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围性神经病变

中亚地产2018-06-20 11:50:50

桦甸协和医院神经科是我院重点科室之一,包括神经内科及神经外科,由北华附属医院王雪鹏主任医师及李大伟主任医师共同担任学科带头人。

神经外科在王雪鹏主任医师带领下,除常规开展开放性、闭合性颅脑外伤,脑出血开颅、微创等手术治疗以外,现已应用DSA高端设备开展脑血栓的介入溶栓治疗及全脑血管造影。已成功完成50余例全脑血管造影,2例脑部血管支架植入,填补了桦甸地区脑血管介入治疗的空白。

神经内科主要由李大伟主任医师带领,对脑出血、脑梗死、头晕、头痛等神经内科常见疾病实行个体化治疗,同时对于神经系统免疫性疾病、神经系统变性疾病、各种脑炎、脑膜炎及周围神经病变等一些疑难杂症有独到见解。诊断及治疗多例疑难杂症,解决了桦甸市内及周边地区看病难、就医难的问题,避免了患者东奔西走,满足了患者在本院就诊就能享受到更高的医疗水平。以下报道为本院确诊的1例周围神经病变患者,已引起临床的高度重视,避免误诊、漏诊或延误治疗。

    病例介绍(此病例为本院实际病例,其中内容未经同意不得转载!)

    患者禚XX,女性,67岁,因头晕伴双下肢麻木半个月于201703140930分入院。

既往右侧股骨头骨折病史12年余,遗留右下肢活动略受限,生活可自理。冠心病10余年,日常体力活动后伴有胸闷、心悸,现口服丹参片维持。否认肝炎、结核、高血压、糖尿病等病史,无重大手术及输血史,无药物过敏史。吸烟50余年,每日约2-3支,未戒。否认饮酒史。

 患者于入院前2个月余因牙痛,自行口服甲硝唑片,每日四片,至入院前未曾间断,现无明显牙痛。

查体:T:36.6P:88/分,R:18/分,BP:130/80mmHg。神志清楚,言语流利。记忆力、定向力、理解力大致正常。两眼球各个方向活动自如,无眼震及复视;双侧瞳孔等大同圆,直径3.0mm,对光反射灵敏;双侧额纹对称,双侧鼻唇沟等深,伸舌不偏。双侧肱二头肌反射、肱三头肌腱反射对称存在,双侧膝腱反射减弱,跟腱反射未引出。四肢肌力5级,肌张力正常,双侧病理反射未引出。双上肢肘关节以下及双下肢膝关节以下浅感觉减退,位置觉和震动觉消失。双侧指鼻试验、轮替试验尚可,跟膝胫试验欠稳准。脑膜刺激征(-)。

结合病史、查体及辅助检查(患者拒绝肌电图检查),周围神经病变诊断确立,考虑甲硝唑中毒可能性大,给予补液、利尿、通便及对症治疗后,患者症状明显患缓解。 

peripheral  nerve周围神经是指嗅、视神经以外的脑神经和脊神经、自主神经及其神经节。周围神经疾病是指原发周围神经系统结构或者动能损害的疾病。常见于脑神经疾病及脊神经疾病。脑神经疾病主要包括:三叉神经痛、特发性面神经麻痹、面肌痉挛、多发性脑神经损害。脊神经疾病包括单神经病及神经痛、多发性神经病、急、慢性炎症性脱髓鞘性多发性神经病。本病临床表现具有特异性,及时诊断及治疗后大多预后良好,一般不遗留神经系统功能障碍。

 

病因:     

1、营养代谢性:慢性酒精中毒,恶性贫血,B族维生素缺乏。

2、药物及中毒性:异烟肼、磺胺类、苯妥英钠、有机磷农药、重金属(砷、铅等)。

3、血管炎性:SLE,类风湿、动脉炎

4、肿瘤性:淋巴瘤、肺癌等

5、遗传性:遗传性感觉运动神经神经病、卟啉病

6、嵌压性:脉管综合征,外伤 

临床特点:

周围神经疾病多具有临床特异性。最常累及股神经、坐骨神经、正中神经、桡神经、尺神经、腓肠神经及股外侧皮神经等。早期症状以感觉障碍为主,电生理检查往往呈运动神经及感觉神经均有累及。临床多呈对称性疼痛及感觉异常,下肢症状多重于上肢。感觉异常如麻木、蚁走、虫爬、发热、触电样,往往从远端向近端进展,呈“手套袜套样感觉异常。严重病例可出现下肢关节病及溃疡。疼痛呈刺痛、灼痛、钻凿痛。运动神经累时,可导致肌力不同程度减退,晚期营养不良性肌萎缩。周围神经病变可双侧,可单侧,可对称,可不对称,但以双侧对称者多见。

诊断:

 病史、临床体格检查和必要的辅助检查是诊断周围神经疾病主要依据。神经传导速度和肌电图检查对周围神经疾病诊断很有价值,可发现亚临床型周围神经病,也是判断预后和疗效的客观指标。周围神经组织活检一般用于临床及其他实验室检查定性困难者,可判断周围神经损伤部位,如轴索、神经膜细胞、间质等。部分周围神经病还可以通过病理组织检查明确疾病性质,如麻风、淀粉样变性。

    总之,周围神经疾病定位诊断根据上述症状、体征和辅助检查改变并不难,而病因诊断则要结合病史、病程的发展、症状体征和检查结果综合判断,任何一项单独辅助检查都不能作为诊断金标准。目前国外文献报道较多,而国内对本病认识不足,通过此文献报道,加强对本病认识,及时作出诊断,避免延误治疗。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