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王月平|走进藏族人家

作家在线2018-07-10 17:50:16

作者简介
  王月平,女,河北丰宁人,滦平职教中心教师。河北省作家协会成员。曾在报刊杂志上发表散文诗歌二百余篇,并多次获奖。 2013年获“天籁杯” “德艺双馨著作家”称号,有多篇作品被录入《“天籁之音”优秀作品集》 《壮哉 金山岭长城》 《秀色转山湖》 《合和承德》  《大美兴隆》 《承德.正能量》 等书中。著有长篇小说《滦河源的春天》和散文诗歌集《风过草原》。


走进藏族人家

【湖北】王月平


8月19日临近傍晚时,天下起了牛毛细雨,我们乘车来到四川省红原县。下车前,导游对我们说:一会儿下车,我带你们到藏家看看,藏族人是很好客的。我们下车时,有人会给我们进献哈达,同时送上祝福的语言:“扎西得勒”。到时我们要回:“扎西得勒秀”,不要回:“你也扎西得勒或扎西得勒再”之类的话,否则人家会不高兴。然后问:你们知道藏族人把帅哥叫什么吗?有人回答说:叫色狼! 导游说:对头,藏族人把年轻帅气的小伙子叫色郎,把漂亮的小男孩叫小色郎,把帅气的老男人叫老色郎。导游又问:你们知道藏族人把美女叫什么?有人答:叫色魔!导游说:对头! 藏族人把没出嫁的姑娘叫不摸,把已经结婚的媳妇叫已摸,把出家的尼姑叫绝摸。藏族人可以一妻多夫。藏族姑娘出嫁时,那个都要银腰带和银餐具,那个银餐具是给自已孩子要的,那个腰带是给自己要的。银腰带有杀毒作用。女人结婚后就要贴身戴上,如果那个银腰带又白又亮,说明这个女人身体好,可以要孩子。如果银腰带又黑又臭,说明这个女人身体有毒不健康,就不能怀孩子。女人只有生完孩子后,才可把那个银腰带戴在衣服外面。以前因为人家穷嘛,买不起那个银腰带,就哥几个娶一个老婆,但生出的小孩只能把老大叫爸爸,其它那几个都叫叔叔,甭管这孩子是女人跟哪个丈夫生的。
这时,车上的两个年轻姑娘面带惊喜毫无羞色地问:一妻多夫?藏族女人地位这么高呀?我们嫁过去可以吗?导游说:当然可以,我就是藏族人!我抬头看看那两个姑娘,心里不知说什么好。那个开车的司机师傅则不敬地嘟囔:傻X。这时,其中的一个姑娘(据说还是老师),听觉灵敏地反问师傅:你说什么!?师傅没理她。导游说:我们藏族人讲究男权,女人在家里是没有地位的。稍停,导游差开话题说:我们藏族人每天都要洗肠子,你们知道怎么洗肠子嘛?有游客说:那个,用银碗嘛! 导游说:我们小时候,每天玩够回家,睡前,阿妈都要用银碗给我们喝一碗温开水,给我们清洗一次肠子。所以我们藏族的小孩子一般是不爱闹毛病的。因为用那个银碗和银腰带嘛,我们藏族人生出的孩子多是白白净净的,没有你们汉人那么多脸上有胎记的。停了一会儿,导游又说:我们呆会儿去的人家,他们会给我们唱歌的,如果唱的好,你们要鼓掌,不要吝啬你们的掌声。你们汉人对唱的好的会说:再来一个!知道在这里的‘再来一个’怎么说嘛?有人说:“押死!”导游说:再来一个,就是:“呀思”。喝酒,就是:“枪筒”……我说的大家都记住啦? 游客配合地嚷:记住啦! 导游说:好吧,那咱们下车。
车在一个刻有精致花纹的红色大门前停下,方方正正黑色门框的顶端,插了八九只黄、绿、蓝、粉等各种颜色的彩旗。车门打开,门口站了两个手拿黄色“哈达”的年轻人,女的把哈达戴到每位下车游客的脖子上,同时说声:“扎西得勒!”有的游客则同时回:“扎西得勒秀!”有的则心怀感激的笑笑,并不回答。献完哈达,其中那位年轻的小伙子大声毫不含糊的说:请大家按我的手势排成两队,男左,女右 !随我进院!男士优先!请抬起你们的左脚,迈进门槛,这预示着你能迈过人生的沟沟坎坎!然后指着院内一个看上去有些年头,黑不溜秋的四腿木桌子上的一铜盆说:你们随我依次走过去,金盆洗手,消灾纳福!
我看见前面的人,在铜盆中洗一下双手,只一下,然后用左手蘸水拍一下脑门,我也依样画葫芦,女儿看着我的样子,照做。这时,雨下大了,前面那个藏族小伙子说了句什么,好像是:行啦,不用做啦! 之类的话,人们撒开双腿直向屋门口冲去。
屋内的木板墙上挂着色彩鲜艳的唐卡,唐卡(Thang-ga)也叫唐嘎,唐喀,系藏文音译,指用彩缎装裱后悬挂供奉的宗教卷轴画。唐卡是藏族文化中一种独具特色的绘画艺术形式,题材内容涉及藏族的历史、政治、文化和社会生活等诸多领域,堪称藏民族的百科全书。传世唐卡大都是藏传佛教和本教作品。凡涉及佛教的唐卡画成装裱后,一般还要请喇嘛念经加持,并在背面盖上喇嘛的金汁或朱砂手印。唐卡的绘制极为复杂,用料极其考究,颜料全为天然矿物、植物原料,色泽艳丽,经久不退,具有浓郁的雪域风格。
屋顶的几个园型的顶灯旁各挂一小串彩布编合的经幡。屋地摆放着十几排长方形桌子,桌子只有成人膝盖那么高,每排桌子都对应摆放着只有桌子一半高度的长方型木凳,桌子和凳子都刷成棕色,每张桌面上铺有一块条状和卍字的精美桌布,这种桌布像是手工编织的。看上去很齐整。屋子四周,围绕着中间的桌凳,摆了一圈同样的桌凳,很紧凑。每张桌前坐三个人,每张桌上都放有四种同样的东西:一盘带油珠的拌黄瓜,一盘没剥皮的土豆,一盘拌木耳,一盘切成咸菜条般大小的面包。这里的木耳很大,肉也厚,据说是从松潘县带进来的,因为这里不产木耳。我吃这木耳到觉得有点像水泡开了的厚海带,但我没敢问。每人面前都摆了一杯青稞酒,一杯热的酥油茶。酥油茶随便喝,两个年轻的小伙子,一人提把铜壶,不停地在桌边绕来绕去,为每人杯中添加热的酥油茶。
这家的老大用忠郎甲(四川电视台和阿坝州电视台的签约歌手,出版有个人歌曲专辑) ,一个皮肤不是很黑但有着藏族人典型容貌特征的藏族青年小伙,用他那极其浑厚的高原嗓音为我们致欢迎词:古人说得好: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首先,请允许我代表所有的西藏人民和所有的西藏生灵,对来到这个离天离佛最近的最美丽的高原观光旅游的人们,表示最最热烈的欢迎!全体起立,随我一起,为家人祈福!大家学着他的样子,面对墙上的唐卡,双手合十于胸前,随用忠郎甲一起说了几遍我们听不懂的藏语。然后,大家举起酒杯,用左手无名手蘸酒弹向头顶、地面、面前,以表敬天、敬地、敬祖先。 接下来,我们开始喝主人为我们准备的青稞酒和酥油茶,吃桌上的土豆、木耳、黄瓜和面包。用忠郎甲为我们唱了一首《祝酒歌》 ,歌唱的非常好,在一片“呀思!呀思!呀呀思!”的叫喊和鼓掌声中,用忠郎甲的妹妹旺姆,为我们献上一曲《青藏高原》,声音婉转清亮,一曲天籁绕梁,音如小时听过才旦卓玛的《北京的金山上》 。用忠郎甲的两个弟弟也分别为我们献上歌舞。这是一个能歌善舞的家庭。歌舞完毕,用忠郎甲和妹妹旺姆,拿着他兄妹二人的歌曲光盘,签名销售。其实,这才是导游把我们带到这家的真正目的。当然买与不买游客自愿,没人强迫你,也没人会慢待你。
在藏家小聚后,大家感觉很开心。带着这种开心,我和女儿顶着雨和寒,打着伞开始在红原逛商店,找厚衣服或披肩。
这里的天真凉呀,才八月,街上的人要么穿着棉藏袍,要么穿着羽绒服。
虽然天很凉,但这里的人们却热情好客。我们去了几家商店,里面的商品要价都非常合理,他们不会因为你是外地人而提高商品价位,也不会因为你正缺御寒衣服而故意抬高衣服价格,他们是一批可敬的陌生人。
 
8月21日早晨,我们离开岷江源酒店,乘车来到松潘县元山子藏寨。这是一个三面环山的小村寨,车子刚停下,便有一位藏族青年女子走过来,每个人下车,她都友好地说声:

  “扎西得勒”。然后,让这些人站成两队,领到她家。


这是一座典型的藏式院落,红色油漆大门,大门上雕刻着精美的福字、中国节、白雉鸡等图案,每种图案都用黑色的长方型框框圈边,分上中下三个层次,格局分明,上下对称,中间层窄,如藏族人袍子中间的腰带一般醒目。两扇门是完全对称结构。门框是用金色藏文书写的对联,底为红色。门头上方是黄色的雨布,雨布上是颜色鲜艳的彩绘屋檐,屋檐上便是排放整齐的灰色小瓦。
藏族女青年站在大门旁,让我们不要拍照,收起手机和相机,让我们不要大声说话,要悄悄地走进院子。因为他的爷爷是位活佛,今年97岁,就在房中,这几天可能就要离去了(就是去世)。她家是带有房脊的两层小楼,楼梯在楼外侧面。她领我们轻轻地走上二楼。推开一面绘有美丽彩绘的房门,屋内光线有些暗,但墙上一副副整齐彩画,还是清晰可见。墙体是红色的,上面是一个个由深蓝和浅蓝画出的规整框框,每个框框内都是一副不同的彩画,颜色明亮,新鲜,图案或花或草或虫或鸟,美观,但不随意。其它两面墙摆放着两个带玻璃的红色橱柜,柜里满是金盆、金水舀、和一些高档酒。整个客厅给人的感觉是:整洁华丽,充满艺术感。女主人让我们坐在沙发和长凳上。给我们讲了些,我们不知道的藏族同胞的生活习惯。
 她指着墙上的壁画问:“这些图画是不是很好看?这是我家先生画的,我家先生是一位藏医。我们这里的男孩都要学会两种祖传的手艺,这种手艺是传男不传女的。知道是什么手艺吗?大家不语,因为我们不知道。她说:这两种手艺,一个是手工绘画,一个是手工制造、雕刻金银器。”她指着柜橱内的金盆、金水舀问我们:“看看我家,是不是很富有?我们这衡量一个家庭是不是富有,不是像你们汉人那样,看银行有多少存款,我们是不往银行存款的。我们也不像你们汉人那样,给孩子买车买房存钱。我们收入的钱,除了留下一小部分日常开销外,大部分捐给寺院,我们不给儿女留钱。我们每次捐钱给寺院后,寺院的活佛就会把刻有经文的金盆、金水勺给我们。谁家的金盆、金水勺等摆放的多,就说明他家做的功德多。在村中就会德高望重,受到别人的尊重。” “我们这里的男人每年挖5个月的虫草,玩7个月的麻将。女人要操持家、砍柴、干农活、养孩子。你们进门时,看我家门口的柴火垛大不大?我们这里看这家拉姆(女主妇)是不是能干,主要就看这家的柴火垛。如果看这家柴火垛很大,说明这家拉姆很勤快。如果看到这家的柴火垛很小,说明这家拉姆懒惰,会被别人嘲笑、看不起的。我们这里女人生娃都在牛圈或马圈里,因为我们藏家是全民信教的,每个家里都有佛堂,都供着佛。女人生孩子,是不洁净的,怕脏了佛。如果女人生的娃是男娃,七天就要下地干活,如果女人生的娃是女孩,三天就得下地干活。不像你们汉人那样,生娃还得坐月子。我们这女人生娃,没有去医院的。也没有像汉人说的难产的,如果难产,说明,她上辈子,或家人做过什么缺德事,会遭人看不起的。我们这里要是死了小孩,就用白布裹了,扔到河中,那叫水葬,所以,我们藏族人是不吃鱼的。我们这个民族是个没有姓氏的民族。娃们只要会走路了,都是看谁家做好饭了,就上谁家去吃。我们这娃都是吃百家饭长大的。我们这里男孩子越多的家庭,就越会受到尊重。我们村有个拉姆,生了六个儿子,那骄傲的,走路都这样。”女子手插腰际,学着那位拉姆趾高气扬走路的样子。
“我们这里如果家中有两个儿子,一个要送到寺院,一个留在家中传宗接代。”女子说到这,低头提起桌上的银壶,往银碗中倒满茶,喝了一口。问:“你们有谁刮过痧?刮痧,用这个银碗是最好的。刮时,不要使很大劲,只要贴着肉皮轻刮就可以了。这个银碗有杀毒作用,刮出的那个小紫点点,就是身体排出的湿毒。刮痧能治很多病,能排出人身内脏腑的毒气。比如头晕目旋、发烧、上火、胸闷、四肢酸痛、颈椎痛、风寒病等。有谁上来体验一下?”有个年轻女游客匆忙站起,走过去。
记得我们小时,有个头痛发烧的,妈妈总要给我们刮,把好好的皮肤,刮的一条条红紫。疼的我们哇哇哭。妈妈却说,刮完病就好啦,忍一下。后来,爸爸不让妈给我们刮了,他说,太疼。我们一病,只要爸爸在家,他便给我们吃点药,或打一针。而爸妈病时,他们便给自己拔罐子或刮痧,因为这样不用花钱。
那个女游客体验完后,女儿推我,让我去。我站起来,走过去。女子摸了摸我的后脖子说:“看你这身体就不如她的(刚才体验那位女游客)。”她刮得很轻,一点都不痛。而女儿看时,脖子上却出很多小紫点,说明我经历了刮痧。我之后,又有女的走过来,想体验。女子说:“时间不早了,按我说的方法,你们自己回去做吧。我现在给你们说个简单的治疗风湿病,痛风(颈椎、肩椎、腰椎)的方子。你们要记下,并传给你们身边的人。材料:三片老姜、两段葱白、大颗大蒜(紫皮的)、熟鸡蛋的蛋白。方法是:把把捣碎的葱蒜、老姜、蛋白两个,放进银碗或银勺中,用纱布包起,放在水里加热,哪里痛,就刮哪里,凉了就停下来。如果你能坚持3个月,病基本就好了。”
“你们汉人是非常聪明的,我们老祖宗也说,你们汉人最狡猾、最聪明,所以,让我们跟汉人结婚,说这样生下的娃聪明。我们用银碗喝水排毒,你们汉人来这旅游两趟,回去就发明了银离子净水器。”女子说着,不无敬畏地竖起大拇指。
女子似乎想到了什么,她说:“我们先说到这。现在,我领你们到我们村去看看银器。到时,你们如果有需要就可以买,这里的银器都是很纯的,如果不纯,是不能用来治病的。含重金属多的银,那个不纯,反而伤身体。 你们如果买那个银器多的话,我就能挣到工分,年终还会有奖励。那个奖励就是让我们去外地旅游一次。”
同来的人,很尊重藏胞,有些事,心知肚明,但并不多问。此女子自己说了,反到觉得她可爱可信。我当时便动了想要买银碗的念头,因藏民全民信佛,他们是不会欺骗人的。这里的银碗肯定纯。我这样想着,走进银店。没想到的是:一个村级银器店规模却非常大,花样繁多、琳琅满目的银器,分十多个柜组,便布整个店面。
这才叫以旅游带经济,以旅游促经济。一箭多雕,游客享受了特色旅游,购买了特色商品。旅游商家,推广了地方独特的地域文化,推销了地方土特产品,充分开发利用了旅游资源。让钱通过不同途径,从游客腰包,流进当地百姓腰包,流进当地的财政大厅。
旅游资源是大家的,所以要集体开发。集大家之财力,打造大家的当地,你家就是我家,我家就是你家,只要家里有钱,百姓兜里自然有钱。统筹兼顾,统一按排,全面发展,共同富裕。

  而我的家乡则不是这样。张三家开个农家院,李四家建个蒙古包,王五家开个小商店。少数人家赚钱,多数人家看着。你拉你的客,我做我的宣传,各扫自家门前雪。造成了旅游资源的极大浪费和贫富不均。


8月26日,我们游完九寨沟出来,已是5点多钟,导游带我们到九鑫格桑拉剧场,观看了一小时的藏族歌舞。从剧场出来,司机师傅带我们通过几段上山的羊肠小路,走到一个藏民家院门口。这家的大姐和六妹接待了我们。姐俩给我们每人献上白色的哈达,同时祝愿:扎西得勒!然后让我们在金盆里洗手,洗完手的便被大姐领进院中。大姐说,她家有哥五个,姐六个,她是这家的大姐,今天由她来接待我们。大姐指着院中的一堆石头,石堆四周围好几圈彩色小旗,石堆上方有一木杆,由木杆顶端拉向各个方向许多根挂有小彩旗的细绳,分别拴到屋檐及大门口的个个方向。大姐说:“这叫马尼堆。上面那花花绿绿的是经幡,风每吹一次,就相当于念了一遍经。”由此可见藏民对佛及佛经的虔诚。大姐指着东边靠墙檐下的一排金色的经筒说:“那叫转经筒,筒内装着“六字大明咒”经卷。我们转经筒的时候要念这六字真经:嗡嘛呢叭咩吽。我们这的大人孩子每天都要做功课,就是转经筒。记住:转经筒时,要用左手,右手是不洁净的。”大姐讲完,让我们排成一队,男的在前,女的在后。轮流去转经筒。每个人转到墙的中间位置时,便停下来, 一个站在大姐身边的女人按动相机快门,为我们照张像。转完经筒后,依然是男人在前,女人在后,排成一队,进到一个房间去。房间摆着一排排膝盖高的矮条桌,桌子一半高的矮凳。每个人面前都放一杯酥油茶,一杯青稞酒,但没放筷子。大家就坐后,六妹给每个条桌上放上一盘木耳、一盘凉拌圆白菜、一盘切片面包,一盘土豆、一盘手抓羊肉。
大姐指着那一盘貌似厚海带样的东西问:知道这是什么不?大家答:木耳。大姐说:回答对啦!
她又指着那盘土豆问:知道这是什么吗?大家答:土豆!大姐说:错啦!这叫牦牛蛋!

  大姐带着大家按藏族习俗,举行了一个简短的敬酒仪式。然后让大家开吃。我们说:还没筷子呢?大姐说:我们这吃饭不用筷子,都用手抓,并且那个,用手抓吃起来味道才香。我们也没分辨,挽挽袖,便开始用手抓着吃起来,入乡随俗嘛。


大家吃着,大姐在前面白活着,并和她六弟轮流给我们唱了几首歌。歌罢,六妹进来,把我们刚才摸经筒时的照片发给我们每一个人。照片是镶嵌在一个金黄色,印有藏族白塔,九寨沟风景及11兄妹照片和家庭常用QQ号的黄色硬纸夹的封三上面。
妹妹发完后,大姐说:这个像片,你们留做记念,但要给我们20元钱。这20元钱,是县里按排收的,其中的10元要捐给寺庙,5元要捐给孤儿院,剩下的是工本费。那个照像的,也是县里按排的。交待完后,大姐和六妹开始按人敛钱。收完钱,又唱了两支歌,然后,带我们到院子中,围绕着玛尼堆跳了会藏族民族舞,直到导游出现,把我们领回到酒店中。

  这家的年轻人给我们留下了很好的印像。她们最初见到我们时,有些拘谨和羞涩,当看出我们的友好和善意后,她(他)们显得随意起来,教我们说藏族话,教我们跳藏族舞。这家大姐,甚至跟我们队中的男青年开起了玩笑,并几次说起,她家六妹还没对象,如有意可留这里的话。她们显得友好而欢快。


  第四次走进的藏寨是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松潘县水晶乡川盘村。8月27日早晨。导游说:“今天,我带你们去藏家了解一下藏家的房屋建筑等情况。到那里去逛逛藏家的银器店。记住:买银器时,一定要那个合格证,买后,回去验证如果是假的,他们会赔偿你,并报销往返机票。然后去参观水晶制品。水晶是对人身体具有很好平衡作用的。不同水晶对人身体的平衡作用不同,这些知识我们还是应该了解些的。比如,猫眼水晶有辟邪、防小人的作用;黑水晶有增强人体能量的功效;粉水晶能让人广结善缘,改善人际关系……接下来我们去茂县叠溪,看蜀秀。”



到了川盘藏寨,一藏族女子,站在车门口,逐一给我们送上吉祥祝福——扎西德勒!然后领我们来到她家门口。同样让我们收起像机和手机,并告戒我们,不要拍照,她说:“只有佛光照人的,哪有人照佛的!进门时,不要踩门槛。”她家是两层楼,她打开一楼房门给我们看。一楼房间宽敞,铺着跟门窗墙壁颜色相呼应的彩色地毯,色调以红黄为主,典型的藏族特色。女主说:这间是我们的客房,是政府要求这样布置的。然后,我们跟女主上楼。二楼的阳台很大,女主说,这是她们家的晾台。晾晒她们秋天收获的粮食,平常采来需晾晒的山珍野味,及洗过的衣物等。这个晾台除窗台外,四周及房顶都是玻璃。达到了最大限度的采光。她说:“她们这一天之中,能体验到一年四季的气温,一年中有10个月有雪。气温变化无常。”
女主人指着墙角一锅炉样物上刻的一个“卍”字问:“知道那是什么标志?”大家不语。她说:“那是黑教的标志。”在晾台立足一会儿,她打开客厅门,让我们进去。客厅的墙壁和屋门一样,画着鲜艳的彩绘,都是以红色打底,兰色双线圈框,四角画有云彩勾,方框的中间部位,是粉色的花朵,绿色的叶子,酱色的根茎。花的颜色不一定全是粉色,花也不是一种,只要大地上能看到的花,这里都能找到,但大多是莲花、牡丹花还有芍药花。藏民把好看的花朵都叫格桑花。有的方格中画的是花瓶,有的画的是鸟兽。鸟多是喜雀或白色的雉鸡,兽多是神兽,如龙。
女主,让我们看了两口雕刻精美的铜锅,她说是水缸,盛水用的。还让我们看了她家那纯手工操作,绝无污染的空调。其实就是小时候,我家烧火做饭用的风箱,但人家这风箱看上去就跟艺术品似的,上面是藏族风格的彩绘,看上去非常美观。
女主人说:“你们汉人曾笑话我们藏族人一辈子就洗三次澡。现在,我要告诉你们:不是啦! 非典那年,政府在山上为我们盖了牛羊圈,现在的牛羊都圈在那里。我们这里,放牛放羊都不用人,都是藏獒干,白天藏獒在山上看着,晚上,它会把它们赶回圈中。孩子们平时在山上玩,玩累了或饿了,看谁家烟筒冒烟,就上谁家吃饭。”
“我们这里,男人在家的地位很高。这里鼓励多生孩子,如果女人生不出娃,男人就会把她退回去,退回的女人是抬不起头的,不能再结婚,没人要!我们这娃生的越多越好,男娃越多越好,如果生不出男娃,就一直生,一直到生出男娃。”
“你们知道我们这美女是什么样子不?”有人说知道。因为导游在车上说:“西藏美女的标志是:眼睛大,手大,屁股大。”在车上时,司机曾跟两位美女半开玩笑地说:“如果你们这样子,在我们西藏就会嫁不出。”
女主说:“在西藏这里只有没纹身、没刀疤、没胎迹的人才可能上天藏台。”接着她介绍了银子在西藏的重要性。每天烧水时,要用银子在水里咕嘟几分钟,生孩子前要带银腰带去湿毒,平时生病刮沙要用银碗等。并跟第二次那家一样为我们介绍了那个药方。说的我们对银子的治病养生功效深信不疑。然后,她领我们到村中的银店看银器。这里的银器很精美,我也深信其纯度,因藏族人全民信佛教,佛是不打诳语的。但这银价17.8元/克,因贵,所以没买。本想买两个银碗,一问价,每个要3000多元,只好做罢。也多亏没买,回到家乡,我们这千足银,才6元/克,一个小银碗只几百元就能买到。可惜的是,家乡这里的人不怎么认银器。曾去了好几家卖银器的,没有看到卖银腰带的。
 从松潘川盘出来,我们便随导游去逛了水晶制品店还有牦牛肉店,最后来到茂县叠溪——中国最大的桑蚕基地,看蜀秀,买蜀秀。然后,沿岷江沿岸,经汶川、都江堰,回到出发地成都。
四进藏家,给我留下的深刻印象是:藏族人民富有民族特色的民居建筑及他(她)们对本民族信仰的虔诚态度。藏民房屋建筑美观,雕梁画栋精美。宗教信仰贯穿于人们吃、穿、住、行始终。藏民之间互帮互助,不分彼此,他们非常团结。除了寺庙,藏民生活不讲究奢华,他们不往银行存钱,不给儿女购买车房等,他们认为:人生耗费有定数,给孩子留过多的钱物,就是害孩子。他们收入的大部分钱财捐给寺庙,积累功德。写到这,我想:如果那些贪官出道之前,让他们到藏民的寺庙去做几个月的义工,领悟一下那些宗教信仰的思想,也许他们就不会肆无忌惮地贪腐了。藏民相信因果报应。
藏民信奉佛教,崇拜日月山川,珍爱大自然赐予的一切。他们感恩团结友善的祖国人民。
藏民是质朴的、可爱的,同时,也是可敬的!最起码,我接触到的四川阿坝州的藏族同胞们是这样的!       20159

推荐阅读

【北京】 梁晓声|母  亲

【湖南】廖静仁| 天堂里的姐姐(叙事诗)

【河南】王剑冰|通州,大运河之首

【江苏】张  镭|向着人生边上走去(之二)

【内蒙古】张继炼|张继炼散文短章选粹

【黑龙江】高淑霞| 醉春风

【湖南】甘建华|南岳的宫观与道士(散文)

【大庆】霍春华|爱到叶落枝残时

【江苏】张 镭|向着人生边上走去(之三)

【黑龙江】刘战峰|脸

【内蒙古】张继炼|大漠神韵(系列散文)

【上海】刘湘如|鱼花塘小记

【山西】史光荣|一幅名画的命运

【河北】翟永旭| 绚烂照亮元宵夜

【云南】郭志安|春光变奏曲(组诗)

【青海】王玉兰|行走的年

【山东】刘 北|乡村中国年

【黑龙江】 刘希文|刻在年画中的记忆

【北京】忽培元|静兮霆兮皆风流 ——喜读韩静霆新文人画

【福州】罗  西|猴年春节

【湖南】廖静仁|千里共婵娟(组诗)

【四川】兰  婷| 邂逅最后一场冬雨

【北京】 嫣  然| 随心漫笔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