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抗战烈士墓】一个人,一场战役,三千英魂

中国之声2018-11-30 05:57:19


2015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暨中国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当日寇的铁蹄踏破卢沟桥,全民族抗日救国的风暴,迅速席卷了中华大地!多少热血青年为家国决意赴死,浴血沙场!青青山岗上、郁郁丛林间,散落着很多的抗战烈士墓。他们的坟墓有人祭扫吗?他们的故事有没有得到流传?缅怀先烈,和你一起,寻找抗战烈士墓,寻找中国人的抗战记忆:



你有过“一根筋”的时候吗?就是非干什么不可,拿起来根本放不下…
打游戏?
追女孩?
强迫症?



有人的“一根筋”,过了那股劲,渐渐就回归正常了。可还有一些人的“一根筋”,那必须一条道走到黑,不达目的不罢休。你说,他们是不是也太“伤不起”了?


这里,就有个关于“一根筋”的故事:这个人“犯病”的时候,也已是人过中年,在当地的文化局当局长,这位“老夫”到底“聊发什么少年狂”呢?


(资料图片)


原来,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在一个村子里发现了十几座不规则的抗战烈士墓。村里人说,这是1939年常平阻击战阵亡的抗日将士的。他回去查了一下这个“常平阻击战”,那是场“为阻止侵华日军欲打通豫晋通道,国民革命军数千官兵与抗日游击队合力抗敌,与3万侵华日军进行的一场国民党正面抗日、华北地区最大、最惨烈的一次战役。3000余名抗日将士血洒疆场,2000多名日寇抛尸山野。


他觉得,这些英烈值得他们的后人前来祭奠!于是,他就下了个决心:要为这些烈士寻亲!他给每个墓碑都制作了拓片,按照墓碑上的地址开始寻找烈士的亲人。这一找就是十几年…


对了,这个“一根筋”的人,叫李建国。


究竟怎样的一次“偶然”,让李建国从此成为“一根筋”?


1999年,也就是十六年前,时任河南省沁阳市文化局副局长的李建国,有一次下乡,来到沁阳市常平乡。他与老乡闲聊时,听说不久前,在当年常平阻击战的战场遗址周围发现了抗日阵亡将士的墓碑。


(李建国在听老人们讲述那段历史)


那是一位常平山区的农民在开垦山坡地时,无意间发现了埋在地下的墓碑群。墓碑上面镌刻的文字写着,这里安葬的是牺牲在此的抗日将士。这位农民早就听先辈们说过那场打了四十多天的战斗,最后是日本人放毒气才攻上了山头。于是就继续开垦这块地,只是这次不是为了种植,而是为了让那些久埋地下的墓碑都能重见天日。


李建国是个退伍军人,听到这个消息,他就想去实地看看这些60多年前的老物件。第二天,在老乡说的太行山上,他看到了那些墓碑。说是墓碑,其实就是就地取材,用古羊肠坂道的路石刻成。


19座墓碑分为两排,镶嵌在山地的石塄上,相互间距3米左右,虽然历经一个甲子的风雨,但是字迹清晰可见。这些不规则的石头上,匆匆刻着阵亡者的籍贯和姓名,时间为民国二十八年(1939年)。


(被发现的抗日壮士墓碑)


回去后,李建国走访、查阅了不少的资料。他发现,几十年来,除河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风雨征程》等文献上简要描述了这段惨烈的战役外,很少有人去关注这片曾经洒满爱国将士鲜血的地方。


他从各种途径获得的资料显示,前期阵亡的将士大都就地埋葬,还刻有墓碑;后期阵亡的都来不及单个掩埋,更不用说立单个墓碑了。也就是说,这些阵亡将士的亲属,很有可能并不知道他们的亲人就埋葬在这里。


每次来到那些墓碑前,李建国就会把墓碑旁的杂草清除,然后面对着墓碑,他都会感到内心里的沉重。他望着那些墓碑上的名字,仿佛看到了一个个生龙活虎、奋勇杀敌的将士。


他猛然想到,如果他们还活着的话现在该是儿孙满堂了吧,可他们牺牲了,在民族最危难的时候,以血肉之躯来报国。现在这么多年冷冷清清,他们在天之灵,应该是希望见到亲人,希望他们的后人能来给他们一些祭奠的。


他开始萌生出一个想法——去寻找这些烈士的亲人。


寻亲的信,为何不是石沉大海就是原样退回?



李建国给每个墓碑制作了拓片,然后开始按照墓碑上写的地址一次次发函:“山西省解县城内人邱起明亲友收”、“河南省扶沟县冯元正亲友收”…就这样,从2001年开始,他的信一封一封发了出去,陆陆续续的发了100多封。


然而,李建国寄出的信不是石沉大海,就是因地址不祥被退了回来。那时候他见到办公室的同事就问:“我们寄出的信是不是有回信了?”办公室的同志给他说有信的时候,他心里一下就把劲提得很高,而看到的都是退回的信。


起初,收到退信后,执著的李建国就换个信封再寄一次,希望引起当地村委的注意。看到这个办法还是不行,他就在信封上特别标明了自己寻找的是“1939年抗日阵亡将士”的亲人,但却仍然没有回信。


李建国说:“每收到一封退信,心就像针扎一样痛,难道连一个壮士的亲人也找不到吗?”


他寻思着,是因为年代久远、地名变更吗?还是因为烈士牺牲时还非常年轻、没有留后吗?左思右想,他开始想到寻求帮助,自己在文化局工作,难道不能依靠当地文化局的同仁做一些工作吗?于是他给每位牺牲烈士所在地的文化局,写了一封言辞恳切的求援信,希望得到当地文化局同仁的帮助。


他还拿起了自己的笔,写下了名为《六十寒暑泣风雨,壮士犹在骨未寒》的文章,发表在河南,乃至全国的媒体上。


撒向全国的数百封信,何时能够收到佳音?



信发出后,李建国每天都在翘首盼着回信,可日子一天天过去了,直到三年后,终于在2004年6月的一天,他收到一封来自河南内黄的信,他清楚地记得牺牲的壮士焦世英的墓碑上刻的地址就是“河南省内黄县南关”。这会不会是烈士后人寄来的信呢?


他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打开了信,只见上面写道:

“李建国同志:听族叔说过,战斗中,我父腹部受重伤去世,时年30周岁。我们只知道,父亲牺牲在山西晋城一带,埋葬后立一小石碑。虽经多年寻找父亲遗骸,犹如大海捞针,我们全家早已丧失了信心。我母亲生前不断对儿女们讲述,谁要是能找到父亲的坟墓、遗骨,那就是对她最大的安慰,也是最大的孝顺。事实哪能如愿呀,老人89岁辞世时,我的母亲生前不断对我们讲,谁要是找到父亲的坟墓和遗骨,那就是对她最大的安慰、最大的孝顺……”


看到来信,李建国顿时热泪盈眶。几年的努力,终于找到了抗战将士焦世英的后代。两个月后,焦世英的小儿子、时年68岁的焦中华来到沁阳为父亲扫墓。


之后,陆续又有3名抗日阵亡将士的后人或族亲来信与李建国联系。2005年4月5日,4位抗战将士的30多名后人来到沁阳为亲人扫墓,感人的场景感动了在场的所有人。


(烈士后代在祭奠先人)


2007年冬天,冯小刚导演的电影《集结号》上映,不少熟悉李建国的朋友们跟他开玩笑说:“你就是沁阳的谷子地”。第二年,李建国的故事开始得到媒体的关注,有媒体开始用“当代谷子地”来称呼他。
2008年10月,央视以《十九块墓碑》为题对此事进行报道,并把那些还未找到亲人的牺牲将士的姓名与籍贯公布了出来。



这些烈士的壮举和李建国的坚持感染了更多的人,这场全国范围内的寻人,如同连锁反应一般,开始飞速进行。


(当时关于李建国故事的媒体报道)


经过多家媒体接力报道后,李建国接到寻亲、提供线索以及表达敬意和感动的电话300多个,收到信息200多条。


山西运城一位出租车司机看过节目后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因为一位名叫邱起明的牺牲将士的籍贯是“山西解县”,想着运城的解州在解放前就叫解县。第二天天刚蒙蒙亮,他不做生意,开车直奔解州,到处打听哪里有姓邱的人家。当他在解州为邱起明找到亲人时,他对邱家人说,我怕你们没看到电视不知道这件事,能找到你们我就放心了,然后悄悄地开车走了。


(烈士单成德后人赵玲在祭奠父亲)


与此同时,河南省商水县北菜园村的乔战士看完电视节目后,历时十余天,走访数十人,终于为本村牺牲将士单成德找到了他那早已随母改嫁的遗腹女赵玲,并想法资助赵玲来沁阳祭父。让这位年近八旬的老人,终于能够祭拜在自己亲生父亲的墓前…


到了2008年11月,这些抗战阵亡将士中已有9位找到了亲人。


76年前,那场是怎样的华北地区最大、最惨烈的战役?


李建国在为烈士寻亲的这些年里,他多次走访了当地的老八路,查阅大量史料,深入了解常平阻击战的经过。他想知道,除了史料记载中的寥寥数语之外,这块土地上,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也想能够在每年的清明节、抗战胜利纪念日的时候,可以详细的给孩子们讲讲那段历史。


10年来,李建国踏遍了战场遗址的村村寨寨,走访了近百位老人,整理出了30多本厚厚的采访日志,详细记录了每次走访了解到的故事和信息,有了第一手反映常平阻击战的历史资料,他也成为研究这场战役的历史专家…


(在阵亡将士墓碑前,李建国向黄书勋次子黄建国介绍寻找抗日将士后人的经过。)



1939年,抗日战争进入第三年。当年三月,日军调新编成的日军第三十五师团,集结于豫西北一带,沿沁阳市太行山古羊肠坂军事战略通道摆开10多公里长的战线,企图打开太行山南侧的豫晋通道,实现与侵晋日军的会合。


当时在这一带驻防的是国民革命军第四十军三十九师一一五旅,这是一支有着长期对日作战经验的部队,参加过长城抗战、仓县姚官屯大战、台儿庄战役,创造过光辉的战绩。


时任国民党沁阳县七区区长的中共地下党区委书记田时风,接到紧急通知说,鬼子要从7月1日开始对晋豫根据地实行第二次“九路围攻”,要求区委尽快与当地友军联络,阻击尚未完成集结的日军第三十五师团,延缓和迟滞日军对我根据地军民的压力。


接到通知后,田时风与其他3名同志以“朋友”身份到设在常平、窑头的第一一五旅旅部,与少将旅长黄书勋商谈,在常平一带阻击日军。有着强烈爱国热情的黄书勋旅长同意与田时风合作,共同阻击日寇,一场惨烈的山地阻击战一触即发。


(常平阻击战示意图)


4月底,日军为了打开这条通道,昼夜不停地向抗日部队驻地发炮,日军师团长前田治还亲自乘坐飞机侦察山间地形,搜索我军事设施和防军动向。5月1日,武装到牙齿的日军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兵分8路同时向窑头、常平推进,“常平阻击战”正式打响


(当年的常平阻击战就是在这里打响的)


黄沙岭是西路战场的前沿阵地,第一一五旅(黄旅)派出一个连的兵力埋伏在这里。5月1日,鬼子在大炮的掩护下,潮水般涌向黄沙岭,遭到在这里埋伏的黄旅官兵迎头痛击,日军丢下无数具尸体败退下山。在以后的几天里,鬼子疯狂向山上发射炮弹,整个黄沙岭焦土一片。英勇的战士们弹药打光了,就滚石撞击敌人,和鬼子展开肉搏战,全连官兵全部壮烈牺牲。日寇虽然占领了黄沙岭,但也付出了死伤五六百人的代价


(资料图片)


窑头是西线阻击日军的主战场。这里前有黄沙岭为屏障,后有关爷坡做天险,是通向山西晋城的重要通道之一,战略地位十分重要。


日军攻占黄沙岭后,直逼窑头村。日军师团长前田治把指挥部设在窑头村西,亲自督战。抗日官兵在村子里与鬼子进行厮杀、肉搏、拉锯,战斗十分惨烈,最后,旅参谋长邓其冼战死,窑头村失守


(资料图片)


黄旅退到最后一道防线关爷坡,做最后防守。关爷坡战斗是常平阻击战中最惨烈的一场战斗,侵华日军在这打了十几天,久攻不下,在最紧张的战斗中,旅长黄书勋光着膀子亲自端着转盘机枪向攻山的鬼子扫射。


恼羞成怒的日寇向坚守阵地的500多名中国抗日将士投放了臭弹(毒气弹),这些没有防备的500多名中国抗日将士只能就地躲避,多数死者死后还保持着射击的姿势,活活被毒死在阵地上。只有少数幸存人员在旅长黄书勋的带领下撤出阵地。直到上世纪50年代初,无数抗日阵亡将士的尸骨还裸露在关爷坡上。


(资料图片)


在常平村一带,抗日部队与日本鬼子展开了一场短兵相接的拉锯战,整整打了一天一夜,日军死伤近千人。最终因寡不敌众,抗日部队不得不退出常平村,到豫晋交界的太行要塞——孟良寨设防。日军在汉奸的带领下,又攻进孟良寨,6月17日深夜,黄旅主力撤出阵地,留下一个排做掩护,这个排同鬼子展开血战,从拂晓激战到太阳落山,子弹打光了就用石头砸鬼子,他们最后把仅有的手榴弹捆在一起,待日军逼近时猛然拉开导火线,与鬼子同归于尽。



这场阻击战,一共有大小400余次战斗,持续40多天,歼灭日本鬼子2000多人,同时有3000多名抗日将士长眠在太行山上。阻击侵华日军的作战目的达到了,他们给日军以重大杀伤,减轻了八路军晋冀豫太行山根据地的作战压力,为根据地做好抗击日军的第二次“九路围攻”争取了时间。


十多年来不懈寻找,他如何重现英雄荣光?



自从1999年首次发现常平阻击战抗日阵亡将士19通墓碑(后增至21通)后,如今,李建国在社会各界的关注下,他已帮助21位为国捐躯阵亡将士中的14位烈士找到了后人,让他们的亡灵得以告慰。


(精益求精的李建国拿着绘制的新版常平阻击战示意图仍在走访)


这些年来,李建国没有放弃,也没有中断,他想为在那场战役中牺牲的烈士做的更多。去年4月,在沁阳常平村,李建国在一处民宅下找到埋有300余通烈士墓碑。他先后9次上山找到几十名知情的村民寻访,年过八旬的村民张老方对李建国说,那时候路西的山坡上,埋有几百位国民党军官的坟茔,在挖土的过程中,连同300余通墓碑也填在凹地里了。当年村里有人还把墓碑上的字给抄了下来,墓碑上刻的都是官衔和姓名。李建国记录下老乡的介绍,他盘算着下一步的工作就是会同有关部门,协商如何让被埋的烈士墓碑重见天日了。


(李建国(右)在巨石下找到抗日将士的遗骸)


在关爷坡下的北窑头村,在村民的引领下,李建国还在一个巨石的石缝里找到一具抗日阵亡将士的骸骨。他说就这具新发现的无名抗日阵亡将士的骸骨,将适时举行隆重安葬仪式,让英烈的忠魂得以告慰。


(常平阻击战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奠基)


李建国说,2010年4月5日,沁阳常平阻击战纪念馆举行了奠基仪式,2013年,我国文坛巨擎贺敬之先生也给纪念馆题了词。2014年,沁阳常平阻击战纪念馆筹建处已经通过有关部门,向国民党名誉主席连战先生和国民党主席吴伯雄先生发出题词邀请。


为在常平阻击战中抗日阵亡的3000将士建一座纪念碑、纪念馆,让后世永远不忘当年为抵抗日寇为国捐躯的英雄们,也算尽一些中国人的良知和责任,或许我们才能感受到一份心灵的慰籍和宁静。

说到这里,李建国的眼圈红了。


(资料图片)


这,就是这位“一根筋“的故事,常平阻击战中牺牲的抗日烈士们一直在感染着李建国,李建国的坚守与寻找也在感动更多的人。对于抗战记忆的铭记,和对那些为了中华民族的生存而牺牲的先烈们的敬仰,也应如同火炬一般,值得更多人来参与和传递。


你,愿意加入吗?



记者:河南台李曙丽

编辑:马文佳

来源:东方今报、焦作日报、中国网、中国国防报等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