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在医院购药就不给处方,这是医生的错吗?

医脉通2018-12-05 14:34:38

医脉通导读

“不在医院购药就不给处方”是否合理?


来源:医脉通;作者:河南省原阳县人民医院 孟庆远


取消门诊药房是公立医院改革的一项重举措,其目的很明确,那就是通过医药市场化和让病人拥有医药消费自主权,减轻降低病人的医疗支付量,缓解他们的“看病贵”。为确保这一惠患政策的推进落实,政府出台了一些具体政策措施保驾护航,其中最直接明了而又实惠的就是取消公立医院门诊医生对病人购药的限制,医生必须给挂号病人出具医药治疗处方,病人到何处购药有其自己选择,为取消门诊药房打基础。


但现实中,许多医界人士对此持不同看法。2017年8月17日,《健康报》就“不在医院购药就不给处方”是否合理进行讨论。请看讨论摘要:


【案情回放】


今年4月,四川自贡市民张大爷因身体不适到某人民医院就诊,在一系列诊断检查结束后,彭大爷提出不想在医院购药,自己凭医生处方去外面药店拿药。医生得知情况后,便不同意给彭大爷出具处方,任凭彭大爷如何央求也无济于事。彭大爷在向自贡市卫生计划委员会和自贡市自流井区消费者协会反映和投诉后,仍然没有得到自己看病的处方。于是,倔强的彭大爷向自流井区人民法院起诉,要求被告第四人民医院出具诊疗处方,并赔偿因此产生的交通费10元钱。法院审理后,判决支持了原告彭大爷的诉讼请求。


有律师认为,患者到医院挂号就诊,就与医院之间建立了医疗服务合同法律关系,双方都应按法律规定或者约定行使自己的权利,履行各自的义务。患者应按规定支付医疗费用,医院一方根据患者对病情的陈述和要求按照诊疗规范对患者的病情进行诊断,提出有针对性的医疗措施为患者进行治疗,并将情况向患者说明,即侵权责任法第55条规定的“医务人员在诊疗活动中应当向患者说明病情和医疗措施”。


也有律师认为,向患者出具处方,是医疗措施的一种通常表现形式。无论患者是否同意实施该医疗措施,医院一方都应当将医疗措施告诉患者,以履行自己的法律义务。不告诉患者即是违约行为,要承担违约责任。因此,医院医生应该把在何处购药的选择权交给患者。


笔者对此持不同意见。


国务院办公厅颁布《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16年重点工作任务》提出采取多种形式推进医药分开,禁止医院限制处方外流,患者可自主选择在医院门诊药房或凭处方到零售药店购药。上述事例患者不在本医院购药医生就不给处方,显然是背离政策的做法。


但笔者认为,限制病人就诊后院外购药,肯定有它一定的原因和理由,最为明显也是医界一直在呼吁的,那就是医疗服务价格调整迟缓、滞后或缺乏经济学意义,其中诊断费过低,与医生的专业诊断服务价值相差过大,最让医生也让医院头痛和为难。取消药品加价后医院的收入来源是政府财政、医疗服务及医院压缩运营成本,而现实中,地方政府补贴不及时或干脆不补已成为普遍现象,医院的收入主要靠医疗服务,但医疗服务价格调整不及时、不到位、范围小或与实际医疗服务价值相差甚远,因此,医院医生当然仍旧会将收入寄望于药品销售,虽然比例有限,但仍是一笔合理的收入来源。


其实,现实中限制病人院外药店购药现象仍普遍存在,手法多种,比如医院就诊卡取药,比如医生与药房的数字处方,比如导诊护士持处方取药等。豫北数家县级医院仍是电脑控制的就诊卡取药法,有院长介绍说,我们主任医师的诊察费是4.5元,每日诊疗量最多20人,日收入不足100元,还没有普通打工者收入高,怎们办?我们将全年的药品零加价政府补贴作为绩效考核的奖励基金,门诊医生当然就会“拦截”病人在医院买药了!


有院长直言不讳说,既然政府想在药品上作文章,从基药制度到药占比,再到集采和两票制,这都是在减轻降低病人的医疗消费支付,但却没有及时出台或完善相关的政策来提高医院医生的收入,比如合理提高医疗服务价格!


可以说,限制病人院外药店购药,只是制约或障碍减轻病人“看病贵”的一个缩影或小插曲,而实际上,许多医疗机构对病人的转移负担手段多的是,比如多开医疗服务项目或凭空开具服务项目,比如挂床(相对增加床日收入),比如开具越层及医院的手术费等,其实这远比不在医院购药不给病人处方的牟利或危害性大的多!当然,有部分省市已对医疗服务价格做了改革,但提升范围与增幅与医生实际医疗服务价值有较大距离之差。


一句话,既然不让医生拦截病人处方,那政府就赶快出台合理、科学的医疗服务价格调整政策方案,范围要广,价格要合理。否则,即便是监管部门采取严格的监察治理措施,对拦截处方医生给于严厉制裁,但也不能制止、杜绝医生用其它方法手段如过度检查等增加收入,加重病人医疗负担。


所以笔者认为,单靠取消限制病人门诊处方买药,那公立医院门诊药房开刀,并不能从根本上缓解病人的“看病贵”!您说呢?

END


投稿吧


投稿邮箱:

【tougao@medlive.cn】

期待您的来稿!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