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看完电影后被人杀死,爷爷一句梦话让我找到杀人真凶

每天读点故事2019-07-25 06:39:30

你与好故事,只差一个关注的距离

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签约作者:宋哥

禁止转载 



一、爷爷和奶奶


爷爷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了,我们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爷爷怕是活不久了。这个病已经缠了他很久,也许一年,也许四年,也许从奶奶走后就开始瞄准爷爷了。但无论如何,现在爷爷终于能摆脱了。


今晚轮到我陪着爷爷,喂他喝完药后我扶着他躺下。药里有安眠的作用,能减轻他的痛苦,帮助他更好地入眠。爷爷的脸上开始浮现出昏睡前的迷离之色,我知道他要开始了。


“婉儿,我记得以前我们……”爷爷每次都是这样开头,我有时候会想,如果奶奶还在,病床前会是怎样一副光景?奶奶是会哭还是会笑?


听爸爸说那时爷爷带奶奶去看人生中的第一场电影,结果成了他们最后一面。奶奶起先只是失踪,爷爷疯狂地、不分昼夜地找了她三天,结果奶奶却回到了电影院里,以死尸的方式出现。


她的脖子上有浓浓的淤青,长长的乌发被剪掉了一半,手腕上的一对翡翠玉镯不见了。没有一个人看见奶奶是什么时候、被谁搬来摆在电影院的。


这件凶案震惊了整个小镇,所有人都想不出谁会做出如此残忍的事。在他们的眼里,这个镇子就像是一个大家庭一样,即便偶有争吵,最后也都会化干戈为玉帛,大家其乐融融,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于是怀疑的目光自然而然落在了外来人口身上。恰巧那时候镇子在修公路,工人都是市里直接拨下来的,更恰好的事里面正好有个工人几天前在买菜的时候和奶奶发生过口角,因此他被列入了怀疑名单的首位。


镇长带着人去这名工人住的棚里搜查,居然真的在床底找打了一个可疑的黑袋子,打开一看,是奶奶的头发和一个翡翠玉镯。


去的人看到头发就吐了,吐完之后就开始打那名工人,结果一下忘了分寸,竟把那人活活打死了。


但后来因为他们是失手,而死的又是个杀人凶手,所以并没有受到多大的处罚,然后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


从那以后爷爷就独自一人照顾四个孩子,靠做锁为生,把他们从少年拉扯到成家立业。


爸爸他们曾经提过一次让爷爷再找一个,但是爷爷不仅没同意,还发了好大的火,搞得他们再也不敢提第二次。


爷爷发火的时候我也在,青春懵懂的我刚刚有了自己喜欢的女孩子,看到爷爷坚守着奶奶一个人,心里感动得不要不要的,并且对爷爷第一次产生了敬佩之情。


二、镇上那家电影院


“婉儿。”爷爷还在说着什么,到最后几乎低不可闻。我知道这是他要睡着的预示。

虽然我刚才心不在焉,但我知道爷爷今晚重点回忆的是他向奶奶求婚的场景,如果说其他场景他重复了上万遍,那么这个场景就是重复了上万再加一遍。


求婚的时候是爷爷第一次送花给奶奶,他去花店选花,只是选一支玫瑰而已,却几乎花了他一天的时间,差点让花店的主人都想把他赶出去了。


爷爷为什么要选那么久呢?因为他要买一只最漂亮的,而且这支花的花瓣数到最后一定要是“我愿意”才行。还好爷爷在花店主人把他踢出去之前找到了这支花,把它送到了奶奶眼前,然后他们就结婚了。


多浪漫的开始啊。


可即使再怎么浪漫,也抵不过生活中的柴米油盐。


爷爷奶奶结婚后的头几年还好,到后来就开始吵架了,从一个月一次到一周一次,再到最后一言不合就吵架,非常频繁,有时候甚至还会动手。


爸爸和大姑她们全都劝不住,有时候甚至还会被连累到。


吵架的部分当然不在爷爷的回忆范围之内,我是听大姑说的,她还告诉我奶奶失踪的前几天爷爷和奶奶也吵架了,这次奶奶直接搬回了娘家去住。爷爷为了哄奶奶回来,才会想到约奶奶去看电影,却没想到会发生后来的事。


大姑还和我说了他们是怎么找到凶手的,那时我才不过十二三岁,整天只知道抱着电视看柯南。听完大姑的话后,我那颗小小的侦探心突然燃烧起来,觉得奶奶的案子破得太简单了,肯定有什么内幕。


然后大姑就赏了个爆栗给我,说我一个小屁孩懂什么!


我被打得什么心思都没了,泪眼汪汪地继续看柯南,正好放到图书馆杀人案那集,吓得我做了好几天噩梦,这件事就慢慢地被我抛在了脑后。


现在回想起来,还是感觉简单了点。


第二天早上大姑来接班,我稍微洗漱了一下便去吃早点,然后匆忙赶去上班。开车经过电影院的时候,我忍不住转头看了一眼,爷爷很快也要走了,而这电影院还在,它就像跟我们家有仇一样。


爷爷和奶奶第一次去看电影,奶奶没了,爸爸和妈妈看了好几次电影,可最后一次的时候,妈妈也没了。


我妈妈没有死在电影院里,她是失踪的,直到现在也没有找到。


我一直没有忘记妈妈的脸,我的爸爸是个画家,他过去曾为妈妈画了许多幅画,虽然现在都被放起来了,但我向爸爸要了其中一幅,挂在我和妻子的新家里。


这是我的妈妈,我想让她看看她的儿子,她的儿媳,她以后的孙子孙女。


而这家电影院,它对我来说就像是诅咒一般,我一次都没有进去过,即使是没地方约会的时候。妻子曾想和我进去看场电影,最终还是在我的坚持下打消了这个念头。


我害怕这个电影院,总觉得走进去后就会重蹈我爷爷奶奶、爸爸妈妈的覆辙。


我很爱我的妻子,不愿拿她的生命冒一点险,所以妻子经常笑我,说我是个胆小鬼。


胆小鬼就胆小鬼吧。


二、忏悔和梦呓


晚上本来应该轮到小姑照看爷爷的,但小姑临时有事,于是我又被抓去做了替补人员。


爷爷接连着两天见到我,心情不免大好,话也比平时多了一些,开始询问我和妻子之间的事情,我都一五一十地回答,只是心里渐渐不耐烦起来,觉得爷爷还不如直接去回忆奶奶,因为那样我不需要做出任何回应。


好不容易等到爷爷吃完药躺下,我拿出笔记本电脑,准备像往常一样开始加班。


过儿一会儿,床上的爷爷也开始准时回忆奶奶,“婉儿,我对不起你。”


我皱眉,今天的开场白怎么不一样啊?算了不管了,也许是爷爷今天想说点别的吧。


我继续在电脑上敲敲打打,耳边是爷爷断断续续的低语。


“结婚的时候明明说要疼你一辈子,可最后让你跟着我吃苦,不体谅,还老找你吵架,我真是混蛋,我很难过啊,听到你的哭声我很自责啊,对不起。”


“还记得我们结婚时穿的喜服吗,那时候没钱,我们买了布来,是你亲手做的衣服,柜子里,我到现在还留着,死的时候,我要穿,见你。”


等我合上电脑后,爷爷的道歉和渐渐微弱到似乎已经结束,我想打个瞌睡,却发现爷爷的脸上出现不自然的红晕,摸一摸额头,烫得惊人。


肯定是发烧了,医生特地嘱咐过,要是夜里发烧了,一定要赶快通知一声。


我一刻都不敢怠慢,连忙伸手去按床上的按钮,就在我快要接触到按钮的时候,忽然听到爷爷大叫,“对不起婉儿!我不应该把你一个人留在冷冰冰的电影院!更不应该杀了你。”


我一愣,手指“啪嗒”一声从床头的栏杆上滑落下来,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听到了什么话。


爷爷这厢还在道歉,可除了“对不起”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的话,我等了一会儿,见爷爷的呼吸渐渐平复下来,整个人陷入昏睡状态,然后才按铃,呼叫医生过来查看。


我靠墙站在病房外,双手不停地发抖,内心波涛汹涌,脑子回荡着爷爷刚才的话。


这是真的吗?爷爷杀了奶奶?可那时候他们正在电影院里有那么多人,他怎么能说杀就杀呢?


我无法相信,爷爷是镇上出了名的老实人,怎么可能会杀了奶奶。


四、手镯和日记


即使怀着这么大的疑问,我也不可能从爷爷口中再听到什么了。当天晚上爷爷抢救无效,死亡。我站在离遗体几步距离之外,无法走近,我在想是不是因为我的迟疑害死了爷爷。


爸爸他们忙着爷爷的后事,我作为最小的小辈只能打打下手,灵堂设置得差不多后,爸爸叫我去爷爷家拿早已照好的遗像。一想到要去爷爷家,我的心就忍不住颤抖起来。


爷爷那晚的话一直萦绕在我心头,我一边安慰自己这只不过是爷爷回光返照前的胡话,一边却又想要找出真相。


自从爸爸结婚后,老家就只有爷爷一个人住着了,他的家现在在我眼里,就好像一片荒芜神秘的树林一样,吸引着我一窥究竟。


遗像就挂在爷爷的衣柜里,我找到后先给爸爸送了过去,然后我没有把钥匙还给爸爸,而是趁他们都不在注意时偷偷回到爷爷家。


我找了很久,都快要把爷爷家给翻过来了,可却什么都没找到,哪怕连一张可疑的小纸片都没有,我坐在阳台上气喘吁吁,顺便问自己到底是在期待什么?


快把你的神经质放下吧。


我摇着头对自己说道,眼角瞥到沐浴在日光下的绣球花,养花是爷爷生前唯一的爱好,如今却是没有人来照料了。


我突然想起天气预报说这几天会有台风,于是弯腰抱起了它们。先在屋里呆几天吧,等台风过后,我就过来抱回原来的位置。


才只走了几步,突然听到外面传来“砰”的一声,吓得我双手一哆嗦,花盆砸到地上,华丽丽地碎了。我低头看看散落一地的花盆碎片,转头看看在天上肆意炸开的烟花,顿时头痛不已,为什么总是有人白天放烟花。


我捡起一个碎片,思考是先去买了盆回来,还是带着这堆直接去花市找老手移植。还没考虑个结果出来,就发现褐色的泥土中露出一截透明的塑料尼龙袋,心脏再次乱跳起来,我伸出手,颤巍巍地提起那一截,继而把整个袋子都拉了出来。


尼龙袋里有一本旧本子,还有一只翡翠玉镯。旧本子的封面已经泛黄翘起,可以看出是很久以前的了,而那只翡翠手镯,那是奶奶生前的遗物,我曾在家里唯一一张合照中见过奶奶戴着它的模样。


我盯着那只翡翠玉镯,脑子里想着大姑曾说过的话,她说听说奶奶去电影院时就是带着这对手镯,她说奶奶的尸体被发现时手镯不翼而飞,她还说在凶手的家里只找到了一只手镯,另外那只下落不明。


电光火石之中我连忙站起来奔到衣柜前,找出了一个小小的红木锦盒,打开一看,里面躺着一只翡翠手镯,与塑料袋中的那个一模一样。


难道,难道?我的眼睛死死盯着那本旧本子,直觉告诉我,答案就在那里。


本子里面是爷爷的日记,我直接懂后半部分开始看起,大多记的是他们今天又为了什么争吵,吵过之后爷爷不好意思跟奶奶道歉,所以只好写在日记本里。


日记到最后已经变成了忏悔书。爷爷说他对不起奶奶,不应该冲她无缘无故地发脾气,不应该随意调换她的物品,不应该对她做的事情挑三拣四。


出事之前爷爷奶奶又为了“菜里的盐到底该放多少”而吵架,没玩没了的争吵里爷爷听到奶奶喊了一句,“过不下去就别过了!”


爷爷一呆,想也没想地回喊:“那我们离婚,明天离婚去!”


奶奶听到这话,立刻站了起来,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家。


爷爷在日子中写道:“看着你决然离去的背影,我却一点想法都没有,依旧被愤怒吞噬,等我冷静下来时,前方的路上早已不见你的踪影。我顿时后悔了,婉儿,我真的后悔了,你快回到我身边吧。”


但是奶奶不肯,她似乎是铁了心要和爷爷离婚,不管爷爷怎么道歉都没有用,她只会用冷冷的眼神请他回家。爷爷有时候觉得面子挂不住会劝着劝着就开始骂起来,那时候奶奶的眼就会变得更冷,然后爷爷就什么都骂不出来了。


事情僵持了一段时间,奶奶的嘴巴丝毫没有松动。正巧镇上的电影院新开不久,二姑买了两张电影票给爷爷,让爷爷约奶奶去看电影。


爷爷去试了,没想到奶奶会答应他,爷爷很高兴,以为这是奶奶原谅他的预示,结果在电影的中途部分奶奶突然凑过头说:“今天我很开心,只不过看完这场电影,我们就散了吧。”


爷爷听后觉得奶奶实在是又没有良心又绝情,盛怒之下用手臂狠狠勒住她的脖子不让她离开,正值电影放到高潮处,影片男女主公的对话淹没了奶奶的挣扎和求救声,等到爷爷回过神来时,奶奶已经没有知觉了。


而爷爷的第一个反应便是去看周围人的反应,只见他们全部兴致勃勃地盯着大屏幕,竟没有一个人注意到这边的动静。


于是爷爷异常冷静地将奶奶藏在了电影院的座椅下。


五、栽赃


电影结束之后爷爷若无其事地走了出去,然后开始慌张地叫奶奶的名字,逮着人就问有没有看见奶奶。不一会儿整个电影院的人都知道奶奶失踪了的消息,他们以电影院为中心,四散开来去找人,结果当然是一无所获。


那天晚上爷爷浑浑噩噩地回到家,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不出来,等到夜深人静时,他才偷溜出门。爷爷做了一辈子的锁,对开锁也是有几分信心,更何况电影院的锁是从他手中买来的,他打开电影院的后门,摸黑进去将奶奶的尸体背了出去,藏到镇子外面的树林中去。


但爷爷还是不安心,觉得自己昨晚藏的地方不够隐蔽,树林里经常有人去挖笋,万一被挖到尸体怎么办?


于是爷爷又趁着月黑风高的夜晚去移动尸体。不知情的人偶尔在镇上看到爷爷远去的背影都以为他为了找到奶奶陷入疯狂,却没有想到这只是掩人耳目。


爷爷的日记写到最后已经进入了癫狂状态,他觉得怎么藏奶奶的尸体都没用,更何况尸体会渐渐腐坏,他实在是没有勇气继续移动。于是爷爷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与其躲躲藏藏,不如直接把尸体放在大家面前,不过在此之前他需要找到一个凶手。


爷爷找的这个人显然就是那位无辜的修路工人,找他也只是因为他是奶奶死之前除了爷爷以外,唯一和奶奶发生过争执的人。


爷爷偷溜进那人的家里,把奶奶的翡翠玉镯和头发藏在了床底,作为物证。至于人证,镇上多的是人看见他们两人的争吵。


后来的事实证明,一切都顺着爷爷希望的那样发展,修路工人含冤而死,而爷爷成了大家眼中的痴情种。


看完日记后,天色已经转暗,我走上阳台,对面的楼里家家都点亮了白炽灯,清冷的灯光从里面照出来,像是扑面而来的冷气。


我转过身,默默地收拾好翡翠手镯和日记,踹到怀里,起身离开。这个秘密,还是一直藏下去的好。


回家的路上我又一次经过了那家电影院,它被黑夜包裹住,只剩下广告牌上的霓虹灯变化着诡异的颜色,眼前的电影院,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阴森。


我盯着那霓虹灯,思绪随着它的变换而游走起来,过去的一些碎片不断地在脑中重现,有爷爷、有爸爸妈妈、有妻子,还有以前的学校和生气的班主任。


突然,脑子里一片黑暗,从中心出现一束白光,白光里面是正在争吵的爸爸妈妈,白光晃了晃,爸爸妈妈的面容也随之变得扭曲。


我的心里为之一怔,想起爸妈之前不停地争吵和谩骂,想起爸爸突然带妈妈来看电影,想起电影结束后自己就成了没有妈妈的孩子。


我忍不住在内心问自己,难道爸爸像爷爷一样,在电影院里杀了自己的妻子?


如果是以前我会坚定地相信爸爸,但在经过爷爷的事后,我真的有些不确定了。


六、大树知道秘密


我转了个方向盘,驱车前往爸爸家。屋子里的灯亮着,我敲敲门,不一会儿门就开了,露出爸爸苍白的脸,他还沉浸在爷爷去世的悲伤里。


他诧异地看了我一眼,问:“你这么晚不回家,来我这干吗?”


“我想,和您聊聊妈妈。”我异常艰难地开口。


爸爸一愣,转身走向客厅,在沙发上坐下。


“是因为爷爷死了,所以你才想起你妈对吧?你想知道什么呢?”


“随便,都可以。”


爸爸略微沉吟,缓缓开口,“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你妈妈是在一个大晴天。你妈妈撑着白色的小洋伞站在家门口。那时你外婆生日,你外公从我这订了一幅画,那天我刚巧送画过去,我们在门口遇见了对方。”


“你妈妈动作很快,从我手中抢过画看了起来,她的脸红扑扑的,看着我的画渐渐笑出声来,我当时心里很紧张,心想要是你妈妈不喜欢的话,我这一个月可就白忙活了。还好最后你妈妈跟我说她很喜欢我的画,我们就这样认识了。


“有时候她会从县里过来看我画画,来得多了也就有人开始说闲话,开始我们并未在意,后来有一天她回家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过,我才紧张起来,跑到县里去找你妈妈,才知道她被你外公关在家里。你外公把我赶了出来,我没有见到你妈妈,失望而归。


“结果刚走到镇外那片树林就听见有人在后面喊我,还没回头你妈妈便已扑了过来。原来我走后她不顾你外公的阻拦,从县里一路跑过来才追上我,后来我们就结婚了,然后就有了你。”


“那再后来呢?母亲失踪之前?”


爸爸听到我的话后身体不自主地颤抖了下,他叹了口气,“那时候你才只有十一二岁,不记得了很正常。婚姻和恋爱不一样,尤其是有了你之后,全家就靠我一个人赚钱,生活不免有点拮据,你外公在县里有几处小生意,你妈妈从小娇生惯养,吃不了太多的苦,所以我们开始有很多争吵。”


“其实冷静下来想想都是爸爸当时太没用,赚不了钱还怪你母亲花的太多,正好那时有幅画卖的不错,于是我就买了两张电影院的票,你母亲一直念着想看场电影,所以我想给她一个惊喜,谁能想到看完电影以后你母亲就失踪了。”


爸爸说这话的时候脸上一片真诚的悲伤,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爸爸在说到“失踪”两字时,声音微微发抖。


我的目光从爸爸脸上转移到挂在后面的画上,这是爸爸吃饭的手艺,他给自己画过很多幅画,有很多都比这幅出色,可爸爸偏偏选择把这幅挂在客厅里。


我之前从没有在意过为什么,直到今天我才发现,这画上是镇子外面的那片树林,是妈妈追到爸爸的地方,也是爷爷最后一次埋葬奶奶的地方。


我的心像是被敲了个洞出来的破鼓似得,空空的还在颤抖。于是我起身离开,开车回家,快到家时实在觉得心情烦躁,为了不殃及妻子,决定下车走路回家。经过巷子时听到里面传来声响,我按捺住心里的恐惧,悄悄走过去,然后瞬间停下了脚步。


昏暗的街灯下,我的妻子,和别的男人抱在一起,他们分开后还互相牵着手细语,我不知道他们在商量什么,只觉得一阵接着一阵的气血往我的脑子里涌上来,我迅速回到车子里,开车离开。


我开到镇子外面的那片树林,就是爸爸挂在墙壁的那幅画,找到了画中的那颗树。我拿起铁锹开始往下挖,如果爸爸真的对妈妈做了什么,那么尸体一定埋在这里。否则不会是那幅画,绝对不会是那幅画。


我以那棵树为中心向外挖去,结果在东南方感受到了和其他地方不一样,于是我一直挖一直挖一直挖,直到碰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我蹲下身还没来得及看是什么,后面就传来了脚步声。


转过头一看,没想到竟然是爸爸,他的出现说明了一切,我甚至都不需要再往下挖了。


爸爸看见我也是一脸震惊,然后变成了狼狈、愧疚和闪躲。


“为什么?”


“你妈妈她,怀了别人的孩子,我对不起,孩子。”


我闭上眼睛,眼睛非常干涩、非常热,可流不出泪来。


尾声


“老公,今天怎么会带我来看电影?你以前不是说这电影院和我们家犯冲,不能进去的吗?”妻子对我调皮地眨眨眼,语气里尽是期待。


我按下心中的抽痛和不舍,笑道:“以前是我太敏感了,胡思乱想。你为了爷爷的后事忙来忙去,我当然要好好感谢你一次。对不起,现在才带你来看电影,本来应该早点带你来这里约会的。”


“那现在也不晚啊!”妻子挽住我的手,拉着我兴奋地往里冲,“老公我们今天看哪场电影啊?”


我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不管是哪场,都肯定是非常难忘的。”(原题:邪恶基因)


编者注:本文为“有一个地方”征文作品。意犹未尽 ?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下载【每天读点故事】APP,抢先收看作者宋哥更多精彩故事!


—END—


二维

安卓、iPhone下载「每天读点故事app」

「每天读点故事app」——你的随身精品故事库

如长按二维码无效,请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