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品有多毒?让活人的肉体腐烂至可见白骨……提醒:图片高能,惊心动魄!

神秘未知的世界2018-12-15 04:42:18

小编诚邀您扫下面二维码关注本平台备用号

【高能预警!文中图片可能给人带来不适,请提前做好心理准备】

很多吸毒者的最终结局是身体彻底被摧垮,落得一无所有

冰毒是新型合成毒品最典型的代表

因吸食勾兑杂质毒品造成的皮肤溃烂

在阿姆斯特丹街头,可卡因警告随处可见

左旋咪唑结构式

在欧洲和美国,有超过70%的可卡因掺杂了左旋咪唑,这种物质会直接导致吸食者的皮肤坏死、甚至腐烂!

左旋咪唑原本是一种人工合成的广谱驱肠虫药,我国上世纪80年代以后的驱虫宝塔糖主要成分就是盐酸左旋咪唑。

宝塔糖,50年代至70年代流行的驱虫药,其有效成分提取自天然植物蛔蒿,后因一系列原因逐渐被淘汰,最初的宝塔糖永远消失了,之后诞生的宝塔糖成分已经替换为盐酸左旋咪唑。

作为一种人工合成的药品,左旋咪唑其实有相当多的不良反应,包括恶心、呕吐、头痛、皮疹、光敏性皮炎等。由于左旋咪唑的不良反应众多,目前其主要的用途还是作为养殖业的廉价驱虫药,很多国家就已经禁止在人体上使用左旋咪唑了。

左旋咪唑对钩虫和蛔虫的驱除效果不错

毒贩们青睐左旋咪唑当然不是因为想给瘾君子驱驱肚子里的寄生虫,他们无视左旋咪唑的毒副作用,宣称其可以增加吸食后的兴奋度,加上价格非常低廉,导致左旋咪唑成为了最流行的可卡因“伴侣”。

可卡因成品

最终受害的当然是那些无知的瘾君子。过量摄入左旋咪唑导致他们的皮肤出现溃烂,鼻子、耳朵、面部出现呈现出黑紫色。同时,它还带来更严重的副作用,吸食者们的免疫力下降,白血球缺乏,随时会引发严重的感染,像是感冒、肺炎这样的疾病甚至都能夺去他们的性命。

因吸食可卡因大量摄入左旋咪唑的瘾君子

但左旋咪唑的威力比起下面的这种毒品,绝对是小巫见大巫。下面这种毒品因为吸食后恐怖的症状被人称为“鳄鱼”。只要染上,身体组织会慢慢腐烂,轻者两三年内死亡,重者不出一年就毙命!

吸食者大多拥有鳄鱼一般的皮肤

不过说起来“鳄鱼”的成分二氢脱氧吗啡并不是什么剧毒之物,目前仍是一种强效的镇痛药。它的分子结构虽然比起吗啡而言变化不大,但却拥有吗啡8~10倍的活性。它注射后的效果类似海洛因,但成本却远远低于海洛因。一般来说注射一阵海洛因大概需要150美元,鳄鱼却只需要6~8美元,对那些近乎破产的吸食者来说,“性价比”高得离谱。

“鳄鱼”的有效成分与吗啡、海洛因拥有相似的结构

但鳄鱼毒品风靡的原因还远不止这些,最关键的还是它极为简单的生产工艺和随处可得的原料。几年前的俄罗斯,可待因还没有被列入处方药,很多瘾君子可以随便在药店买到这种制备鳄鱼的原料。仅仅需要简单的化学反应,这些镇痛药就可以变为他们梦寐以求的毒品。

正因为制取工艺简单,瘾君子们根本不需要从毒贩手里购买,他们自己在厨房里就可以生产。这也是鳄鱼毒品成本低廉的主要原因。

不过,化学反应虽简单,可并不意味着他们就可以生产出足够纯净的成品。由于缺少化工原料,他们经常以汽油、红磷、盐酸等危险物质来替代,造出的毒品对身体危害极大。

熬制好的鳄鱼毒品

最终的成品通常是不纯净的橘黄色,里面含有的杂质对人体危害极大,但是毒瘾上来了谁还顾得上纯净不纯净,抓起注射器就呼呼地往身体里打。

一开始,只是引起了一些皮肤的坏死,看起来就像是鳞片一样,这也是鳄鱼得名的原因之一。但是,它的危害才刚刚开始显现。

虽说鳄鱼能带来类似海洛因的极度快感,但在持久性上远不及海洛因。海洛因注射一次能维持最长8个小时的快感,但鳄鱼只有仅仅一个半小时。而在厨房里用简易原料熬制一份鳄鱼需要30分钟到一个小时左右。因此大多数注射鳄鱼的瘾君子很快就会陷入一种死循环,不是在吸毒就是在制毒。

逐渐加大的注射量让这些瘾君子的身体发生了恐怖的变化。鳄鱼中掺杂的那些物质开始逐渐腐蚀他们的身体,由内而外地渐渐腐烂。先是皮肤坏死,然后是肌肉,直到露出铮铮白骨,最后连骨头也会断掉。

这些瘾君子们就这样看着自己的肉体腐烂,仿佛看着一具死尸。可一旦停下来,他们就要面对最痛苦的戒断反应,只能不断吸食麻痹自己。不出几个月,吸食鳄鱼就会让他们丧失行动能力,手臂小腿的肉烂了一圈,挂着早就坏死的手掌脚掌。然后眼睁睁地看着它断掉,活像被鳄鱼咬掉的样子。

在俄罗斯,很多吸食鳄鱼的瘾君子都生活在一些衰落的工业城市,这些城市逐渐没落,生活没有了希望,城市也饱受毒品的侵害。

俄罗斯东部的重工业城市新库兹涅茨克

据估计,某些城市约有20%的人吸食过海洛因。而这些鳄鱼的吸食者大多也都是从吸食海洛因转来的。令人可悲的是,其中有许多都曾经戒掉了海洛因,可当鳄鱼横空出世,他们还是没能经得住诱惑。

也许之前的戒毒只不过是因为经济压力所困,鳄鱼正好清除了他们吸毒的最大障碍。他们不是不知道吸食鳄鱼的最终下场,甚至都准备好了棺材。这个城市还是一片死寂,人人都以毒品为乐,看不到希望。

这些毒品中的杂质正如人内心的杂念一样,侵害着他们的生活。直到2012年,俄罗斯正式将可待因列入处方药的名单,而还有相当多的国家未曾作出反应,可待因依旧“无害”地摆在药店的货柜上,等着进化成凶猛的巨兽。

吸毒,不过是完成了一次转变,让他们的肉体变得与思想一样腐臭。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