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尾

陌上花痴2018-11-25 14:33:59



        一只九尾神狐,拼其八条性命,护自己心爱的男人轮回,然后自己陷入了沉睡,样貌全毁。男子醒后,偶遇白狐,收为下人,百般刁难,利用,践踏,为了讨女二欢心,食其血肉,为了长生不老,最后白狐血脉觉醒,成为神,杀了男一和女二。这时候才发觉,一切都是男子的阴谋。

        但是真相真的是如此吗?男子见白狐的第一眼就知道是她,无奈何白狐血脉特殊,如不苏醒,将永世入不得轮回,男子为了白狐,才处处为难,其实内心却在时时滴血,白狐知道真相后,入魔,闯阎罗,救爱人。天道拦住了她的去路,告诉她,神是孤独的,没有所谓的七情六欲,白狐心死,断其尾,魂飞湮灭。故事的结尾,男子在奈何桥边,不入轮回,苦苦在等。

                -----------------------------------------------------------------------------------------------

                -----------------------------------------------------------------------------------------------

                -----------------------------------------------------------------------------------------------

                -----------------------------------------------------------------------------------------------




第一章,缘起缘灭一场梦


血红的战场上到处都是尸体。

在残阳的余晖里显得格外的耀眼。

破碎的旗帜在风中肆虐的飞舞着、好像是在宣泄战士们临死前的不甘。

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但是又是那么的陌生。

这是什么地方?怎么感觉好悲伤、好像心被撕碎了一样。

还有那个身影、他是谁?尽管身上的铠甲已经破碎、但是丝毫不影响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王者之气、他矗立在这天地之间好像是这里的主宰。

那个男人拿起了身边的长剑、剑指长空在天上闪过一道亮光、黑云之中走出一个身穿黑袍之人看不清面容

黑衣人说:你输了、你什么都没了、连最心爱的女人都弃你而去了、你有什么资格还在我面前叫嚣!

男人冷笑一声开口了:没有到最后、你怎么知道你一定会赢!话音刚落、男人的身上好像燃起了熊熊烈火、他化身为一个火人奔向了那片黑云。

“疯子、你就是个疯子、你燃尽一身修为也要拉我下马”!

黑袍人急了。使出浑身解数迎了上去、接下来两个人都不见了踪影、只看到天上时不时的迸溅出几个火花。

这场打斗持续了很长时间、准确的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因为这片空间好像是静止的、风是静止的、云是静止的、连天边的残阳也好像是静止的、到处都是一片死寂、只有那天边的打斗还在证明着、这片空间其实还是有生物存在的。

可是......我是谁呢?我怎么会看见这些?怎么好像那两个人也没注意到我的存在、我好像也发不出声、也动不了、只能这么看着。

突然、天上有东西掉了下来、是那个男人、他身上的铠甲比起刚才更加破旧了、嘴角也流出了鲜血。

他的手往怀里摸去、掏出了一个香囊、然后小心翼翼地放在脸前嗅了嗅。“不求同生、但求同死?哈哈!这就是你给我的承诺吗?”男人沙哑的说道。“我曾经以为我不在乎这天地间的一切、可是苍天偏偏安排你出现在我的世界里。你是我天地之间唯一在乎的人、也说过就算天地都背弃我、你也不会放弃我。可是......可是这算什么......这算什么?”

说着说着他流泪了、眼睛好像变得绯红、就像地狱里走出来的修罗!他再次拿起身边的长剑、可这次不是为了杀敌、他把剑指向了自己。

我慌神了、我想要拦住他、可是我触摸不到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长剑穿过了他的身体、随之倒在一片血泊之中。而他手中的香囊、也化作一道亮光、射进了男人的身体里面、然后男人的身体也不见了。

这片空间好像只剩我一个了、结束了吗?这算是结束了吗?可是为什么我的心好像也死了一般、这个男人跟我有什么联系吗?看着他的脸好亲切、听着他的声音好温暖、而他倒下的瞬间......

“啊!啊!啊!”我头痛欲裂。没有谁能回答我。接着天慢慢黑了下来。黑的我自己都看不见自己。。。。。。。
---------------------------------------------------------------------------------------------------------------

“青月、醒醒青月、再不起床小姐又要打了、昨天你挨得伤现在都还没好呢!醒醒”、古青月被一阵叫声吵醒,随之看见的便是一个破旧的柴房、旁边还有一个身穿丫鬟服的小女孩。“青月?你是叫我?”古青月显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小女孩拿出了手帕往古青月脸上檫试着:可怜的青月、又做噩梦了吧、看你的小脸花的、看来真是被打傻了、不过昨天那顿打你能挺过来、也着实不易、快去洗把脸、马上就要干活了、再慢一点、又是一顿打。

女孩把古青月扶起、缓缓地向屋外面走去:你叫什么名字?古青月有点不知所措。“哈、傻丫头、做梦做傻了、我是小环”小环说着。那是个梦?真的只是个梦吗?

可是为什么一切都好真实、就好像她亲身经历了无数遍一样、因为她的心到现在还是痛的、古青月忘不了那个男人倒下时的眼神、是那么的绝望。

---------------------------------------------------------------------------第二章,梦醒之后的世界


洗完脸之后小环不厌其烦的向青月说着这个里的一切。

这是一个叫哈泽大陆的地方。这里的人分为两个极端一方象征善良、万事以和为贵、另一方崇尚杀戮、鲜血和眼泪只能鼓励他们心中的罪恶火苗。

因此两派之间的斗争也是常年不断、但是他们却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武力至上。

不管是善良的还是杀戮的共同崇尚的就是武力、而这两方最顶尖的代表就是那和平和杀戮之神库泽、迪斯。

而这个大陆也被分为东、西、南、北、中五大块、分别被天泽、天墨、天煞、天朗国占据。而中间的那块大陆被称为圣都。

因为地势的原因、圣都与生俱来享受着最得天独厚的资源、充沛的灵气、丰盈的药草无不是几块大陆中的极品。

传说当年库泽和迪斯为了争夺圣都、大战了好久谁也没有赢、二者之后达成协议、资源各占一半、每百年举行一次圣都争夺站、输的那方在这百年里无条件的供奉赢的那方。因此这片大陆也回归了一种表面上的和平。

青月跟小环所在的地方是处于极北之地崇尚和平的天朗国。

这是一个将军府、大将军林朝元乃是开国功臣、丰功伟绩数不胜数、手中拥有免死金牌同时也是皇上身边的大红人。

林朝元的夫人也是赫赫有名的当朝皇帝的嫡妹、复姓成阳、闺名梦舒。名如其人是个端庄大方的美人、因为从小出生在宫廷琴棋书画、是必备的技能。

将军配美人在天朗也是成为了一时的佳话、可这些都是外面盛传的、也都是些官方言论、而真实的内情恐怕只有府中的下人们才知晓一二。

林将军和夫人在新婚之初是挺和睦恩爱的、可天不随人愿夫人的肚子始终没有消息、大夫御医看了无数、都束手无策、无奈的林将军只好私立了一房姨太为其传宗接代、没有对外公示。

圣上知道之初也是无奈、总不能看着开国功臣断子绝孙、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夫人也是大度、没有像其他女人那般吵闹、只是言不由衷的说道,将军的未来总不能没有人继承。林将军本就是战场的鲁莽汉子、面对其夫人的温柔细雨对其只有更加的愧对、所以虽然夫人膝下没有子嗣、可在将军心中的地位却丝毫没有动摇。

在那些下人的眼中、夫人是那么的明智、不愧是大家闺秀。说道这里小环的眼中流露出一丝悲悯的眼光:“老天真不公平、夫人那么好的一个人、怎么却偏偏没有子嗣、当真是瞎了眼!”边说还手握拳头向天挥舞着、看那架势似乎比自己受委屈还愤怒。

“上天又曾对谁怜悯多、快点走吧、你不是说小姐在马场骑马、要是再慢些的话、恐怕你又要对天谩骂了。”青月向小环伸出手边跑边说。

“臭青月、就知道取笑我、哼!不理你了......诶、喂、喂、你等等我啊、臭青月、死丫头你给我站住、看我不教训你”。小环看青月消失在视线之中、也嬉笑着赶了上来。

“青月别跑了、你真是个怪胎、受了那么重的伤也没事、只不过一晚上、现在跑的比我都快”小环气喘吁吁的向我走来。

青月这才意识到、好像身上也不是那么痛、想想自己的身份心中不免自嘲到:“我们都是下人、难免会皮糙肉厚了点、这点伤不碍事”

小环听了也鼻子一酸:“臭青月、好好地舒什么情嘛、搞得人家也好难受。好了、我要再嘱咐你一遍、小姐是魏姨娘所生、虽是府里的大小姐、可将军偏偏赐了个庶出、所以从小性情便很乖张、跋扈在魏姨娘这几年的庇护下更是目中无人、甚至把夫人都不放在眼里、咱们还是别惹她的好、免得落不下一个好下场!”

看着小环像老妈子一样在其身边念叨着、心中不免温暖了许多。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或许只有这个小丫头对自己最好了!“好了、知道了、老妈子、再啰嗦就成管家婆了、将来看那个男的敢娶你!”。看着红着脸的小环、也不顾她心中的羞怒、便朝前方跑去。

--------------------------------------------------------------------------第三章,初相识,不相知。


奔跑之中青月似乎是绊倒了什么、身子竟不由自主的向前倾去、脸实实的跟大地来了次亲密接触、还悲催的落进了一个水坑里。

“林府的丫头原来见了人都是这般行礼的、回头得好好请教请教林大小姐了”。

听着声音很是清脆、动人、心想恐怕是个俊朗少年、脸上不免漏出了一份羞涩、但是又想到离得这么近扶一下、她也就跌不倒了、心里还是气的。

猛地一下站起身来、学着刚才小环骂天的那种姿势伸手便指去:“谁家的野小子、好生没有礼貌我不说你见死不救、你倒先排挤起我来了”。

骂了一通之后青月就后悔了、因为眼前这个人身着华服、面色俊秀这等人物怎是她能骂的。对方却好像没有听见有人说话一样、铮着不动、身上散发着鄙人的寒气。古青月也愣住神了。

“野丫头、野丫头、看着、刚才说话的是我、你骂他他当然不高兴了、哈哈!哈哈!墨子枫、你也是够倒霉的在家被骂、出门被一个野丫头骂、还被莫名溅了一身泥。哈哈!” 青月丝毫没有注意到他身边还有另一个身着华服的男子、又或许是眼前这个叫墨子枫的男子太优秀了、从而忽略了身边还有旁人、听了刚才的解释、古青月心中不免对这个男子印象更加恶劣。

于是便挥拳上去、那个男子也是懵了、估计也是没想眼前这个小丫鬟会做出此等动作、愣着不动实实诶了几下、竟然被打倒在地。

反应过来的青月自己也不知道哪里来的架势、怎么会这些拳脚功夫、一定是幻觉。可能连青月自己都不知道自己那两拳力有多大、恐怕只有倒在地上的男子才会知晓其中的厉害。 “真有趣、越来越好玩了、野丫头记住我的名字——夜亦痕!我们会再见得。”夜亦痕起身拍了拍土,墨子枫开口说:“玩够了、走吧!”。

他好像不是在征求夜亦痕的意见、因为他话音刚落、人就向前走了好远。

夜亦痕也向前走去、临走之前又回头看了青月一眼。

小环这才追了上来、满头大汗的站在青月旁边说:“怎么回事?刚看到林公子、叶公子灰噗噗的走过去了、发生了什么新闻吗?”说着还把耳朵竖的高高、颇有一番要八卦的意思。 “你要是想听的话、只怕真的要挨鞭子了”小环看了看时间、神色慌张不由分说的拉着青月朝马场跑去。

将军府的马场真的很大,说是一个马场,面积倒是不小,大概比得上一个中型的城镇般大小。林轻柔是将军府的独苗,从小深的林将军的栽培,因林将军膝下无子,所以从小便把林轻柔当做是儿子来养,文,能吟诗作画;武,能舞刀弄剑;所以,林将军虽然没有儿子,但是对林轻柔这个女儿可是相当的满意。

林轻柔的长相也是深得魏姨娘的遗传,长得就算不是一笑倾城,那也是万里挑一。可是这样一幅美艳的皮囊之下,却藏着一颗蛇蝎的心肠。

因为就算她再怎么优秀,终归是个庶出,在这个等级森严的世界,“嫡出”跟“庶出”虽然间隔一个字,但是实际的距离,却差之千里。林轻柔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一辈子戴着庶出的名号。

她也不理解,不理解自己明明是家里唯一的独苗,可是爹爹却始终只字不提。在这种长期嫉妒与愤恨之下,林轻柔的心态早就已经发生了变化。她在外人面前是一乖乖的,邻家少女的模样,但是在自家的下人面前,确实一副蛇血心肠,经常因为心情不好,而对下人拳脚相向。

林轻柔最喜欢惩罚下人的一种方式,便是把下人的双手绑起来,然后饿上个三天,最后用一根长长的缰绳,在马背上拖着,然后疯狂的马背上奔驰,最后亲眼看着马背后面的下人,一点一点的变成肉泥,最后消融在草地上,只留下一条长长的血痕。

林大小姐的恶名,在林府的下人的眼中,早就威名远扬了,个个见了之后都唯恐避之不及,都害怕一不小心就成了林大小姐的绳下鬼。

但是做下人的命运哪有那么好,只要主子不高兴了,随便一个罪名,就能让你死无葬身之地。所以死在林大小姐手里的冤魂,不胜其数。。。。。

“驾!驾.....”一阵马蹄声响彻在马场上面,伴随的是烈马的嘶鸣,和冤魂的哀鸣。知情的人不用想也知道,在这马场上发生了什么,无非就是林大小姐心情不好,地狱的黄泉路上又多了一名无主的卑魂!马场的尽头,家仆跪了一地不敢抬头,毕恭毕敬的迎接着主人的到来。

---------------------------------------------------------------------------第四章,弱肉强食的世界


古青月和小环赶到了马场,尽管已经提前知道了林大小姐的种种品行,但是看着眼前血粼粼的现实,还是有点无法接受,这就是这个世界的规则,弱者永远没有发言权。小环已经被吓的瑟瑟发抖,待在古青月身后不敢说话。

林轻柔下马之后,看到跪在自己面前的古青月,心中诧异不已。
“真是个贱皮子,这样都死不了!都给我滚,看见你们就心烦”

林大小姐边走边挥动手中的马鞭,一鞭抽在跪在一旁的老管家身上,顿时老管家身上鲜血直流,但是老管家却好像已经习惯了林轻柔的这种蛮横,一声不吭的跪在地上,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大小姐,林少爷和夜少爷已经快到马场了!”

林轻柔的贴身丫鬟无邪,急忙上前地上递了一杯水,用献媚的眼光注视着林轻柔。

谈起无邪这个丫鬟,林府的人对之的仇恨可不比对林轻柔少,如果林轻柔是心狠手辣的话,那么无邪就是阴险狡诈!两人平时配合起来,可谓是狼狈为奸。

无邪深知林轻柔的脾性,知道什么时候该说什么,什么时候该做什么。

“子枫哥哥要来了!快!快!快!看一下,我脸上的妆有没有花!我穿这个衣服是不是有点不合适?诶呀,我怎么穿这个鞋子来嘛!”林轻柔一听到墨子枫要来,马上露出一副小女儿的姿态,让不知道的人看了,还真能误认为是大家闺秀。

古青月的三观再次被刷新了,刚才还是魔鬼,现在立马就变成天使。难不成这些门第子女闲着没事都在家里面,练习演技不成。

“小姐,这里本就是马场,您这身装扮刚刚好,正好能衬托出您从骨子里面有的将门之风,再配上小姐您的这幅绝世美颜,让女子见了都羞红了脸呢!”。

无邪这马屁拍的林轻柔是飘飘欲仙,脸色越发红润!跟刚才那个心狠手辣的形象比起来,简直是判若两人!

“你们都起来吧,去把独狼引来,把马场上面收拾干净,别让林哥哥待会看见了什么乱七八糟的脏东西!”

想到刚才马场上面发生的一切,林轻柔脸色马上又换了一副。

这就是属于下人的悲哀。

生前被奴役,

死后无全尸。

魂游阎罗殿,

不踏轮回门。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这些规则好像是被那些权贵给定义的,又好像是天生就有的,无比残酷,也无人抵抗!

独狼是林将军一次出征途中,路过魔兽森林是降服的,属于五阶凶兽级别。身高二丈,一身灰白色的毛,细长的獠牙更显其自身的王者风范。行走在魔兽森林中,每走一步,地面都为之一颤。

但是凶兽跟灵兽的区别就是,没有开启灵智。而且独狼有属于兽中王者,所以性情凶狠,狂暴,喜欢把充满血腥的东西当做食物。

相当于武者入微七阶的战斗力,凶兽的战斗力天生就比武者强大,所以虽然林将军是入微七阶,可是战斗起来却根本不是对手,最后还是拼上了一件灵器才将其重伤降服。

林将军为此也肉疼了好一阵,灵器得之不易,目前天狼国出现的最高的武器品阶是灵器7阶,而林将军的那把灵器品阶也不低,属于灵器3阶,在天朗国的武器排行中,也算是位列前茅的。不过林将军常年征战在外,性格也是特别开朗,遇到事也看得开,也没有纠结多久。

独狼一入马场,就被马场上的血腥味所吸引。双眼爆满血丝,扬天一声狼嚎之后就向其奔去。

“林小姐好兴致啊,又在马场教育下人呢,林府的下人也真是好福气啊,竟然能请的动“知书达理”的林大小姐来亲自教育,林大小姐可是累着了?”

夜亦痕一副吊儿郎当的公子哥模样,大摇大摆的进入了马场。林轻柔看到这个夜亦痕就来气,每天跟在墨子枫后面,两人形影不离,嘴还特别毒,说又说不过他,父亲又是天朗国的丞相,自己又奈他不何,,受了气只能忍着,可是她林大小姐是天生受气的人吗!

“夜大哥说笑了,爹爹经常在外出征,柔儿又是林府大小姐,理应帮忙照顾着家里,教育下人本就是柔儿的义务所在,所以不敢言劳累,能替父亲分担着家里的负担,柔儿很开心。”不得不说,林轻柔的表面功夫做的还是挺到位的,言辞之间分寸又拿捏的刚刚好,所以让人想挑也挑不出毛病。

看着林轻柔表面一副圣母白莲花的样子,夜亦痕直反胃。

这个女人到底是真不懂还是装的,自己明明就是在讽刺她,可是她呢?竟然顺着梯子向上爬,还真是够不要脸的。再看一眼墨子枫,还是一张面瘫脸,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可就这样,林轻柔还往上贴。

望着墨子枫那张鬼斧神工的脸,林轻柔耳根一红,就泛起花痴来了。“子枫哥哥,你是来专程看柔儿的对不对!柔儿真是太高兴了!这里有点脏秽,不如到柔儿的听雨轩里面休息一下吧!”林轻柔说完之后,就在旁边乖乖的待着,一言不发,温顺的想一只温顺的兔子。

“诶,诶,你别在那自恋了,你哪凉快哪待着去,子枫今天不是来找你的。”夜亦痕听到林轻柔一口一个柔儿,柔儿的,心里直反胃,默默在想,还好早上没吃饭,要不然早就恶心的吐出来了!

林轻柔真的快装不下去了,她真的想分分钟把夜亦痕撕碎了。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夜亦痕早就成刺猬了,但是碍于自己喜欢的男人在身边,心里的怒火还是强压了下去。

可是林轻柔平时骄纵惯了,几时受过这等窝囊气,立即便反驳了回去。“夜公子近来起色挺好,满面桃花,可是有喜事降临了?难不成是夜丞相前几日给你许配的良缘,已经有好消息了?那可真是要提前恭喜了。”

这个林轻柔,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自己的老爹也不知道是脑子被驴踢了,还是被猪拱了,好好的突然就想起让自己成家娶妻。而且千挑万选给自己带回一个肥婆,夜亦痕真的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他老爹亲生的!

夜亦痕越想越气,就上前和林轻柔辩论起来。墨子枫看着旁边争吵的两人,头也不回,就向马场外面走去。。。。。。

---------------------------------------------------------------------------

未完待续。。。。。。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