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维赐 | 半夜村里出急诊,带个针灸包,一般的急症都能处理

晔问仁医2018-08-08 14:44:43

三 九 一


这是一次旷日持久的

寻医之旅

晔问

问尊严,问名声

问灵魂,问态度

……

READ ON


欧维赐

半夜村里出急诊,

带个针灸包,

一般的急症都能处理


人 物 介 绍


欧维赐,饶平县海山镇欧石村卫生四分站村医。





(以下文字为村医欧维赐本人自述,无任何修饰。)


我叫欧维赐,出生在广东省饶平县海山镇欧石村,海山镇是一个海岛,以前交通很不方便。1975年冬天,母亲在在饶平县妇幼保健院,剖腹产生下了我。那时候,到县城没有陆上交通工具,父亲用船把母亲送到几十海里外的县城。由于之前母亲有过几次流产,所以我的到来给家里增添了许多喜庆,祖母给我取名“维赐”,这也是上天所赐的意思吧。


我从小体弱多病,小时候经常扁桃体发炎、淋巴结肿大,每次生病,只要在村里治不了,都是父亲把我送去县里找大夫治疗。12岁那年,我患了膀胱结石,由于村里医生无法处理,需要急送上级医院,在送往医院的途中,一路上的颠簸和疼痛难忍,从那时起我就立志要学医,将来可以帮助到更多的人。


在初中读书期间,我就喜欢上了医学书,特别是中草药书。那时候一有空就拿着草药书跑到山上去采草药。当时村里有一位老教师,懂中医,退休后在家里给村民看病,他知道我喜爱医学,就主动当起了我的启蒙老师,在他的指导下,我开始有了阴阳五行的概念。


1992年,我初中毕业后,由于家里经济困难,我自动辍学,在亲戚的介绍下到了县城跟师学习中医,经过三年的努力学习,我基本掌握了常见病和多发病的中医诊疗技术。


1995年,我参加了省政府举办的成人中专招生考试,并顺利地考入了饶平县成人中专卫生学校。经过了两年的专业知识学习和一年的医院技能实习,在处理常见疾病和危急重症的诊断上,我已经得心应手。


1998年,卫校毕业后,本来有机会留在县城工作,但由于当年所发的心愿,加上父母亲年事已高需要照顾,我还是选择回到村里当一名乡村医生。 


那时,我在村里的村医中算是最年轻的,在村民的半信半疑中,我接诊了很多危重病患者,比如慢性支气管炎、肺气肿、肺源性心脏病、支气管哮喘等疾病。特别是对于药物反应的急救更是胆大心细,为病人的抢救赢得了时间。


当一名乡村医生,夜间出诊是家常便饭,如果遇到了危重病症,自己处理不了的还要陪病人家属一起送病人到医院,有时遇到了经济困难的患者,还要先垫上医药费。


由于这十几年来村里经济发展了,交通也方便了,很多危重病患都送到上级县、市的大医院诊治,还有医疗体制的改革和农村医保,村民不管大病小病都往医院跑,特别是近几年来医患关系的紧张和医疗风险,很多村医都不敢再用静脉输液治疗,甚至连肌肉注射都不敢用,所以病人越来越少,我们接触的疾病也越来越有限,几乎剩下了“头痛脑热”的小毛小病。这对于村医的生存是一种考验。


在经济转型时期,很多村医都放弃了行医,干起了别的行业,这期间我也有动摇过,但最后还是定下心来。经过了一年努力,我考取了执业助理医师和执业药师——我坚信,一个人的价值不在于得到多少财富,而在于能够为群众付出多少,所以我愿意坚守我的职业。


在农村,对于危重病的急救一直很欠缺,所以我总想学点能立竿见影的治疗方法。2015年12月,在朋友林志明的介绍下,我加入了善医行的大家庭。善医行的学习氛围感染了我,在善医行官网上,我认真学习了头排针和全息易象针灸等中医适宜技术,在微信课堂里,学习了中医太极三部六经理论体系。2016年6月,我参加了善医行在北京举办的集中培训班,又学了很多知识和人生感悟。


回想我的行医路,这条路确实难走,我经历了很多坎坷辛苦。虽然我的行医道路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故事,但我坚信,只要找对了方向,刻苦钻研,假以时日,我的医疗水平肯定会大大提高。





口述实录


唐晔

您现在的平均收入每个月是多少?一个月家庭支出是多少?有没有结余。
欧维赐

关于收入,我没有拿政府补贴资金,平均每个月也差不多有四五千块钱,家庭每月支出两千多吧。说句心里话,其实我的收入可以更多,我读的是社区医学,但是我尽量让我的病人少用药,少花钱,只要能把病治好就行。我从2005年就停止了静脉输液治疗,虽然静脉输液治疗见效快,收入高,但副作用也大,我决不昧著良心多赚一分钱。
唐晔

您现在的卫生室一共几个医护人员,面积大小,覆盖多少数量的人群?
欧维赐

卫生站就我一个人,老婆做帮手。我是执业助理医师,还是执业药师,现在还取得了中医康复理疗师证书。卫生站面积不大,除了居家剩下五十多平方米,覆盖人口有一千多人,除了外出务工,剩下的人口不多。
唐晔

您现在主要用哪些方法给群众治病,有没有印象深刻的病人被您用适宜技术治愈的,请举个例子。
欧维赐

我现在用的最多的,是中医适宜技术。我初中毕业后拜师学过中医,后来读的社区医学是西医专业,自从停止静脉输液治疗后,我就一直在寻找机会学习中医适宜技术,感谢善医行!我用适宜技术治愈的例子,最典型的就是我的母亲,母亲是腰椎退行性病变,生活已经无法自理,去年在市附属医院治疗一周,病情加重而回家调养,我用针灸调理了半年多,现在生活能自理,还能串户拉家常了。说真的,子女学医就是最大的孝道。还有很多例子,印象最深的就是半夜出急诊,印象最深的就是半夜出急诊。有一次夜里十二点多,一个患者血管神经性头痛,伴有眩晕和恶心,在排除脑血管意外方面的疾病后,我用开四关针法和怪三针,十分钟后病情稳定,眩晕和恶心明显好转,留针三十分钟后头痛消失而起针。以前这种情况,带个大药箱出诊,还要陪病人去医院,现在带个针灸包,只要是一般的急症都能处理。
唐晔

作为村医,扎根农村,有没有过自我怀疑?
欧维赐

在我情绪最低落的时候怀疑过,那是经济转型期,很多村民都跑到大城市打拼事业,而且赚到很多钱,而我却留守在农村。但是,每次帮助到有需要我的患者,那种自我怀疑就慢慢消失了,满足感和成就感慢慢升起来。
唐晔

做一个村医,有没有什么误解让您无法释怀,您会怎么宽慰自己。
欧维赐

在我开始停止静脉输液治疗的一段时间内,很多患者都误解了我,以为我是态度问题,甚至跟我大吵大闹,那段时间很痛苦。后来,我学习了中医适宜技术,慢慢地改变了村里人的用药习惯,我终于找回了自信。
唐晔

您每天的生活状态是怎样的?
欧维赐

我的生活倒是挺有规律的,早上六点就起床,洗漱完毕就开始了一天的工作,除了工作,剩下的时间大都用在学习上,晚上一般十二点以前睡觉。
唐晔

如果再来一次,您还愿意走这条路吗,或者可以走哪一条路?
欧维赐

如果人生可以再来一次,我还愿意走这条从医之路,不过可以少走很多弯路,并且还能走得更精彩。
唐晔

村医这么多年,最大的的收获是什么,最大的遗憾是什么?
欧维赐

我最大的收获是守护了父母妻儿子女的健康和爱,守护了村里百姓的健康,可以说人生只有成长没有遗憾。不过,我还是希望能有个标准理疗室,把所学的中医适宜技术让更多的百姓受益。



采访/唐晔  编辑/燕青




晔问仁医已入驻知乎专栏、今日头条、腾讯媒体开放平台,欢迎前往订阅。


如有相关问题需要提问此医生,

或有感而发,

请在文章最下方评论区留言。


版权声明:

本文系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如需转载,请在[晔问仁医]后台留言;

授权使用请注明:“来源[晔问仁医]及作者”。

晔问仁医 |真实,真切,真相
长按二维码添加关注


iOS用户快速赞赏通道

长按二维码,打赏多少您随意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