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力,再用力,你这样什么时候能行啊!

欢悦书城2019-07-24 15:34:50


豪华的酒店总统套房内,一个女人正在一张大得离谱的床上慢慢转醒,而浴室里“哗哗”响动着水声,男人正在洗澡。


简喻有些困难地掀动眼皮,周围的一切都让她觉得陌生,“这是哪里?”


“凯特皇家酒店,”腾原煜赤着脚从浴室里走了出来,唇边含着轻蔑的笑意,“女人,你赚了。”


她是第一个能在自己专属房间过夜的女人。


“你是谁?”


“呵,江逸辰难道没有告诉过你?”腾原煜挑眉,一步一步走向她。


简喻一头雾水,“江逸辰又是谁?”


为什么这个男人说的话她一句都听不懂?


“啧,演得真好,”腾原煜站在大床边居高临下,面上带着一丝轻蔑的笑意,“差点连我都被骗了。”


独属于男性的气息钻入她的鼻腔,简喻的心里顿时升起不好的预感来:“你你你……别过来!你要干什么?”


她漆黑的瞳仁里,腾原煜那收敛了笑容的俊美的脸以一种侵略的姿态放大,而后用力堵上了她的嘴唇。


灵活的舌在她口腔内翻转,那种侵入是非常霸道的,令人紧张到背脊发凉。


她再迟钝也知道顺势而来的将是什么,只能在他身下拼命挣扎,但她用尽全力也挣脱不了,只能喘着气被腾原煜牢牢摁在身下。


腾原煜的一只手就把她双手一起抓住,随手用领带绑住,固定在她头部上方,一手解开她的衣服。


衣服解开的瞬间,简喻立刻满脸通红,眼里很快就憋满了泪,带着哭腔骂道:“混蛋,你给我住手……”


腾原煜又面无表情地低头吻住她,堵住她的泫然欲泣。


在亲吻纠缠里他慢慢将身上的衬衫脱掉,然后长裤……


简喻第一次面对男人赤裸的上身,那宽阔的肩膀和肌理分明的胸膛给了她无穷的压力和恐惧,于是她更是拼命地要踢打他:“走开,你走开……”


腾原煜一把握住她两条光裸的大腿,分开来,大手扶着她的腰枝,用力压向她。


简喻无法抵抗,那一瞬间眼泪迅速就盈满眼眶,痛得她一阵窒息。


腾原煜感受到那一层薄薄的阻碍,有一秒钟的怔愣,随后残忍地笑了起来,故意羞辱她,“处女膜哪做的?”


“你这个,混蛋……”只过了几十秒,她就再也忍不住,小声地抽泣起来,“好痛……”


相对于腾原煜的身体来说,她实在太娇小了。


他低头一口咬住她的唇瓣,分开后脸上带着类似愉悦的表情,咬了一口她小巧的耳垂,暧昧地吹了一口热气,“江逸辰这么久居然没有碰过你?看来他还是个性无能。”


简喻痛得眼泪汪汪,“我会告你的……一定会……”


“告我?”腾原煜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这里是我的地盘,你要告我?”


房间里,女人细碎的哭泣声和求饶声渐渐微弱,只余下男人从胸腔里发出的沉闷喘息声。


外面开始下起了小雨,室内却一片春光旖旎。


第二天中午,简喻醒来的时侯,房间空无一人,身体上青青紫紫的印记和床单上的殷红血迹提醒着她被人侵犯的事实。


可是她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


她虚弱地回到自己的出租屋内,在浴室里冲洗着自己的身体,眼泪混着热水流下来。


没关系,就当是被狗咬了一口,这个年代里,和男人睡一次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她默默地安慰自己。


简喻将自己埋进那张小床里,睡得昏天黑地,她想让自己忘记那段疼痛的记忆。


可是越想忘记,却越发清晰。


强迫自己调整好情绪,因为第二天就要面临一个重要面试,她必须以最佳状态上场。


TY跨国集团。


简喻握着手里的号码牌,忍不住搓了搓冰冷的手心。


这是她毕业后的第一次应聘,而TY首席设计师一直是她的目标。


空气里弥漫着令人微微迷醉的香气。


所有被挑选出的相对优秀的应聘者聚合在会仪厅的一角。


简喻这才发现周围的应聘者无一不是妆容精致,服装华丽,简直堪比选美现场,比素面朝天的自己以及身上那套保守的职业套装,可来得绚丽养眼得多。


她微微侧首,一眼就在众人里看到了无法掩盖自身光芒的宋微微。


传说中她最大的对手,也是她大学时期的朋友。


关系谈不上十分亲密,不过经常一起参加各类比赛,私底下暗暗较劲,两个人既是朋友也是彼此的对手。


两个人的视线远远地碰撞后,也只是向对方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而已。


而在简喻别开视线之后,宋微微原本精致的脸上却微微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宋微微显然比简喻排号要前面一些,个人的应聘结束后很快就离开了。


18号,简喻。”远处的广播忽然叫到了她的名字。


简喻“嗖”地一声条件反射般地站了起来,下意识地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嘴唇,进入了面试厅内。


面试厅里坐着五个人,三男两女。


简喻的目光略略扫过,看见中间坐着的男人时,瞳孔不受控制地睁大起来。


那人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黑色的衬衣,手腕处松松挽起,简洁略带华美,又有几分说不出的性感,就像参加完豪华夜宴后刚刚将晚礼服随手扔掉的暗夜伯爵。


而他,就是那晚酒店里的男人!


简喻握紧拳头,几乎就要忍不住冲上前去。


这个混蛋!他为什么要那样对她!


“简小姐?”边上有主管皱眉出声。


简喻强自镇定心神,收回目光,“是。”


主管按例地询问了几个问题,简喻都对答如流。


坐在中间的腾原煜意味不明地看了她一眼,顺手翻了翻桌子上的文件,停留在“简喻简介”那一页。


简单的一寸照片和记忆里那张正好吻合,随后又和面前的女人对号入座。


呵,他江逸辰念念不忘的女人。


简喻对上了腾原煜深邃的视线,心里不由自主地突了一下,原来准备好的说辞也忽然间卡在了嗓子眼里,吐不出来。


“简小姐,直接上你的作品吧。”


简喻咬唇瞪了腾原煜一眼,也没再多说废话,立刻插入U盾,打开了投影仪。


整个作品讲解中,她不断强迫自己集中注意力,但满脑子都是那天在酒店里发生的事情,完全没有注意到主管越来越黑沉的脸色。


腾原煜忽然用食指敲了敲桌子,简喻不明所以地停下,皱眉等他发话。


腾原煜双眸微抬,扫向简喻,带着几分轻视:“简小姐,这就是你所要展示的作品?”


“是的,不知道是否存在什么问题?”简喻尽力提醒自己装作不认识他,脸色却不由自主的冷了下来。


腾原煜只端起面前的黑咖啡,像是不屑回答她的问题。


倒是旁边的另一位女主管脸色不好地开了口:“简小姐,请你解释一下为什么你的作品会和12号宋小姐构思一模一样?”


“哪个宋小姐?”


12号,宋微微。”


简喻一愣,他这是……什么意思?


“当然,你的作品要更加精美,色彩更加绚丽,但是主题元素以及基础设计和12号选手同出一脉。”


女主管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眼睛里透出锐利的光:“对此,你有什么需要解释的吗?”


“这怎么可能……”简喻惊住了。


“你们其中有一个人涉嫌抄袭。”女主管平静无波的嗓音犹如一颗石子击起千层浪。


腾原煜看着她,唇边噙着轻蔑的笑意,“怎么样?有什么要说?”


她敢对着老天发誓,这完完全全是自己的心血!那么宋微微呢?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以自己的人格担保,这绝对是我的作品。”


“那谁又能担保你的人格?”腾原煜将文件翻得“哗哗”响,“而且,宋小姐有Vier的推荐信。”


Vier,正是服装设计界的大师,名号响亮,他的推荐信可谓是金牌保证。


简喻被噎得一句话都说不出。


在场的几个人都看着腾原煜,像是等待帝王发号指令。


简喻终于明白,这个男人,才是现场的最高决策者。


腾原煜骨节分明的手指在光滑的桌面上漫不经心地打着圈,看着简喻的表情变化终于略觉舒坦。


众人殷切目光下,他缓缓开口,音质足以用华丽来形容,“恩……下一个。”


“什么意思?”简喻难以置信。


“下一个,”腾原煜勾了勾唇,“你淘汰了。”


你,淘汰了……


可恶!他一定是故意的,就这样一锤定音,判定了她的罪名。


简喻失魂落魄站在会议厅里,刹那间,闪光灯如烈日般灼伤了她的眼。


原来是记者闻到了风声,特意守候在外面。


紧接着,潮水般的话语涌进了她的耳脉——


“简小姐,听说你涉嫌抄袭作品被腾氏淘汰是否属实?”


“简小姐是A大名校毕业,对抄袭一事有什么要说的吗?”


“听说简小姐抄袭的是12号宋小姐的作品,请问是出于什么心理?”


……


“不,我没有抄袭。”简喻被人群推搡着,极力地辨解。


但记者们的声音如海水一般掩盖了她的声音。


简喻默默收紧了拳头。


第一战,她输了,输得彻底……

皇都会所,金碧辉煌。


简喻身着服务生制服,埋首推着一车昂贵的酒水,穿梭于各个豪华包间之中。


因为抄袭事件,许多公司对她避之不及,一身才华理没,为了生计,不得不干着这些声色场所的低层工作。


她巧妙地躲过了身边的一只咸猪手,继续给下一个包间送酒。


308……”她低声自语,推开了面前的门,黑漆漆的包厢内,熙熙攘攘坐着一圈人,却几乎是抬眼间,她便看见了那个耀眼的男人,腾原煜。


他穿着一件黑色的衬衣,手腕处松松挽起,简洁略带华美,又有几分说不出的性感不羁,这个毁了她的清白还将她的尊严踩在脚下的男人,如今正坐在她不远的地方,高贵如帝王。


怔忪间,耳边忽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服务员,开酒。”


正是坐在腾原煜旁边的王总,看起来非富即贵。


能坐在他旁边的,都不会是普通人。


简喻收了自己的情绪,赶紧推酒上前,把酒一瓶一瓶拿出来,熟练地开启瓶盖。


王总看着简喻那张清纯无害的脸,加上那低眉顺眼的模样,觉得心里痒痒起来,伸手便一把抓住简喻细白的手腕,语气轻佻,“小姐,一起来喝一杯。”


简喻下意识地反手一甩,竟然“啪”的一声,一巴掌甩到了王总的脸上,动作自然流畅,王总只感觉脸上一阵火辣,脸色黑如锅底。


王总两眼冒火,盯着面前的女人:“敢打客人?你知道我是谁吗?分分钟能叫你滚蛋!”


简喻咬了咬后槽牙,这人渣……


一个一个的都欺负到她的头上,而她却不能明着硬来,被经理辞职了她简直不知道自己还能去哪。


王总瞧见她眼底退意,指着面前一堆酒水道:“你把这些酒都喝了,我就当这事没发生,怎么样,喝不喝?”


简喻看着那一排排酒,起码有几十瓶,全部喝下去她还不直接胃穿孔?!


腾原煜面无表情地看着简喻脸上的表情变化,忽略心里那一点小小的不舒服,想要看看这个女人如何解决。


谁知道,简喻竟然把心一横,直接就着酒瓶就喝了起来。


辛辣的酒液顺着食道流进胃部,立即引起了一阵痉挛,伴着火辣的灼烧感,让她几欲呕吐。


“好!够豪爽!老子就是喜欢这么豪爽的女人!”王总忍不住拍手叫好。


这个女人不错,带劲!


腾原煜听见这样暗示性的暧昧话语,不由得皱了皱眉,心里莫名的不适感越发强烈。


他抬眼看向简喻,她还在一瓶接着一瓶地喝着,脸色微红,酒液从唇角溢出,缓缓滑落,沿着小巧的下巴,白皙的脖颈,精致的锁骨,最后隐入了衬衫里,引人遐思。


王总猥琐的目光像苍蝇一样,紧紧盯在简喻身上。


腾原煜忽然一把将手中的酒杯重重地搁到桌上。


所有人的动作立刻停止。


他冷眼看着简喻,指着她,“你,滚出去。”


所有人都十分惊讶,不明白这个服务生是怎么得罪腾原煜了,但都识相地没有开口说话。


就连王总看着腾原煜下沉的脸色,也不敢造次。


腾原煜这个商场上的暗夜帝王,全球的经济命脉都掌握在他的手里,不是自己可以招惹得起的。


简喻知道腾原煜本来就看她不顺眼,让她滚出去却正中她的心思,于是赶紧逃离了这个让人窒息的地方。


一出门,简喻就觉得头晕目眩,腹中翻江倒海,疾步冲进卫生间将涌到嗓子眼的酒水吐掉,喉咙一阵阵火辣辣的感觉,额头都冒了汗。


她擦拭了嘴巴边上的残留污渍,总算感觉好受了一些。


“这里是男卫生间。”身后响起低沉悦耳的男声。


“哦,对不起,我马上出去。”


简喻条件反射般地起身,头都没抬,跌跌撞撞地准备要走出去,却被声音的主人一把拉住,狠狠地撞上一个男人的胸膛,好闻的烟草味钻入她的鼻腔。


“不会喝酒还逞能?”腾原煜低眸看着怀里的女人,喜怒难辨。


简喻终于看清了男人的相貌,“腾……原煜?”


她的嘴唇红润似果,还沾染着酒渍,一张一合下吐出带着酒气的芬芳,让人忍不住想要一亲芳泽。


腾原煜不是个束缚自己欲望的人,低头便吻上了简喻的唇。


果然和印象中的一样甜美,让人忍不住想要索取更多。


简喻有一瞬间的怔愣。


这个男人在干什么?他竟然在吻她!


她反应过来后在腾原煜的怀里使劲地挣扎起来,却被对方更加用力钳制住,两个人紧紧相贴。


他啃咬着她的唇角,用舌尖撬开她的贝齿,舌头肆意侵略着她的口腔内部,霸道而又强势,让她的头脑发晕,四肢发软。


“你……停下!”她好不容易找回一丝理智,却又被他的气息尽数吞没。


他有些不满她的拒绝,惩罚性地咬破了她的唇瓣,“专心点。”


“有人……要来……”


“没有。”腾原煜继续加深这个吻,不断辗转唇舌。


这个女人身上究竟有什么魔力?


让他也想不清楚自己为什在那一晚过后对她的身体念念不忘,为什么会跟在她身后,看到她进了男卫生间,又下令清场。


而现在,却是受了诱惑一般地吻她,并且还想要更多!


啧,他还有很多时间来了解这个女人。


正吻得动情时,简喻的脸色忽然发白,变得十分难看。


腾原煜不由得停了下来,离开她的唇:“你怎么了?”


下一秒,简喻忽然推开他,整个人就要倒下,腾原煜下意识地把她往自己的怀里一带,让她的脑袋埋在自己的胸膛。


紧接着,腾原煜听到怀里传来呕吐的声音,一股暖流透过衬衫流入了胸膛的肌肤,他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怀里传出女人虚弱的声音:“我忍不住了……”


腾原煜的脸色顿时更加难看。


出来后,腾原煜脸色发黑地换上干净衣服,周身都升起了低气压。


保镖们都识相地低下了头。


腾原煜拖着已经有些微醉的简喻走了出去,直接将她丢进自己的副驾驶座里,顺手锁上车门。


简喻在里面不停地拍打车窗,腾原煜充耳未闻地上了车。


简喻没来得及系上安全带,车子已经被腾原煜飞速地开了出去,简喻身体猛地一歪,几乎就要撞上车门的玻璃。


她被吓了一跳,差点尖叫出声,手下意识地抚上自己的胸口,“你要带我去哪里!”


“开房。”腾原煜想也不想,直接地说了出来。


不可否认,这个女人的身体,确实很对他的胃口。


“你这个流氓,混蛋!”简喻气极败坏:“为什么又来招惹我?我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清白没了,名誉也没了,现在连工作也要丢了!”


“想知道我为什么针对你?”


“因为我看你不爽。”腾原煜说完后狭长的眼睛微抬,看着简喻,不错过她脸上一丝一毫的表情变化。


简喻深吸了一口气,就因为他看她不爽,所以她所受的一切都是活该对吗?


就因为他一句不痛不痒的话,毁了她这些年的努力和心血。


她的脸上浮现了很多不同的情绪,错愕,恼怒,不甘,不解……交织一起,精彩纷呈。


腾原煜忽然觉得很有趣。


没错,一看到这个女人,他就会想起另外一个人。


江逸辰。


这个男人,和他流着相同的血。


一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子,联合自己的小三母亲,将他的母亲害死,在年少时给他的耻辱他绝不会忘。


腾原煜曾无意间在江逸辰的钱包见到一个女人的照片,经过调查,终于和面前的女人对上。


简喻,这个江逸辰最在乎的女人。


阴差阳错的抄袭事件,他只是顺水推舟,谁叫江逸辰这么在意她呢。


明明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女人。


长得不是特别漂亮,身材也算一般,只有那一双眼睛还算耐看,仿佛一泓清泉盈盈流动,随着情绪变化泛起阵阵雪亮的涟漪,有一种无法言喻的感觉。


简喻的心里泛起了涩意,她一无所有,根本没有资本来追求公平。


“停车!我要下车!”她一分一秒都不想看见这个恶劣的男人。


简喻本来还怕腾原煜还要耍什么花样,没想到他却很爽快地停了车。


简喻伸手拉车门,却怎么也打不开。


她看向车窗外,车子正处于一片鲜有人烟的郊外,她的心“咯噔”一下,眼带警惕地看着腾原煜。


对方忽然将身子倾了过来。


简喻一慌,还没有想好对策,腾原煜的身子已经撑在她的上方,还顺手松了松脖子上的领带,性感的肌肤在衬衫内若隐若现。


简喻的嗓子不知怎么的有点发干,咽了一口唾沫,“你……你要干什么?”


“你觉得我会干什么?”


眼看着对方的身体越靠越近,简喻忽然使劲挣扎起来,对着腾原煜又踢又打,“你滚开!滚!”


腾原煜从来没有被女人这么对待过,眼睛里闪过怒火,低骂了一声,“女人,我劝你不要太过火了!”


两个人静静地对峙着,目光交汇。


腾原煜冷笑一声,伸出手,“自己把东西拿出来。”


简喻脸色一白,却强作镇定,“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要让我说第二次。”


“都说了我不知道……”她的心里还是存着一丝侥幸。


下一秒,腾原煜单手便钳住了她精巧的下巴,力气之大像是要捏碎她的骨头:“死不承认的女人,还真是让人头疼。”


简喻“嘶”了一声,不自觉因为疼痛倒吸了一口凉气,“你,放手……啊!你干什么!”


腾原煜居然一把扯开了她的衬衫领口,几颗扣子瞬间被崩落。


……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