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读】栾川原创:人在旅途----秋游内向乡县衙 (二)

栾川在线2018-04-15 17:03:28

官府的威仪在内乡县衙体现的淋漓尽致,从大门到仪门的整个前院就是铺垫,所有的三班院,监狱,衙神庙和寅宾馆,膳馆等等勤务接待和法司之所全在前院。而自仪门进入的院落才是县衙的心脏部位,用时髦的话说过了仪门才真正到了内乡县的“行政中心”。仪门楹联曰:“东襟白水西带丹江商圣故里,北接嵩邙南通襄楚郦邑菊源”。一副楹联把内乡的地理位置及历史名人等全写在里面,给人以大气磅礴的感觉。正对仪门的是戒石坊,正中三个大字“公生明”。这三个字取自“吏不畏严而畏吾廉,民不服吾能而服吾公。廉则吏不敢慢,公则民不敢欺”。是明朝的曹端将要上任做官时他老师赠送他的话。后来山东巡抚年富把这句话总结为“公生明,廉生威”六个字。意思是为官公正才能政治清明,为官清廉才能在百姓中树立威信。而从仪门到内乡大堂正是内乡的政治中心所在,在大堂前树立这样的戒石坊颇有时刻警示知县大人时时不忘做官的根本,和现在政府门前的“为人民服务”题词有异曲同工之妙。而戒石坊面北正对着大堂刻着后蜀帝孟昶的“尔俸尔禄,民脂民膏,下民易虐,上天难欺”。试想每当知县大人端坐在大堂之上审理讼案时,只要抬头就能看到戒石坊上的十六个大字,如果心生偏暗,这十六个字会时时让他不舒服的。



在内乡县衙大堂的左右两侧分别排列着六大职能部门,吏,刑,户,兵,礼,工。左为文职部门:吏户礼。右为武职部门:兵刑工。这是封建官制中最小职能部门,对应的是上级的六部。县级的六个职能部门,称作“房”,吏房,兵房,工房等,每房有书吏二三人。每个部门的门额上写着部门名称,而门两边则是和本部门主管的事物有关的对联。比如兵房门上的对联是:“厉兵秣马备不懈,枕戈待旦防未然”。刑房的对联是“按律量刑昭天理,依法治罪摒私情”等等。


在左右东西两侧的吏,兵,户,工,礼,刑六房的拱卫下内乡县衙正堂巍峨的矗立在正中,这座坐北向南的建筑是内乡县衙的最大建筑,称为“内乡县正堂”,面阔22.2米,入深12.1米,面积269米。正面五间,三间门阔,中间有两根立柱,门额上书五字匾额“内乡县正堂”。立柱上照例有一副楹联“欺人如欺天,毋自欺也,负民如负国,何忍负之”。这幅做官的警示对联时时刻刻提醒着大堂正中就坐的知县,做官就要上不负皇恩浩荡,下不欺衣食父母。和戒石坊上的题字遥相呼应,当然在大堂两侧的六房中办事的书吏们也时刻接受着教育,然而愿景美好,世事难料。任何人都想做个好官好吏,但一入世事,皆难摆脱。据说县衙附近开着好多茶社,酒肆。他们的功用除了一般正常的生意外,大多是胥吏衙役们和百姓事主的交易场所,这里的所谓的谈事,大都是法外的黑暗交易。


《儒林外史》中抚院当差的潘三和中间人密谈替考秀才和私瞒人口的勾当时,就是在衙门旁的茶社完成的。仅这两项交易潘三就得到五百多两银子的酬谢。可见公门之人有多黑心。再说内乡大堂,县衙大堂是知县发布政令。举行重大典礼和公审重大案件的地方,这个时候知县正装衣冠,三班六房衙役执事全部集齐,知县的执事牌排列整齐,如“赏戴花翎,赐进士出身,敕授文林郎,天子科举人,钦加同知衔”等等。这是对知县的履历的简化标注。例如现在某一位领导简介时,先是学历,再是级别,又是党内常委,委员之类的,而实职就是内乡知县。知县在大堂公开审案,百姓是可以围观的,为显示官府的威严,一切仪仗,标牌都是需要摆出的。知县的正堂是一暖阁,和戏剧里面一样背景是一副旭日东升的画,表示天下太平,红日高照,正中是明镜高悬的扁额,使人恍如戏境,其实这何尝不是做戏呢?


除了大堂以外,知县办公的地方还有二堂。二堂的建筑和大堂一样,稍小一点。是知县预审案件,不公开处理政务的地方。二堂正中设有公案,还有刑讯犯人的刑具等,如同戏剧中所见的板子,夹棍等都设在二堂。二堂也叫退思堂,往往知县在大堂审理要案之后,退堂后,在二堂和幕僚师爷们反思补过,周全案件的地方,所以二堂也叫“思补堂”。有意思的是内乡县衙的二堂被取名“琴治堂”。这是一个典故名曰:“鸣琴而治”。是孔子的一个弟子叫做毖子贱的,做了山东单县的知县,他崇尚宽简政务,无为而治。身不下堂,鸣琴而治,把单县治理的井井有条。后任者巫马期勤于政务,披星戴月的奔波于民间,率先垂范事事做在前面,虽然劳累,但也把单县治理的很好。二人对比,一个出力勤于政务,一个善于用人,知人善任,政简刑宽。后来的知县都以毖子贱为榜样,鸣琴而治安逸的做官。所以内乡县衙的二堂也叫做“琴治堂”。并有匾额“媲美二贤”,指的是毖子贱和巫期马两位榜样。二堂的两边的墙壁上更有“甘棠遗爱”,“潭菊反思”等等匾额,其实都是事出典故,赞美溢扬之词。照例二堂的柱子上也有一副对联“法行无亲,令行无故,赏疑唯重,罚疑唯轻”。警示知县在执行法度时不讲情面,不徇私情,无亲无故。在断理疑难案件时执法谨慎疑罪从轻云云。



从戏剧里我们看到知县大人往往以丑角面目出现,而且单打独斗,在大堂里一个人审案,两箱至多站四个手柱红黑两色棍的衙役。其实自秦朝实行郡县制开始,每个县治除了知县外,另设有县丞,俗称二知县。主薄和典史。这些知县的佐官分担着粮马,钱税,户籍,巡捕等事物。知县缺任时,由县丞代掌知县职权。在内乡县衙还分别有县丞衙,主薄衙,典史衙。这些知县的辅佐官也是朝廷命官,有品级的。县丞是八品官,主薄是九品官。一县政治最为重要的是刑名,钱粮。当知县只要司法公正,及时完成国家税赋任务就是好官,当然劝民农桑,教化民众也是知县的职责。所以知县对于刑名师爷和钱粮师爷尤为看重,在二堂向内宅的跨院中,东西厢房为刑钱师爷的住处兼办公场所,俗称“刑钱夫子院”。师爷是知县的私人顾问,不受朝廷辖制,所以和前面的众多衙役和属官的办公地不一样,少了很多肃穆,多了几分温馨,在夫子院中种着一棵元朝时期的桂花树和南天竺,虽然是金秋十月,桂花刚谢,但余香犹在。很有些沁人心扉的样子。据说这棵桂花树是大诗人元好问手植,遥想当年元好问做内乡知县时,办公之余,在月下桂花做了多少流传千古的诗句呢?


吏散公庭夜已分,

寸心牢落百忧熏。

催科无政堪书考,

出粟何人与佐军?

知县的主要工作就是为朝廷催促赋税钱粮,而心忧苍生的元好问又不愿这样做,从诗中以看出元好问的复杂矛盾的心理。


三堂后面是知县内宅,由一老成持重的家人看守宅门。相对比较封闭,知县内宅主要由东花厅和西花厅组成,都是知县和家属的起居院落,但功用稍有不同,东花厅是知县和家属就餐起居生活区。西花厅是知县的书房和幕僚吟诗作画以及公子小姐们读书的地方。东花厅设有知县的专有厨房,从食谱牌上看,知县的生活相当奢华,自清雍正以来,为了防止官员贪污腐化,在官员的正俸外还有养廉银发放,而养廉银是正俸的十几倍或二十倍,是一笔不小的收入,知县是七品官,每年的薪俸不过五六十两,而养廉银就达一千多两,相对来说京官就要清苦的多,一品大员内阁大学士一年只有一百八十两的薪俸,没有养廉银子可赚,但京官权重的,有地方官的孝敬,所以灰色收入也相当不菲。苦的是那些清水衙门的官员,靠着薪俸根本养不了家眷,只好寅吃卯粮借贷度日。清代京官一天三顿吃咸菜啃窝窝头也是常见的,《李鸿章传》中记述一个叫谢椿的四品京官,上班骑一匹病疲老马,下班换上破旧衣服,吃饭顿顿咸菜窝头,四品夫人穿着布衣,一个陪嫁的老丫鬟像叫花子似的,老丫鬟看着日子实在难熬,就对夫人说“回乡下去,省一份嚼谷”。而遇到近亲婚丧嫁娶出礼成了最为头痛的难事,费尽周折还要拉下饥荒。所以京官时时盼望外放,得个肥缺好好的捞一把。



从东西花厅的对联可以看出,知县在办公之余希望过一下风花雪月吟诗作画的闲适生活。东花厅对联曰:“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宠辱不惊和去留无意是对人生的起伏已经看开了,无所谓,只要生活过的闲适自然即可。西花厅对联云:“忙里有余闲,登山临水觞咏。身外无长物,布衣蔬食琴书”。所谓的“登山临水觞咏”。是封建士大夫附庸风雅的公余活动。一壶酒,一高山,一雅亭,一群人簇拥着,幕客群僚拈韵作诗会文,好不雅致。最为有名的当属欧阳修的醉翁亭下《醉翁亭记》。其它的苏轼,元好问等等不一而足。西花厅的对联更有表白自己的意思,如果知县们都有这样高的境界,那么就没有民不聊生之说,百姓安居,国泰如山,岂不长治久安了。说什么“布衣蔬食琴书”其实是“朱门酒肉欢娱”。更不要说“身外无长物”,岂不知“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志向高远,趣味高雅都是掩耳之词。就说修建内乡县衙的知县章炳焘吧,等了十三年捐款无数,买了个知县 只是为了做个青史留名的好官吗?鬼也不信。他做了九年内乡知县 修了一座县衙,除了办公场所,后面供他享用的内宅一应设施都有,在东西花厅的两边各有一道耳门通向后花园,假山,小桥,亭子,鱼塘俱全。办公之余和家眷一起赏花品茗饮酒观月,此绝不是“布衣疏食琴书”能够解释的。还是章炳焘的老爹说得好:“你最好把内乡县衙安上四个轮子带到家乡去”。弄的本来想要卖弄的章炳焘好不尴尬。





点击“阅读原文”即可进入栾川在线原创文学频道哦!

↓↓↓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