰间还配置一把手枪,在他身后随行着四名士兵,看起来来头不小。

军官眼神中带着浓浓的焦急,待看到昏迷在床上的老头时,顿时面色大变,上前就抓住孙医生的衣领:"我爸之前还好好的,怎么就昏过去了?"

"先生,你先冷静冷静,这是紧急情况,我们也在处理,已经给老人吃药了。"孙医生对学生可以凶,但对这样的家属就凶不起来了,而且看这中年人一身军装,那身份可想而知,他绝对惹不起。

"吃药?我爸这是继发性高血压!你给他吃药?是之前的检查单没写?还是你眼瞎啊?"军装男人越说越气。

"什么?继发性高血压?"孙医生顿时面色大惊,不是他诊断的单子他向来是不看的,因为这只会打乱他的诊断节奏。

说到底就是太过自信,认为自己的医术是绝对正确的,这下终于治出事情了。

孙医生在后悔的同时,眼神很复杂的回头看了宋笑一眼,这小子刚才一眼就看出来了,是真的懂,还是蒙的?

如果是真的知道,那岂不是医术还在自己之上?

"还真是孙医生诊断失误啊,看来他的医术也就那样。"

"靠,这继发性高血压,可是需要查准病因才能治的,不像原发性那样吃点药就能压下来。"

"就是,看他那样子明显没看过之前的检查单,这也怪不得别人那么生气了。"

"话说,宋笑这家伙今天有些不寻常了啊,不仅药性赋倒背如流,还能看出这老头的病状,难道这就是女神的力量?"

后面的同学小声议论着。

"看来你还真没看过检查单,呵呵,这样的医生,活着有个屁用!"军官怒不可揭,直接从腰间掏出了配枪对准孙医生。

孙医生一见黑黝黝的枪口,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流了下来,语气结巴道:"先...先生,你先冷...冷静,我...我马上查找病因。"

说完,他连滚带爬的从地上站起来,细细帮老者诊断了起来,不过诊断来诊断去还是之前那个样子。

根本诊断不出来病因到底出在什么地方。

能引发继发性高血压的病因多不胜数,要是每一种都试一次,到全部结束,恐怕老头都死的不能再死了。

一时间,孙医生也有些着急了起来,周围的同学看着面色紧张的孙医生,一脸的幸灾乐祸。

"心态不稳,握脉偏薄三分。你这十几年来若是就按照现在这么诊断,还真该庆幸没有其他病人找你的麻烦。"就在孙医生急的六神无主的时候,宋笑的声音又从后面传了出来。

一听宋笑的话,孙医生也顾不得生气了,连忙问道:"你行倒是说说他的病因啊?"

宋笑闻言微微一笑道:"虽没能看过此人苏醒时的病状,但若是排除用药昏迷后的病状,病因不难诊断出来。"

说到这里,宋笑上前一步指着老者的鞋子道:"此人右足鞋印比之左足偏薄,可见走路时是侧着身子的,但全身并无骨骼突出症状,可见是五脏六腑上的问题,导致他不得不侧身行走。"

"再者,既然是继发性高血压,又是五脏六腑上的问题,那其中什么部位最有可能是诱发的病因,你这个‘老资格’,不需要我多说了吧?"

一听宋笑的话,在场同学顿时又吃了一惊,虽然不太听懂宋笑的话,但面前的孙医生面色顿时一喜,激动道:"肾!我知道了!是肾啊!之前怎么没想到。"

孙医生激动完,连忙对着老者的肾来了一次轻轻的按拿,仅仅是片刻,老者的眉毛就跳动了一下,慢慢睁开眼睛。

"爸!"军官见状,顿时面色大喜,连忙握住老者的手,不过还没等他多说几句话,老者立刻又昏迷了过去,不省人事。

"果然是肾上的问题--可是..."孙医生话说了一半,面色上的喜色顿时消失于无形。

"可是什么?"军官闻言面色一冷。

"不是我不想救啊,是我救不了,肾上的问题那就需要西医开刀放血,或者中医针灸,我--我都不擅长..."说到这里孙医生脸上有几分羞燥。

"我不管,要不是你这庸医给老爷子吃什么狗屎的药,就算是继发性高血压,他也能醒过来,你现在把他搞得奄奄一息,你要负全责!治不好,老子一枪崩了你!"军官顿时急了,再次用枪指着孙医生的脑袋。

"饶命啊,我是真没把握。"

"那就找有把握的来!"

"全院就院长一个人,用针灸出神入化,可他现在在帝都明天才返回,来...来不及了。"孙医生弱弱的道。

"什么?老子--"军官闻言一阵血气上涌,猛地踹了孙医生一脚,差点没让他来个狗吃屎。

就在孙医生叫苦不迭的时候,旁边别校的同学拍了拍宋笑小声问道:"哎,同学,针灸你会么?"

"略懂一二。"

"额,略懂是什么意思?"

"简单的说,就是针拿来,我就能医。"宋笑淡淡的说了一句,语气中带着浓浓的自信。

宋笑上辈子一生都和针打交道,救人用针,杀人也用针,问他会不会用针?

简直就像是在问太阳是不是从东边升起一般弱智。

"卧槽,你可别吹牛啊,这还没成为正式医生了,你连针灸都会?"旁边的同学嗓门大,这一喊,顿时在场的人都听到了。

瞬间,那孙医生和军官一起走了过来。


第4章: 医者仁心              

"你真的会针灸?"军官面色焦急中带着几分疑惑,连忙问道。

孙医生见状眼珠子一转,突然有了主意。

这次算是真的见识到宋笑的厉害了,如果能让他动手,那到时候治好了自己是他的老师,不仅安然无恙,说不定还能增加民望,治不好那也不关自己的事,是宋笑接手的。

想到这里,孙医生不疑有他,立刻装作非常难过的恳求道:"宋笑,你救救我吧,之前是我不对,我还有一家老小要养,不能丢了这饭碗啊。"

孙医生说着说着,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了起来。

若是在一个小时之前,要是孙医生这么对着宋笑求饶,那在场同学只会仰天大笑,孙医生疯了。但现在,在场每一个人笑出来。

因为之前不管是病因还是后来的应付手段,都与宋笑说得丝毫不差,说不定他还真会针灸。

毕竟这人命关天的事情,谁也不会拿来开玩笑。

一见孙医生竟然像实习生求饶,在场的同学心里顿时浓浓的出了口恶气。

"让他之前上课的时候语气那么嚣张。"

"宋笑他这是在找你做替罪羊呢,别答应他!"

"孙医生,你还能再无耻点么?"

就连东方雪也有些厌恶的看了孙医生一眼,她可不相信孙医生这么放下身段,是折服于宋笑的医术。

这一个实习生连人都没医过,有哪门子的医术?

无疑就是在找替罪羊。

一见宋笑不说话,孙医生再次夸赞道:"之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没想到你的医学那么厉害,而且还懂针灸,你这简直已经可以出师,做一名万人敬仰的医生了。"

"如果这一次你治好了这老者,到时候医院绝对会褒奖你,提拔你做正式医生,不对,是首席医师!到时候你就一鸣惊人..."

孙医生唾沫星子乱飞,不停的用勾人的条件引诱着宋笑,希望他能有年轻人的冲动和盲目自信,接下自己这烂摊子。

不得不说孙医生忽悠人还是挺有一套的,一旁军官在看到自己父亲的病因和宋笑之前说的分毫不差,再加上现在孙医生大肆捧宋笑,他一时间也相信了。

"只要你救活了我爸,就是我张虎的恩人,我欠你一个人情。"张虎急声道。

看这人的样子官职估计还不小,能欠个人情,对以后绝对有大好处。

若不是没那本事,旁边的同学都想出手了。

不过在场的也不是傻子,这一切都是要建立在治得好的份上,要是治不好,别说牢底坐穿,旁边这性格暴躁的军官估计就能直接枪毙了宋笑。

对宋笑肚子里有多少老底,周胖子是知道的,现在让他去医一下岛国的广大女性,这倒可以。

医人?

别特么开玩笑了,不杀人就算好了。

"宋笑,你特么可别头脑发热啊!这尼玛装逼一下就够了,过头了就完了!"周胖子连忙拉了拉宋笑的衣角。

"是啊,宋笑,你今天的表现已经太出乎意料了,以后路还长,可别因为一时蛊惑,害了自己一生啊。"其他恶心孙医生的同学也忍不住开口。

东方雪看了宋笑一眼,朱唇轻启道:"你想好了,这虽然能让你一步登天,但也能毁了你!"

"卧槽,东方女神竟然和你说话了。"周胖子见状顿时抖了抖宋笑的衣角,一脸的激动,仿佛他自己和东方雪说话一般。

就连旁边的几个同学也是满脸的羡慕。

东方雪虽然和他们一起听课,但能和她搭上话的可以说基本没有。

若是之前的宋笑,恐怕此时已经幸福的晕过去了,死不要脸的贴在东方雪面前问东问西。

不过现在的他只是淡淡一笑:"谢谢,我自有分寸。"

这略带高冷的话,让在场同学再次愣住了,看着他的眼神中带着浓浓的疑惑,仿佛不认识宋笑了一般。

只见他上前一步双眼盯着孙医生道:"我知道,你如此抬举我,无非就是想让我做替罪羊,为你顶罪。"

孙医生闻言顿时老脸一红,他后面两个护士也羞愧的低下了头。

旁边的军官瞪了孙医生一眼正要说话,却听宋笑又道:"不过--我答应就是,取银针来吧,三分钟!他不醒,我任由你们处置!"

说完,一甩衣袍往前走去。

"轰--"一听宋笑的话,在场的同学顿时炸开了。

"卧槽,这宋笑该不是真的傻了吧?他以为他是谁啊,还三分钟。"

"唉,天作孽犹可活,自己装逼那就活不了了。"

"我还以为他改变了呢,原来还是和以前一样的二货。"

周围的同学或惊叹或无语或怜悯的看着宋笑。

在他们的想象中,接下来等待宋笑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以故意杀人罪进牢房。

张虎和孙医生也是一脸的惊讶,特别是孙医生,在揭穿之后甚至没想过宋笑竟然会答应。

"小子,只能怪你自己傻逼了。"孙医生心里默默想道,同时心里也浮起了几分惭愧。

"宋笑,你疯了!"周胖子闻言顿时大急,连忙上前拉住宋笑。

"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他语气焦急,面部表情都揉在了一起,看得出来是真的担心。

"知道。"宋笑语气淡然。

"这是病人,是生命,不是f盘里那些虚无的货色,不是你射几炮就能完的,这--这会要了你命的!"周胖子郑重道。

宋笑闻言再次点点头:"我知道。"

"知道你还去?"

"我不去,那谁去?"宋笑转过头反问道。

周胖子闻言顿时语塞,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了。

"正如你说的,那是一个人,一条命!"宋笑叹息一声,指着躺在床上的老者道。

"可是..."

"没什么可是,我不知道别人如何行医,但要我为了一己之私,眼睁睁的看着别人去死,我做不到。"

周胖子似乎还从没见过宋笑这么认真的样子,顿时愣在了原地,与他一样的还有后面的同学。

就连东方雪都将目光移了过来。

宋笑被众人目光注视着,却凛然不惧,语气厚重道:"医者,虽不能力拔山河,一骑当千。虽不能羽扇轻摇,谈笑间定山河乾坤,却能主宰病人生死,你可以救人,亦能杀人!"

"杀或救,不过一念之间。"

"再者,如何行医,如何救人,吾心自有定论,亦一如既往,不曾动摇,无需诸位教我!"

宋笑说完,再次转身走向了老者。


第5章:吊命三针!            

宋笑一番话说得正气凌然,宛如洪钟大吕一般,深深的震慑着在场同学的内心。

他们今后也是一名医生,但如何行医,为什么行医,真的明白了么?

是无可奈何才学的中医专业,还是本身就有抱着济世医人的宏愿?

若是时光流转,未来的某一天当自己也遇到这种麻烦,会像宋笑一样,问心无愧的说出这些话?

还是像孙医生一样跪地求饶?

东方雪再次认真的看了一眼正在施针的宋笑,他样子依然邋遢,但那全神贯注的眼神,却给人一种别样的魅力。

"还真是有趣的人..."东方雪心里如是想道。

另一边的孙医生,此时听到宋笑的一番话,顿时面色惨白的低下了头,一瞬间仿佛老了十几岁。

"说得好!就凭你这番话,老头子醒不来,还是这孙老头的责任。"军官猛地拍了拍手,看着宋笑的眼神中带着几分欣赏。

孙医生闻言脸色变得更苦了。

宋笑此时却不管其他人怎么议论,他一手按着老者的肚皮,另一只手略微颤抖的开始下针。

仅仅下了三针,宋笑头上已经大汗淋漓。

他眼神再次厌恶的看了自己的身体一眼,心道:"看来我还是太高估了这身体的坚韧程度,九转不死针最低级的第一针——平一指,下起来都几乎能让人虚脱..."

"还好这老头只需三针便可打通周身气血,令血压回转,要不然还真有些麻烦。"

见宋笑大汗淋漓的退回来,其中一名护士连忙给宋笑搬凳子,另一名则是立刻拿住纸巾给他擦汗。

不过由于宋笑是坐着的,这一擦,她也得坐下来,再加上刚才来的太急,没扣白大褂的纽扣。

宋笑这一眼看去,简直有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这护士人长得不咋样,胸倒是别样的大。

见宋笑的目光投过来,那护士脸色一红,非但不遮,反而挺了挺胸,装作没看到一般。

的确,现在宋笑给人的感觉,极其那啥,用武侠小说里面的词语形容就是‘大侠’!

有两个花痴迷恋很正常,尽管他现在看起来还有着屌丝一样的外表。

但有一种魅力是由内而外发出的,外表美只能俘获一时,但内心的迷恋却能让人记一辈子。

宋笑休息的时候,周围异常的安静,一直到他再次起身拔出那三根银针,众人这才像憋了很久一般,长长的呼了口气。

"咳咳--"就在众人神经刚放轻松的时候,只听病床上的老者突然咳嗽了起来,随后再次睁开了眼睛,苍白如纸的脸上也恢复了很多红润。

"爸--"张虎见状,顿时直接跪倒在了病床前,眼里擎着泪,握住老者的手。

"我草!这尼玛不是真的吧?真的醒了?"

"绝了!没想到这宋笑还真深藏不露啊。"

"厉害,看来几天后的实习生名额,又多了一个劲敌!"

后面的同学,见状又是震惊又是感叹,最后竟然自发的开始鼓掌了起来。

"病人心跳、血压等一切正常...正常..."两个护士mm检查完之后,一脸惊叹和崇拜的看着宋笑。

孙医生闻言重重的叹了口气,事到如今,他也不去嫉妒宋笑了,只要能治好就万事大吉。

"我说话算数,你叫宋笑是吧,我张虎欠你一个人情,这是我的名片。"说完张虎激动的将名片送了过来。

"我救人不要人情。"宋笑闻言却摇了摇头。

众人一听这话,顿时又是一番感动,以为宋笑高风亮节到无私奉献了。

"那怎么行。"张虎顿时一愣,正待说话,只听宋笑又道:"这次没开药方,针灸的话一次三百,概不赊欠。"

"噗--"他这话一出,周围的人顿时忍不住笑了起来。

张虎也被逗乐了,重重的拍了拍宋笑的肩膀道:"嗨,我还以为咋了,别说三百,就算是三万我也给。"

说完从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道:"这里有五万,算是这次诊金,这名片你也给拿着,我张虎说话算数,欠你一个人情。"

说完,硬将名片盒银行卡塞到宋笑手里。

宋笑想反抗也做不到,他现在这小身板,被张虎那一拍,差点没一屁股坐在地上。

孙医生看着那五万的诊金一阵眼红,要是没陈笑,这钱可就是自己的。

想到这里,他心里有浮现出阴险,不过这一次还没等他耍花招,宋笑那边却已经对着张虎道:"好,既然这样,这个人情你现在就还了吧。"

说完,他指着孙医生道:"这种庸医不配做医生,我希望他以后,都不要穿着这身衣服。"

宋笑说完冷冷的瞥了孙医生一眼,转身走出了实习室,周胖子看着宋笑的背影,眼神中已经冒出了小星星,连忙跟了上去。

宋笑这次雄起,就连他也出尽了风头,刚才东方雪可是多看了他好几眼呢,胖子那个激动啊。

"不--不要啊!还有一家老小要靠我养活。"孙医生闻言顿时大哭了起来。

对于这种人,张虎连看他一眼的兴趣都没有,冷冷道:"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要么你自己走,要么我找人来带你走。"

说完,推着病床在两个护士的伴随下离开。

此时周围的同学也没有了学习的心情,纷纷离开课堂。

不过今天让人议论做多的莫过于宋笑两个字了,先不说那正气凌然的话,就说那三针吊命,简直神乎其技。

现在一些同学都没搞懂,那老头怎么突然就醒过来了。

宋笑刚出来医院,便听后面的周胖子扯着嗓子喊道:"宋神医,宋神医,等等——"

宋笑闻言停下脚步回头看了胖子一眼,只见此时胖子面色中带着浓浓的崇拜,三步并作两步走上来,直接拉住了自己的手。

"没想到啊,我周小天的朋友,也有一鸣惊人的时候,我特么简直爱死你了。"说完周小天上前就要给宋笑一个熊抱。

自己身板本来就弱,要是再被这个两百来斤的胖子来个熊抱,那还不直接骨折。

宋笑眼神中浮现出一丝恐惧,连忙闪身躲开了周小天的熊抱道:"周小天,你发什么疯呢?我这身体,经得起你摧残么?"

"我不管,我就是要让全世界知道我们的关系。"周小天,一脸感动道。

那肥大的脸庞皱成一团,硬是挤出了几滴眼泪,看的宋笑哭笑不得。

"别,你别过来,说人话,做人事。"宋笑举手做防御状。

周小天闻言顿时面色一喜,靠了过来,锤了宋笑胸口一下道:"臭小子,你行啊,今天连哥都给看呆了,赶紧说说,这治病的本事哪抄来的?"

"抄来的?"宋笑闻言满头黑线,特么的自己在修真界行医的年龄都比这胖子还大了,用得着抄么?

不过这件事注定无法解释,再加上之前的宋笑人就那样,一时间还真难改变别人的看法,只能潜移默化。

想到这里宋笑也不解释,对着周小天道:"我就是前几天乱翻了几本书,临时抱佛脚嘛。"

周小天听了顿时给了宋笑一个暧昧的眼神,指着他道:"不错啊,你小子变聪明了,知道俘获女神的芳心光靠外表是不够的,老实说,你是不是冲着实习生名额去的?"

"实习生名额?"宋笑闻言顿时一愣。

"我擦,你还给我装,第一批就两个名额,一个已经被东方雪预定,另一个,一个星期后举行资格测试,全学院都快争破头了,你特么会不知道?"周小天给了宋笑一个眼神,又激动道。

"这个名额一旦得到,那不仅又向正式医生迈进了一步,更能和女神真正的一对一接触实习,可是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机会啊!"

"那又怎么样?"宋笑淡然一笑,他现在只想赶紧恢复实力,除此之外什么兴趣都没有。

要不是想找魔衣报仇,他都忍不住想亲手废了自己的冲动了。

他从医这么多年,见过各种病患的身体,但就没见过被掏空得这么厉害的。

现在一想想要把这副废体修炼到前世的程度,他就一阵头疼,还好张虎雪中送炭给了五万,买点药材,也够他稍微固本培元一下了。

"什么叫怎样?得了这个名额,不说走上人生巅峰,最起码工作有保障了啊,"周小天一拍手道:

"要你还是之前那副吊样我也就不说了,但你特么今天大出风头,连带我也爽了一把,你是没看到啊,那东方女神眼睛一直就没从你身上离开过——"

一见周胖子又要说废话,宋笑摇了摇头,准备回学校。

"哎,你等等啊,我还没说完呢,资格测试在下周一,也就是后天,你特么到底去不去啊,去我一起报名了。"周胖子追着问道。

"比起这个,我还是对锻炼感兴趣。"宋笑抬起胳膊看了一眼,然后问道:

"胖子,你知不知道这附近有没有什么能快速赚到钱的路子?"

周小天闻言一愣:"卧槽,就你这样还要去打工?别累死在工地上了。"

见宋笑脸色有些不耐烦,胖子连帽又讪笑道:"我这也没有挖苦你的意思,行。等会儿我给你去打听打听。"

"谢了,走,吃饭,这顿我请。"对胖子打心眼里的关心,宋笑还是能感受到的,他点了点头笑道。

"那肯定了,妈蛋,这可是五万呢!要不是咱两熟,我都想打劫你了。"胖子嘿嘿一笑,一把勾住宋笑肩膀往前走去。

这胖子轻轻一拍,自己身体都有些疼,简直比林黛玉还要脆弱,宋笑心里对改善身体的想法更加迫切了起来。


继续阅读请点击【阅读原文】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