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童年 | 青青桑园

搬经发布2018-08-08 17:17:47

点击上方“搬经发布”可以订阅哦

投稿邮箱:rgbjfb@163.com

斜光照墟落,穷巷牛羊归。
野老念牧童,倚杖候荆扉。
雉雊麦苗秀,蚕眠桑叶稀。
田夫荷锄立,相见语依依。
即此羡闲逸,怅然吟式微。

——王维《渭川田家》

南风原头吹百草,

草木丛深茅舍小。

麦穗初齐稚子娇,

桑叶正肥蚕食饱。

——欧阳修《归田园四时乐春夏》

夏风阵阵,绿树丛荫,麦穗轻摆,桑树浓茂,蚕儿肥壮......诗人笔下的田园生活曾是如此惬意。而今,当我们抛开工作和生活的烦恼投身大自然,面对碧绿的桑田,诱人的桑枣以及可爱的蚕宝宝,又会有怎样的感受?

近日,如皋作家协会的郭朝晖先生用优美的文字、细腻的情感追溯着童年对桑园独特的情结。

青青桑园

作者:郭朝晖

出如城西行二十里,就到了如皋西乡搬经。

搬经,其名颇有来历:有说唐僧师徒去西天取经返回中土途径此地,所取经书渡河时被水打湿,在此地搬经书而晒,因此得名。又说“搬”、“潘”同音,“经”“泾”相近,盖因此地原本沼泽湿地,芦苇遍布,荆榛丛生,终于成陆成邑。北宋时民族英雄岳飞领兵抗金,途径此地,人马俱疲,“加力”而至搬经,在一个叫八角井的地方拴马驻军,那拴马的槐树至今犹在。这里曾是红十四军的策源地,如泰农民五一暴动的遗址尚存。新四军东进、叶飞痛击日寇于高明庄、粟裕七战七捷奏凯于如黄路,血水浸染了长甸河,河水为之变色。无数的英雄故事至今仍通过存活的年长老者口耳相传于子孙。更有神奇瑰丽的故事:潘泾之上,凤凰于飞,振翮鼓翼,声传九皋沃土,其时,天呈祥瑞,地见安泰,和合大千,遗韵于今,令人梦萦魂牵,成为生民无尽的向往和游子心中永远的乡愁。  

境内南有土山村的绍隆寺,迄今已有500多年的历史。因庙内供奉着云霄、琼霄、碧霄三位仙姑,当地人老人们又称它为“三奶奶庙”。这座苏中名刹以其别具一格的建筑风格和三仙女的传说名闻遐迩,至今香火旺盛。北有卢庄村的古银杏树,至今已有1500多年.古银杏树枝干虬劲,枝繁叶茂,冠盖一亩,虽十人双手拉直不能合抱。  树旁有土地庙,村民偶感风寒头痛脑热吃药之外还敬树神,民间向有慎终追远的传统,敬天地敬祖宗也敬神物,高高大大的银杏树是活化石,是历史的见证,更是这苍茫大地的主人,你我都不过是匆匆的过客。

绍隆寺与卢庄古银杏树之间,阡陌纵横,屋舍俨然。村庄临水而建,水面日渐逼仄,水质倒还清爽,水中生苇、蒲、荷、菱。走近村庄,人皆颔首微笑。鸡在场上散步,鸭在河中扑翅向天直着嗓子叫,这样的图画让我觉得尘世的无限贞亲。从两台楼房的弄堂走到屋后,心里又是一亮:我看到了成片的湖桑田。

其实我们这儿的农村桑树原本蛮多的。桑树一般不长在堂屋前,“桑”、“丧”同音,憷怛,不吉利,需得避讳。一般长在路旁河畔,屋后更多。风吹鸟衔,甚至你不经意间抛下一颗桑树果,都能够落地生根。“菀彼桑柔,其下侯旬”、“维桑与梓,必恭敬止”、“罗敷善蚕桑,采桑东南隅”,从《诗经》到古诗十九首,桑在中华农耕文明中地位尊隆。我们这儿大人责打小孩嘴里常说“桑树条乘早育”,说的却是桑树勃发的生命力之外的坚强韧性,小孩一旦定型了如同桑树长大成材,想改也难。这时,你只好把它放倒了,请上一个手艺好的木匠来打上一张八仙桌。桑树木质坚硬结实,炎炎夏日,劳作了一天的农人,晚上把桑木八仙桌抬到门口场上,整几个土菜,喊上三朋四友,吃喝谈笑,也是蛮惬意的。

“落花入领,微风动裾”。小满过后,桑树上的花梗渐渐长成了桑树果,我们叫桑枣,书上叫桑葚。这桑树果先是发青,转而发红,日晒夜露,没几天就黑得亮紫。小时候,我常常在这个时节走近桑树,手脚并用,一蹬一摇树干枝条,满树的桑枣如天女散花般“笃笃”散落在地上,我和小伙伴蜂拥而上,争先恐后地捡拾了朝嘴里送。那味儿香甜中带着一股野性,在我苦涩童年里留下美好的回忆。

黑黑的桑枣里有无数的一粒粒如小米般澄黄大小的桑籽。每到这个时节,供销社会贴出“大量收购”的告示。把从桑树熟透了掉在地上的桑枣里面的籽分离晾干后,供销社会把它卖到江南的桑场去。桑场在早春里播下一粒粒黄灿灿的桑籽,秋天里就会长成一片片的桑树苗,我们把它叫做“本桑”。再把本桑的苗移植、嫁接了,就成了田田的湖桑园。

带着虔诚,带着感动和欣喜,我走近这眼前的湖桑园。  

五月的阳光打在脸上已有了几分热力,打在桑叶上却有别样的风致:看那光芒颤动在末梢,远远地望去,整个桑园竟会露出少女的羞红。细看起来,每一片桑叶都饱吸天地之灵气,绿得黄亮,绿得耀眼,绿得你忍不住屏住呼吸心生百般的怜爱。我索性坐在湖桑田里闭上眼睛听一听风过桑叶的声音。桑叶沙沙作响,像是情人的絮语。我想到了小的时候,我喜欢在一个雨天的夜晚成夜地呆在蚕室,听那蚕啃桑叶的“沙沙”声,那声音是我听到的最曼妙的音乐。音乐声中,那蚕 从最初的小黑点变成白白胖胖蚕宝宝了,又变得通体黄亮,然后爬上麦秆上山,吐丝作茧,作茧自缚,直至把自己缚得严严实实,终于有一天化蛹为蛾………整个生命的轮回描画出的美丽神话故事装点了我的童年。后来,我从书本里读到了宣城太守,读到了陌上桑。轻柔滑爽的蚕丝让我们的先民有了耻感和美感,丝绸做出的华美的袍衬托了男子的威仪,更装扮了女子的柔情似水万种风情……

正当我在湖桑田做着美梦时,远处传来同伴呼叫我的声音。于是,一起乘车到镇政府。吃完午饭,美女镇长对我们做起介绍:“我们搬经现有湖桑田数万亩。有湖桑的地方多养蚕,养蚕的地方环境好,土壤、大气、水质……只要有一样不达标,蚕宝宝就不能存活。所以我们搬经最大优势是养生宜居。”女镇长骄傲地对我们说。可是,我禁不住弱弱地问一句:“取消了农业税,发展农桑种植,老百姓日子是好过了,政府却没有收入。”镇长微微一笑:“你看这从南到北,从土山的三奶奶庙到卢庄的古银杏树之间,这片广阔的大地上曾上演了多少可歌可泣的故事,最后不都被这青青桑园遮蔽了吗?我们都是普通人,不能创造历史,只能留下痕迹”。我不禁暗生敬佩:难得她有这样的云水襟怀。

就要离开搬经了,我又一次回望桑园,桑园青青,亲近桑园,我经常不自觉地回望来路回忆童年思索徘徊,也许有一天我将终老桑园堙没于桑园,但我还是要说:就请三奶奶庙的菩萨和老白果树的神灵见证吧,在这光荣而又神奇的土地上也曾有过我留下的印记。


作者简介

郭朝晖,男,1963年6月生人,1984年7月毕业于苏州大学中文系。南通市、如皋作家协会会员。先后做过中学教师、机关公务员、乡镇党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从事检察工作20年,其间参加过省级大要案的查处。当过多年的国家公诉人、做过“捕快”、“捕头”。现为市人民法院副院长。先后有五十余篇散文在省、市级刊物发表。

搬 经 发 布

搬经镇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搬经人自己的微信公众号

微信号:RGBJFB

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哦~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