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诉并举报衡东县国土局不作为腐败,法院判决后仍不作为

大衡在线2018-12-04 13:12:47

大衡在线

关注大衡在线 hy0734news,点击右下角微服务里面的【投稿、爆料】 报料身边事。大衡在线民生监督将与您同在,广告位招商:13875663142



        网民向大衡在线反映,衡东县人民法院判决书显示:被告衡东县国土局在判决生效后60日内对第三人肖自中非法占用土地行为继续履行法定职责,并作为相应的决定。然而,网友反映说当局仍行政不作为。其向衡东县人民法院起诉衡东县国土局不作为,生效判决以后仍不作为。其向省政府正常上访,却被拘留。

     网友再次强调,正是因为衡东县国土部门不作为,其多次向其反映情况,要求对非法占用土地行为及时制止,相关部门一直未立案,不作为,导致违法建筑建成,破坏良田。如果法院判决也不能有效的督促政府作为的话,法律还有什么用?基层人民百姓还有什么法子维护权益?

    网友还说,这里面国土局的人可能是收受贿赂,不然为何一直不作为呢?

      





                                                             举报人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证



检举信

 

尊敬的湖南省纪委、国土资源厅领导同志:

我叫李中成,系湖南省衡东县甘溪镇夏浦村三十一组,(原金觉村三组)村民。本人实名举报衡东县国土局原局长李建华(现政府办主任)严重渎职、行政不作为,包庇和纵容毁田犯罪行为!

相关事实如下:

一、2014年我全家7口仅有的耕地被同村居民肖自中非法侵占建房,自得知情况的第一天起,我便多次找村委领导反映情况,恳请他们及时制止非法建房并妥善处理此事,在他们置之不理和消极应付的情况下,我于2015129日向衡东县国土局反映情况,并向执法大队递交了《保护基本农田严惩毁田建房》的报告。执法大队批示:“请甘溪所调查处理,并在227日前将处理情况报执法监察大队”。可此后我们所报之事未得到任何处理。无奈之下,我们找到分管国土工作的谭志兴副县长,谭县长于2016527日在我的《检举信》上批示:“请国土局建华局长,华刚同志重视,并请您们对违法建房行为调查核实清楚后依法依规处理到位。”对此,李建华局长未采取任何举措,事情久拖不见音讯,最后回复:违建现在归乡镇管了,县局不管!而甘溪镇每次都是敷衍了事!

二、我们再次找到谭县长,其于2016720日再次批示:“请国土局的建华重视,该事情是首访,请你与甘溪镇一同调查处理,并对违法建房行为坚决制止打击到位,并请信访局督促回复好信访人”。2016619日,甘溪镇人民政府出台了一份《关于肖水平信访事件的答复意见书》(附件7。在这份不到两页纸的《意见书》中,诉请和被诉的主体都搞错,肖水平是我的妻子,而在该《意见书》中却变成“李中成侵占你家基本农田建房,请求政府处理”,我们本是一家人,哪有老公侵占自己老婆基本农田的事呵?!政府文件是严肃的事,应严格把关发出,却闹出如此笑话,令人费解。难怪该《意见书》混中淆是非,颠倒黑白,敷衍了事。其中所谓两点“处理意见”:一是“交由甘溪镇国土所调查处理”,二是“甘溪镇政府已成立专门班子,正在对此事进行调查处理”,并无具体结论和处理措施,毫无意义!同时,该《意见书》还有诸多严重失实之处,如 “李中成、肖水平夫妇接到了开会通知”、“签字并领取承包款”、“在肖自军(应为肖自中)对其承包的土地进行平整时,李中成、肖水平夫妇并未进行制止”直至肖自中“在平整的土地上建了一栋两层四空的房屋后”才要求依法处理等等,这些都是完全不符合事实的!

那事实是什么呢?事实是肖自中一开始实施非法建房起,我就向村委会、县国土局、甘溪镇政府多次反映情况,在历时两年多的违法建房活动期间,国土部门一方面认定了肖自中属于违法建房,一方面却严重不作为,执法态度消极,未及时制止肖自中的违法行为,最终导致其在我家承包的基本农田上建成了一栋三层楼的住房,并搭建了左右前后近三百平米的宅院和车库!

三、衡东县国土局恶意包庇和纵容犯罪,为了针对我不断的举告,县国土局掩耳盗铃假装对肖自中进行经济处罚1492.2元,最可笑的是这张处罚单交款时间是2016108日,票据作废时间却是2015年年底(附件8),这是明显恶意的弄虚作假和犯罪行为!对此,作为县国土局局长的李建华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四、衡东县国土局胡乱定性,肆意变更土地性质,县国土局长李建华难辞其咎!衡东县国土局2016927日下达衡东国土资信复字[2016020号《关于李中成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罔顾事实(附件9),把肖自中侵占我家基本农田毁田建房一事,说成是“占用本组‘何树垅’集体土地推土建房……地类为林地,其行为属非法占地行为。”完全否定我家2009428日衡东县人民政府颁发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证》所确认的“基本农田”的属性。《答复意见书》称:“2010年第二次全国土地调查成果显示该处为林地,不是耕地,更非基本农田;且经实地测量核实,该处所在地段坡度大于25度,不适宜耕种。”这是为开脱肖自中破坏基本农田违法犯罪而进行的胡乱定性。经查:第二次全国土地调查为200771日启动,“2008年上半年基本完成东部地区调查;至2008年年底基本完成中部地区及西部重点城市调查;至2009年上半年,完成全国调查工作。2009年下半年,各地对调查成果进行整理,并以20091031日为调查的标准时点,统一进行变更调查数据更新”。(见《国务院关于开展第二次全国土地调查的通知》)(附件10)2008年底,衡东县已完成土地调查工作,故2009428日衡东县人民政府颁发我家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证》所确认的“基本农田”应在土地调查之后,所谓我家承包地为“林地”,完全是忽悠老百姓彻头彻尾的欺骗!鉴于我家的承包地为基本农田,《合同》认可是良田,《协议书》承认是水田,怎么到县国土资源局却变成林地了呢?这其中是否隐藏腐败?我们对该《答复意见书》关于肖自中毁田建房的地类认定擅自变更为林地非常不满,强烈要求上级主管部门核查,直至查清公正处理为止。

五、衡东县国土局非但在长达两年多的时间内行政不作为,在我提起行政诉讼,衡东县判决其履行行政职责生效(附件11的情况下,几个月以来依然未采取任何措施!甚至还威胁我们,要给违法者肖自中办理房屋产权证!不知道他们还要枉法到什么时候!请问法律的权威何在?政府的尊严何在?我们老百姓还如何相信法律、相信政府!

    2016年底,肖自中一家已“过伙”搬至新屋居住,其违法行为至今还未停止,更未得到查处。而本人的承包地2.5亩虽然数量不多,但却是我们养家糊口的根基,还有12年的承包期,却已造成永久性损害!我们的困难谁来解决?我们一家老小的死活谁来管?

因此本人恳请省纪委、国土资源厅严惩毁田犯罪行为、严查行政不作为部门及相关责任人,保障国土安全!还我全家老小一个公道!

 

 

             湖南省衡东县甘溪镇夏浦村(原金觉村)

                                        18675597498

                                       

                                          201771



尊敬的政府及领导:

     我叫李中成,妻子肖水平,夫妻二人系衡东县甘溪镇夏浦村31组(原金觉村3组)村民,拜请政府为我们老实巴交的农民伸冤做主!

 

冤情简介:

一、全家7口仅有的基本农田被肖自中非法侵占!

2009年4月28日,衡东县人民政府发给我们一家7口编号为湘04040502603059《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其“承包地块情况”栏载明:二丘凹0.5亩,河树垅路上路下2亩共2.5亩,自1998年4月30日至2028年4月30日承包经营,期限30年。(附件1)

原金觉村村民肖自中联合原金觉村主任陈佳明,以承包经营为由擅自改变基本农田的使用性质,大肆毁田建房,至2015年年底肖自中非法建成一149.22平方米的房屋,而该房屋却是建在我及村民李金堂所承包的基本农田上!该房在建期间,面对我的多次劝阻,他们气焰嚣张,撂下狠话:“肯,要建!不肯,也要建!”

二、原村主任陈佳明包庇纵容非法建房,以村委会名义组织炮制伪造《土地补充合同》及《水田承包协议书》!

为了对抗和否定衡东县政府颁发给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陈佳明牵头伪造了一份《土地补充合同》附件2,该合同落款时间是2009年4月28日,跟衡东县发给我的土地经营权证是同一天!合同中还有许多金觉村村民的“亲笔”签名,但事后经走访调查,这些“亲笔”签名的村民对此却毫不知情,“亲笔”签名完全系一个人代签伪造!这份所谓的补充合同根本就不是在2009年4月28日所订立的!是陈佳明组织导演下,在2016年6月份私下里炮制出来的!

2014年8月17日,陈佳明和肖自中笼络我组不明真相的村民,签署一份《金觉三组良田协议合同》(附件3。《合同》第⑤条约定:“自本次会议通过后,由主户签字生效”。对此,作为土地承包户主的我及家人却毫不知情,更未签字。

2015年2月28日,陈佳明为了帮肖自中达到在基本农田上盖房的目的,同时減轻自己的罪责,以村委会名义再次背着我们炮制伪造《水田承包协议书》(附件4。该《协议书》第(六)条约定:“荷(河)树垅公路两边可以建房,建房面积永久性归乙方所有,公路上下各25米,其他面积30年”。该协议书上甲方(发包方)由陈佳明代表村委会签字却无盖章,同时还有许多金觉村村民的“亲笔”签名。耐人寻味的是,这份协议书上居然没有乙方承包人的署名及签名,根据协议内容最后是这些签名的村民中的数人(其中就有肖自中)成为了土地的实际承包人,也就是乙方。

如果说这些签名的村民是代表甲方,那就是他们将土地自己包给了自己!或者说是小部分人将全组人的土地包给了自己!如果说签名的村民是代表乙方,那么村长陈佳明又有何权利私自一人就将全组人的土地给承包了出去!

三、衡东县国土局明知毁田非法建房行为却行政不作为,镇长肖正中包庇犯罪动手逞凶伤人!

2014年开始,到我得知肖自中在我家的基本农田上违法建房的第一天起,我便多次找村委领导反映情况,恳请他们制止非法建房并妥善处理此事,但他们却表示无力处理,消极应付,一拖再拖。2015年12月9日,我向县国土局反映情况,并向执法大队递交《保护基本农田严惩毁田建房》的报告。执法大队颜华刚在报告上批示:“请甘溪所调查处理,并在2月27日前将处理情况报执法监察大队”。此后,我们一直耐心等待,直到3月4日,还未见到处理结果。我爱人肖水平前往甘溪镇政府问询,找到镇长肖正中,请求他为我们作主。谁知他对我爱人不理不睬,见我爱人要恳请他主持公道时便对其怒吼,声色俱历,打掌拍桌:“我就不帮你处理,你能怎么样!”,其面目之狰狞,态度之恶劣将我爱人吓呆瘫坐在椅子上。肖镇长见状,一把将我的爱人拎起来,拖过几排椅子,再拖出会议室大门甩倒在地,造成我爱人衣服多处撕烂,胸部,肋骨,右肘,腰部等多处软组织挫伤。肖正中他们还恐吓我爱人,扬言喊派出所来人把她抓走。我爱人当即向我电话告知此事,我立马拨打110报警,派出所民警赶来问明情况,作了笔录。我爱人即入住衡东中院检查治伤,用去医疗费741.20元。(附件5、6照片及报警记录)

其后,我又多次找镇政府和村委,他们每次都是走过场的“协商”一下。村支书在现场说:“我们今天那么多人,你就是再有道理也讲不过我们;村主任陈佳明口出狂言:“你就是告到中央告到联合国也没有用,最后也要到我们这里来处理!”

无奈之下,我们只好到县政府找分管国土工作的谭志兴副县长,谭县长于2016年5月27日在我的《检举信》上批示:“请国土局建华局长,华刚同志重视,并请您们对违法建房行为调查核实清楚后依法依规处理到位。”建华局长又批给副局长并成立工作小组。可是久拖不见音讯,最后领导回复:违建现在归乡镇管了,县局不管!而甘溪镇每次都是敷衍了事,我们只好再找好心的谭县长。2016年7月20日,谭县长在我的报告上再次批示:“请国土局的建华重视,该事情是首访,请你与甘溪镇一同调查处理,并对违法建房行为坚决制止打击到位,并请信访局督促回复好信访人”。2016年6月19日,甘溪镇人民政府出台了一份《关于肖水平信访事件的答复意见书》(附件7)。我们惊奇地发现,在这份不到两页纸的《意见书》中,诉请和被诉的主体都搞错,又怎能做到细致调查,正确下判呢?肖水平是我的妻子,而在该《意见书》中却变成“李中成侵占你家基本农田建房,请求政府处理”。我们本是一家人,哪有老公侵占自己老婆基本农田的事呵?!政府文件是严肃的事,应严格把关发出,却闹出如此笑话,令人费解。难怪《意见书》混淆是非,颠倒黑白,敷衍了事。所谓两点“处理意见”只是毫无意义的“交由甘溪镇国土所调查处理”和“甘溪镇政府已成立专门班子,正在对此事进行调查处理。”并无具体意见,何谈“处理”?同时,该《意见书》还有诸多严重失实之处,如 “李中成、肖水平夫妇接到了开会通知”“签字并领取承包款”,“在肖自军(应为肖自中)对其承包的土地进行平整时,李中成、肖水平夫妇并未进行制止”直至肖自中“在平整的土地上建了一栋两层四空的房屋后”才要求依法处理等等,这些都是完全不符合事实的!

    那事实是什么呢?事实是肖自中一开始实施非法建房起,我就向村委会、县国土局、甘溪镇政府多次反映情况,在历时年多的违法建房活动期间,国土部门一方面认定了肖自中属于违法建房,一方面却严重不作为,执法态度消极,未及时制止肖自中的违法行为,最终导致其在我家承包的基本农田上建成了一栋层楼的住房,并搭建了左右前后近三百平米的宅院和车库!尤其卑劣的是,为了针对我不断的举告上访,国土局?掩耳盗铃般假装对肖自中进行经济处罚1492.2元,可笑的是这张处罚单交款时间是2016108日,票据作废时间却是2015年年底(附件8),多么明显的恶意弄虚作假!

    四、衡东县国土局胡乱定性,包庇犯罪!

    衡东县国土局2016年9月27日下达衡东国土资信复字[2016]020号《关于李中成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罔顾事实(附件9)把肖自中侵占我家基本农田毁田建房一事,说成是“占用本组‘何树垅’集体土地推土建房……地类为林地,其行为属非法占地行为。”完全否定我家2009年4月28日衡东县人民政府颁发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证》所确认的“基本农田”的属性。《答复意见书》称:“2010年第二次全国土地调查成果显示该处为林地,不是耕地,更非基本农田;且经实地测量核实,该处所在地段坡度大于25度,不适宜耕种。”真是弥天大谎,明显包庇肖自中破坏基本农田违法犯罪。

经查:第二次全国土地调查为2007年7月1日启动,“2008年上半年基本完成东部地区调查;至2008年年底基本完成中部地区及西部重点城市调查;至2009年上半年,完成全国调查工作。2009年下半年,各地对调查成果进行整理,并以2009年10月31日为调查的标准时点,统一进行变更调查数据更新”。(见《国务院关于开展第二次全国土地调查的通知》)(附件10)2008年底,衡东县已完成土地调查工作,故2009年4月28日衡东县人民政府颁发我家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证》所确认的“基本农田”应在土地调查之后,所谓我家承包地为“林地”,完全是忽悠老百姓彻头彻尾的欺骗!

鉴于我家的承包地为基本农田,《合同》认可是良田,《协议书》承认是水田,怎么到县国土资源局却变成林地了呢?这其中是否隐藏腐败?我们对该《答复意见书》关于肖自中毁田建房的地类认定擅自变更为林地非常不满,强烈要求上级主管部门核查,直至查清公正处理为止。

    五、恳请政府严惩毁田犯罪行为、严查行政不作为部门及相关责任人,保障国土安全!还我全家老小一个公道!

肖自中非法建房毁田约7亩(我家及其他几户村民),性质严重。我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条规定:“违反土地管理法规,非法占用耕地、林地等农用地,改变被占用土地用途,数量较大,造成耕地、林地等农用地大量毁坏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被肖自中毁掉的约7亩耕地,己突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破坏土地资源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数量较大”为“基本农田五亩以上”的规定。而“非法占用耕地、林地等农用地,改变被占用土地用途”数量较大的,应在刑法惩处之列。

衡东县国土局非但在长达的时间内行政不作为,在我提起行政诉讼,衡东县判决其履行行政职责生效(附件11的情况下,几个月以来依然未采取任何措施!甚至还威胁我们,要给违法者肖自中办理房屋产权证!不知道他们还要枉法到什么时候!请问法律的权威何在?政府的尊严何在?我们老百姓还如何相信法律、相信政府!

    2016年底,肖自中一家已“过”搬至新屋居住,其违法行为至今还未停止,而本人的承包地2.5亩虽然数量不多,但却是我们养家糊口的根基,还有12年的承包期,却已造成永久性损害!我们的困难谁来解决?我们一家老小的死活谁来管?

为此,我们全家老小我恳请政府为我们主持公道,还我承包地,严惩毁坏农田犯罪!严查职能部门不作为!

 

 

             湖南省衡东县甘溪镇夏浦村(原金觉村)

                                      李 中 成

                                      肖 水 平

                                           2017年5月6


  

 

尊敬的湖南省公安厅纪检监察组领导:

我叫李中成系湖南省衡东县甘溪镇夏浦村三十一组(原金觉村三组)村民。因我家的基本农田被同村村民肖自中非法侵占并永久性损毁一事,衡东县相关部门严重不作为,且经法院审理判决却得到不到合理有效处置附件1,本人及妻子被迫向省政府反映诉求,衡东县公安局野蛮执法,对我们进行非法拘留十天,其行为严重违法,特向主管领导部门举报,请求依法处理,还我们老百姓一个公道!

我夫妻二人系衡东县甘溪镇夏浦村老实巴交的农民,因基本农田被他人非法侵占被逼无路,于2017年5月8日向湖南省人民政府反应合法诉求。当日省政府领导通知衡东县后,县里各职能部门怕被问责,就千方百计欺上瞒下地把我们骗回衡东,甘溪镇信访办主任罗艳芝为首的一行人假意允诺:“李中成肖水平只要你们今天回去,衡东县明天就帮你处理,如果不帮你处理解决问题,我们的干部都不当了,你们马上又到省政府反映问题就是了,我们再也不会拦截打压你们,而且还出车费。”同时还威胁恐吓说:“如果今天你们两个不回去,就要叫派出所的人强制拘留你们”我们信以为真,就与他们一同返回了衡东。

我们回到衡东后,衡东县相关部门的态度马上360度转变,仍然采取现套路对我的合法诉求置之不理,消极应付,推诿扯皮。在此情况下,我夫妻二人于2017年5月17日再次到湖南省政府正常反映情况2017年5月23日衡东县公安局治安队(陈林警官一行)不由我分说,亦不出示相关执法手续强行将我夫妻二人制服,拖到警车上带回了衡东,并于当日将我们强行送进了衡东县拘留所,实施拘留10天的治安处罚。

我夫妻二人到省政府去合理反映情况,请求政府重视及处理当地政府及职能部门存在的违规违法行为,维护我的合法权益,并非违规上访,亦未采取任何不当或过激的方式造成衡东县公安局《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附件2)中所述的严重情节(《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扰乱机关、团体、企业、事业单位秩序,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医疗、教学、科研不能正常进行,尚未造成严重损失的”),纯粹是衡东县政府相关责任部门为掩盖其行政不作为、包庇纵容犯罪的事实,授意公安局栽赃嫁祸且滥用警力对我们的恶意打击报复,衡东县公安局非法限制我们的人身自由,严重侵害了的人身权利合法权利,并给我们造成了严重损害:其一,衡东县公安局治安队以非法上访为由对我们采取强制措施,在长沙省政府门口就把我妻子肖水平打伤(腹部皮肤撕烂,左手臂也被打伤,裤子也被撕烂,有照片为证)附件3施暴者打伤我妻子后非但不及时帮她治伤,甚至叫嚣打伤你了在衡东你能怎么样,就是要拘留你!”我说:我们一没有聚众闹事,二没有冲击政府,三没有拦截车辆,你们为什么要强行限制我们的人身自由,打击报复伤人,侵犯我们的人身权利当事者陈林警官威胁恐吓我们说:“抓的就是你们,看你怎么样,拘留十天,你出来有本事再去上访呀!”(有录音为证)。其二,李中成本身就患有严重的传染病(乙肝),长期需要口服抗病毒药维持健康状况,在非法拘留前本人就向治安大队明确提出身体状况不良不能拘留,可他们对此置之不理,强行实施了非法拘留。在拘留期间,公安局故意打击报复李中成,擅自对李中成停恩替卡韦药物四天(此药一天都不能停)结果导致乙肝病情加重,直接昏迷在拘留所。在被转送至衡东县人民医院后,李中成病情愈发严重,出现四肢麻木,头昏眼花,手脚僵硬,无法言语等严重情况,仅仅只做了简单处置病情未见好转的情况下,衡东县公安局毫无人道的再次将其强行押到拘留所继续拘留,甚至宣称“出了事找公安部门赔偿!”由于衡东县公安局的非法拘留及擅自停药,造成了李中成身体病情加重,身体精神上都遭受了极大的打击至今还没有得到完全康复,每天都需要调养休息

上述情况,恳请省公安厅纪检监察组领导同志核实及严肃查处,为我们老百姓做主!

万分感谢!

湖南省衡东县甘溪镇夏浦村(原金觉村)

李中成、肖水平18675597498

2017年7月2日

  

 

尊敬的徐光明处长:

您好!

我叫李中成,妻子肖水平,我二人系湖南省衡东县甘溪镇夏浦村三十一组(原金觉村三组)村民。因我家的基本农田被同村村民肖自中非法侵占并永久性损毁一事,衡东县相关部门严重不作为,且经法院审理判决却得到不到合理有效处置附件1)一事我们曾经于2017年5月22日被迫向省政府反映诉求,当日承蒙您出面耐心接待了我夫妇二人,并指示衡东县政府相关部门及人员在一个月之内妥善处理好我们的案子,我们返回衡东后由衡东县相关部门主动上门处理,否则责成衡东县派人到省政府现场处理本案。

对您的指示和安排,我们夫妻二人心怀感激并热切期盼衡东县这次能真正重视和妥善解决我们的实际问题。可回到衡东以后,事实却完全相反,衡东县相关部门非但不履行当时在省政府的承诺认真处理问题,反而让公安局对我们夫妻二人实施了非法拘留10天的处罚。此后,衡东县仍然继续采取推诿拖拉的策略,打压和报复我们,因此我们只有再次向您及省政府求助,请求依法妥善处理我们的问题,还我们一个公道!

我夫妻二人到省政府去合理反映情况,请求政府重视及处理当地政府及职能部门存在的违规违法行为,维护我的合法权益,并非违规上访,亦未采取任何不当或过激的方式造成衡东县公安局《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附件2)中所述的严重情节(《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扰乱机关、团体、企业、事业单位秩序,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医疗、教学、科研不能正常进行,尚未造成严重损失的”),纯粹是衡东县政府相关责任部门为掩盖其行政不作为、包庇纵容犯罪的事实,授意公安局栽赃嫁祸且滥用警力对我们的恶意打击报复,衡东县公安局非法限制我们的人身自由,严重侵害了的人身权利合法权利,并给我们造成了严重损害:其一,衡东县公安局治安队以非法上访为由对我们采取强制措施,在长沙省政府门口就把我妻子肖水平打伤(腹部皮肤撕烂,左手臂也被打伤,裤子也被撕烂,有照片为证)附件3施暴者打伤我妻子后非但不及时帮她治伤,甚至叫嚣打伤你了在衡东你能怎么样,就是要拘留你!”我说:我们一没有聚众闹事,二没有冲击政府,三没有拦截车辆,你们为什么要强行限制我们的人身自由,打击报复伤人,侵犯我们的人身权利当事者陈林警官威胁恐吓我们说:“抓的就是你们,看你怎么样,拘留十天,你出来有本事再去上访呀!”(有录音为证)。其二,李中成本身就患有严重的传染病(乙肝),长期需要口服抗病毒药维持健康状况,在非法拘留前本人就向治安大队明确提出身体状况不良不能拘留,可他们对此置之不理,强行实施了非法拘留。在拘留期间,公安局故意打击报复李中成,擅自对李中成停恩替卡韦药物四天(此药一天都不能停)结果导致乙肝病情加重,直接昏迷在拘留所。在被转送至衡东县人民医院后,李中成病情愈发严重,出现四肢麻木,头昏眼花,手脚僵硬,无法言语等严重情况,仅仅只做了简单处置病情未见好转的情况下,衡东县公安局毫无人道的再次将其强行押到拘留所继续拘留,甚至宣称“出了事找公安部门赔偿!”由于衡东县公安局的非法拘留及擅自停药,造成了李中成身体病情加重,身体精神上都遭受了极大的打击至今还没有得到完全康复,每天都需要调养休息

好心公正的徐处长,从长沙返回衡东至今已经过去近两个月时间了,我们的问题非但没有得到合理解决,夫妻二人反而遭受了当地政府的打击报复,我们冤啊!因此,拜请您代表省政府再次关注我们的冤情,责成相关部门及时处理好我们的问题,让我们的生活能得以继续!现在,衡东有不少人建议我们去北京反映情况,我们夫妻本是老实本分的农民,实在不愿去北京给政府添乱,也给自己和家庭带来麻烦,如还有一丝希望,我们都希望能在您的帮助下尽快解决我们的实际问题。给您添麻烦了,我夫妻二人表示对您表示万分感谢!

此致!

湖南省衡东县甘溪镇夏浦村(原金觉村)

李中成、肖水平18675597498

2017年73





免责声明


*本平台所发全部内容均由大衡在线网友提供,不代表本平台观点;

*如与事实不符,请及时与本平台联系;

*可点击阅读全文到网帖回复评论;



湖南雅湘基因 ,个人隐私亲子鉴定咨询、司法亲子鉴定可用来上户办理出生证,SCI论文写作指导,课题申报指导,科研二代测序分析。 全省可上门预约办理 预约登记微信:17077466697 。



大衡在线微信轻松扫一扫就可关注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