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开始——“这方面”不行的,早上起来一定要做这个动作

半茶小说2018-05-15 15:56:39

1
第1章 还没死

年少遇见惊艳的人,

余生都不会安稳。

许墨到了很多年后才真正明白了这句话的含义。

……

不管昨夜经历了怎样的撕心裂肺,早上醒来这座城市依然车水马龙,人语喧嚣。

许墨趴在地上,动了动指甲缝里满是血污和泥土的手指,吐出一口浑浊的气体。

身旁传来“吱吱”的鼠语,伴随着一股垃圾堆特有的腐烂气味,断断续续钻进她满是血块堵塞的耳蜗和鼻孔。

她想从地上起来,却被浑身像被巨型卡车碾压后的痛楚限制得无法动弹分毫。

每一次轻微的呼吸都会引起五脏六腑的痛意。

“吧嗒吧嗒”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慢慢停在许墨的跟前,许墨不用抬头也知道来的人是谁。

就如心中预料般的那样,温润低沉的男声在头顶响起。

“许大小姐,还有气儿么?”

沈清豫嫌恶地掏出手帕掩住口鼻,脏乱恶心的环境令人没有一点想多待的心思。

他强忍住作呕的生理反应,伸出一只脚用程亮的皮鞋尖踢了下地上毫无生命迹象的女人。

许墨这才艰难的转了下头,目光灼灼地看着他,姿态卑微的可怜:

“沈……清豫,放过我吧……咳咳,求你了……”

不论到了什么时候,许墨依然觉得沈清豫是她见过最好看的男人,像书里写的那样“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但正是这个她从十六岁就放在心里的男人,害她落得如今这样的下场。

沈清豫望着她清澈的眼神突然一怔,随即浅浅地笑了,“哟,果然没死啊?”

然后面色一变,冷冷的看着她:“放过你,我还怎么玩下去?”

在沈清豫眼里,许墨就是他任揉任搓的玩物。

“当年我遭遇的一切,一桩桩,一件件,都要你许墨,悉数奉还!”

两年前,沈清豫把家破人亡流落街头的许墨送到天上人间娱乐会所的时候,就是这样对她说的。

转眼许墨就熬到了现在,这两年内,她做过保洁,干过服务员,在地下拳击场做挨打的托,被赌场的荷官当凳子踩了两个月。

就在许墨以为再艰难也不过如此的时候,沈清豫昨晚一声令下,她成了陪酒女。

这一身伤,就是因为反抗客人的强暴被殴打的。

她保住了自己的贞操,没保住鲜血淋漓的心。

一张轻飘飘的手帕从天而降盖在许墨的脸上,挡住了她的视线和面目全非的脸。

面前的男人口中“啧啧”两声,转身离去的脚步响了两声突然停住又返还了回来。

许墨心里涌起浅浅的期望,期盼这个她爱的男人能够大发善心的救救她。

可是,她注定要失望。

因为随即她感觉手背上传来钻心的疼痛,衰竭的身体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发出痛苦的呻吟。

“啊……不要……”

沈清豫锯齿分明的鞋底狠狠地踩在她的手背上反复碾压了几下,之后彻底离开。

如果不是还能感受到心底的抽痛,许墨以为自己已经和身旁的垃圾融为一体。

2
第2章 聋了还是哑了?

没有医生也没有补品,靠着同事扔在抽屉里快要过期的消炎药,许墨坚强的活了下来。

在破旧的员工宿舍里整整修养了半个多月,她的身体才逐渐好转。脸上的淤 青也慢慢消失,恢复了本来清丽的面孔。

勉强能够下床的时候,许墨忍着凉水冲刷的剧痛,给自己彻彻底底洗了个澡。

伤口上的血渍和污脓被洗去,发白外翻的血肉看起来触目惊心。

望着墙上巴掌大的镜子里头的自己,许墨终于忍不住蹲下抱住自己赤裸的身体痛哭出声。

她不下千万遍地问过自己,她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沈清豫的事情,才能让他恨她恨到了骨子里?

夺许氏家产,害得她父母双双坠楼身亡,还要把她逼得沦落到今天这般地步。

许墨想破头也想不明白,不过是十六岁的情窦初开,怎么会给自己带来这种毁天灭地的灾难。

她还记得第一次见到沈清豫的时候,是在安静的课堂上。

作为插班生的他在黑板上一笔一划地写下自己的名字,转身微笑的样子像极了黑夜中璀璨的流星,直直地掉落在许墨的心头。

往后的岁月里,她每天都在为了能见到这个惊艳的少年而惊喜。

在青葱的暗恋时光里,许墨还记得她十八岁生日的那天,约沈清豫到西街的酒吧表白。

可等了整整一夜,沈清豫都没有来。

第二天就得知了他转学的消息。

伤心的她躲在卧室里哭得天翻地覆,她觉得这真是天底下最狠最绝情的拒绝方式。

就在许墨以为再也不会和沈清豫重逢的时候,五年后褪去稚嫩单纯披上成熟硬朗的男人,满身荣光归来。

但却不是圆她年少青涩的梦,而是将她从舒服的温室里拖入修罗地狱。

曾经身娇命贵的富家千金,如今只剩一条贱命在现实生活中残喘苟活。

许墨用手捂住泪水还在不停往外涌的肿痛的双眼,嘴角露出一抹苦笑。

强烈的眩晕感随着她站起的动作,充斥了整个脑袋,她小心翼翼换上衣服,正要拉开浴室的门,一个女人冷冷的声音就传了进来。

“沈爷让你过去一趟。”

门外的人是舞厅的主管兰韵,大家都叫她兰姐。

“现在就过去。”

兰姐又补了一句。

许墨低着头和她擦身而过,仿佛没有听见她刚说的话。

浓妆艳抹的媚俗女人眉头紧皱,不满地怒喝出声。

“我说沈爷让你过去!你聋了还是哑了?不会应声?”

许墨背影一僵,眼神里痛苦和矛盾交织着,随后无力的闭上眼睛。

“知道了兰姐。”

说完便颓废地往房间走去。

“等等。”

兰韵突然叫住她,鲜红的高跟鞋在地上碰撞发出“哒哒哒”的响声,随即绕过许墨在她面前停下。

“拿着。”

一管全新的药膏抛了过来,许墨慌忙地伸手接住。又不小心牵动了身上的伤口,疼得呲牙咧嘴。

看清手里的物品,许墨还没来得及抬头道谢,冷漠的女人扭着腰身就走了,只留给她一个曼妙的背影。

3
第3章 叫主人

许墨穿了简单的T恤短裤出了门,摸了摸空荡荡的口袋,好不容易掏出两个硬币,只能认命的去挤公交车。

呲牙咧嘴地从车上下来,许墨抬头望着天上人间才到傍晚时分就闪烁亮堂的招牌,心里满是悲哀。

醉生梦死的酒场里群魔乱舞,坐在最高处卡座中央的那个男人,姿态就像是蔑视天下的王。

许墨慢慢地走到沈清豫面前,紧张地开口。

“沈……清豫,我来了……”

话音刚落,一只空酒杯就破空飞来,直直地打在许墨的肩膀处。

“嗯啊!”

她发出隐忍的闷哼声,紧咬下唇看着突然震怒的男人。

“说了多少次,见到我叫主人!两年了还不长记性?”

沈清豫端起面前的酒杯,平静地喝了一口,仿佛刚刚作出粗鲁举动的人根本不是他。

许墨抽抽噎噎地吸着气,低头不去看他,浑身的骄傲不允许她叫出这么侮辱性的称呼。

“还记得这份合约么?”

不以为意的男人轻松地就换了个话题,不知从哪掏出一份明显已经有些陈旧的文件。

许墨却如遭当头棒喝。

与其说沈清豫手上的是合约,不如说是她的卖身契。

两年前为了挽救爸爸的公司,许墨被逼无奈,签下了终身为天上人间工作的卖身契,却没想到,这根本只是沈清豫给她设的一个圈套。

爸爸的公司没保住,命也丢了,许墨彻底沦为一个没有人身自由的奴隶。

沈清豫手一扬,合同就朝许墨劈头盖脸地落下。

“第十条,念给我听。”

许墨没动。

沈清豫作势又要往她身上扔东西,许墨腿一软就坐在地上,双手颤颤巍巍地捡起地上欺辱的纸张,张了张干涩的嘴唇。

“无条件服从……主人的任何安排,不得有任何异议……”

沙哑的声音里满是不甘和哀伤。

沈清豫满意地笑了,从沙发上站起身,踱步到许墨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这上面可是你亲手签的字,既然看得清楚明白,给你个机会将功赎罪。”

说着他抬手重重地拍了两下,候在旁边的保镖就退了下去,不过片刻,就领着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男人过来了。

“沈爷别来无恙啊哈哈哈!”

谄媚的声音自身后响起,许墨回头一看,脸色突地煞白。

沈清豫将许墨的反应尽收眼底,目光里藏不住的讥笑,没有再去理会地上女人,转身坐回了沙发上。

“上次不怎么听话那个小贱人,我已经替杨总教训过了,特意请您来赔礼道歉。”

表面上是赔礼的话,动作和语气间却没有一丝尊重的意思。杨总尴尬地收回伸出去的手,装作一副惊喜的样子。

“沈爷客气了,天上人间的姑娘有个性是应该的。”

应该的还把人打成那样?果然是不把他沈清豫放在眼里。阴沉的男人在心里诽腹,眼神里透出的都是算计的意味。

“许墨,今天晚上要好好补偿杨总。”

拖长的尾音落在许墨的耳中像是一把锋利的刀子,她慌忙地站起身就想逃,却被早已做好防范的保镖一把抓住。

“不!不要!”

4
第4章 你找死

望着一脸淫笑朝她靠近的猥琐男人,许墨一边挣扎一边哭喊着,白花花的泪珠瞬间就盈满了整个眼眶。

一边一个的保镖牢牢地制住她挣扎的手臂,容不得她退后半步。

“瞧这张漂亮的脸,你不是很能耐么?继续反抗啊!”

杨总说着一只手就探了上去,想摸她滑嫩的脸。

高高在上的沈清豫对底下的一切视而不见。

哪怕是震天的音乐声都掩盖不住许墨悲恸的哭声,周围的人渐渐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抛过来看戏一样的目光。

“啊!”

一声男人的痛叫传来,沈清豫终于抬眼一瞄,随即发出轻笑。

许墨还真是不怕死。

只见她死死咬着中年男人的手,牙齿间已经布满鲜血,粘稠的猩红液体顺着她的下巴“滴答滴答”地落在地上,画面妖艳无比。

人群中议论纷纷,这个穿着一点儿也不像天上人间的小姐的女人,到底是谁?

“吧嗒吧嗒”的高跟鞋声音从远处传来,兰韵性感的身影出现在众人视线中。

她阴沉着脸上前,一巴掌拍在许墨的背上。

“许墨你找死!快松嘴!”

被兰韵的手一推,许墨顺势牙口一松,无力的趴在地上剧烈地咳嗽起来。

浓重的血腥味让她想作呕。

杨总哀嚎地捧着自己受伤的手,怒不可遏地弯腰一把抓住许墨的头发,将她从地上拉起,朝她的脸上狠狠地打去。

清脆的巴掌声震得每个人心中一颤,不禁有些心疼地上那个瘦弱的女孩子。

许墨本就巴掌大的小脸,一侧瞬间就红肿起来。她闷闷地呻吟着,左边的眼睛有些睁不开。

“贱人!我今天非宰了你不可!”

“呲啦”一声,当着所有人的面,许墨薄薄的T恤就被撕破,露出里面傲人的双峰,还有浑身青紫的伤痕。

许墨一身的伤本来就没好全,隐隐约约有发烧的感觉,脸上火辣辣地温度刺激着神经,她晕乎乎地发出抗拒的声音。

“不要……住手……”

许墨眼睛里射出屈辱的目光,抬头看向默不作声的沈清豫。

“为什么……”

虚弱的气音传不到沈清豫耳朵里,但他还是根据口型分辨了出来,看着许墨凄惨的样子,眼底的阴沉越发浓厚。

你以为你做出一副无辜的样子,就能抵消掉满身的罪恶么?

杨总还在骂骂咧咧个不停,又是一脚狠狠地踢在许墨的肚子上,根本顾不上去看沈清豫已经不善的脸色,叫嚣着要把许墨拖到楼上酒店去办了。

还有一个不动声色站在角落里的人,沉寂了半晌,突然发出娇媚的笑声,往杨总的身上贴去。

“哥您大人有大量,犯不着为这样一个不识趣的东西生气,不如兰韵陪您玩会?”

说着就把身上抹胸的紧身短裙往下拉了拉,不停在中年男人身上蹭着。

要不怎么说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瞬间就被兰韵转移了注意力,搂着怀里诱人的身躯,怒火立马熄灭了不少。

“呸!”

杨总忿忿地往许墨身上啐了一口唾沫,在兰韵的引领下扬长而去。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