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三国演义》194

听书3692018-10-10 14:33:58

194回 费祎荆州送印绶

满宠奉命助曹仁。

魏王曹操让满宠啊~到樊城来,助曹仁一臂之力,给他作个参谋官,让曹仁好兵发荆州,去战关羽呀。满宠来了跟曹仁这么一说,曹仁半天没说话。怎么回事儿呢?他心里在想啊,哎呀~~~我的魏王啊,您这是怎么啦~~让我去战关羽~~~取荆州?我取得下来嘛我?我根本打不过关羽呀。就我曹仁~~曹义也不行啊~~哪儿找曹义去呀?河北大将颜良、文丑怎么样啊~~连一个回合都没走上来,就让关羽给杀啦。嘶~唉呀~~我的魏王千岁,您这是怎么了?

诶?满宠这么一看~~我把魏王的意图~~都给他传达完了,这位曹仁将军~~怎么没反应啊。瞪着俩大眼睛坐到我面前这儿瞪着~~他琢磨什么呢?“啊~曹仁将军,您听明白了吗?”

“ 满先生,我听明白了。哎,满先生你说,这荆州~~~咱们取得过来嘛。”

哦~~满宠就明白了,我说曹仁半天没说话呢,他唯恐不是关羽的对手。他在想这个事儿。“唉,我说曹仁将军呐,实话跟您说叭,关羽~~ 并非是其他将官所能相比的人呐。那是一位文武全才的大将。智勇双全。此人~~不好取啊。”

“哎~~您说这话一点儿不假。所以说~~咱进不进兵啊?咱不进兵叭~~魏王有令,谁敢抗令不遵呐。进兵~~嘶~进兵能行吗?这要取不了荆州再碰一鼻子灰~~这我拿什么脸见人呐。”

就在这时,探报前来禀报,说关羽呀~~由荆州发来了人马,来攻~取~樊城。

啊?曹仁一听用手一扶帅案~~站起来了。怎么着?他来啦?嗨~这倒好,甭打人家,人家打来了。这怎么办呢这个?曹仁下意识地~~传了一道令:“四门紧闭~~免战高悬。以~~守~为上。”不战。

曹仁的令刚一出口,在阶下怒恼了两员大将。

“且慢!”

“且慢~~呐!”

一下子就把传令官给拦住了。这两个人走上帅堂叉手施礼呀,“将军不能这么下令啊。这要传扬出去~~让人家关羽知道喽~~人家还不得笑掉了大牙呀。笑我樊城~~没有能人呐。让关羽吓成这样?咱们不是要取荆州嘛,还没等咱们出兵他已经送上门来了,这多好哇。踏破铁鞋无觅处哇。您不必高悬免战,我们两个人~愿讨令出征,生~~擒~关羽。”

嗬~~曹仁上下一打量,这二位是自己手下得意的偏将,翟元~和夏侯存。哎~~呀呀~~曹仁心说,二位没喝多叭~~~是不是说的醉话呀。就你们俩人~~要生擒关羽?你们能在关羽马前走上三个回合吗?你们的精神十分可嘉,可惜精神再可嘉~~那青龙刀可不客气呀。曹仁这话不能说呀。他一想,手下的副将都这么英勇,我这个为主帅的~~就别这么忐忑不安啦。嘿嘿诶~~你们这是逼着我出去会关羽啊。现在只好如此。“那就把刚才的那令箭收回。整顿军马~~出樊城,迎~~敌~~关羽。”这真是硬着头皮打呀。

关公真来啦?那还开玩笑?怎么来的呢?奉汉中王刘备之命,来~取~樊城。

咱们光说江东的孙权和这许都的曹操啦。刘备一进汉中王,把这二位紧张得够呛,还把那曹操气了个半死儿。光提这两处啦,就没说汉中王刘备。

刘备呢,自从在沔阳进汉中王之后,他封魏延呐~~为这个汉中太守,是总理军政大事。把魏延安顿好了,刘备呀~~就领着文武回了成都了。回到成都去,第一件事就是建造宫廷修馆舍啊。现在地位变了,汉中王了,没地儿哪儿能行啊。一方面修这个宫廷馆舍,另一方面是广积粮草多造军器,准备是进伐中原呐。不是光为了~~在这两川和汉中这儿守着,还得取许都得江东那。好一统天下呀。成都军民上上下下是一片红火,热气腾腾啊。

恰恰就在这时啊,探报来啦,说是曹操结连江东的孙权,要发兵取荆州。刘备吓了一跳。刘备整天提心吊胆的~~就是这荆州。他确实放不下心来。现在一听说~怎么着?哦~孙权~和曹操勾结到一处了?哈哈啊~~好你个孙权呐,你是个有始无终的人呐。当初是我们孙刘两家联合破曹,才在赤壁杀败了曹操哇。现在你~~置盟约于不顾哇,现在跟我反目啦。怪不得呢,我领兵进西川的时候你悄悄地派人~把夫人孙尚香给取回江东去啦。原来你心怀叵测,你就要跟我刘备是绝亲绝义啊。现在,真面目露出来了。哦,你和曹操勾结一起要取我的荆州。哼,妄想。我还正想得你的江东呢。

刘备呀~~赶忙~把诸葛亮给请来了。“军师您看这事情怎么办叭?咱们荆州危急呀。”

军师啊,早已成竹在胸啦。“主公不必着急。亮已料到曹操必有此一招啊,”你看看,军师嘛。怎么办呢?“现在只好传令,让关羽关云长,领兵去征讨樊城啊。”

“啊?”刘备一愣啊,“军师,人家可要取咱们的荆州,咱怎么~能够派我二弟关羽~~去攻打樊城呢?”

诸葛亮一听,“主公,这正是为了保咱们的荆襄啊。如果二君侯领兵一打樊城~~~大败曹仁,这一下子~~就把江东和许都~~都给震慑住了。”按现在的话来说叫先发制人呐,给他来个迎头痛击。

“啊哦~~”刘备这才明白。“军师高见呐。那赶快传令叭。”

“不能光传将令。”

“怎么呢?”

“您还得把加封二君侯为五虎上将之首~~这个官告给送过去。”那时候叫官告,现在叫委任状。就是把这委任状啊~~得送到荆州去。借着送官告这时候,就跟关云长把这事儿一说~就行了。

刘备一听,“妙计妙计呀。”

派谁去呢?派前司马~~费诗。费诗领命辞别汉中王离开成都带领五百军校,直奔荆州而来呀。干嘛带那么些人呐?五百军校不多。光东西多少啊~~好几大车呀。汉中王赏赐荆州文武的东西,黄金、蜀锦~~可不好几大车嘛。费诗啊~~饥餐渴饮晓行夜宿,来到了荆州。早有探事马~报进了帅府啊。关羽~~是出郭相迎。亲自接到城外来了。

费诗啊~是久仰关羽的大名,不过没见过面儿。今日一见呐~~哎呀~~费诗点了点头,他暗挑大指,赞美关羽啊。真是~~堂堂一表的人才,威风凛凛的上将。相貌出众,与众不同。蚕眉凤目,面如重枣,五绺长髯。好威风。

两个人一见面,寒暄几句,手挽着手~~到帅府。关羽~摆酒款待费诗先生。这位费诗啊~~并没有一见面儿就宣读官告。没提。光是跟关羽呀~~这么闲谈。关羽呢~也想详细打听打听,说~我家兄长,在沔阳称王的这个经过。费诗啊~就给关公介绍了一番。说了说那场面如何之大,军民如何~~之雀跃,就是高兴呗。关羽听着,也是喜出望外呀。

说着说着,就提到这封赏了。就说到这五虎大将。说汉中王啊~~封了五虎将。说到这儿费诗啊~~给关羽道喜。因为关羽将军您~~是五虎大将之首哇。第一位。

“哦~~~”关公手捻长髯~微然一笑,“谢过大夫。啊~~~费大夫,不知我家兄长~~所封这五虎将,都是哪几位将军呢?”

“哦~~云长将军,五虎大将,就是那关张赵马黄啊。二君侯您就是五虎将之首哇。还有,就是张飞、赵云、马超、黄忠。”

“哦~~~~”关公听到这呵儿~~唰~~把长髯一拢~~把眼睛瞪起来了。

嗯?费诗觉得奇怪啊,“二君侯,您怎么不高兴了?”

“哎~~呀~~”关公摆了摆手,“费大夫有所不知啊,我家兄长封的不对。”

“为什么呢?”

说,“关张赵马~~这还可以。因为张飞~~那是我家兄弟。赵云呢~~随我家兄长多年,对我兄长是耿耿忠心呐,在长坂坡前~为救幼主,他舍死忘生,在曹操百万军中,杀了一个七进七出。那也是我的兄弟。马超呢~~世代簪缨,是大汉伏波将军马援之后,可以为五虎将。黄忠是干什么的?他根本就不配。请费大夫~~回到成都,对我家兄长汉中王~~去讲,说我关羽~~绝不与~老~卒~黄~忠~为伍。”他不是就是我战长沙收的那员降将嘛,我关羽绝不能和他相提并论。关公说到这儿把酒杯这么一推,又有点儿生气啦。这酒喝不下去啦。

嘶~哎呀~~旁边儿站着的关平啊~~有点儿着急啦。心里说~父亲,您跟人家费诗大夫说话您可得客气点儿。这不是江东的诸葛瑾先生。看您怎么又火儿了。关平~赶忙过来打圆场。他怕费诗多想。

人家费诗先生~~嘿~~笑了。“哈哈呵呵~~哎呀~~君侯,你此言差矣。”你说的不对。“君侯怎么能这么想呢?当年,高祖刘邦~创基立业,跟他一起同甘共苦的~~有两位老臣,就是那萧何~~与曹参呐。称得起~~是高祖的左膀右臂。可是后来呢~~高祖收下了楚之亡将,韩信。”怎么叫亡将?因为楚霸王不要他,韩信在楚霸王那儿~不过是帐下的个知己郎官而已。“他弃了霸王,来到汉刘邦这儿,刘邦拜他为~~三齐王,天下督招讨啊,兵马大元帅。他的职位~~是高于萧曹二位老臣呐。人家萧何、曹参根本没有半句怨言呐。因为人家萧何和曹参呐~~是跟随汉高祖创基立业的。将军您呢?您是汉中王的兄弟呀,汉中王~~就是将军,将军~~就是汉中王,岂能~~与他人相等呢。将军~与我家主公桃园结义~~情同手足哇。将军深受汉中王之厚恩,当与同休戚共祸福,怎么能~~以官职高低~而论呢?”

“嘶~~呀~~~”几句话说得关羽激灵打了个冷战呐,他起身离席,给费诗深施一礼呀。“多谢先生指教。关某不明,几误大事。”要不是您这番话呀,衷心相劝,差点儿把大事耽误喽哇。我错啦。

这就是关羽的可贵之处啊。知道错了,自己就勇于承认。骄傲归于骄傲啊,总的还是顾大局识整体啊。

关羽~是厚待费诗,费先生对关羽~也更加敬重了。

费诗一看,是火候了,这才宣读诰命,拿出来这么一念,荆州文武是各有封赏啊。封赏完毕,费诗这才传诸葛先生的将令。让关云长领人马~~去取樊城。关公当时啊~~拜了印绶,是领令而行。

立刻,派糜芳和傅士仁为先锋,带兵三万,攻取樊城。今天晚上,暂时把人马先屯扎于城外。明日一早起兵。

安排完啦,晚上关云长陪着费诗先生饮酒谈心。天都到了二更了,酒也喝完啦~~眼看就要安歇啦。恰恰就在这时啊,忽听这城外人声鼎沸~~嘿哟~~乱起来了。哗~~~~有人跑到院子里举目这么一看,城外~~屯兵大营中是火光冲天。紧跟着传来一阵炮火轰鸣之声~~轰~~~嘟昂~~叨~~~呜隆~~~震得这房瓦~哗哗~直响啊。

这时候跑进一个探报来,跪倒在关羽的面前,“禀君侯大事不好啦。可能有人~~来偷营劫寨。”

“你~待~怎~讲!”关羽气得七窍生烟啦。好大胆子啊,吃了熊心吃了豹胆啦?敢跑到我眼皮子底下来偷营劫寨。“抬~~刀~~备马!”

当时把青龙偃月刀抬过来。关云长顶盔贯甲罩袍束带提刀上马,领人杀出城外。来到大营一边儿救火,一边儿找这偷营劫寨的敌军~~~没有。一打听怎么回事儿~~敢情这糜芳和傅士仁呐,二位在中军大帐~~喝多了,疏忽大意~~营中走水呀。走水?就是失火啦。自己着起来的。哪儿有什么敌军劫寨呀。

把这糜芳和傅士仁都给烧蒙啦。两个人头发也打了卷儿了~袍子也着了靴子也烧成大窟窿了,你瞧那相儿。

幸亏关公带着人出城来了,把这火给救灭了。不然呐~~就这一烧,寸草都甭想留下。就这个~~旌旗、帐篷、锣鼓、刀枪~~损失无数哇。

可把关公给气坏了,当时升帐,“传糜芳、傅士仁,帐中回话。”

这俩人战战兢兢的就来啦。互相看了看,你瞧这模样~~跟落汤鸡似的,俩人往那儿一站,双双的给关公施礼。施礼请罪。

关云长上下打量了大量他们,“哼!未曾出兵,折我锐气。你们身为先锋官的,那是主帅的左膀右臂呀,逢山开路遇水迭桥。今儿晚上让你们屯扎军马于城外明日就要起兵攻樊城了,你们半夜里不说查营查哨~训练士卒,没事儿你们坐到大帐里喝酒,喝得酩酊大醉。真是岂有此理呀。”吩咐,“把他们的先锋印~摘下。推出帅府,斩首!”杀呀?啊。触犯军规了,那还客气呀。

好多人过来讲情,关公是一概不准。关平站到旁边儿急得直搓手啊。怎么?这不能杀呀。第一是初犯,再说这两个人是大意了,怎么能给斩首呢。尤其是这糜芳,那是汉中王的亲戚呐,这可怎么办。关平一想现在能说情的啊~~大概只有这位费诗先生。他冲着费诗先生一使眼色,那意思您给说句好话叭。

费诗一看没办法,只好说两句叭。他挺身站起,给关公深施一礼,“君侯,未曾出兵,先斩大将,于军不利呀。君侯,看在费诗的面上~~将二位将军~~饶恕了叭。”

“哎~~这个~~~”嘿嘿诶~~关公为难了。不杀这俩人叭~~难正军法呀,要杀这两个人~~费诗的面子太难堪了。人家站起来说情了。这是由汉中王身边来的人呐,无论如何还得把这面子给了人家。“推了回来。”

把糜芳、傅士仁推回来。这俩~扑通~一下跪下了,跪倒称谢,“谢君侯不斩之恩。”

“哼,非是不杀汝等啊,是费司马说情,死罪免去,活罪难容。拉到帐下,各责四十。”一个人呐~~四十军棍。

这通打呀,行刑的棍棒手啊~也特别生气,你说你们这俩废物,啊?二君侯对你们多好,让你们作马前先锋官,给你们多大的面子啊。你们可倒好啊,不知道~在那儿好好地尽职尽责,没事儿坐到屋里喝酒~~打。诶哟~~这行刑的棍棒手一生气可了不得了把这俩给打的个皮开肉绽死去活来呀。真打呀?那还开玩笑?

您看那棍棒手啊~~基本功都过硬着的呐。就拿那棍子和那板子打人呐,两下子~~让你血就出来。要想不真打你,打得~噼啊噼啊~山响,一点儿不疼。那工夫怎么练的呀?据说是呀~~拿那个板子和那个棍子打那千层底儿鞋啊~噼啊噼啊~一下儿下去就给你揭下一层来,这是真打。要不真打呢?就把那豆腐放在那儿~啪啪啪~~打得那豆腐特别那么响,可是那豆腐啊~~一点儿都不碎。您说这功夫硬不硬。

今儿他打这俩可不是打豆腐,是打那鞋底子。嗬~~几下子~把这俩就给打熟啦。直喊救命啊。四十棍子打完了,这俩都快咽气啦。昏过去了。那怎么办?没关系,弄烟先熏,象沤蚊子似的,熏完了之后拿水喷~~噗~~~~“诶~~哟~~~~”这俩明白过来了。

醒过来之后,别看一人挨了四十军棍,还得谢活命之恩呢。

关公传令,让他们一旁站下。抬下去养伤?哪有那事儿。旁边儿先站一会儿。嘿哟~~哪儿还站得住啊。这俩人呐~~由四个人扶着,站那儿直打晃儿,象那灯草人儿似的,风大点儿都能刮趴下。怪可怜的。谁可怜他呀。

关公二次传令,这不是把糜芳和傅士仁的那先锋印给摘了嘛,摘了你们想闲着也不行。哦~~挨完了打,找个地方养伤去呀~~没那事儿。关公带着人马去征樊城啊,也得有看家的呀。关公让糜芳~~守南郡,让傅士仁~~守公安。

关公疏忽大意了。怎么呢?你把人家给责罚了一顿呐,而且打得这么重,这就不能再委以重任了。怎么能~~让他们分头据守南郡和公安呢?关公当时在气头上,军务有这么紧急,可能没多想啊。

这两个人呐,糜芳和傅士仁,是咬着牙满面羞惭地~~领了令。这咬着牙里边儿可有文章,一方面儿是打得疼,咬着牙忍着痛,另一方面~~是不是这里边儿对关公有恨怨成分呢。那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啦。

关公把这俩先锋给免了,得另派先锋啊。关羽呀~~强压着心头的怒火,还得呢~~劝说让费诗先生在这儿多住几日。费诗一看呐,“二君侯就要起兵啦,我就不在这儿耽搁啦。我跟您告辞,回成都,回复主公。我得去交令去。”

关羽一看,那就不能再挽留了,“我还得求先生点儿事。”什么事呢?关羽现在身边有一个人。“请您把这人呐~~带到成都,面见我家兄长。请我家兄长~~对其封赏啊。”谁呀?胡班。

这胡班是谁呢?想当年关羽过五关斩六将的时候,不是中途遇过救嘛,让一个老汉胡华给救了,就是胡华他那个儿子。胡班呐,千里迢迢来到荆州投关羽来啦,关羽就把他给收留下了。现在让费诗先生,把他带回成都。

费诗一听,“我遵命。”就把胡班带走了。

关羽送走了费诗之后,二次委派先锋官。派廖化为先锋,关平为副将,马良、伊籍为参谋,关羽关云长~~亲自~~挂帅,领精兵三万,是兵发~~樊城。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