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寒舌鉴 张仲景舌诊规律初探

中西医学专业资料平台2018-12-12 17:56:27



  《伤寒舌鉴》,舌诊著作。一卷。清·张登撰于1667年。据本书自序称,作者“取《观舌心法》(是继《伤寒金镜录》之后的舌诊专著,共记载137舌诊图,原书已佚),正其错误,削其繁芜,汰其无预于伤寒者,而参入父亲张登治案所记,及己所经历,共得120图。”其中包括白、黄、黑、灰、红、紫等多种舌苔,并附妊娠伤寒舌。每种除有总论叙述外,各图均附说明。现存康熙七年刻本等多种清刻本,石印本。1949年后有多种铅印本。



  (一)白苔舌总论
  (二)黄苔舌总论
  (三)黑苔舌总论
  (四)灰色舌总论
  (五)红色舌总论
  (六)紫色舌总论
  (七)霉酱色苔舌总论
  (八)蓝色苔舌总论
  (九)妊娠伤寒舌总论
伤寒舌鉴·白苔舌总论
  白苔舌总论
  伤寒邪在皮毛。初则舌有白沫。次则白涎白滑。再次白屑白疱。有舌中、舌尖、舌根之不同。是寒邪入经之微甚也。舌乃心之苗。心属南方火。当赤色。今反见白色者。是火不能制金也。初则寒郁皮肤。毛窍不得疏通。热气不得外泄。故恶寒发热。在太阳经。则头痛、身热,项背强、腰脊疼、等症。传至阳明经。则有白屑满舌。虽症有烦躁。如脉浮紧者。犹当汗之。在少阳经者。则白苔白滑。用小柴胡汤和之。胃虚者。理中汤温之。如白色少变黄者。大柴胡。大小承气、分轻重下之。白舌亦有死症。不可忽视也。
  微白滑苔舌



  寒邪初入太阳。头疼、身热、恶寒、舌色微白有津。香苏散、羌活汤之类发散之。
  薄白滑苔舌



  此太阳里证舌也。二三日未曾汗。故邪入丹田渐深。急宜汗之。或太阳与少阳合病。有此舌者。柴胡桂枝汤主之。
  厚白滑苔舌



  病三四日。其邪只在太阳。故苔纯白而厚。却不干燥。其证头疼发热。脉浮而紧。解表自愈。
  干厚白苔舌



  病四五日。未经发汗。邪热渐深。少有微渴。过饮生冷。停积胸中。营热胃冷。故令发热烦躁。四肢逆冷。而苔白干厚。满口白屑。宜四逆散加干姜。
  白苔黄心舌



  此太阳经初传阳明府病舌也。若微黄而润。宜再汗。待苔燥里证具。则下之。若烦躁呕吐。大柴胡汤加减。亦有下淡黄水沫。无稀粪者。大承气汤下之。
  白苔黄边舌



  舌中见白苔。外有微黄者。必作泄。宜用解毒汤。恶寒者五苓散。
  干白苔黑心舌



  此阳明府兼太阳舌,其苔边白中心干黑者。因汗不彻。传至阳明所致。必微汗出、不恶寒、脉沉者。可下之。如二三日未曾汗。有此舌必死。
  白滑苔尖灰刺舌



  此阳明府兼少阳舌也。三四日自利脉长者生。弦数者死。如有宿食。用大承气下之。十可全五。
  白苔满黑刺干舌



  白苔中生满干黑芒刺。乃少阳之里证也。其证不恶寒反恶热者。大柴胡加芒硝急下之。然亦危证也。
  白滑苔黑心舌



  白苔中黑。为表那入里之候。大热谵语。承气等下之。倘食复而发热、或利不止者。难治。
  半边白滑舌



  白苔见于一边。无论左右。皆属半表半里。宜小柴胡汤。左加葛根。右加茯苓。有咳嗽引胁下痛、而见此舌苔者。小青龙汤。夏月多汗自利。人参白虎汤。
  脏结白滑舌



  或左或右。半边白苔。半边或黑或老黄者。寒邪结在脏也。黄连汤加附子。结在咽者。不能语言。宜生脉散合四逆汤。可救十中一二。
  白苔黑斑舌



  白苔中有黑小斑点乱生者。乃水来克火。如无恶候。以凉膈散承气汤下之。十中可救一二。
  白苔燥裂舌



  伤寒胸中有寒。丹田有热。所以舌上白苔。因过汗伤营。舌上无津。所以燥裂。内无实热。故不黄黑。宜小柴胡加芒硝微利之。
  白苔黑根舌



  舌苔白而根黑;火被水克之象。虽下亦难见功也。
  白尖黄根舌



  邪虽入里。而尖白未黄。不可用承气。宜大柴胡汤加减。下后无他证。安卧神清。可生。倘再有变证。多凶。
  白苔双黄舌



  此阳明里证舌也。黄乃土之色。因邪热上攻。致令舌有双黄。如脉长恶热。转矢气烦躁者。大柴胡调胃承气下之。
  白苔双黑舌



  白苔中见黑色两条。乃太阳少阳之邪入于胃。因土气衰绝。故手足厥冷。胸中结痛也。理中汤泻心汤选用。如邪结在舌根。咽嗌而不能言者。死证也。
  白苔双灰色舌



  此夹冷食舌也。七八日后见此舌而有津者。可治。理中四逆选用。无津者不治。如干厚见里证。则下之。得汤次日灰色去者安。
  白尖中红黑根舌



  舌尖白而根灰黑。少阳邪热传腑。热极而伤冷饮也。如水停津液固结而渴者。五苓散。自汗而渴者。白虎汤。下利而渴者。解毒汤。如黑根多、白尖少、中不甚红者。难治。
  白苔尖红舌



  满舌白滑而尖却鲜红者。乃热邪内盛。而复感客寒入少阳经也。小柴胡汤加减。
  白苔中红舌



  此太阳初传经之舌也。无汗者发汗。有汗者解肌。亦有少阳经者。小柴胡汤加减。
  白苔变黄舌



  少阳证罢。初见阳明里证。故苔变黄色。兼矢气者。大柴胡汤下之。
  白尖红根舌



  舌尖苔白。邪在半表半里也。其证寒热、耳聋、苦、胁痛、脉弦。小柴胡汤和解之。
  白苔尖灰根黄舌



  此太阳湿热并于阳明也。如根黄色润、目黄小便黄者。茵陈蒿汤加减。
  白苔尖根俱黑舌



  舌根尖俱黑而中白。乃金水太过。火土气绝于内。虽无凶证。亦必死也。
  熟白舌



  白苔老极。如煮熟相似者。心气绝而肺色乘于上也,始因食瓜果冰水等物。阳气不得发越所致。为必死候。用枳实、理中。间有生者。
  淡白透明舌



  年老胃弱。虽有风寒。不能变热。或多服汤药。伤其胃气。所以淡白透明。似苔非苔也。宜补中益气加减治之。
  白苔如积粉舌



  此舌乃瘟疫初犯募原也。达原饮。见三阳表证。随经加柴胡、葛根、羌活。见里证。加大黄。
伤寒舌鉴·黄苔舌总论
  黄苔舌总论
  黄苔者。里证也。伤寒初病无此舌。传至少阳经。亦无此舌。直至阳明府实。胃中火盛。火乘土位。故有此苔。当分轻重泻之。初则微黄。次则深黄有滑。甚则干黄焦黄也。其证有大热、大渴、便秘、谵语、痞结、自利。或因失汗发黄。或蓄血如狂。皆湿热太盛。小便不利所致。若目白如金。身黄如橘。宜茵陈蒿汤,五苓散。栀子柏皮汤等。如蓄血在上焦。犀角地黄汤。中焦、桃仁承气汤。下焦,代抵当汤。凡血证见血则愈。切不可与冷水。饮之必死。大抵舌黄证虽重。若脉长者。中土有气也。下之则安。如脉弦下利、舌苔黄中有黑色者。皆危证也。
  纯黄微干舌



  舌见黄苔。胃热之极。土色见于舌端也。急宜调胃承气下之。迟则恐黄老变黑。为恶候。
  微黄苔舌



  舌微黄而不甚燥者。表邪失汗而初传里也。用大柴胡汤。若身目俱黄者。茵陈蒿汤。
  黄干舌



  舌见干黄。里热已极。急下勿缓。下后脉静身凉者生。反大热而喘脉躁者死。
  黄苔黑滑舌



  舌黄而有黑滑者。阳明里证具也。虽不干燥。亦当下之。下后身凉脉静者生。大热脉躁者死。
  黄苔黑斑舌



  黄苔中乱生黑斑者。其证必大渴谵语。身无斑者。大承气下之。如脉涩、谵语,循衣摸床、身黄斑黑者。俱不治。下出稀黑粪者死。
  黄苔中黑通尖舌



  黄苔从中至尖通黑者。乃火土燥而热毒最深也。两感伤寒必死。恶寒甚者亦死。如不恶寒。口燥咽干而下利臭水者。可用调胃承气汤下之。十中可救四五。口干齿燥。形脱者。不治。
  老黄隔瓣舌




  舌黄干涩而有隔瓣者。乃邪热入胃。毒结已深。烦躁而渴者。大承气汤。发黄者。茵陈蒿汤。少腹痛者。有瘀血也。抵当汤。结胸。大陷胸汤。
  黄尖舌



  舌尖苔黄。热邪初传胃腑也。当用调胃承气汤。如脉浮恶寒。表证未尽。大柴胡两解之。
  黄苔灰根舌



  舌根灰色而尖黄。虽比黑根少轻。如再过一二日。亦黑也。难治。无烦躁直视。脉沉而有力者。大柴胡加减治之。
  黄尖红根舌



  根红而尖黄者。乃湿热乘火位也。瘟热初病。多有此舌。凉膈解毒等药。消息治之。
  黄尖黑根舌



  舌黑根多而黄尖少者。虽无恶证恶脉。诚恐暴变一时。以胃气竭绝故耳。
  黄苔黑刺舌



  舌苔老黄极而中有黑刺者。皆由失汗所致。邪毒内陷已深。急用调胃承气下之。十中可保一二。
  黄大胀满舌



  舌黄而胀大者。乃阳明胃经湿热也。证必身黄、便秘、烦躁。茵陈蒿汤。如大便自利而发黄者。五苓散加茵陈、栀子、黄连等治之。
  黄尖白根舌



  舌根白尖黄。其色倒见。必是少阳经传阳明府病。若阳明证多者。大柴胡汤。少阳证多者。小柴胡汤。如谵语烦躁者。调胃承气汤。
  黄根白尖舌



  舌尖白根黄。乃表邪少而里邪多也。天水散、凉膈散合用。如阳明无汗、小便不利、心中懊憹者。必发黄。茵陈蒿汤。
  黄根灰尖舌



  舌乃火位。今见根黄尖灰。是土来侮火也。不吐不利、心烦而渴者。乃胃中有郁热也。调胃承气加黄连。
  黄根白尖短缩舌



  舌见根黄尖白而短硬。不燥不滑。但不能伸出。证多谵妄烦乱。此痰挟宿食占据中宫也。大承气加姜、半主之
伤寒舌鉴·黑苔舌总论
  黑苔舌总论
  伤寒五七日。舌见黑苔。最为危候。表证皆无此舌。如两感一二日间见之。必死。若白苔上渐渐中心黑者。是伤寒邪热传里之候。红舌上渐渐黑者。乃瘟疫传变。坏证将至也。盖舌色本赤。今见黑者。乃水来克火。水极似火。火过炭黑之理。然有纯黑、有黑晕、有刺、有隔瓣、有瓣底红、瓣底黑者。大抵尖黑犹轻。根黑最重。如全黑者。总使神丹。亦难救疗也。
  纯黑舌



  遍舌黑苔。是火极似水。脏气已绝。脉必代结。一二日中必死。切勿用药。
  黑苔瓣底红舌



  黄苔久而变黑。实热亢极之候。又未经服药。肆意饮食。而见脉伏、目闭、口开、独语、谵妄。医遇此证。必掘开舌苔。视瓣底红者。可用大承气下之。
  黑苔瓣底黑舌



  凡见瓣底黑者。不可用药。虽无恶候。脉亦暴绝。必死不治。
  满黑刺底红舌



  满舌黑苔。干燥而生大刺。揉之触手而响。掘开刺底红色者。心神尚在。虽火过极。下之可生。有肥盛多湿热人。感冒发热。痞胀闷乱。一见此舌。急用大陷胸丸攻下。后与小陷胸汤调理。
  刺底黑舌



  刺底黑者。言刮去芒刺。底下肉色俱黑也。凡见此舌。不必辨其何经何脉。虽无恶候。必死勿治。
  黑烂自啮舌



  舌黑烂而频欲啮。必烂至根而死。虽无恶候怪脉。切勿用药。
  中黑边白滑苔舌



  舌见中黑边白而滑。表里俱虚寒也。脉必微弱。证必畏寒。附子理中汤温之。夏月过食生冷而见此舌。则宜大顺冷香选用。
  红边中黑滑舌



  舌黑有津。证见谵语者。必表证时不曾服药。不戒饮食。冷物结滞于胃也。虚人黄龙汤。或枳实理中加大黄。壮实者用备急丸热下之。夏月中暍。多有此舌。以人参白虎汤主之。
  通尖黑干边白舌



  两感一二日间。便见中黑边白厚苔者。虽用大羌活汤。恐无济矣。
  黑边晕内微红舌



  舌边围黑。中有红晕者。乃邪热入于心胞之候。故有此色。宜凉膈合大承气下之。
  中燥舌



  舌苔中心黑厚而干。为热盛津枯之候。急宜生脉散合黄连解毒汤以解之。
  中黑无苔干燥舌



  舌黑无苔而燥。津液受伤而虚火用事也。急宜生脉散合附子理中汤主之。
  黑中无苔枯瘦舌



  伤寒八九日。过汗。津枯血燥。舌无苔而黑瘦。大便五六日不行。腹不硬满。神昏不得卧。或时呢喃叹息者。炙甘草汤。
  黑干短舌



  舌至干黑而短。厥阴极热已深。或食填中脘。胀所致。急用大剂大承气下之。可救十中一二。服后。粪黄热退则生。粪黑热不止者死。
伤寒舌鉴·灰色舌总论
  灰色舌总论
  灰色舌、有阴阳之异。若直中阴经。则即时舌便灰黑而无积苔。若热传三阴。必四五日表证罢而苔变灰色也。有在根在尖在中者。有浑舌俱灰黑者。大抵传经热证。则有灰黑干苔。皆当攻下泄热。若直中三阴之灰黑无苔者。即当温经散寒。又有蓄血证。其人如狂。或瞑目谵语。亦有不狂不语。不知人事。而面黑舌灰者。当分轻重以攻其血。切勿误与冷水。引领败血入心而致不救也。
  纯灰舌



  舌灰色无苔者。直中三阴而夹冷食也。脉必沉细而迟。不渴不烦者。附子理中四逆汤救之。次日。舌变灰中有微黄色者生。如渐渐灰缩干黑者死。
  灰中舌



  灰色现于中央。而消渴、气上冲心、饥不欲食、食即吐蛔者。此热传厥阴之候。乌梅丸主之。
  灰黑苔干纹裂舌



  土邪胜水。而舌见灰黑纹裂。凉膈调胃皆可下之。十中可救二三。下后。渴不止热不退者。不治。
  灰根黄尖中赤舌



  舌根灰色而中红尖黄。乃肠胃燥热之证。若大渴谵语。五六日不大便。转矢气者。下之。如温病热病。恶寒脉浮者。凉膈、双解选用。
  灰色重晕舌




  此瘟病热毒。传遍三阴也。热毒传内一次。舌即灰晕一层。毒盛故有重晕。最危之证。急宜凉膈、双解解毒。承气下之。一晕尚轻。二晕为重。三晕必死。亦有横纹二三层者。与此重晕不殊。
  灰黑干刺舌



  灰黑舌中又有干刺。而见咽干、口燥、喘满。乃邪热结于少阴。当下之。然必待其转矢气者。方可下。若下之早。令人小便难。
  灰黑尖舌



  已经汗解而见舌尖灰黑。有宿食未消。或又伤饮食。邪热复盛之故。调胃承气汤下之。
  灰黑尖干刺舌



  舌尖灰黑有刺而干。是得病后犹加饮食之故。虽证见耳聋、胁痛、发热、口苦。不得用小柴胡。必大柴胡或调胃承气加消导药。方可取效。
  灰中墨滑舌



  淡淡灰色中间。有滑苔四五点如墨汁。此热邪传里。而中有宿食未化也。大柴胡汤。
  灰黑多黄根少舌



  舌灰色而根黄。乃热传厥阴。而胃中复有停滞也。伤寒六七日不利。便发热而利、汗出不止者死。正气脱也。
  边灰中紫舌



  舌边灰黑而中淡紫。时时自啮舌尖为爽。乃少阴厥气逆上。非药可治。
伤寒舌鉴·红色舌总论
  红色舌总论
  夫红舌者。伏热内蓄于心胃。自里而达于表也。仲景云。冬伤于寒。至春变为温病。至夏变为热病。故舌红而赤。又有瘟疫疫疠。一方之内。老幼之病皆同者。舌亦正赤而加积苔也。若更多食。则助热内蒸。故舌红面赤。甚者面目俱赤而舌疮也。然病有轻重。舌有微甚。且见于舌之根尖中下左右。疮蚀胀烂。瘪细长短。种种异形。皆瘟毒火热蕴化之所为也。其所治亦不同。当解者内解其毒。当砭者砭去其血。若论汤液。无过大小承气、黄连解毒、三黄石膏等。此类而推可也。
  纯红舌



  舌见纯红色。乃瘟疫之邪热初蓄于内也。宜败毒散加减。或升麻葛根汤等治之。
  红中淡黑舌



  舌红中见淡黑色而有滑者。乃太阳瘟疫也。如恶寒。有表证。双解散合解毒汤微微汗之。汗罢急下。如结胸烦躁直视者。不治。
  红中焦黑舌




  舌见红色。中有黑形如小舌。乃瘟毒内结于胃。火极反兼水化也。宜凉膈散。若黑而干硬。以指甲刮之有声者。急用调胃承气汤下之。
  红中黑斑舌




  见小黑斑星于红舌上者。乃瘟热乘虚入于阳明。胃热则发斑也。或身上亦兼有红赤斑者。宜黑参升麻汤、化斑汤等治之。
  红内黑尖舌



  舌本红而尖黑者。足少阴瘟热乘于手少阴也。竹叶石膏汤。
  红色人字纹裂舌



  舌红甚而又有纹裂者。阳明热毒熏蒸膈上。故现人字纹也。宜服凉膈散。如渴甚转矢气者。大承气下之。
  红断纹裂舌



  相火来乘君位。致令舌红燥而纹裂作痛。宜黄连解毒汤加麦门冬寒润之。
  红内红星舌




  舌见淡红色。又有大红星点如疮瘰者。湿热伤于脾土。罨而欲发黄之候。宜茵陈蒿汤、五苓散选用。
  深红虫碎舌



  舌红更有红点。坑烂如虫蚀之状。乃水火不能既济。热毒炽盛也。不拘日数。宜小承气汤下之。不退、再以大承气下之。
  红色紫疮舌



  瘟疫多有此舌。其证不恶寒。便作渴烦躁。或咳痰者。宜解毒汤加黑参、薄荷。并益元散治之。尺脉无者必死。战栗者亦死。
  红中微黄根舌



  热入阳明胃腑。故舌根微黄。若头汗、身凉、小便难者。茵陈蒿汤加栀子、香豉。
  红中微黄滑舌



  病五七日。舌中有黄苔。是阳明证。如脉沉实谵语。虽苔滑。宜大柴胡汤。若干燥者。此内邪热盛。急用大承气下之。
  红长胀出口外舌



  舌长大胀出口外。是热毒乘心。内服泻心汤。外砭去恶血。再用片脑、人中黄掺舌上。即愈。
  红餂舌



  舌频出口为弄舌。餂至鼻尖上下或口角左右者。此为恶候。可用解毒汤加生地黄。效则生。不效则死。
  红痿舌



  舌痿软而不能动者。乃是心脏受伤。当参脉证施治。然亦十难救一也。
  红硬舌



  舌根强硬失音。或邪结咽嗌以致不语者。死证也。如脉有神而外证轻者。可用清心降火去风痰药。多有得生者。
  红尖出血舌



  舌上出血如溅者。乃心脏邪热壅盛所致。宜犀角地黄汤加大黄、黄连辈治之。
  红中双灰干舌



  瘟热病而舌见两路灰色。是病后复伤饮食所致。令人身热谵语。循衣撮空。如脉滑者。一下便安。如脉涩下出黑粪者死。
  红尖白根舌



  红尖是本色。白苔为表邪。如恶寒、身热、头痛。宜汗之。不恶寒、身热、烦渴者。此太阳里证也。五苓散两解之。
  红战舌



  舌战者。颤掉不安。蠕蠕瞤动也。此证因汗多亡阳。或漏风所致。十全大补、大建中汤选用。
  红细枯长舌



  舌色干红而长细者。乃少阴之气绝于内。而不上通于舌也。纵无他证。脉再衰绝。朝夕恐难保矣。
  红短白疱舌



  口疮舌短有疱。声哑、咽干、烦躁者。乃瘟疫强汗。或伤寒未汗而变此证。宜黄连犀角汤、三黄石膏汤选用。
  边红通尖黑干舌



  瘟病不知调治。或不禁饮食。或不服汤药。而致舌心干黑。急下一二次。少解再下。以平为期。
  红尖紫刺舌



  汗后食复而见红尖紫刺。证甚危急。枳实栀子豉汤加大黄下之。仍刮去芒刺。不复生则安。再生则危。
  红尖黑根舌



  瘟疫二三日。舌根灰黑。急用凉膈、双解微下之。至四五日后。火极似水。渐变深黑。下无济矣。若邪结于咽。目瞑脉绝油汗者。一二日内死。
  红嫩无津舌



  汗下太过。津液耗竭。而舌色鲜红柔嫩如新生。望之似润。而实燥涸者。生脉散合人参三白汤治之。然多不应也。
伤寒舌鉴·紫色舌总论
  紫色舌总论
  紫舌苔者。酒后伤寒也。或大醉露卧当风。或已病而仍饮酒。或感冒不服药。而用葱姜热酒发汗。汗虽出而酒热留于心胞。冲行经络。故舌见紫色。而又有微白苔也。苔结舌之根尖。长短厚薄。涎滑干焦。种种不同。当参其源而治之。
  纯紫舌



  伤寒以葱酒发汗。酒毒入心。或酒后伤寒。皆有此舌。宜升麻葛根汤加石膏、滑石。若心烦懊憹不安。栀子豉汤。不然。必发斑也。
  紫中红斑舌



  舌浑紫而又满舌红斑。或浑身更有赤斑者。宜化斑汤、解毒汤。俱加葛根、黄连、青黛。有下证者。凉膈散。
  紫上白滑舌




  舌紫而中见白苔者。酒后感寒。或误饮冷酒所致。亦令人头痛、恶寒、身热。随证解表可也。
  淡紫青筋舌



  舌淡紫带青而润。中绊青黑筋者。乃直中阴经。必身凉、四肢厥冷。脉沉面黑。四逆、理中等治之。
  紫上赤肿干焦舌



  舌边紫而中心赤肿。足阳明受邪。或已下。便食酒肉。邪热复聚所致。若赤肿津润。大柴胡微利之。若烦躁厥逆脉伏。先用枳实理中。次用小承气。
  紫上黄苔干燥舌



  嗜酒之人伤于寒。至四五日。舌紫。上积干黄苔者。急用大承气下之。如表证未尽。用大柴胡汤。
  紫短舌



  舌紫短而团圞者。食滞中宫而热。传厥阴也。急用大承气汤下之。下后热退脉静舌柔和者生。否则死。
  紫上黄苔湿润舌



  舌淡青紫而中有黄湿苔。此食伤太阴也。脉必沉细。心下脐旁按之硬痛或矢气者。小承气加生附子。或黄龙汤主之。
  紫尖蓓蕾舌



  感寒之后。不戒酒食。而见咳嗽生痰。烦躁不宁。舌色淡紫。尖生蓓蕾。乃酒湿伤肺。味浓伤胃所致也。宜小柴胡汤加减治之。
  熟紫老干舌



  舌全紫如煮熟者。乃热邪传入厥阴。至笃之兆。当归四逆汤。
  淡紫带青舌



  舌色青紫无苔。且滑润瘦小。为直中肾肝阴证。吴茱萸汤、四逆汤急温之。
  淡紫灰心舌



  舌淡紫而中心带灰。或青黑。不燥不湿者。为邪伤血分。虽有下证。只宜犀角地黄汤加酒大黄微利之。
伤寒舌鉴·霉酱色苔舌总论
  霉酱色苔舌总论
  霉酱色苔者。乃夹食伤寒。一二日间即有此舌。为寒伤太阴。食停胃腑之证。轻者苔色亦薄。虽腹痛。不下利。桂枝汤加橘、半,枳、朴。痛甚加大黄。冷食不消加干姜、厚朴。其苔色厚而腹痛甚不止者。必危。舌见酱色。乃黄兼黑色。为土邪传水。证必唇口干燥大渴。虽用下夺。鲜有得愈者。
  纯霉酱色舌



  舌见霉色。乃饮食填塞于胃。复为寒邪郁遏。内热不得外泄。湿气熏蒸。罨而变此色也。其脉多沉紧。其人必烦躁腹痛。五七日下之不通者。必死。太阴少阴气绝也。
  中霉浮厚舌



  伤寒不戒荤腻。致苔如酱饼浮于舌中。乃食滞中宫之象。如脉有胃气。不结代。嘴不尖。齿不燥。不下利者。可用枳实理中汤、加姜汁炒川连。若舌苔揩去复长仍前者。必难救也。
  霉色中黄苔舌



  舌霉色中有黄苔。乃湿热之物郁滞中宫也。二陈加枳实、黄连。若苔干黄。更加酒大黄下之。
伤寒舌鉴·蓝色苔舌总论
  蓝色苔舌总论
  蓝色苔者。乃肝木之色发见于外也。伤寒病久。已经汗下。胃气已伤。致心火无气。胃土无依。肺无所生。木无所畏。故乘膈上而见纯蓝色。是金木相并。火土气绝之候。是以必死。如微蓝、或稍见蓝纹。犹可用温胃健脾。调肝益肺药治之。如纯蓝色者。是肝木独盛无畏。虽无他证。必死。
  微蓝舌



  舌见纯蓝色。中土阳气衰微。百不一生之候。切勿用药。
  蓝纹舌




  舌见蓝纹。乃胃土气衰。木气相乘之候。小柴胡去黄芩、加炮姜。若因寒物结滞。急宜附子理中、大建中汤。
伤寒舌鉴·妊娠伤寒舌总论
  妊娠伤寒舌总论
  妊娠伤寒。邪入经络。轻则母病。重则子伤。枝伤果必坠。理所必然。故凡治此。当先固其胎气。胎安则子母俱安。面以候母。舌以候子。色泽则安。色败则毙。面赤舌青者。子死母活。面舌俱青沫出者。母子俱死。亦有面舌俱白。母子皆死者。盖谓色不泽也。
  孕妇伤寒白苔舌



  孕妇初伤于寒。而见面赤舌上白滑。即当微汗以解其表。如面舌俱白。因发热多饮冷水。阳极变阴所致。当用温中之药。若见厥冷烦躁。误与凉剂。则厥逆吐利而死。
  孕妇伤寒黄苔舌



  妊娠面赤舌黄。五六日里证见。当微利之。庶免热邪伤胎之患。若面舌俱黄。此失于发汗。湿热入里所致。当用清热利水药。
  孕妇伤寒灰黑舌



  妊娠面舌俱黑。水火相刑。不必问其月数。子母俱死。面赤舌微黑者。还当保胎。如见灰黑。乃邪入子宫。其胎必不能固。若面赤者。根本未伤。当急下以救其母。
  孕妇伤寒纯赤舌



  妊娠伤寒温热。而见面舌俱赤。宜随证汗下。子母无虞。伤寒面色皎白。而舌赤者。母气素虚。当用姜、桂等药。桂不坠胎。庞安常所言也。若面黑舌赤。亦非吉兆。若在临月。则子得生而母当殒。
  孕妇伤寒紫青舌



  妊娠伤寒而见面赤舌紫。乃酒毒内传所致。如淡紫戴青。为阴证夹食。即用枳实理中四逆辈。恐难为力也。若面赤舌青。母虽无妨。子殒腹内。急宜平胃散加芒硝下之。
  孕妇伤寒卷短舌



  妊娠面黑而舌干卷短。或黄黑刺裂。乃里证至急,不下则热邪伤胎。下之危在顷刻。如无直视循衣撮空等证。十中可救一二。

张仲景舌诊规律初探

张仲景有关舌诊的论述,继承了内经舌诊之经验,将舌诊分为舌质、舌苔、舌味三大类,发展了汉以前的舌诊内容,将舌诊广泛用于临床疾病的诊断,甚至作为疾病的鉴别要点来指导临床治疗。在《伤寒论》与《金匮要略》两书中,有关舌诊内容的条文,计三十条,其中以《伤寒论》中太阳病、阳明病居多。《伤寒论》六经分证有四经涉及舌诊。《金匮要略》所述四十余种病证,有七种疾病使用舌诊,辅助辨证。其运用范围之广,远较《黄帝内经》为甚,而且所创“舌胎”一词,为后世沿袋,并发展成为“舌苔”,兹就张仲景舌诊规律初探于后,请读者斧正。
1  张仲景舌诊的一般规律

张仲景运用舌诊诊断疾病,常根据临床要求不同而有侧重地进行。就大概而言,凡诊察三阳经病证、六腑病证,其重点在于查舌苔的变化; 凡诊察三阴经病证、五脏病证,其重点在观舌质的形态改变。这是因为三阳经病证、六腑病证,多为外邪侵袭所致,其病位表浅,正气尚未虚衰,邪正相扰,每易传聚成苔;三阴经病证、五脏病证,多属转化而致,病程已长,多损伤气血津液,易造成舌质、舌体的变化。故需根据临床需要,有重点地查舌质或查舌苔。《伤寒论》二百三十条云:“阳明病,胁下硬满,不大便而呕,舌上白苔者,可与小柴胡汤”。二百二十二条:“若渴欲饮水,口干舌燥者,白虎加人参汤主治”。因病邪尚浅, 故均查舌苔的变化。《金匮要略》“中风”病“邪入于藏,舌即难言”,则以舌体变化来作为病邪入藏的征象。

  2  张仲景舌诊的临床目的

  张仲景运用舌诊,与其脉诊一样,常常不只说明一个症状表现,而是阐述一种病因病机,或者是作为临床用药。判断预后的一个标准。
  推求病因:《金匮要略·腹满寒疝宿食病篇》云:“病者腹满,按之不痛者为虚,痛者为实,舌黄未下者,下之黄自去”。腹满按之痛者为实邪,但苔黄为实热之邪,故可攻下。实热外泄,则黄苔自退。又《金匮要略惊悸吐衄下血胸满瘀血病篇》云:“病人胸满,唇痿舌青,口燥,但欲漱水不欲咽,无寒热,脉微大来迟,腹不满,其人言我满,为有瘀血”。这一条之所以言瘀血,并不在于胸腹满与不满,而是在于“唇痿舌青”。212  论述病机:《伤寒论》二百二十一条云:“阳明病,脉浮而紧,咽燥口苦, ??心中懊,口干舌不燥者,栀子豉汤主之”。二百二十二条云:“若渴欲饮水,口干舌燥者,白虎人参汤主之”。同为阳明病,一为热邪留扰胸膈,一为热甚伤津;反映在舌苔上,一润一燥,证理自明。又《金匮要略·中风历节病篇》:“邪在于络,肌肤不仁;邪在于经,即重不胜;邪入于腑,即不识人;邪入于藏,舌即难言,口吐涎”。脏腑经脉多连舌本散舌下;风邪中脏,脏气不能滋养舌体,故舌体虚用而难言。
  确立治则《: 伤寒论》一百三十条云“: 藏结无阳证不往来寒热,其人反静,舌上胎滑者,不可攻也”。又《伤寒论》一百八十九条云:“阳明中风,口苦,咽干,腹满微喘,发热恶寒,脉浮而紧,若下之,则腹满小便难”。《伤寒论》二百三十条:“胁下硬满,不大便,宜小柴胡汤”。此2 条因口苦苔白,病在少阳,均不宜攻下。而《伤寒论》一百七十三条、一百七十五条之少阴可下证,其关键莫不在口苦干燥。可见疑是之间,凭舌诊亦可确立治疗原则。
  判断预后:《伤寒论》三十条云:“脉阴阳俱紧者,口中气出,唇口干燥,蜷卧足冷,鼻中涕出,舌上滑苔者,勿妄治”。一百九十二条则云:“藏结,舌上滑苔者,难治”。
  鉴别诊断疾病《: 金匮要略·黄疸病篇》“: 腹满舌痿黄,躁不得睡,属黄家”。对此“舌”字,历代医家多疑为“身”字之误,但《金匮要略心典》仍认为是“舌”字,尚有待进一步研究与参证。

  张仲景舌诊的临床评价

  舌诊虽可指导辨证,确定治疗法则,但张仲景临诊,却又不拘于一舌一苔,应用极为灵活。同一病证,舌象不同,治法有别:不同的舌象往往可以反映不同性质的病邪和不同的症理机转,即使同一证候,舌象不同,治疗亦有差别。如前所述之《伤寒论》二百二十一条栀子豉汤与二百二十二条白虎人参汤证,舌苔润燥不同,病情轻重有异,故治疗一轻宣郁热,一苦甘寒清热生津。


  同一舌象,机理不同,治疗各异:《伤寒论》一百三十七条:“太阳病,重发汗而复下之,不大便五六日,舌上燥而渴,日晡所小有潮热,从心下至少腹硬满而痛,不可近者,大陷胸汤主之”。一百六十八条:“伤寒若吐若下后,七八日不解,热结在里,表里俱热,时时恶风,大渴,舌上干燥而烦,欲饮水数升者,白虎加人参汤主之”。《金匮要略·痰饮咳嗽病篇》:“腹满,口干舌燥,此肠间有水气,己椒苈黄丸主之”。三者虽都有舌干燥之症状,但一为热盛伤津,一为气不化津,一为饮热内结,诊法迥异,治法当然不同.

如果您喜欢此篇文章,记得发到给好朋友哦!分享智慧,好运常伴您!


全国第四十九届新型膏药、液体膏药培训班


通   知

各相关单位:

为了规范新型膏药、液体膏药诊疗技术,普及推广新型膏药、液体膏药治疗技能,同时交流各地医学临床诊疗先进经验。由北京萃博针刀医学研究院主办,北京中昌疼痛医学培训中心、北京七日康医学研究院承办,中国膏药技术网、中国针刀医学网、中国针刀医学杂志编辑委员会协办的“全国第四十九新型膏药、液体膏药培训班”将定于201657河南省老干部康复医院举办。届时将邀请全国知名膏药制作专家授课,欢迎贵单位组织相关人员参加。

现将具体事宜通知如下:

【主办单位】北京萃博针刀医学研究院

【承办单位】北京中昌疼痛医学培训中心   北京七日康医学研究院

【协办单位】中国膏药技术网、中国针刀医学网、中国针刀医学杂志编辑委员会

【培训对象】凡从事骨科、风湿科、疼痛科、针灸推拿科、康复理疗科、内科、药剂科等各级医院、门诊、诊所的临床医生及工作人员均可报名参加。

乘车路线

 

1.郑州火车站做26路到金水路东明路站下车向前50米。

 2.郑州汽车站到对面坐62路到紫荆山,坐43金水路东明路站下车向前50米

 3.郑州飞机场做巴士到民航大酒店下车往东南方向走300米。

 4.郑州火车站及火车东站,乘地铁1号线,燕庄C口出,直行100米。

 

相关费用】培训费:¥3680元/人(包括培训注册费、培训费、资料费、膏药水丸一体成型机一台)。培训期间食宿由会务组统一安排,费用自理。

 

报名办法】请及时填写报名回执表并传真或发电子邮件至组委会,我们将根据回执情况提前半月向您寄发培训报到须知,告知详细的培训日程安排及其他具体事宜。

明天彩继续!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