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避孕套,古代女人是怎么爱爱的?

一起来学穿衣2018-08-19 09:56:34


凤妗宫,一片灼目的红。

顾清瘫坐在地上,双手却依然紧紧护着高隆的肚子。

她仰起头看着宋凌俢,一字一句的问道:“宋凌俢,我凤妗宫究竟做错了什么,竟然惨遭此祸?”

她身为皇后,却亲眼着自己宫里所有人都被残忍的处以极刑。

那些伺候过她的,没伺候过她的,甚至是一个外殿负责打扫浇花的都不曾幸免。

而她的贴身宫女香儿,当着她的面被十几个壮汉蹂躏至血崩而亡。

香儿挣扎哭喊,最后翻着白眼含恨而终的样子就像一场噩梦,深深刻在了她的脑中。

还有那个老实憨厚的小太监,为了护她,被人直接用大刀拦腰砍断,内脏猩红的流了一地,连挣扎都来不及。

他们凄厉的惨叫响彻大殿,刺激着她的神经,隐隐作痛。

“做错了什么?”宋凌俢冷笑,上前就用脚狠狠踩住她的肚子。

顾清顿时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压迫腹腔,那种撕心裂肺的痛几乎要了她半条命。

她挣扎着想摆脱宋凌俢的脚,耳边却传来一个娇媚的声音:“皇后娘娘,我劝你还是不要挣扎的好,你已经害死了整个凤妗宫的人,难道还想让整个顾家给你陪葬吗?”

顾家?!

顾清心中大惊,朝着声音的方向就怒吼道:“苏静柔,你竟敢拿顾家来威胁我?你为争后位,灭我一宫,如此心狠手辣,难道就不怕遭天谴吗?”

“死到临头了嘴还那么厉害。”宋凌俢脚下的力道又多了几分,疼得顾清死去活来,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可她还是紧紧抓着宋凌俢的衣角,用尽全身力气才终于挤出几个字:“孩......孩子,不要伤害他......”

“孩子?对了,你不是一直希望这个孩子可以平安的生下来吗?干脆让朕来帮帮你吧。”说罢,宋凌俢从腰间摸出一把匕首就朝顾清的肚子刺去。

顾清是将门出生,猛地一侧,便躲开了匕首。

她瞪大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宋凌俢:“虎毒不食子,你现在竟然要杀自己的孩子?宋凌俢,你到底是不是人?”

“他根本就不配当朕的孩子,你顾家功高盖主,朕当年羽翼未丰,只得任由他们扶持你当皇后,而如今你们竟然还想用这个孩子绑住朕,诓朕的江山,你们以为朕是傻子吗?”宋凌俢冷冷的说道。

顾清听言不禁大笑。

说得好,说得真好。

原来宋凌俢还记得他当年羽翼未丰,是她顾家扶持的。

她顾家满门忠烈,代代都是将军,没有她顾家的扶持,哪来宋凌俢今天的皇位?

而她十三岁就跟着宋凌俢上战场,为他出生入死,杀戮累累。

宋凌俢想当皇帝,她便为他战群雄,毒太子。

她的整个少女岁月都是为宋凌俢一个人活着。

十年,整整十年。

满手老茧,满身伤痕,换来的却是如此下场。

顾清十指紧紧的扣成拳头,指甲刺入掌心,那悔,那恨,随着刺骨的痛在心中发狂的蔓延着。

可她不能哭,不能示弱,该失去的不该失去的,她都已经失去了。

如今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保住还没失去的。

“宋凌俢,你要杀我,又何必找那么多借口,从小到大,我一向最听你的,你要我死,我自裁便是,不过一切要等我生下孩子以后,今日谁敢动我腹中的孩子,我便要谁堕入地狱。”顾清踉跄的站了起来。

她的身子很小,腰板却挺得很直。

她如今独自在深宫之中,不像当年有千军万马陪伴左右,所以无力保护这一宫的人,害得他们惨死,可凭她一人之力要保住这腹中的胎儿,她还是有信心的。

似乎没想到时至今日顾清还能表现出如此风范,苏静柔不禁吓得退后了一步:“修......”

而宋凌俢的脸色也是十分难看,要说顾清,再没有谁比他更了解了。

他当年选中顾清,也正是看中了她高强的武功和常人所不能及的韧性,没想到这两点却成了如今他除掉她的障碍。

“顾清,你这是再逼朕?”宋凌俢咬着牙道。

顾清冷笑:“我逼你?你杀我一宫,如今还想杀我和我腹中的胎儿,与其说我逼你,倒不如说是你逼我。”

“好好好。”宋凌俢连说了三个好,脸上突然露出了一抹阴冷的笑容:“以你的武功要闯皇宫可谓是轻而易举,只可惜顾家满门忠烈,竟然出了个不守妇道的皇后,你说今后天下人当如何看待你顾家?怕是满门抄斩也不值得可怜吧?”

一句话直指顾清的软肋。

不等她开口,宋凌俢便将匕首丢到了她脚前:“既然你说谁敢动你腹中的孩子,你就要谁堕入地狱,那朕就让你自己动手,孩子和顾家,孰轻孰重你自己选。”

好一个狠心的男人,竟然要她自己开膛破肚取出孩子,他不仅要她死,还要她生不如死。

孩子,她十月怀胎即将出世的孩子。

顾家,上上下下几百条人命。

孰轻孰重,她怎么分不清?

顾清松开早已咬出血的下唇,猛地撕开衣物,一刀下去。

那是刺入灵魂的痛,痛彻心扉,痛不欲生。

她的希望,她的自尊,她的心肝,在这一瞬间彻底粉碎。

孩子,娘对不起你。

“宋凌俢,如你所愿,也请你遵守承诺放过顾家。”顾清拿起匕首就准备自刎。

没想到却被宋凌俢一手抓住,残暴的拉出了凤妗宫:“想死?没那么容易,你以为这样朕就能满足吗?看那里是什么?”

顾清心中猛然一惊,赶紧朝宋凌俢手指的方向看去。

那是顾家的方向,此时正火光一片。

“我爹早就带着御林军去顾家了,想必现在顾家的景象不会比凤妗宫差到哪去。”苏静柔得意的说道。

“哈哈哈哈哈。”原来一切都是骗局,宋凌俢早就起了灭她满门的心,却还是骗她亲手取出自己的孩子。

“宋凌俢,就算顾家灭了,你也别想坐稳皇位,别忘了,还有一个比顾家更甚的东厂九千岁,没了顾家,我看你拿什么和他斗。”

宋凌俢的脸色大变,指着顾清怒吼:“你这个妖妇,死到临头还敢诅咒朕,来人啊,给我乱棍打死。”

“哈哈哈哈哈,乱棍打死?不用你动手,我的身子岂容你来脏。”说罢,顾清一个纵身就抱着孩子跳下了凤妗宫。

风凌冽的从她耳边划过,她睁着眼,好似看见当年。

宋凌俢,若有来生,我一定不做忠臣做奸臣,夺你江山,灭你满门。

顾清飘在凤妗宫之上,看着自己的肉身摔得粉碎,鲜血流了一地,不禁苦笑。

没想到她堂堂顾大将军的女儿,宋国的皇后,竟然会落得如此下场。

还有她未出世的孩子,她不甘心,她好不甘心。

“我也好不甘心。”一个柔弱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顾清回头,只见一个瘦小的女鬼正含泪凄凄的看着她:“你是谁?”

“我是丞相府的三小姐,苏绯色。”女鬼道。

丞相府?

苏静柔的娘家,而带人灭她顾家满门的就是苏静柔的爹,当今丞相苏德言!

顾清将眼前的女鬼打量了一遍,通常人死后还会穿着死前的衣服,可这女子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别说是小姐,就是丞相府的丫鬟也穿得比她体面些。

“据我所知,丞相府只有三位小姐,苏静柔,苏静香和苏静甜。”话中的意思很明显,她不相信女鬼说的。

女鬼似乎早就知道会这样,惨笑了一下:“不管你相不相信我的身份,我是来找你帮我报仇的。”

“报仇?为什么找我?你难道看不出我和你一样,已经死了吗?”顾清自嘲,她自己都有血海深仇没报,怎么帮别人。

“因为我们有共同的仇人,苏家姐妹屡次欺我害我,苏大夫人则是害死我娘的凶手,苏德言明知一切却依旧纵容,虽为至亲,却视我的性命如同草芥,我不甘心,可我手无缚鸡之力,我知道你是皇后顾清,刚刚在凤妗宫发生的一切我也都看见了,只要你愿意帮我报仇,我就让你借我的身体还魂。”女鬼愤愤的说道,说到最后,竟然流下了血泪。

虽为至亲,却视我的生命如同草芥。

这话就像一把钢刀,直插顾清的心口,宋凌俢对她和她腹中的孩子不也是如此。

“好,我答应你,我顾清发誓,终有一日要杀尽天下负我们的狗!”

女鬼听到这话,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她突然变成了一道光窜进顾清体内,顾清只觉得头痛欲裂,全身就像火烧一般的难受。

“啊......”顾清猛地睁开眼,眼前朦朦胧胧的一片,头上还疼得不行。

“哎,你们听说了吗?顾将军家被皇上灭门了,听说啊,是顾皇后设计要害我们家大小姐,啧啧,这顾清真是不自量力,谁不知道她那皇后只是个摆设,皇上最爱的可是我们柔贵妃,啊,三小姐你醒了?”

听见顾清的叫声,门外嚼舌根的丫鬟终于走了进来。

顾清还没醒彻底,只见一个模糊的人影朝她走来,本能的就伸出手扼住那人的脖子,耳边立刻传来那人的惨叫声:“哎哟,三小姐,是我,阿珠啊。”

阿珠是谁?顾清用力咬破舌尖,刺痛和血腥让她彻底清醒了过来,眼前的一切也明朗了。

她快速扫了一下四周,一个破落房间,房间里除了一张桌子,两把椅子,一个柜子,还有她现在睡的床再没有其他家具。

而她眼前一脸吃疼的女孩穿着红衫,眼神中除了惊讶还有厌恶。

看来这个阿珠并不喜欢她。

“你刚刚是不是说顾将军家被皇上灭门了?”顾清只觉得胸口一阵一阵的抽疼,抓着阿珠的手又收了几分。

“哎哟,疼,疼死我了,三小姐,你脑子撞傻了吗?还不赶紧放手!”阿珠吱牙咧嘴的叫道,抬手就想一巴掌给顾清盖过去。

没想到她的手才刚刚抬起,就被顾清狠狠抓住了。

顾清眼中快速闪过一丝狠厉:“既然你叫我一声三小姐,那就应该知道我是主,你是仆,一个小小的丫鬟竟敢对主人下手,不想活了吗?”

体内苏绯色的记忆慢慢和她的记忆融合在了一起,对了,她想起来了,她现在是借尸还魂,而眼前的阿珠则是苏绯色的贴身丫鬟,更确切的说,是这院中唯一的丫鬟。

苏绯色的生母本来也是丞相府的一个丫鬟,无意中被苏德言宠幸,可惜命薄,生她的时候就难产死了。

没了娘的孩子像根草,从此苏绯色便顶着丞相府三小姐的名头,实际却过着连丫鬟都不如的生活。

连阿珠这种三等下人都算不上的丫鬟也敢对她动手,就知道她在丞相府的地位有多低了。

“主?仆?三小姐,你这傻得也太厉害了吧?一个不受宠的小姐也敢自称是主,这些年要不是我照顾你,你早死不知道哪里去了。”阿珠指着顾清的鼻子骂道,骂完还觉得不解气:“别人都是照顾二小姐和四小姐,不仅有银子赏赐,在府中也说话也有力气,哪像我,命苦伺候了你这个要死不死的主,天天在这破院浪费青春,你这个贱人,你怎么不干脆死了算了。”

顾清哪里被丫鬟这么骂过,顿时怒火攻心,抬起手就想劈了阿珠,却发现这具身体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厉害。

不仅是力气还是速度都和前世的自己差远了。

这个事实让她不得不认清,她现在已经不是那个在战场上驰骋的顾清了。

她现在是苏绯色,苏家三小姐,仇人的女儿。

她要忍,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嚣张了。

否则以她现在的身份和力量,只怕还没报仇就死了。

没错,她要忘记她的身份,从今以后这世上不会再有顾清,有的只是苏绯色。

想到这里,苏绯色干脆闭上眼睛任阿珠骂。

骂有什么,总有一天她会将这一切都讨回来,她要丞相府血流成河。

阿珠见苏绯色又变回了以前那个懦弱不敢反抗的三小姐,不禁心中冷笑,干脆越骂越大声,引来不少看热闹的下人。

阿珠教训苏绯色乃是下人们最爱看的一出好戏,而阿珠也最喜欢用这种方式让自己在其他下人面前长脸。

“啧啧,刚刚不是还挺能说的吗?什么主?什么仆?”阿珠见看的人多了,更加嚣张,直接用手戳着苏绯色的额头:“自己都自身难保了还问顾将军家是不是被皇上灭门了,我告诉你,是,不仅灭门了,还一个个都是惨死,你在不识相点,我就跟那些死有余辜的顾家人一样,听到啊......”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